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2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2

“研研,我想揍她啊。。。”芷瑶咬紧了牙关,双手蠢蠢欲动。

“稍安勿躁!”安芷研笑了笑,拉住芷瑶的手。“人多的地方,我们用不着出手,让她出丑得了!”

说完,她忙从包包里掏出了两瓶药丸,递给了芷瑶。

芷瑶疑惑地打量着白色小药瓶,打开瓶盖倒出了几颗,深深闻嗅它的味道。“研研,你是不是又研制什么怪异的药了?怎么没有半点味道。”

“哈哈,厉害吧!这是对付她的道具。昨晚我们去参加生日会的时候有看到姚梦娜,所以我料定她今天一定会来。”安芷研得意地挑了挑眉,唇角淡过一丝极度狡黠的笑意。“一瓶是全身抽蓄的药,另一瓶是强力春.药,等下我们放进杯里,神不知鬼让她喝。!”

“研研好贼哦!”芷瑶握紧了手中的药瓶,瞥了眼姚梦娜,此刻她正用火热痴痴的眼神盯着萧逸凡看,“既然那个女人那么爱勾.引男人,给她用春.药好了!但是要怎样让她喝下?”

安芷研唇角边的笑意愈发抖盛,“哈哈。。我正有此意!就叫男人拿过去给她喝!我几乎能想象她当场发.***的样子,谁叫她做了那么多坏事,惹毛我们呢!”

两姐妹在那边细声细语,兴致盎然地讨论事情。倒是将后面的男人们吸引了过来。

“研老婆,你们两个鬼鬼祟祟说什么?”萧司辰悄然地站到她们旁边。

安芷研一怔,抬头瞪了眼萧司辰,忽然油生一记,凑近他的耳际,嘀嘀咕咕了一番。

在外人看来,他们不知有多么的暧昧。让欲想靠近她们的男人们,知难而退。

萧司辰微微蹙眉,“这样做,会不会有点儿缺德?”

安芷研听闻,双手不悦地环抱于胸,“这也她自找的,你到底帮不帮啊?不帮我找别人了!”言毕,她转身正想走。

萧司辰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臂,有点头疼地看着安芷研,“你好歹也让我考虑下!我还不是怕哥会生气!”

无奈之下,安芷研半敛起眼帘,唯有硬着头皮,向他使出了必杀技。

“老公,要不要嘛?”她娇娇媚媚地轻唤。

果然,萧司辰很吃她的这套美人计。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安芷研温顺的模样。

心急速加快,甜甜柔柔的两个字,醉人心田,萧司辰无法不动容,情不自禁的,长臂揽住了安芷研的肩膀,朝着一边走去。

“老婆大人,事成之后,你是不是得给我点奖励?”他爽快答应下来。

就算这样做会被老哥骂,但为了心爱的女人,只好豁出去了。再说,他对姚梦娜的所作所为已经看不下去。

这次是叫人教训芷瑶!那下次呢?叫人持枪绑架?

“不用等了!我先犒劳你。”安芷研淡淡一笑,稍稍立起脚尖,往萧司辰的脸蛋上落下轻轻一吻。

两人如相亲相爱般,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萧逸凡扬了扬英挺的眉宇,揽住芷瑶的纤腰,“老婆,研研今天反常了,你们刚才说了什么悄悄话?”

“我不告诉你!”芷瑶故意卖弄关子,稍稍推开了萧逸凡,往前边的自助餐点走去。

来的时候并没有吃东西,完全是空腹来的,首先要先填饱肚子。

她拿起小盘子,夹起自己喜欢吃的食物。殊不知,萧逸凡正从面环抱住他的腰际,看着小老婆夹东夹西。样子很是惬意。

面对那么多美食,芷瑶一下子夹得上瘾,“逸凡,你肚子饿了没,想吃什么?我来帮你拿!”

“嗯,我想吃老婆你,怎么办呢?”他沙哑轻笑,煽情露.骨地回了一句。

此言一出,芷瑶差点握不住手里的盘子,大众场合之下,他竟然对她说这种话,也不怕被人听到。

“别玩了,有人看着呢!”她娇嗔骂了一句,一时间感觉到不少人正用特别的眼神盯着他们看。而且环在她腰际上的手,正在不安分的乱动。酥酥痒痒的感觉令她的身子不自然地缩了几下。

想打掉他吧,却怕自己的动作幅度太大,会引人注目。

“没事儿。。。”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深深凝视芷瑶清美的侧脸,不予理会她的挣扎,“啾”的一声,迅速往她脸上重重吮了下。

“逸凡,正经点。。”芷瑶咕哝道,嗔怒瞪了他一眼,直接无视角落处传来的凌厉目光,便继续夹着餐点。

他们在餐点前你侬我侬,打情骂俏,男的帅,女的美,不知羡煞了多少女人。

然而这一幕落入了姚梦娜眼底,又是那般的刺眼。

她双眸通红,怒不可遏的低骂,“死贱人!你们瞧瞧她那副得意的样子!摆明就

在向我示威!”

刘可馨无奈轻叹,安抚式的拍着姚梦娜的肩膀,“梦娜,他们登记的事已成定局,我看就算了吧!”

“对啊。。都结婚了,你还去凑什么热闹啊!你应该记住,你现在是小三的身份了!”林诗雅嗤笑,轻睨了眼姚梦娜。“我就说上次的那招不管用吧,你看看,拿着工具都打不过一个女人,还全部进了警局。听说逸凡还给打伤了好像!”

“可恶!那群饭桶,还夸大其词说会拿下芷瑶,没想到连逸凡都打伤了。”姚梦娜咬牙切齿,拧紧的拳头发出了“咯吱”做响声,“活该进警局,还说什么黑龙帮呢,拿枪不就一下子就解决了!真有够蠢的!”

她稍稍缓了口气,“就算得不到逸凡,我也不会放过的安芷瑶的!”

刘可馨微微一愣,纠结地抚了抚额头,“怎样说你都不听,老是吃败仗,我们的面子都丢光了。。。还有啊,你前几天去报名盛会,不是自找死路吗?”

“那种不是你玩的地方,如果在那种大场合出糗了,你铁定会上报纸杂志头条的!”林诗雅提醒道,“你三思而后行吧!”

姚梦娜压根听不进那些话,冷哼一声,“不可能,我敢肯定安芷瑶不会弹琴,我很早就已经怀疑了!”

刘可馨盯紧了不远处的芷瑶,视线游移到她脖子上的围巾。“她永远都是亮点,没准是隐藏自己的实力呢。你们看看,连衣服都穿得那么特别!”

林诗雅眼前一亮,兴致勃勃地提议,“依我看,倒像是在隐藏什么伤痕。说不定是上次被人揍伤了脖子!不然我做做样子扯下来怎样?”

“就这样办!我们走。”姚梦娜冷嗤一笑。

岂料,正当姚梦娜刚踏出一步的时候,安芷研挽住萧司辰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萧司辰极为友善地笑了笑,颇有绅士的深度,“梦娜,好巧了!我还以为看错人呢!你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

姚梦娜吓了一跳,相当震惊地倒退几步,硬挤出一抹僵硬的笑意来,“司辰。。见到你,我也很意外。”

安芷研淡淡瞥了眼脸色瞬间苍白的姚梦娜,讥讽的语气道:“姚小姐,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见到我来了,所以不太高兴?”

“老婆,梦娜是我哥的朋友,待人温柔大方,你想太多了!”萧司辰作势捏了捏安芷研的鼻子,继而看向姚梦娜,“梦娜那么大度,看到了哥和啊瑶亲密,都没有生气,不会小心眼的,我说得对么?梦娜!”

“对。。。”姚梦娜保持了温柔的笑意,尽量控制自己的怒气不爆发。其一是因为萧司辰,其二这是大众场合!

此刻,被他们纠缠住,只好先行放弃了刚才的计划。

“真的么?没准人家生气得很,又嫉妒,还暗里藏刀,耍计陷害呢!”安芷研冷冷一笑。

萧司辰微微拧眉,略带几分歉意的解释,“我家研研心直口快,梦娜你大人大量,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姚梦娜脸色阴沉到极点,但仍扯出一抹笑意来。只是那笑很难堪。

这一幕,不禁让他们看得一阵畅快,面上不动声色,正经得很,实则内心早已乐得不可抑止。

忽然这时,一个服务生端着酒站到他们面前。

“贵宾请!”他空出一手,将酒纷纷递给了他们后,才转身朝另一边的人走去。

“梦娜请,我替我老婆赔罪下!干杯。”萧司辰优雅地拿着高脚杯,碰了碰姚梦娜的杯子。随后一饮而尽。

姚梦娜以笑作答,因为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晃动了下杯里的红酒,一口喝了下去,要不是给萧司辰面子,她连喝酒都不想碰一下。

随后她们皆喝下了掺了料的红酒。

见计划得逞了,萧司辰微眯起眸子,温温一笑,“我们还要去那边见见朋友,先走了。你们慢慢玩!”他揽住了安芷研,转身背对她们偷笑。

“老公啊,今天宴会来的人可是真多,我们要小心点,可别丢脸了。”

“你放心吧,你老公的脸皮不多,丢不起的!”

“。。。。。。”

他们接二连三的迸言,说者有心,听着有意。

姚梦娜气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忽然间感到身体有些发热。

室内的温度适中,不冷也不热,自己身穿露肩紧身的小礼服,将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完美傲人,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但问题是,刚才怎么没觉得这么热?难道是因为太生气的缘故?

“安芷研有够拽的,他们兄弟俩都被安家姐妹给占了,我真有点不甘心!”林诗雅哼了一声。

刘可馨冷不防抖了一下,有点幸灾乐祸,“这不是很好吗?她们名花有主了,一个结婚,一个订婚。估计学校里的男生都会死心吧!”

“嗯。。。”姚梦娜控制不住地娇喃一声,不自然地拉扯自己的裙子,“我好热啊。。。”

“热?不会啊!”她们异口同声道,随即抬头望向了姚梦娜,见她满脸通红,细汗四溢,妩媚娇柔的模样似痛苦,似发.***般。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禁吓到了林诗雅她们,连在她们旁边的男士都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有的诧异,有的却用邪肆的目光看她,将她妙曼的身材一览无遗。

面对四周投来的各种视线,刘可馨赶紧扶住了姚梦娜,“天哪,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话音刚落,一阵抽蓄的感觉从脚上传来,一直向身上蔓延。她们控制不住地连连抽蓄了几下,全身颤抖不止,有疼亦有麻,霎时间,行动即刻变得很不方便。双脚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只得瘫软在了地上狠狠抽蓄。

一些人纷纷聚集了过来,林诗雅见状,羞得满脸泛红,还时不时抽了好几下,“啊。。。怎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啊。。。我们又没有乱吃什么!”刘可馨哭了起来,想不丢脸都不行。

“啊。。。好热。。。”姚梦娜倒在地上,身体内犹如燃烧着熊熊烈火,正慢慢侵蚀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她握紧了手中的高脚杯,将往脸上贴,冰冰凉凉的感觉令她一阵舒适。但这种舒服似乎不长,杯子经她碰触,一下子变得温热起来。烈火焚身的滋味,让她迫切地需要一个男人。

她目光迷离,想一下扯开自己的衣服,可碍于这是大众场合,周围有几双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她强忍自己保存了最后一丝理智,发出轻微的嘤嘤咽咽声。

不可置否,她们果然成为了宴会中的焦点。聚集在那里的宾客众多。其中有男有女。

“小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你一定是生病了吧?要不我扶你到一边坐着吧!”

“。。。。。。”

纷声四起,或多或少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过去看看吧!”萧逸凡疑惑问道。

“不要!我要你陪我!”芷瑶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萧逸凡。

萧司辰挡在了萧逸凡面前,阻止他前行的脚步,“哥,你陪着啊瑶吧,我和研老婆去看看就行了!”说着,带着安芷研加快了脚步跑去。

萧逸凡眉宇渐蹙,侧耳听到一个熟悉且柔媚的声线。“老婆,你有没有听到梦娜的声音?”

“没有!”芷瑶故意否认,不悦地嘟起小嘴,“不准你过去找她!”

萧逸凡宠溺地抚着芷瑶的发际,温柔地哄道:“我去看一眼,有没有出什么事了?马上就回来,怎样?”

芷瑶果断摇了摇头,牵住萧逸凡的手,往角落边的长廊走去,“你跟我来。。。”

倘若要是让萧逸凡看到姚梦娜的模样,肯定会帮助那个狡猾的女人。到时不知又会惹出什么是非。

“老婆,你想带我去哪里?”萧逸凡诧异问道,有点儿期待。

宁静的长廊上,静得只有他们两人。直到开门走进了一间无人使用的小宴会厅。芷瑶双手勾住了萧逸凡的脖颈,主动亲吻了一下他性感的薄唇。

“不够热情!”萧逸凡沙哑嘶喃。

“那你教我。。。”她甜甜呢喃。

萧逸凡强势地扳过芷瑶,健硕遒劲的身体紧紧地贴住她,将她抵在了门边,修长的手指托起了她的下巴。

下一秒,带着浓浓情.欲,狠狠地吻住了那张诱.人的双唇。

“唔。。。”

温热的手掌顺着裙子直捣而下,抓住她的美腿暧昧地环在了自己的腰部,然后伸手抱住了她,让他们更亲密些。

“逸凡,你太热情了。。。”芷瑶娇嗔的抱怨了几声。她本以为只是简单亲吻而已,没想到却被他硬硬地抵住,“这里不是在家里,别这样。。。等下会有人来的。。。啊。。”最后的声音变成了媚媚的娇吟声。

“都是老婆惹的祸,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萧逸凡浑雄磁性的声线在她的耳边响起。

芷瑶情不自禁的耳根一热,承受住他猛烈的抽.动,“你坏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去帮助那女人。

顿时间,暧昧的喘息声不断徘徊在小型宴会厅内。

另一边,热闹非凡。

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到她们旁边,周围议论纷纷,谁也不清楚什么状况。

不久之后。。

刘可馨和林诗雅分别被各自好面子的父母,狼狈地领了回去。而姚梦娜随意抓住了一个认识的男人,先行离开了宴会厅。毫无理智可言的她,只想着快点解火,压根不予理会别人的怪异的目光。

姚梦娜扯着自己的裙子,将身体尽量往男人身上靠,“热死我了,你快点给我。。。”

男人笑得邪气,主动上面的猎物不吃白不吃,他伸出手往她身上肆意抚.摸,一把揉住了她胸前的丰盈,饱满的,柔软的。。

他冰凉的碰触,使姚梦娜满足得想要得到更多,“嗯。。。我要。”她用力揪紧了男人的衬衫,朦胧间看见了洗手间。直接将他推了进去。

洗手间很大,静得连一个人都没有。连里面的装饰也很华贵,微暗的灯光,看起来特别的有情调,而且每个隔间的空间很宽广。

“我受不了。。”姚梦娜隐忍不住带着他进了其中一个隔间。却被后面的安芷研和萧司辰跟得浑然不知。

他们悄悄进了姚梦娜旁边的隔间。

“老婆,这里是女厕,要是等下被人看到我这个男人,岂不会把我认成神经病了!”萧司辰低声道。

“这男人都进来了,你还怕啥?!”安芷瑶同样回以低声,调好手机后,便站到了马桶。“机会难得,这次我一定要拍到她的艳.照!”

她目测距离,还不够高,“抱我上去!”

萧司辰轻叹,抱过安芷研的长腿,“你这样偷看别人那个那个,还要拍下她,有点不太好吧?”

安芷研丝毫不理会他的话,被他一下子捧高,能够轻而易举地看见里面的两人,她举起手机对准他们,“如果不想要你老婆摔死,就给我抱紧点,还有啊,别趁机吃我豆腐!”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