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4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14 

这时,芷瑶叛逆地攥住萧逸凡的手掌,欲要挣开他的钳制,“洛轩,我去你家玩吧!”

“安芷瑶!”萧逸凡愠怒扬言,当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芷瑶又开始闹脾气!

他看着她,眼眸深沉如幽深的寒潭,渐渐地,一道道火苗紧接着窜烧出来,逐渐燃起了熊熊大火,愠冷地瞪着芷瑶旁边的绅士男人,“不许在胡闹了!”

芷瑶深吸一口气,咬紧了牙关,“我没有胡闹,你可以跟姚梦娜在一起逛街,我干嘛不能去欧洛家玩?”

这个男人生气了,俊脸一青一白,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明显的怒火。

纵使如此,她还是要气他!姚梦娜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她,这点还不算什么。重点是,自己的老公斥骂她胡闹!令她非常委屈。

她会推倒姚梦娜,还不是替他出气,惩治这个狡猾耍计的坏女人!

“不可理喻!”萧逸凡的声音很冷清,幽寒的目光凝眸瞪着芷瑶。用商量的口吻道,“你说,到底我拿你怎么办?”

芷瑶气嘟嘟地鼓起小脸蛋,下意识地空出一手,指着旁边一身狼狈且湿哒哒的姚梦娜,“不要在靠近那女人!”

此言一出,还未等萧逸凡作答,打着寒颤的姚梦娜倒是心急的迸言。

“逸凡……”她嘤嘤呜呜,弱弱地唤住萧逸凡,水眸盈盈地瞅了瞅前方的几个人,待望向芷瑶时,一丝凌厉迅速略过眼底,“芷瑶,请你不要那么过分,好吗?”

“我过分?那你就更可恶!”芷瑶毫不示弱地反驳,恨恨地瞪着颤抖不止的姚梦娜,“每次只会装可怜,颠倒是非真相,你少惺惺作态了,不要以为人人都会傻到被你骗!”

她尽量按压住自己的油然烧起的怒火,倘若不是萧逸凡攥住了她,说不定她会冲上去,在狂揍姚梦娜一顿。

她是有那么一点儿不对!但是情有可原!

“我没有……”姚梦娜低声抽泣着,娇柔的模样楚楚可怜。

“还敢狡辩?有种你就将你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那还有点儿骨气!否则就是孬种!”芷瑶冷哼几声,气焰不改地扬高了音调。

公园是个安静,空气清晰的地方。今天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否则非得传得人尽皆知。

姚梦娜丝毫不理会芷瑶的讽言,拿出包里的纸巾,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池水,这水不是一般的脏,还有一股浓重的味道,不禁让她差点作恶,而且还湿得她全身难受,当然这一切,都是芷瑶造成的!

“安芷瑶……你对我有偏见,我可以忍,但你用得着在大众场合诋毁我么?”她站起身,抖抖身上的脏水。

“这是事实,你心里清楚,今天我们就来做个了段,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安芷瑶被她轻而易举的激怒,毫无理智地晃了晃萧逸凡的手,“逸凡,你放开我,我要找那女人算账!”

萧逸凡扣住她手腕上的手骤然一沉,强行将芷瑶拉入了怀中,让她更加不能惹出什么事来。

小女人太不安分,已经将人扔进了池里,照她这种脾气闹下去,把姚梦娜整惨都有可能!

在这三个月中,他绝对不能让姚梦娜出事。

“不放!你冷静点!”萧逸凡蹙高了眉头,宽大的手掌揽紧了她的腰际。

“臭流氓,你放开……”芷瑶挣扎着捶打他,试图想挣开他的禁锢。

“我是你老公!”萧逸凡头疼地强调着。

“……”

两人间的争执,在旁人看来却是在打情骂俏,欧洛轩索性缄默了,压根插不进一句话,然而姚梦娜则是不甘心地朝着他们走来。

那看似拥抱的亲密举动,在她看来,不知有多么的刺眼。越看是越生气,恨不得马上上前分开他们。

“安芷瑶,你有事就冲着我来好了!不要为难逸凡了。”姚梦娜皱了皱眉,平静的声线带着一丝极小的怒火。

口头上虽这样讲,实则不想让他们这般亲昵。在人面前,她总是保持一副温婉的模样,言行举止皆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嘁……姚梦娜,你给我等着!”芷瑶忿忿地抿了抿嘴唇,想用力挣开萧逸凡,谁料他拥紧的力道,实在让她无计可施,无奈只得一直黏在了他的身上。

“马上给我离开逸凡,不准打他的主意!”她冲着姚梦娜吼道。

“不可能,因为我爱逸凡!”姚梦娜缓缓地朝着他们走近,像是豁出去一般,依旧用温和的语调,“芷瑶,你根本不配呆在逸凡身边,你不仅不体贴他,就只会给他人徒增烦恼。”

微顿,她抬眸对上芷瑶的清澈如水的眸子,“成天像个孩子似的,你已经成年了,口口声声说是逸凡的老婆,那你又为他做了些什么?无理取闹!对不对?试问这样的你,我怎么能放心把逸凡让给你!”

她句句头头是道,却不无道理,每一个字眼都对准芷瑶的缺点狠掐!

“姓姚的,你什么都不懂!”芷瑶笃定回道,唇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我缺点多,可我至少真实!我会无理取闹,那还不是因为你造成的!”

姚梦娜惊愣一怔,待触及到芷瑶清冷的瞳眸时,顿时起了一丝心虚,“你……莫名其妙,我绝对不会放弃逸凡的!”

话落,一个“啪”的清脆声线霎时响起。

芷瑶瞥了眼惊诧失愣的狼狈女,闲闲地收回了手,“冥顽不灵!你活该被打!”

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让他们一阵错愕。

萧逸凡虽然禁锢了她的身体,但是她的双手仍是自由,是蠢女人自己送上门来的,怨不得她。

“安芷瑶……”姚梦娜通红了双颊,泪眼朦胧,有大哭的趋势。“逸凡……”

她的情敌竟然在两个男人面前煽她耳光,这教她情何以堪?!面子多少挂不住了。

芷瑶不仅不动容,还故意撩起眼皮朝她恶作剧地做了一个鬼脸,嘴里还时不时嚷嚷了几句。

“够了!”冰冷的声音像是罩上了一层寒霜,没有一点儿温度,“老婆,你太过分了!”

芷瑶愣愣地眨了眨眼,心蓦然一颤,那寒冷的声音直刺进她的心脏,她的男人竟然再三骂她,让她极为难过。

像极受伤似的眼神直瞅着萧逸凡,质问:“要我还是要她?!”

萧逸凡抬起了芷瑶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地回答,“要你!”

“那就不要理她!现在跟我回家……”说完,芷瑶冷睨了眼姚梦娜。

这次是使用苦肉计,那下次呢?她想不敢想……

“暂时不行,她已经被你折腾成这样,我要是不管她,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萧逸凡沉声拒绝。

芷瑶在担心他,他懂!但是他和姚梦娜有三个月的约定,还曾经帮过他,陪伴她。她受伤且掉进池中,他断然不会随意将她扔到公园里,然后一走了之,倘若她出了什么事,后果会是如何?

芷瑶不悦地揪起柳眉,回得非常极端,似要他做出决定。“反正有她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她!你自己选择!”

“安芷瑶!你也太没同情心了!”他的声音一直沉寂下去,目光有着一丝复杂和玄寒,此刻的他,压根拿她没有办法。

望着她眼中的决绝,无一丝玩笑存在,小女人的脾气倔得跟头牛似的,仿佛要跟姚梦娜拼个你死我活。

“我是大坏人!我专门做坏事,你可满意?!”芷瑶赌气回道,她还不因为担心他,才会做出偏激的事来。“我不会碍你们的眼,我走行了吧!”

说着说着,一丝酸涩涌上心头,她用力咬上萧逸凡的手,正想获得自由,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行!你必须回家!”萧逸凡任她啃咬着,生气之余,又担心芷瑶会耍脾气到处溜达,万一走丢了,或是被人拐跑了,他会痛心……

冷不丁,突兀的,下一秒,不理会挣扎的芷瑶,一个动作迅速地将芷瑶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扛一袋沙包。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臭流氓,快点放开我,我再也不想理你了!”芷瑶反抗地拍打他的后背。

萧逸凡轻叹一声,惩罚般地拍着她的腿。“我是你老公,你不理我,还想理谁!”

“我要和你离婚!”芷瑶咬牙道,声线低的只有萧逸凡听得到,毕竟这只是气话。

萧逸凡眼角狠得一抽,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你也太不厚道了,才登记不久,就想办离婚手续?你想都别想!回家马上洗白白躺在**等我,今晚要不给你点叫教训,我就不是你老公!”

芷瑶微怔,瞬间俏红了小脸,恍过神之际,依旧要和他奋战到底,她微微侧首,望向静默在姚梦娜前边的欧洛轩,眼前一亮,“洛轩,快点帮帮我!”

“瑶瑶,当真要我帮你?”欧洛轩试探性问道,迈起稳健的步伐朝他们走来,萧逸凡说得对,他们两个人的事,他这个旁人插不了手,也不能插手!

芷瑶微微颌首,没有作答。

欧洛轩扬了扬眉宇,提醒道:“二少,瑶瑶都这样说了,你就放开她吧,后面的姚梦娜还等着你处理呢,你怎么能好意思将她留在原地呢?”

“关你P事,我自有分寸!”萧逸凡霎时停住脚步,冷瞪了他一眼。

欧洛轩挡在了他们的前面,阻断他前行的路,“放下瑶瑶!她想去我家玩,当然是跟我走了!而你,就去陪陪你那位可怜兮兮的女朋友吧!”

芷瑶温温笑了笑,故意说得很甜蜜,“洛轩,我到你家住上几天好不好?”

欧洛轩微愣,惊喜地配合着芷瑶,“荣幸之至!你要是不嫌弃,住上一辈子也可以!”虽说这只是芷瑶的气话,并不可能的,但依旧有点儿期待。

“那好,我今晚就住你那儿!”芷瑶的声音柔柔的,媚媚的,很醉人。

“闭嘴!”萧逸凡愤怒打断芷瑶的话,把她轻柔地放了下来,深沉幽暗的黑眸凝视着芷瑶,双手扣出她的肩膀,“你要是敢这么做的话,我就……”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跟她走到话,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我!”芷瑶哼气出声。

“好,我懒得管你!”萧逸凡松开了她,一气之下,转身走向了姚梦娜。

“……”芷瑶苦涩地撇了撇嘴。紧紧盯着萧逸凡的背影,那一瞬间,她还看到了姚梦娜那双得意的眼睛。

“二少啊,你这不是明摆着再给我制造机会么!?”欧洛轩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话。

“少废话!”萧逸凡低骂一声,懒腰抱起全身湿透的姚梦娜,从芷瑶身边经过时,刻意温柔地问了声,“梦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有点冷而已!哈气……”姚梦娜娇喃道,声线甜甜的,带着一丝丝撒娇的意味儿。

“我带你去医院处理下伤口。”

“不要,送我回家就行……”

“……”

芷瑶越听越刺耳,心里憋屈得难受,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了良久。于是乎,她直接牵住了欧洛轩的手掌,朝着公园外跑了过去。

这种举动,高兴的自是欧洛轩,最愤怒的莫过于萧逸凡了。小东西竟然效仿他,主动牵起别人的手。

他将姚梦娜抱进了车内,然而自己却只身站在了车外,凌厉冰寒的眸子扫过手牵手的两人。他的女人还对他笑得那么甜美萌人,着实可恶!他极力按压住油然而生的醋意,不想这么快妥协。

“瑶瑶。现在想去哪里?”

芷瑶佯装一副思考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瞄了眼脸色极差的萧逸凡,“我想想啊!

忽然间,一阵手机铃声从口袋中传来,是安芷研打来的。

“喂,什么事?”她接通了电话。跟安芷研说了一通。

“真的吗,那她现在在哪里?好好……我马上回家!”芷瑶兴奋地挂上了电话。

欧洛轩好奇地靠近芷瑶,疑惑问道:“这么高兴?到底是什么事啊?瑶瑶?”

芷瑶拉着欧洛轩跑离了公园,“一个神秘的老朋友来找我了!我们快点走吧!”

他们的每一句话,皆一字不漏的让萧逸凡听了个正着,愠怒十足的他,心里错综复杂,犹如掺杂着五味杂陈般,什么样的滋味儿都有,但更多的是担心。

神秘的人?难道是她?

车内

欧洛轩静静地开着车,芷瑶则是把玩着手机,可是却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

见状,欧洛轩稍稍侧望,“瑶瑶,你跟二少吵得那么凶,以后有什么打算!”

芷瑶收回了目光,脑袋中不禁浮现了电视上的场景,“冷战,我要离家出走!让他知道招惹老婆的下场,有多么严重!”

“呵呵呵……”欧洛轩被芷瑶的样子给萌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估计二少会抓狂吧!”

芷瑶双手环抱于胸,撒起了小孩子的脾气,“我就要让他着急,谁叫他刚才对我那么凶,还偏袒姚梦娜!”

欧洛轩饶有兴致的笑了笑,尽量用一个朋友的身份,与她开心交谈,“那你就这样放过姚梦娜?你不怕二少会跟她……咳咳,你懂的!”“逸凡不会的!”芷瑶轻摇了瑶头。“就是太便宜姚梦娜了。”

欧洛轩转动下方向盘,温温吐出了一句话,“你也不亏啊,把她推下水,又打她耳光!”顿了顿,他道出了心中的疑惑,“瑶瑶,你对她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老是趁机暗算我。”芷瑶深深叹息一声,回忆起公司里的那些文件,那时她怎么恰巧就拿文件来了呢?虽说逸凡不再追究,但她知道,肯定和姚梦娜脱不了关系。

“原来啊,我懂了。”欧洛轩轻应,待看向芷瑶娇美的小脸时,心禁不住“噗通”跳快,“瑶瑶,你真的很爱二少么?当真不能接受其他人?”

芷瑶连想都没想,就回答:“我爱他!”

听闻,欧洛轩挫败地愣了一番,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故作轻松道:“其实啊,我也不错的,你说说,我哪点比二少差了?怎么就不能抓住你的心呢?”

“你太花心了!”芷瑶一针见血。

欧洛轩空出一手,纠结地抓了抓脑袋,“我老早就改了,难道是我的诚心不够?”

芷瑶懒懒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带着些许歉意笑了笑,“洛轩,你不用对我太好,我受之不起!”

“我自愿的!”欧洛轩骤然踩进油门,含情脉脉地凝视芷瑶,近距离的她,宛如一个纯洁的天使,美得让人失神,“瑶瑶……”

倏地,身体全然不受控制,情不自禁地缓缓地靠近了芷瑶。这是他渴望已久的甘甜,醉人得让他想一亲芳泽。

“欧洛,你醒醒!”芷瑶伸手拍醒了正处于痴迷中的男人,差那么一点点就让他给亲着了。

欧洛轩恍过神来,随即尴尬地别过脸,揶揄道:“亲一下,或许你就会感觉到我的好了?!”

芷瑶冲他眨了眨萌眸,“我是逸凡的老婆,是有夫之妇!所以不要在喜欢我了!”

欧洛轩恢复神色,顺便启动了跑车,“你们都还没结婚呢!”

“错了,我们领证了!”芷瑶如实道出,倒让欧洛轩大受打击。

“瑶瑶,你也太想不开了,最起码得出几个问题刁难他啊?怎么就直接答应,未免太便宜二少了!”欧洛轩不满地嚷着,“他那个小三问题不是还没解决么?”

“嫁他,我不后悔!”芷瑶甜甜一笑,如珍宝般摸了摸手中的钻戒。

“我服输!但我不甘心啊……”欧洛轩稍稍缓了缓气,顿了数秒后,唇微微勾起了一抹温润的笑意,“不管怎样,还是得祝福你,只是以后别忘了我这个朋友就行,有问题不能解决的时候,可以找我,或许我有办法帮你!”

“谢谢你……”芷瑶点点头。

“那你晚上还想离家出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