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0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0[VIP]

两人重新走回了街道上,应萧逸凡要求,他们走进了超市买食材.

芷瑶好奇心重地打量着某个购物架上的小广告牌,很无知地问了句,“咦,这盒是什么东西?这些圆圆的,是不是能吹成气球啊?”

萧逸凡将购物车推到了芷瑶旁边,顺着她指的方向循循望去,待看到上面的牌子后,突然有股想笑的冲动。

她天真的把安.全.套当成气球了!

“老婆,其实它还有其他用途,勉强还是可以胀成气球的!”萧逸凡揶揄道,忍不住逗芷瑶脑。

谁料,芷瑶下一秒便兴起,在搞不清它真实用处的状况下,一下子拿了好几盒,扔进了购物车里。

“听你说,好像很有用处又好玩,那我要多买几个,顺便给研研他们玩……”

话音刚落,旁边的人同一时间都用异样的目光来看着芷瑶,有的人甚至偷笑出声轶。

“老婆,你确定要买这个给研研?估计你会被她骂死!”萧逸凡朗朗一笑,笑得很是邪侫。

“为什么啊?”芷瑶怔了怔,疑惑地对上了萧逸凡笑意轻扬的脸庞,随即不悦地撅起了红唇,“连你也笑我,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干嘛别人都用那种眼神看我?”

萧逸凡稍稍收敛住笑意,轻轻刮了刮她的俏鼻,然后凑近了她的耳际边嘀嘀咕咕了一通。

芷瑶小脸俏红,红得像个西红柿一样,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她竟然把男女亲密时用的东西当成了气球玩具。都是好奇心重惹的祸。

于是乎,她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内的盒子全部放回了原位。拉着萧逸凡赶忙走到另一边。

“都怪你,老是喜欢玩人家,害我又出糗了!”芷瑶不满地嚷嚷,拧起小拳头捶着萧逸凡的胸口。

“嘶……”萧逸凡低吟,“老婆轻点,老公可是受了内伤的人呢!”

其实吧,他不过了耍了点小手段,男人的伤说严重也没那么严重,只是故意想吓吓芷瑶,让她对自己更温柔点儿……

果真,小女人上当了。

“逸凡,对不起呀,我怎么那么糊涂,忘记你受伤了……”芷瑶担忧地凑近他,惊慌地扶着了他的手臂,“你哪里不舒服,要不我打电话问问研研。”

萧逸凡灼热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渴望,一直盯着芷瑶看,沙哑道:“我需要老婆你……特别是这样这里……”

芷瑶似读懂他眼里的含义般,羞涩地垂低了头,“那那……我们先快点回家!”

结完账后,两人一路迅速飚回到家。

当他们风尘仆仆,情意绵绵走进家里,着实让他们惊讶了一把。意外这两个孩子什么时候和好如初了?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芷瑶将食材放好后,叫上安芷研他们,就赶紧推着萧逸凡到楼上去。

房间内

他们震惊地望着萧逸凡的后背,遒劲挺直的背上,有了多处伤痕淤青,还有一道属于棍子的严重淤青。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遇到什么强盗土匪,逸凡怎么被人揍成这样了?”安诺南摸着下巴思考。

芷瑶恼火地想起刚才的一幕,缓缓道出:“肯定那几个八婆看我不爽,才会叫人教训我的,逸凡就是因为救我,才会被打伤的!”

她紧接着将一路上所有发生的事都说给他们听,“还是不要告诉妈妈,否则他们会担心的!”

“嗯!”他们纷纷颌首。

安芷研拿出了医疗箱,替萧逸凡检查了后背上所有伤口,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话,“逸凡老兄,你挺耐打的嘛!这些伤蛮重的,少说也得休养一段时间才消退,幸亏没有打在脸上,不然啧啧啧……”

芷瑶小脸蹙成一团儿,担忧问道:“研研,那逸凡会怎样?”

“不会死的!”安芷研揶揄道。

芷瑶缓缓松了一口气,“那还要注意点什么?”

安芷研抬眼望向了芷瑶,随后娴熟地替萧逸凡处理背上的伤口,“最好让逸凡老兄趴着睡,侧着睡,尽量不要去压到伤口,洗澡时,你就帮他咯,反正你们是夫妻!还有呢……”

“哦……”芷瑶认真聆听安芷研的每一句话。

“老婆,辛苦你了!”趴在**的萧逸凡,激动地握住芷瑶的手,此时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俨然忘记了背上的疼痛。

小女人要温柔照顾他,然而受伤对他来说,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安芷研淡淡瞥了眼**的萧逸凡,从他和芷瑶的互动中,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倏地,唇微微勾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姐,还有啊,这几天你们两个尽量不要做些什么高难度的绝活,避免激烈运动!懂了吗?”

芷瑶淡淡颌首,明白了安芷研的意思。

由于安芷研加大了力道,使得萧逸凡吃痛地闷哼一声,“研老大,你存心想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安芷研一本正经,端出了严肃的态度,“身为医者,我有责任提醒患者的健康安全,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萧逸凡索性缄默了,反正来日方长,他就不信吃不到小女人。

五日后

在芷瑶的照顾下,萧逸凡的伤恢复良好。

遵照了安芷研的提醒,他们虽然亲密过度,却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运动。但是某人却是急不可耐。

这天,应萧逸凡的要求,芷瑶同他住进了凡家。一来为了防止安芷研的突然袭击,二来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

两人一进门就倒头大睡午觉,享受午后的休闲时光。结果这一睡,便是一整个下午。

六点钟

芷瑶摇醒了**的萧逸凡,这几天,他们睡得特别的沉,而且特别容易入眠。

她将贴在门上的便利贴递给了萧逸凡,“妈妈他们扔下我们,全部去参加了生日宴会了……人家还没去过那种聚会呢,听说那里有很多好吃的蛋糕!”

事实真相是,看他们夫妻俩睡得那么香甜,所以不忍心叫醒他们。

萧逸凡宠溺地抚着芷瑶的脸蛋,温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肚子饿了没!”

芷瑶摸了下发出“咕噜”声的肚子,微微拧起了眉头,“全都不在家,家里也没有煮饭。而且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得吃得清淡些,所以别叫外卖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自己做饭喽!”萧逸凡翻身下床,牵着芷瑶往楼下走去.

在冰箱内翻出了食材,芷瑶稍微沉思了一下,回想起瑶妈曾经做过的饭。眼前不由得一亮,将萧逸凡按坐在餐桌面前。

自己围起了小熊围裙,来回忙碌地厨房走动,边想边准备。

“老公,你等等呀,我马上做皮蛋瘦肉粥,和煎鸡蛋给你吃!”

萧逸凡手肘放在桌上,手倚着头,含情脉脉地盯着可爱的小女人,每一个姿态举止都是那么萌人,令人别不开目光。想上前帮忙,硬是被她拉回座位。

这种生活很温馨,很幸福,很惬意。同时也是他们所向往的!

他悄然靠近芷瑶,长臂一伸,勾环住她纤柔的腰际,目光游移到眼锅里的鸡蛋,香味扑鼻而来,相较之下,他更喜欢香喷喷的老婆。

“老婆……好香啊,今晚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低沉而沙哑的声线传入了芷瑶的耳膜,一股温热的气息撩.拨着她的敏感的耳朵。

“很香吧,马上就能吃了!”芷瑶甜甜笑了笑。

“嗯,肯定会非常好吃的。”萧逸凡扬了扬邪魅的眉宇,“啾”的一声,往芷瑶的脸颊上重重吮.吻了一下。

芷瑶煎蛋的手麻麻地抖了一下,娇嗔低骂道:“别动啦,鸡蛋差点煎焦了!”

随后,她赶紧将鸡蛋盛到了盘里,端给了萧逸凡,再将煮好的皮蛋瘦肉粥,小心翼翼地捧到了桌上。

顿时间,菜香四溢,飘香扑鼻,弥漫了整间厨房。

萧逸凡品尝碗里的热粥,忍不住夸赞了一句。“没想到我的老婆那么有天赋,第一次做饭就那么好吃,以后我有口福了!”

芷瑶美滋滋地尝了一口,“真的吗?你喜欢吃的话,我就多跟妈妈学习,在煮给你吃!”

不久,小两口填饱肚子之后,已是晚上八点钟了。

芷瑶催促萧逸凡上楼先洗澡,自己徒留在厨房清洗碗具,做好一个家庭主妇的本分。完全打理好了,这才回到房间。

望着穿着睡衣且慵懒躺在**的男人,此时,他正魅惑地盯着她看,芷瑶不禁失笑,从衣柜翻出了睡袍。先放到了**。她并不急于洗澡,而是先帮萧逸凡涂抹了背上的伤。

安芷研的药很管用,仅仅才几天时间,背上的淤青淡化得很快,伤口差不多好了七八成。只需在休养几天,就能完全恢复了。

芷瑶盖起了药盒,再次彻底检查了一遍,才起身走进浴室洗澡。

水“哗啦”流动着,萧逸凡的目光紧锁浴室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今晚,他一定要手到擒来。邪气的黑眸缓缓下移,瞥到了**的睡衣。知晓芷瑶又糊涂忘带衣服进去了。

蓦地,唇微微扬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衣服给藏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

“逸凡,帮我把**的衣服给拿过来!”声音从浴室里面床来。

“**没有啊?”萧逸凡很无赖地回道。

“那去衣柜拿。”芷瑶露出了小脑袋。

萧逸凡懒懒地耸了耸肩,做做样子往衣柜里翻找,“还是没有啊,你自己出来找吧!”他继续躺回了**。

“可是……”芷瑶犹豫不决。

萧逸凡拿起桌上的杂志,闲逸地提醒道:“我们是夫妻,做过那么亲密的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

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实则在坏坏想着,如何先发制人!

芷瑶撇了撇嘴,有点好笑自己的行为,都不知道在紧张什么,都敢帮他解决问题,还怕被他看到身体不成?她裹紧了白色浴巾,蹑手蹑脚地朝着衣柜走去。

忽然间,一个像极了痛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老婆,我好难受啊……”萧逸凡凝视着娇美的女人,如同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

只是今非昔比,这次是在他的房间里,而她已经是他的妻子。

“逸凡,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芷瑶坐到床边,焦急地摸摸他的额头。

萧逸凡性感的薄唇不易察觉的勾起一抹邪气凛然的笑意,迅速把芷瑶兜进怀中,轻轻闻嗅着她全身散发的澡香,迷醉得三魂七魄都被她勾走了。

她的身子软绵馨香,他将她圈得更紧,让整个柔软的身体都贴紧了他健硕的胸膛,嘶哑道:“我想要老婆你……”

从他闪烁着浓浓情.欲的黑眸中,看得出他正渴望得到满足。芷瑶情不自禁的耳根一热,“可是研研说过,为了你的健康,不能做出激烈动作!”

“没事,老公身体棒得很!”萧逸凡笑得邪气,也是温情脉脉。

见他凝眸盯着自己,目光灼热而暧昧,芷瑶禁不住羞红了小脸,低垂着小脑袋,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自己并不排斥他接下来的举动,但一想到他的伤,又不得不犹豫起来。

萧逸凡在她的额间落下了轻轻一吻,柔情低喃,“宝贝儿,别害怕,老公会好好疼你的!”他握起芷瑶的小手,放到了灼热的男性昂长上,那里高高翘起,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期盼。

“逸凡,要不我像上次一样帮你……”芷瑶娇羞地握住它,慢慢地上下滑动起来。

她的热情,他收到了,但这并不能完全满足他的需求。

萧逸凡喘着气,鼻翼微微翕动,一个天旋地转地翻身,将芷瑶压在了身下,痴迷望着她绯色如樱花的娇颜,一颦一笑皆能牵动他的心,唯独对她免疫不了,“老婆,这样治标不治本!我会更加难受……”

下身经她卖力的碰触,反馈给她的信息是,变得愈发肿大坚.挺,小手已经包裹不了那抹惊人的热度。

对小女人自控力薄弱的情况,再也按捺不住坚硬地抵着她。

芷瑶目光迷蒙,朦胧氤氲地凝视身上的男人,有点儿心慌意乱,全身软绵绵的,心脏激烈的跳动着,整个人恍惚一片。

“逸凡,我……我那个来了……”萧逸凡爱溺地蹭蹭她的鼻尖,清晰感到身下人儿的紧张,他安抚似的撩拨她的几缕发丝,“一个月还没到,你就想骗我!嗯?”.

倘若真的来,说不定他会发狂!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芷瑶娇媚的喃喃,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现在不需要,你不是很想要宝宝吗?我们一起来造……”萧逸凡邪魅地挑了挑眉,在她意识朦胧的情况下,悄悄然地退下了裹在她身上的浴巾,以及自己身上的衣物。

“逸凡……”芷瑶呢喃一声,柔柔媚媚的。

纤长浓眉的睫毛晶莹地眨动了几下,眼底的一丝羞涩,似在像他做出要求般。

漆黑的夜晚,静得美丽,静得安然。房内的温度急剧升温,四处蔓延着暧昧的气息。一阵旖旎春.色更在上演。

萧逸凡柔情似水的封住了那张娇润欲滴的红唇,搅乱身下人儿的心绪。让她化被动为主动。

压抑在体内已久浓烈欲.火瞬间爆发,四唇相贴,辗转反侧,尝尽彼此间的甘甜。

他的火舌,强劲有力,灵活自如地搅动她的檀口内的每一寸地方,他的吻霸道而不失温柔,舔过她的嫩舌,轻吮着,缠绕共舞,谱出了属于他们的优雅曲子。

“唔……”发出暧昧的低吟声。

芷瑶头脑一阵空白,被吻得头晕目眩的她,无法左右自己的思想,隐藏在身体内的温度截然飙升。她好热……热得空虚,热得想要得到满足。

软**,两具身体紧密相贴,传递彼此间的热量。

直到胸腔胀痛,他们才纷纷离开各自的双唇,微微喘息着气。

热汗四溢,萧逸凡勾唇笑了笑,“瑶,我爱你……”他再度深情地吻上她。

“嗯。”芷瑶羞羞地凝望着身上的男人,发出满意的暧昧声响。

蜻蜓如水般的细吻落遍她白皙的脸颊,眉间,眼帘,琼鼻,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他的吻向旁边移动,温情地吮住她敏感的耳珠。

“逸凡……嗯……”

大手也没闲着,握住了一侧饱.满的丰盈,带着技巧,挑.逗似的把玩着,修长的手指夹住了雪.乳上的那颗嫣红,来回不断磨.蹭,不断地揉.捏住。

稍会,那颗嫣红的蓓蕾渐渐变得挺立,竖立在他的两指缝之间。

另一侧柔软的肌肤也被他服侍得傲然挺直,绯色一片。酥酥麻麻的感觉袭卷而来,令她浑身战栗。不知不觉嘤咛出声。

他濡湿的吻缓缓而下,缓缓而下,轻吮着她洁白的香肩,烙下一颗颗暧昧的草莓印。

芷瑶微低头,只见她的男人正坏坏的揉.捏着自己的丰盈,娇羞之色再在溢满双颊,自己早已沦陷与他的柔情中……

下一秒,他含住了那颗挺.翘的嫣红,轻轻地圈咬着,细细地舔着,逗弄着,沾满了晶莹的口液,尽可能将她的丰盈都含住。

莫名的情.潮一波接着一波来,传遍了四肢百骸。

“逸凡,我好热……”芷瑶情动之下,抱住了他的头,让他更靠近她。

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很需要这个男人。她终于尝到了什么叫做烈.火.焚.身的滋味儿了。

“瑶……”他如火的亲吻直捣而下,绵绵细吻落到了她的小腹上,而且还有在向下的趋势。他直接覆在她的娇羞之处。

“逸凡,别……”芷瑶惊愣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这男人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