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8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18

他将车停放在车库,疲惫地捏了捏鼻梁,心力交瘁的他,打开了自家的大门。

屋内漆黑一片,一抹颀长的人影步入其中,静得只听见他浑厚的呼吸声,和沉重的脚步声。

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了屋内,他没有直接开灯,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瓶啤酒,便瘫坐于沙发上,烦闷大口饮酒。

芷瑶都不在了,谁又能来管他。他唯有借酒来麻醉自己失落的心。

良久,冰箱内的酒几乎全入他的肚里,酒精的作用下,他如愿以偿的醉了。

“老婆,你不要走,留下来吧。。”

“瑶儿,你这个白痴女人,就只知道虐待我。。。”

他仰头靠在了沙发上,嘴里碎碎嘀咕,时而凄笑,时而低骂,手里还颤颤地拿着酒瓶,一瓶饮入肚中,手一松,玻璃酒瓶无情地掉到地上,由于沙发不高,酒瓶没有破碎,只发出“嘭”的声音。

睡梦中的芷瑶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声给猛然惊醒过来,而这个声音正是来自于楼下,她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小偷潜入家门了?

出于好奇心重,她悄然下床,蹑手蹑脚朝着楼梯走去。

一路直下,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更小点,恍然间,一个熟悉的男性声线传入了耳中。

“逸凡!”她低喃一声,快速走下了楼梯。

黑暗中,她看到了坐在沙发中的身影,借着微弱的月光,她摸索到开关,打开了房屋内的灯。

霎时间,室内一阵明亮,照明了一切事实,包括醉酒中的男人。

四周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味,芷瑶微微拧眉,三两步跑向了沙发,桌上地上排放着空酒瓶,可想而知,他灌了多少瓶啤酒。

喝酒伤身,他干脆喝得痛快,喝到迷失了自我!

芷瑶责骂之际,更多的却是心疼,心疼,再心疼。

“逸凡!清醒点!”她拍了拍她他的脸颊。

“老婆,你终于来了啊。。。”萧逸凡迷迷糊糊地抓住了芷瑶的手,不断地往脸上蹭蹭。“我整夜找你,去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你。。。”

“傻瓜!”芷瑶嗔骂道,抽回了自己的手,整理了倒在地上的空酒瓶,免得被他踩到摔跤。

谁料,经她一抽离,沙发上的男人变得很不安分,目光迷离的盯着芷瑶的后背看,修长的长臂一伸,从后面揽住了芷瑶的腰际,灵活的空出一手,直接探入了她的睡袍内。肆意摸索属于她的甜美。

“老婆,你的味道好甜美。。。”

“逸凡,正经点!”芷瑶迅速打开他的毛毛手。

不敢置信,醉酒的男人,分不清东西南北,竟然还不忘做坏事,现在是在客厅,万一被父母看到了,那就糗大了!

不过幸好,他是回了家,否则以他现在的状态,要是把别的女人当成她,然后发生了关系?后果不勘设想。

萧逸凡似乎没有听进芷瑶的话,灵活的毛毛手再次向她袭来,撩起了她的睡袍,修长的指腹顺着小腹缓缓下移,两指轻而易举地碰触她的羞涩之处。

下一秒,一节中指悄然滑进入了她的身体。

“呀。。逸凡!”芷瑶惊愣得瞪大了眼睛,他竟然把手指。。。。莫名的侵入感袭身而至,算不上很痛,只是感觉很怪异!

他的手抵在了两腿之间,使得她根本无法拢起双脚。身体变得愈发紧绷,一动也不敢乱动。

“逸凡,不能在这里。。。等等被妈妈看见了。”芷瑶不安分的扭动身子。承受不住他火热的挑.逗。

他以一种柔情似水的方式,轻轻在她的内壁旋转碰触,尽量不去破坏它的完整。

“老婆,你再乱动的话,它可要破了!”萧逸凡微喘,声线低沉而沙哑。

闻言,芷瑶当即一怔,赶紧停下了一切举动,“逸凡,你要是在玩的话,我马上就走!”

果真,这句话奏效了。

萧逸凡朦胧间,吮了吮芷瑶的耳际,恋恋不舍地抽离她的身体,双手一勾将她重新兜回了怀中,“那你不要离开我!”

“笨蛋。”芷瑶懒懒地靠在了他温柔的胸膛上,安全感十足,她很喜欢这种安逸幸福的时刻。

“以后不许喝得烂醉,听懂了没有?!”

“嗯。。。”他轻声应道,随后便传来了一阵呼噜声。

芷瑶轻叹,想站起身来,却奈何被他抱得密不可分。睡觉还不忘死圈住她,深怕她会逃跑似的。

她无奈只得哄着他放开,迅速跑上楼,拿了一件衣服和一条被子。小心翼翼替他解开了满是酒味的外衣,换上了干净舒爽的衬衣,然后将

他抚躺在沙发上,顺势盖上了被子。

“老婆。。。”他含糊说着梦话。

他的呼吸平稳顺畅,芷瑶甜美笑了笑,纤柔的手抚摸他精致的轮廓,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纤长的睫毛微垂,将他的面容映衬得更柔美些。

情不自禁的,她不由自主地凑近他的面容,轻柔的吻落于他的温润的唇瓣上。

“老公,睡吧!”

正当芷瑶失神之际,一个刺耳的声音毫无预警地飘入耳中。

“梦。。娜。。”他断断续续吐出了一个名字。

芷瑶嘴角狠得一抽,脸色瞬间冷沉,自己的男人做梦时,居然梦见了那个狡猾的女人。倘若梦见其他女人,她还不会那么生气,唯独这个女人就是不行!

本来她还想陪他过上一夜,不打算玩离家出走的,看来她有必要在呆上几天。想到这,她握起了萧逸凡的手臂,惩罚似的咬了一个牙印给他。

“臭流氓!你都不乖的!”芷瑶冷哼,立即关灯上楼。

黑夜中,沙发上的男人紧接着说出梦话,“梦娜,我只爱芷瑶。。。”

隔天早晨,七点多

萧逸凡习惯性早起,他慢慢睁开朦胧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家,还有堆积在桌上的啤酒瓶。

本是睡眠不足的他,经历了一夜的忙碌找寻,再加上喝得烂醉,头隐隐泛痛起来,他惊愣地望着身上的衣服和被子,不禁捏了捏抚了抚额头,努力回想起凌晨的一幕。

他隐隐约约梦见了芷瑶,自己还抱着她,对她做起了坏事,宛如身临其境般。

思念成疾,大概就是这样吧。身上的衣服当然是家人给他换的。他撩开了被子,无意间发现了手臂上的牙印,还很新鲜,但不是很痛。

他清楚,百分百认得这是芷瑶留下的!

“老婆。。。你真的来过?”萧逸凡轻唤,拿起手机查看信息,结果大失所望。

这时,凡妈下楼准备做早餐,待看到了沙发中的萧逸凡之后,连忙惊讶地赶到他旁边。

她望了眼桌上的酒瓶,忙问:“儿子,你没事吧?”

萧逸凡淡瞥了眼凡妈,心里更加确定,“妈,瑶昨晚有来过,你一定知道她在哪!如果你不想儿子我累死的话,就别再瞒我了。。”

见儿子颓废的样子,凡妈于心不忍地皱了皱,刻意拔高音调提醒他,“逸凡,不然这样吧。你上楼去换件衣服,怎么样?”

萧逸凡摇了摇头,慵懒地朝门外走去,“不用!我去瑶家就行了!”

凡妈当机立断地阻挡他的去路。“这是你的家,你多久没进你房间了?也该整理整理了!”

对于凡妈的举动,萧逸凡也并不多想,“等我老婆回来再说!”

“就算是上楼去洗个澡也好啊!”凡妈推了推儿子的后背,往楼梯的方向跑去,一直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里面的芷瑶耳闻到母子俩的对话,心蓦一惊,拉着真红焦急地躲入了浴室内。

正当凡妈开门而入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电话打来。

萧逸凡淡望了空无一人的室内后,转身走到走廊,接通了电话。

“喂。。嗯嗯。。”

“什么?!。。。那马上帮我订机票!我一会儿就来!”萧逸凡冷冷地挂上了电话。

“儿子,出了什么事?”凡妈怔然问道。

萧逸凡将手机放入了口袋中,“公司那边有个重要会议要开,大哥说好像出了点事,我得赶紧回趟法国。”

凡妈突然叫住了她,“儿子,那瑶瑶怎么办啊?”

“你帮我照顾她!”说完,还不等凡妈反应过来,萧逸凡已经快速走下了楼梯。

见状,凡妈有点不知所措,芷瑶重要,公司也重要,她冲进房间找芷瑶。

“瑶瑶,逸凡他要出国了,你要不要跟上?都不知道会去几天,万一不回来了呢?”

她故意夸大了出国的意思,目的是要芷瑶着急。

好吧,她承认自己善变,本来很支持芷瑶离家出走的,但今早一看到儿子的那副疲惫样,她这个妈妈倒是心疼。。。

如果儿子这样继续下去,会日渐颓废的!

“不会的!”芷瑶低喃,心仍是在动摇。虽说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但还是担心萧逸凡会一去不复返!

凡妈深深叹气一声,见芷瑶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也不勉强她。“算了,应该只有几天!你也清净点!”

芷瑶欲言又止地撇了撇嘴,目送窗外那抹飞驰的车影后,霎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个星期后

萧逸凡了无音讯,连个踪影也没有见着。

正如凡妈所言,芷瑶这段日子很清静,同时也很纳闷失落。她的老公还在法国吗?

思念是一件痛苦的事,她已经七天没见到他了。。。

他工作忙,她也知道。有时候,她总抱着一个期待的心,以为逸凡会为了她隔天就回来,没想到一去就是好几天。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亏她还破例开机,专门等他的电话。可惜一个也没有。。。

难道真的会不回来?

这天,她独自朝超市的方向走去,帮瑶妈跑腿买食材。

她落寞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避免不了看到亲密相牵的情侣们。眼底一丝失落闪过,在不久前,他们总是一起出来购物,不知道有多么甜蜜。

天气很暖和,然而她的心却是凄凉的。

芷瑶微微俯首,低头走着路。

突然间,冷不丁地撞上了一堵温热且熟悉的胸膛。他平稳的气息吹扑到她的发际上。

“低头走路,万一出事了,该怎么办?”萧逸凡淡斥道。

芷瑶抬头,直视他蕴含情韵的黑眸,倏然油生了一股抱住他的冲动,但又及时忍住了。

“要你管!”她转身继续走。

萧逸凡眸色一敛,三两步追上了芷瑶,“这么多天了,你的气还没消啊?!”

芷瑶较快速度,朝着人丁稀少的小巷走去,“那是我的事,你也说过懒得管我!现在不许靠近我了!”

“老婆!”萧逸凡像颗橡皮糖似的,跟紧了芷瑶,“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芷瑶径直往前方走,发泄着一身的不快,萧逸凡的出现,对她来说是意外的,有惊喜也有生气。

萧逸凡皱起了眉宇,从后面抱住了芷瑶,牢牢地将芷瑶圈在了怀中。温柔回道:“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蠢事了!行吗?”

芷瑶无动于衷地撅起红唇,没有作答。

“我好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萧逸凡将头埋于芷瑶的秀发间,深深闻嗅着她的芳香,抱住她的感觉是充实的,很温馨,很满足!“我会帮梦娜,因为我只把她当普通朋友而已!你也不想老公变成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吧?”

芷瑶抿了抿唇,冷哼一声,“嘁。。。那次你喝醉酒,还梦见她呢!”

原来真的是她,可是芷瑶又藏到了哪里?

“怎么可能!就算梦见她,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萧逸凡急忙辩解,吻了吻芷瑶的发际,“很久以前,我早就跟梦娜明说了,她的固执我也没辙,而且她想跟我要孩子。。”

“哼,不要脸!那你有没有把她吃干抹尽!”芷瑶酸溜溜地问着,即使很相信他,但还是忍不住会问。

“那倒没有,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的身体,总体来说,还是老婆的比较养眼!”萧逸凡笑起来,垂眸看着芷瑶的侧脸,目光愈发柔和,“我只给你一个人!所以别在躲我了。。。你都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看了她,那我要挖了你的眼睛。”芷瑶赌气地说道。

“好啊!”萧逸凡毫不犹豫地答应,扳过她纤柔的身子面对他,然后握起了她的双手,“只要你高兴,随你处置!”

芷瑶怔了怔,眼睛里已含着泪,朦胧氤氲地望着萧逸凡,“傻瓜,我说笑的,如果你瞎了,谁来陪我逛街购物,谁能带我去玩。。。”她不知不觉说了一大堆。

所有的气,在那一刻全部烟消云散了。

“别难过,我会心疼。。”萧逸凡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疼惜地捧住了她的脸颊,“幸好你没有跟真红回去,你的离家出走也该结束了吧!”

芷瑶破涕为笑,萌动地瞅着萧逸凡,“人家舍不得你,只想气气你。其实那也不算离家出走,不过是搬到你家而已,我都嫁给你了,偶尔得适应下你家的环境!”

经芷瑶提醒,萧逸凡这才恍然凡妈三番两次要他进房间看看,原来是芷瑶住到了里面!此刻,有点懊恼当时怎么没发现呢。

老实说,他还真没想到她会躲他家,毕竟现在都住到瑶家。以成习惯了!与此同时也验证了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但是,他有种挫败的感觉,枉他还费心着急的往外找,到头来她却在他的房间内!

“不管以后怎样,都不准你在离开我了!”他抬起了她的下巴,柔柔地落上一吻。“这么多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芷瑶别过头去,咕哝道:“怎么不想,每天都在等你的电话,你都不打来,害我以为你都不回来呢!”

“我想打,但怕你还在气头上,所以放弃了,研研说的对,我们都需要时间冷静点!”萧逸凡解释着,俊美帅气的脸庞袒露了一丝疲倦,“我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觉,忙得二十四小时当四十八小时用,那边的公司一处理完后,我就马上赶回来了!希望回家就能见到你。”

“那我们快回家,你才能好好休息!”芷瑶心疼地环抱住他。

“不碍事,我们先帮妈买完东西在回家!”萧逸凡宠溺地点着芷瑶挺俏的鼻尖,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后,便凑到了芷瑶的耳际低喃,“老婆,有件事儿我想问你,我喝醉酒的那天,是不是有。。。”他煽情地逗乐芷瑶。

“无赖!”她的声音柔柔的,媚媚的!

宁静的小巷内,偶有微风吹进,冰爽而凉快,小巷内的墙壁边,他们你侬我侬,笑声缕缕不绝。

不知何时,周围渐渐聚起了一些人。

“想亲密,他.妈.的,不会去开.房啊!”一个凶恶的声音传来。

听闻,他们纷纷抬头望向了前方一群来者不善的男人。

“呦,这不是安芷瑶那个大美人吗?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主动送上门来了,今个兄弟不用费劲去找了!”带有的男人笑得很诡异。

萧逸凡幽远的黑眸顿是黯淡无光,将芷瑶拉到了身后。“你们是谁!?”冷凝的目光瞥向了前面的男人。差不多有十来个左右。

“黑龙帮的,你不懂啊?!”那男人故意秀了下手臂上的盘龙。“这个女人,老子要定了!小白脸,劝你趁早滚蛋,别逞英雄!

“谁也别想动我老婆!”萧逸凡冷笑,“说,到底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有钱赚就行,少说那么多废话!”带头的男人气焰嚣张。

“老大,听说这个妞很能打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小白脸,有没有胜算啊?”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