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1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1

“逸凡,别。。。”芷瑶惊愣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这男人真的。。

她很害羞,不安分地乱动起身子,意图让他改变目标。

“老婆,你的身体好美。。。”萧逸凡低喃一声,轻吻她娇美的肌肤。

芷瑶尖锐的倒抽一口气,娇媚的萌眼直直瞅着萧逸凡看,伸出小手推推他,“逸凡。。。不要。。”

“别怕。。。这是我爱你的过程。。”

他并没有因此放过美味可人的小东西,而是更变本加厉尝尽她的一切美好。他要她知道,这是夫妻间的亲密生活,没什么好害羞的!

“唔。。。”芷瑶羞红俏颊,娇喃一声,“感觉好奇怪。。。”

“一回生,二回熟,以后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老公会慢慢让你习惯!”他再度啃.咬住丰盈上的那颗嫣红。细腻的舔着,轻吮住。

芷瑶索性抛掉所有顾忌,沉溺于他高技巧的挑.逗中,无法自拔。只想让时间定格在这一时刻,仿佛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

他修长的手指,揉.捻幽林的中敏感点,轻轻地揉住,不断的磨蹭,彻底激发她体内的情潮。。。

“嗯。。。”她绵长的娇吟一声,柔柔媚媚的。

身体的热量节节攀升,一种妙不可言的快.感袭卷全身,令她飘飘欲仙,仿佛登入了云端。

萧逸凡扫视了双眼迷迷蒙蒙,脸色泛红的芷瑶,眼里发出了惊艳和赞叹,她的身体泛着诱.人的晶莹光泽,让人流连忘返,尝而不腻。

他的手指悄然进.入她,柔情似水地爱.抚她,在内壁里轻轻旋转滑动。甚至含带技巧的抽.动。

“啊。。。会痛。。。”芷瑶全身一颤,僵硬直起身子,异物的进.入,身体本能的想要逃开,但却被他牢牢固定。根本无处可逃!只得慢慢迎合他,承受他强势的侵略。

“待会儿,你就会快乐了。”他安抚她,在她外围的花瓣上细细揉.捻,轻轻撩拨,贪看她所有的表情,红艳的脸蛋,娇媚的喘吟,无措的娇态。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渐渐由排斥,羞涩到接受,享受。

“逸凡。。。”染上了甜甜情.欲的呢喃,一种不可思议的欢.愉,一波接着一波而来。

感觉到她下身的湿润,知晓自己的前戏已经做足了,他缓缓退出了手指,顶开了她的双腿。宽大的手掌攥住了她洁白光滑的美腿,环住了自己的腰际。

她抬头惊恐,这种暧昧的姿势,那抹灼热坚.挺的昂长,担心自己承受不住他的侵袭,赶紧撤回了大腿。

“第一次的确会有点痛,但我会尽量温柔些。。。老婆,这是生宝宝的必经之路!”萧逸凡温笑吻了吻她的耳际,声线轻柔且磁性惑人。不禁让芷瑶不得不为之动容。被他完全蛊惑。

其实她很想要他,想要跟他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然后共同孕育他们爱情的结晶。

都敢色.诱他了,还怕什么!虽说她很怕痛,但为了他,她甘愿忍住。。。

见芷瑶沉默不语,似在深思纠结什么事,看来她还是心有余悸。

老是说,他完全可以来硬的,小女人绝对逃不掉,但一想到她事后会生气不理他,再来个离家出走,那就玩完了!而且他也不想搞得跟强.暴似的。

“算了,等你准备好了再来,我去冲个凉澡!”他的口吻依旧很温和。

“不要去!”芷瑶情急之下,抬起双腿勾环住他结实的腰际,坚决不让他离开,深深嗅上一口气,“我给你。。。我不想你难受。”

“乖老婆!”他笑了,笑得邪魅。用力的一个挺.身,将男性的那抹昂长抵紧她的入口,让她明白自己对她是有多么的渴望。

芷瑶抿了抿了唇瓣,紧张地瞅着萧逸凡,“你轻点儿。。。”

早已坚.挺等候多时的男性正跃跃待试,他轻缓跻.身进入甬道,慢慢突破阻碍,一记挺.身,直接贯穿她的处.女表征。

就在两人结合的那一刹那。。。

“啊。。。”她凄厉的惨叫一声,撕裂般的痛楚让她频频蹙眉,大力推着他健硕的胸膛。下身被硬硬撕裂,满满地吞没了它,愈发胀痛得难受。

她没想到做女人,会是那样的痛,那以后生孩子就更别说了。。。

“放轻松,就不会痛了。。。”他吮了吮她的耳珠嘶喃,强忍住欲要爆发的情.欲,他得让她逐渐适应。

绵绵细吻落遍她的脸颊,安抚似的在她身上挑起层层热火。让她控制不住想需要他。。

“我要。。。”她毫无意识的娇喃。按紧了他的肩膀。

“小东西!”他试探性的轻动了几下,耳闻她嘤嘤娇吟

。清晰的了解她已然放松。

被她温暖的包裹着,让萧逸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致和深度,这种感觉是舒服的,他无法静止不动。。。

随后,一个不失温柔的猛.挺,开始高频率的律.动起来,撞击她的最深处,撞击她的灵魂,使她融入自己的节奏里面。

“嗯啊。。。”她嘤咛声不断,伴随着无数的快感摆动身躯迎合他。

“瑶。。。”他嘶哑道,愈发愈猛,将她顶进了高.潮。一同抵达绝美的仙境中。

她渐渐无力,双眼微眯,被情韵的雾气迷蒙着,妙曼的身体贴近了他。两人激烈交缠,难分难舍。。

最后,她在他一次而又一次的强势占有中,承受不住过多的欢乐而晕昏了。而他,犹如是一只饥渴的野兽,不断宣泄自己的情.欲,在她的体内不知道释放了多少次。。。

翌日清晨

两人衣不蔽体,紧紧拥在了一块。

芷瑶疲惫的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全身酸疼不止,尤其是双腿间,特别的酸涩灼痛,浑身像极了被车子辗过一般,丝毫无一丝力气,仿佛稍稍做点幅度大的动作,都有散架的可能。

从来没有这样的累过,都是拜身旁的男人所赐!她只记得昨晚上被他榨干,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

但她把自己给了他,并不会后悔。。。

萧逸凡侧身,手慵懒地倚着头,神采奕奕地看着芷瑶。“老婆,早!”

“早。。。”芷瑶愣愣回道,身下的不适令她皱起了眉头。

他半眯着眼睛,不安分的手掌覆在了她的私.密处。“这里还会疼吗?”

“你说呢!”芷瑶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抓住了他乱动的毛毛手,“根本就一点儿也不温柔,害我酸疼得要命。。。”

回想起昨晚疯狂的男人,小脸不由得羞红,做坏事的他,那么凶猛强烈,第二天起来却精神百倍,这是什么歪理?怎么吃亏的都是女人呢?

“多做几次就不会了!”萧逸凡勾了勾唇,淡过一线笑意。

“你真坏!谁要跟你来了,你就只会骗我。”芷瑶冷哼,别过身子背对他。

萧逸凡无奈地耸耸肩,在她光洁的香肩上落下一吻,“我没有骗你,你要是不信的话,大可以去问问研研天才!她什么都知道了。。。”

“去你的!”芷瑶娇嗔地咕哝,丝毫没有察觉他的毛毛手环上了她的腰际,正在坏坏地侵犯她。“我只要你的小.蝌.蚪!”

他凝眸看她,笑得意味深长,“我塞给你好多了!不过生宝宝这种工作,不是一次性就能解决的,得多做几次,中标的几率会大点。宝宝会更聪明!”

“真的?”芷瑶半信半疑。“那要多久才会怀孕?我想要两个宝宝!最好是龙凤胎。。。”

萧逸凡玩心大起,接着哄骗,“呃。。这个不好说!也急不得。而且得看看老婆的诚意了!要不,我多撒点蝌.蚪去碰碰运气,怎么样?”他细细抚着她身上的草莓印。

“那你快点给我!”芷瑶重重地点着头,娇憨无知的勾住了他的脖颈。

岂料,突然其来的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这片旖旎。

芷瑶伸手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直接接通。

“喂,洛轩有什么事吗?”

似听出芷瑶刚睡醒的声线,欧洛轩笑问:“都几点了,你还在睡呀?瑶瑶你个懒猪!”

“不许笑了。。。因为昨晚太累了。”芷瑶淡回,往萧逸凡的手上捏了一把。

萧逸凡眼角狠得一抽,耳尖地靠近芷瑶的耳边偷听,双手更是肆意地往她身上到处摸索,痒得芷瑶无法躲避。

“别动!”她忍不住淡斥。

可惜某人不太领情,依旧不做罢。

“瑶瑶,是不是二少欺负你了?”电话那头担忧的问。

“没事,你继续说。。”芷瑶咬牙忍住,空出一手拉住了萧逸凡的毛毛手。

欧洛轩接着讲。“这几天我查看了盛会的名单,我发现了姚梦娜也有去参加,所以才来告诉你一声,那女人不是善类,挺有把握的,你可要小心点!”

“看来这女人是不想放过我了!”芷瑶有点惊讶。连身边的萧逸凡都稍稍进入状态。

姚梦娜会参加,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来,损坏她的声誉问题,二来,这女人是想趁机报复。

之前都犹豫不决,显然这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概是被气疯了吧。

“我很看好你,你一定会没问题的!所以不用太担心。对了对了,我家企业最近又成立一家唱片公司。里面聘请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顶级音乐教师,瑶瑶有没有兴趣来参观一下,顺便交流,或许对你有帮助哦!”

“谢谢你啊。。我。。。”芷瑶欣然一乐,正想答复他。

结果到嘴的话,给如数吞了回去,换成了一个暧昧的声响,“啊。。。”

这个男人竟然用耍坏,从后面挺.进她的。。。胀感袭至,他无视她的哀求,深深再次一挺。

“嗯。。。”芷瑶咬紧了牙关,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涩的呻.吟声。

“禽.兽.不.如的二少!”那一声暧昧的尖叫声,早已被欧洛轩听到,以前沾花惹草的他,又岂会听不出个究竟。

“洛轩,这事下次再说。。。”芷瑶艰难的回道,瞬间涨红的脸颊,赶紧挂断电话。

“你怎么能这么坏,我的脸都丢光了。。。”她拧起拳头正想转身捶他。

谁知,自己的身体被他轻盈扳过,反趴在**,承受他从后面欺身进来的攻击。

他抓住了她的纤腰,稍稍撑起,让她的双腿跪在**支起,凶猛地加快了身下的抽.动,“以后不准和他靠得太近!”

“他是我朋友,关心我而已。。。”芷瑶无力地喘着气。

“啊。。嗯。。”

忽然间,“砰砰”敲门声不断传来。

“逸凡,瑶瑶,你们快点下楼吃饭了,都快中午了,晚上还有宴会,你们要不要去?!”

“逸凡,快停下来。。。”芷瑶嘤咛了一声,房门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万一被父母听到,她就无地自容了。

萧逸凡没有听见,反而加大了撞击的频率,眯着眼睛看她,“不停,老婆,你给我好好享受其中的乐趣。。。”

“我不行了,等等。。。你再不松开,我可要死了。。。”她软软无力地趴在了**。泛红的娇颜上溢满细汗。

“我们才刚刚开始而已!”他压根不放过她。

一会儿之后,当最后一波热量喷射出来,他满足地淡出浑厚的气息后,这才抱紧她躺在**,休息了片刻。

萧逸凡将她黏在脸上的秀发撩到了耳后,“还有力气下床吗?”

芷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懒懒地瞪视了他一眼,瘫软在**一动不动。像极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身体的酸疼感还没消退,又经过他的一番压榨,在怎么健康的人都会累趴。

一室内还残留着激.情下的浑浊气息,一直弥漫徘徊着,久久未散。

“我抱你去冲个澡!”萧逸凡将芷瑶拦腰抱起。朝着浴室走去。

他做起了一个温柔的丈夫,替她冲洗身子,洗尽欢.愉后的痕迹,然而却洗不净身上的草莓印。重新穿好各自的衣服后,才开始整理凌乱的房间。

衣服乱飞,被褥飘地,床单皱起,上面还有一道干透的处.女血渍,里面狼藉一片,可想而知,昨天是有多么疯狂。

芷瑶忍住了身体的不适,羞羞地瞥了眼床单,于是乎,为了不让人看到她的糗事,唯有动手开始拆下。

“老婆,你想销毁证物啊?!”萧逸凡揶揄道,神情悠然地看着芷瑶,“你说,要不要留下作纪念呢?”

“臭流氓!”芷瑶忿忿地撅起红唇,将被单毫不留情地塞进了洗衣机内。打开窗户通风后,随即换上了新被单,整理凌乱不堪的房间。

良久,她放松般地躺倒在**休息。

“老婆,你真累坏了,我来帮你按摩吧!”萧逸凡坐到她的身旁,温温笑着替她所谓的按摩。

芷瑶气嘟嘟地鼓起了两颊,瞥了眼镜子中的她,一脖子的鲜红草莓印,无疑是一个亮点。

“你看看,晚上我要怎样见人啊?”她坐直身来,目光一直向下,“连腿上也有,你存心不让我穿裙子啊?”

萧逸凡无奈,笑得非常邪侫。理所当然地替她查看了一番,故作好意道:“我记得研研不是有给你一瓶药膏吗?拿来我帮你抹抹!”

芷瑶翻开抽屉拿起它,“有什么用啊,最快也得一天!脖子遮不掉的。”

“像上次一样,带条围巾喽。”萧逸凡回得轻松,拼命按捺住嘴角上的笑意。

“。。。。。。”

六点之后。

他们换好了参加宴会时的礼服。他们似乎都习以为常芷瑶脖子上的打扮。所以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他们分别开着三辆车,一路抵达宴会场地。

那里聚集了很多男女,走动交谈着,都是来自于高贵世家的宾客,宴会华贵奢侈,灯火闪耀,周围还摆满的自助餐点。

安芷研挎着芷瑶的手臂,率先奔上前去。

芷瑶环望了四周一圈,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不禁赞美一声,“研研,好热闹啊。。。”

安芷研精锐地观察到芷瑶的不太自然的走姿,狡黠一笑,“姐,你的脚走得有点儿别扭。是不是昨晚跟逸凡老兄干坏事了?!”

“。。。。。。”芷瑶怔住,无言以对,只得不断尴尬笑了笑。

“真拿你们没办法!”安芷研无奈地挑了挑眉,“男人就是疯狂,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啧啧啧。。。要不要我帮你去教训教训他?”说完,她朝着后面的男人们走去。

“研研,我没事啊。。。”芷瑶赶紧追上她。期间,她敏锐地察觉到周围有几道凌厉的目光正投向了她。

“逸凡老兄,说说你是怎样欺负我姐的?!”安芷研来势汹汹的追问,带着调侃的语气。

萧逸凡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回道:“我不过是将研研大人教给她的,全部实践出来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有问题喽!”安芷研笑得狡黠,眼角的余光鄙到了角落边的三个女人。把追上来的芷瑶推进了萧逸凡的怀中。刻意扬高了音调,“继续好好疼疼我姐啊!”

萧逸凡揽住了芷瑶纤腰,用温柔的笑作答。

言毕,安芷研向他们传递了一个眼神。

“研老婆,我还以为你是眼睛抽筋呢,原来是发现了几只小老鼠啊!”萧司辰挑了挑眉。

安芷研淡淡一笑,伸手撞了撞萧司辰。“算你还不笨,我现在有股冲动,想把这些老鼠给油炸了!”顿了顿,她拉着芷瑶走到了一边。

“研研,我想揍她啊。。。”芷瑶咬紧了牙关,双手蠢蠢欲动。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