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5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15

欧洛轩温温笑了笑,提起了芷瑶的赌气之言,“那你晚上还想离家出走吗?”

芷瑶静静望着窗外的美景,回得风轻云淡,“那还用说吗?当然要!”

渐渐地,纯美的小脸蛋洋溢着一缕缕暖暖的阳光笑意,只是那笑还带着一丝深不可测的诡异。

此刻的姚梦娜像是一只被逼急的母老虎,连指责她的那番话都骂得出来,可想而知,那女人有多么的生气。

如今当着男人的面被她安芷瑶掌棝,喜好面子的她,自然会觉得难堪。说不定,趁着跟逸凡相处的时间,又想使出什么花招!来重新挽回逸凡!

不过,已经晚了!

他静望着芷瑶,她淡定自若的悠哉样,丝毫无一丝烦恼存在,更别提会哭哭啼啼,离家出走的女人,不都是苦闷着一张脸么?然而她却笑了,笑得狡黠奸诈,像似什么事得逞了!

被老公训了一顿,还被小三指责,前一刻还怒气十足,后一刻就乐得自在,能有这种心态的女人,他服了……

果然,女人的心思难以捉摸,尤其是安芷瑶!

欧洛轩无奈地皱了皱眉,随想了下,“瑶瑶,三思而后行啊!难道你不怕家人担心么?”

芷瑶晃了晃手,正色道:“没事!我会告诉他们的!”

欧洛轩微怔,忍不住笑出声来,狭长的眼睛忽闪过一丝莹光,凝眸直视芷瑶认真的脸庞,那一刻,他真的被她逗乐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萌得令人不得不心动。

如果告诉别人自己藏到哪儿,那还算是离家出走吗?

“小傻瓜!你怎么会那么可爱呢,我要是你的青梅竹马就好了!”欧洛轩温声赞美了下。

芷瑶扁了扁嘴,转首看向了欧洛轩,待察觉到他眼底的那抹炽热时,赶紧别过脸,“这是我的性子,有什么好笑的!”

她的每个表情都毫不忌讳地坦然出来,无论是生气还是高兴!不像是有些女人,刻意遮遮掩掩,藏匿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芷瑶就不同了,够坦率,够直白,或许这就是吸引他的地方!不似于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他很喜欢她的天真无邪,纯美可爱。

“咳咳,你别生气!是我错了还不行么?”欧洛轩即刻收敛住嘴上的笑意,用平生最温柔的语调作答她,他的温柔只属于她,因为芷瑶值得,而对其他女人不曾有过!

“哦,对了对了,你晚上打算去哪里,我家大门随时给你敞开!”他马上扯开了话题。

“谢谢你的好意,我是有夫之妇,住在你家里不太方便,会给你们造成困恼的,再说逸凡,肯定会不高兴。”芷瑶摇头拒绝。冲他咧嘴笑开,“你放心吧,研研她们会帮我想办法的!”

闻言,欧洛轩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那祝你好运!”

不久之后,他将芷瑶安全送回家,目送那抹娇俏的身影进屋,晶莹的眸子瞬间黯淡下了,他启动了车子,迅速离开了瑶家。

芷瑶一进家门,便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不等跟家人问好,就直接朝着楼梯冲了上去,急不可耐的脚步声,慢慢传入了各个楼层间。

“老姐来了!”

“真红!”芷瑶轻唤,冷不防地打开了音乐室的房门,风尘仆仆地冲了进去,一下子抱紧了眼前的红衣女人,“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真红眉轻挑,纤长白皙的手轻轻抚着芷瑶的发际,似在安慰,又是在呵护般。

“孩子,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芷瑶闻言一怔,欲言又止地撸了撸唇,握住真红的手臂,坐到了沙发上,“我跟逸凡吵架了。”

他们一群人侧耳倾听芷瑶的叙述后,对于整件事情了解了不少。

“姐,打得好,推得好,对付坏女人就该得这样!”安芷瑶勾起大拇指,不断地夸赞了芷瑶,“我顶你的做法,离家出走好,就得气气逸凡,让他心疼!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骂你!”

萧司辰瞥了眼安芷研,不太认同她的想法,“我觉得哥不是有意的!这都得怪梦娜,如果不是她,你们不会吵架的!啊瑶,你别让哥太伤心了!”

安诺南双手抱胸,微眯着精锐的眸子,分析道:“老实说,老姐护夫心切,太过冲动,有那么一点儿错,逸凡姐夫也不是故意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至于小三姚梦娜,活该被揍,什么苦肉计都TMD搞得出来,真得千刀万剐!”

随后,他轻轻一叹,“总而言之,你们谁都有错!不过老姐,我支持你离家出走!我想一定会很好玩,我现在就能猜想得到姐夫那副暴跳如雷的样子,到处找老婆,哈哈……”说到最后,干脆贼笑出声,全然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就是喽,可是我要躲在哪里呢?!”芷瑶淡淡颌首,目光扫了他们一圈,最后听到真红身上,眼睛熠熠发亮,“真红,你带我去你那里住上几日,好不好?”

此言一出,倒把他们给怔住了。

真红半敛起眼帘,特意反问:“你就舍得你老公?”

“不舍得!”芷瑶轻轻蠕动了几下唇角,缓缓道出,“就几天而已,我忍得住,我还可以看看紫瑶他们,还久没有聚会了!他们过得怎样了?”

“傻丫头,跟瑶儿还真是一个样子,不过小月月懂得讨老婆欢心,老早就和好了,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合!就连可南他们也是,感情好得很。所以我相信你们也是一样!”真红神秘地挑了挑眉,细细品尝着咖啡,“说不定你老公正在想着办法讨好你呢!”

芷瑶甜甜一笑,高兴地抱着小枕头,“那最好!不知道逸凡现在在干什么?”顿了几秒,她继续望着她,“真红,你帮我算算,逸凡最近的桃花怎么样?姚梦娜会不会对他玩什么把戏?”

真红放下了咖啡杯,言语柔和道:“瑶瑶,你无须担心他!倒是你,小心点。”

“哦……”芷瑶淡淡颌首,情绪有些复杂。她正担心真红所说的话,这无疑是在提醒她……

真红温柔地抚着芷瑶的秀发,有意无意的提醒,“瑶瑶,你想离家出走,那还不简单,逸凡那孩子最不常去的是什么地方?”

话音刚落,他们顿时恍过神来,纷纷端出一副姿势思考问题。

安诺南蓦然打了个响指,呲牙一乐,“我知道有个地方,最安全,最让人放心,如果老姐住进去,某个欧巴桑肯定会非常兴奋!”

姚家

自早上被芷瑶折腾得一身狼狈后,萧逸凡一路上心不在焉,开车将姚梦娜送进了医院。由于落进了冰凉的水池中,在加上了吹足了风,所以避免不了感冒了。

这时,姚梦娜进去浴室冲洗身子,而萧逸凡则是静默坐在了沙发上,懒懒地仰着头,闭着眼睛沉思。

脑中总是浮现一张清美的小脸庞,她萌萌甜甜的微笑,既迷人又可爱,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维,怎样都挥之不去。

突然间,他好想好想她,想她在干什么?会不会赌气离家出走了?

想到这,他不禁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犹豫不决着,要不要打电话过去。

说实在的,一下午不理芷瑶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倘若在不说话,自己铁定会先发疯的。

萧逸凡微微缓了口气,想想要怎样哄芷瑶,比如说,买她喜欢的东西送她,说些甜言蜜语之类,对她诚恳道歉等等。

小东西绝对会心软的!

于是乎,他拨通了芷瑶的电话,殊不知,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本是愉悦的他,瞬间阴沉下来。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该死!”萧逸凡低骂道,担忧大过于生气,小女人该不会真的撇下他,离家出走了?

心蓦然一颤,他不死心拨通了安芷研的电话,不出意料的,依旧是这句话!结果,他紧接着打给了安诺南和萧司辰,让人气愤的是,全部关机了。

无奈之下,他拨打家里的电话,传过来的是语音留言。

“竟然集体造反!”萧逸凡眉角狠地一抽,有股想将手机砸烂的冲动。

他攥紧了手机,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便焦急打了过去,“喂,欧少,我老婆有没有在你那?”

“呃……我不告诉你!怎么,现在才想起你老婆啊?是不是有点晚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平静。

萧逸凡怒不可遏,几欲暴吼,“可恶,你信不信老子会弄死你!”

“我还怕你不成,我告诉你吧,我今天还亲了瑶瑶,啧……好甜啊!”欧洛轩故意刺激他。

“你……有种!我现在不予你计较!”萧逸凡的声音冷得像极了冰天雪地般,“我老婆在哪里,我要一句实话!”

“早就回家了!喂……你要是对她不好的话,当心我把瑶瑶抢过来,即使她是有夫之妇!”说完,还不等萧逸凡作答,欧洛轩就直接挂断电话了。

听完欧洛轩的一番话后,紧绷的心稍稍有了一丝舒缓,但仍缓解不了他的烦闷,此时,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很复杂,很忧虑,皆是关于芷瑶的。

正当他想得出神的时候,姚梦娜已经悄然地站到了他面前,她的手里多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

室内的灯光有些幽暗,四周充实着暧昧的气息,和一股洗澡后的澡香,萧逸凡淡淡望向了姚梦娜。

她只是随意地裹着一条浴巾,她有一副引人遐想的惹火身材,随性地盘着头发,性感地露出了长美腿,胸前的雪白丰盈,**,似要弹跳出来般。身上还残留着细微的水珠,在幽光的照耀下,闪动着诱.人的光泽。

只是在怎样动人的她,依旧无法牵动他的心。

姚梦娜微微俯身,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上,然后优雅坐到了萧逸凡的身边,倒着醇香的美酒,递给了萧逸凡,“逸凡,喝点酒会舒服些!”

萧逸凡伸手接过,轻摇了摇杯子,凝眸望着里面的清澈**,面对自己的喜欢的红酒,此刻的他一点也没有胃口。

借酒消愁,他并不想变成酒鬼,因为他的老婆不喜欢!

“梦娜,既然你的身体没事了,那我也该回去了!”他放下了酒杯。

整个心绪都飞到了芷瑶那儿,要是不亲眼见到她,终究放心不下来。

“不,逸凡,留下来陪我好么?”姚梦娜着急抱住了萧逸凡手臂,试图缠紧他,“芷瑶有什么好的,你也看到了,我被她折腾成这样。”

“我是她老公,我替她向你道歉!”萧逸凡淡淡回道,芷瑶是有错,但她做的,并不完全都是错误!

“不要!逸凡你不能偏袒她!”姚梦娜断然拒绝,受不了芷瑶的气焰,更受不了萧逸凡的道歉,这一切,本来就是芷瑶造成了,就算她给她磕头谢罪,她也不会原谅的!

“安芷瑶刁钻任性,做错事还不悔改,简直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根本配不上你!”

“我不准你说她!”萧逸凡愠怒扬言,拉下了姚梦娜的手,“她是有错,但你更有错,你不该欺骗我,不该陷害她!”

姚梦娜猛然一惊,目光呆滞地望着萧逸凡,身体冷不防地颤了一下,“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如果不是芷瑶,我们不会变成这样的!”

萧逸凡幽远的眸子,染上了一层寒霜,降低了语调,“梦娜,我都跟你说这么多了,为什么你还不懂呢?非得这样执着!”

“我曾说过,三个月内不在意你跟芷瑶在一起,可我也承诺过要挽回你的心。所以我没有做错!”姚梦娜咬紧了牙关,不甘心放走萧逸凡。

她伸出光洁的双手,娇媚地勾出了萧逸凡的脖颈,“只要时间还没有到,那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倒是逸凡你,这三个月内,我们还是男女朋友,为什么你连碰都不碰我?根本没有做到情侣间的亲密!”

萧逸凡冷冷拉开两人的距离,“梦娜,你还是不懂,情侣就一定要做这种事?更何况我有老婆了,背叛瑶的事,我做不出来!”

“呵呵,可是你们还有结婚。”姚梦娜笑得有点僵硬。

萧逸凡失笑,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姚梦娜崩溃下来。

“你错了,我们早在几天前就是合法夫妻了!瑶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逸凡,你开玩笑的吧……”姚梦娜含泪问道,声线愈发哽咽。

她不相信,她爱的男人竟然跟别的女人结婚了,然而她却浑然不知!

萧逸凡微敛起眸子透着一丝丝肯定,依旧是清淡的声线,“我没有开玩笑,梦娜,你是时候该清醒了!或许早从一开始,我们就不适合在一起!”

他以为这样就会让姚梦娜死心,哪知……

“逸凡,那又如何!我还是爱你啊……”姚梦娜哆嗦了几下,泪眼朦胧地痴望萧逸凡,“我不要你走,我要留你在身边……”

能结婚,那就能离婚。逸凡还是逸凡,是他心爱的男人。这是不会变的……

“对不起!”萧逸凡不理会她的哀伤哭泣,迈起稳健的步伐经过她的身边,朝着房门走去。

谁料,姚梦娜心慌意乱地跑到了门边,伸手挡住了房门,坚决不放行。

“让开!”萧逸凡沉沉怒言。

“要我让开可以,除非逸凡给我一个孩子,我就死了这条心!”

说着说着,姚梦娜抿了抿红唇,扯下了裹在身上的浴巾,白皙纤柔的胴.体霎时暴露在空气中,玲珑有致的身材,是她引以为傲的本钱。

萧逸凡缄默不语,漆黑的眸子宛如寒潭般的清冷,全身隐隐愠散着怒气,直逼着姚梦娜。

姚梦娜泪眼婆娑,可怜楚楚地抽泣了几声,“我可以不要名分,我只想要孩子,逸凡,你就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求你了……”

萧逸凡俊脸阴霾,咬字颇重,“我做不到!”

姚梦娜哽咽着,渐渐靠近了萧逸凡,试图用柔情攻势稳住他,“逸凡,你一定行的……”

“梦娜,你无可救药了!”萧逸凡不悦地甩开姚梦娜的手,颀长的身姿消失在楼层间。

徒留下瘫倒在地上的姚梦娜,那撕心裂肺的哀嚎哭声响遍了整栋大宅,响遍了漆黑的夜……萧逸凡丝毫不动容地启动车子,朝着家里的方向去。

他将油门踩到最底层,风驰电测地赶往家里,他想见老婆,刻不容缓!

回到家时,已经是八点多。

刚进门就察觉到气氛不对,一家人,包括他的父母,一起坐在客厅中看综艺节目,还时不时大笑出声。

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见他们如此兴致,芷瑶应该没有跑出去才对,他淡扫了室内一圈,没有多言,而是加快脚步上了楼梯。

房门没有关,萧逸凡打开灯,往里面搜寻了芷瑶的身影,床底,浴室,阳台,根本没有她的踪影。

忽然间,一个不祥的念头涌上心头,他分别朝着别的房间搜寻,翻天覆地找着他的小女人,结果……

“老婆!”他嘶吼,声音震耳欲聋。

“嘭嘭嘭……”一路从二楼找上了四楼,连她最喜欢去的音乐房都没有,他几乎将家里每个能躲的角落都搜过,就是找不到芷瑶。

焦急,慌乱,担忧,心疼,各种不同的复杂情绪,纷纷涌现出来。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萧逸凡一口气快速下了楼梯。连喘息下的机会都没。

“妈,我老婆呢?”

“离家出走了!”他们异口同声道。

“什么?!”萧逸凡着实一怔。他们竟然说得如此轻松,好像家人出走与他们无关似的,又仿佛很赞同芷瑶出走。

更可恶的是,这种非常时刻,每个人还擒着一抹笑意,手机集体关机了不说,还悠哉闲暇地看着电视,那也太过淡定了……有诡!

“妈,你们怎么不拦住她啊?她到底去了哪里?”

“我们不知道啊!”他们纷纷摇了摇头。

“骗我,你儿媳妇都跑了,你还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