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3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3

最新章节网

安芷研丝毫不理会他的话,被他一下子捧高,能够轻而易举地看见里面的两人,她举起手机对准他们,“如果不想要你老婆摔死,就给我抱紧点,还有啊,别趁机吃我豆腐!”

萧司辰俊容一怔,欲言又止地抱紧了安芷研,其实不用她提醒,她这个未婚夫也会这么做的!

“你的裙子穿得那么短,想不走。光都难!”他露。骨地吐出来一句话。

安芷研闻言,耳根倏然一热,清美的娇颜瞬间涨红,这下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是在提醒她,自己已经被他吃尽豆腐了,小洋裙长度才盖及大腿,一下子被他捧得老高,当然,什么都给他看清楚了……

她油生了一股想下来的冲动,但一想到这个摘书难逢的偷。拍机会,唯有放弃那个念头。

“你是我老公,又不是什么外人,有什么好怕的!”她故作轻松。

萧司辰欣然一乐,波转的眸光望着安芷研,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老婆你小心点儿,别给他们发现了!”

“我偷。拍的技术含量一流!强烈春。药更是好得没话说,保证她昏得分不出东西南北!”安芷研得意地笑了笑,侧耳倾听隔间的娇媚声,“啧啧啧……真有够风。骚的,瞧她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肯定不是处的!”

“啊……快点给我!”柔美焦慌的声音传来。

姚梦娜眼睛迷迷蒙蒙,弄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事物,隐约间她只看到一个男人,全身欲。火折磨到通红,难受空虚感浑身蔓延。她拉扯了自己的紧身礼服,两团丰盈的雪。乳顿时弹跳出来,光滑洁白的肌肤坦然在男人眼前,她主动抓住男人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丰盈上,似在向他做出邀请般。

男人微吐出浑厚的气息,灼热的眸光溢满了浓浓的情。欲,无带着一丝怜惜,反而加大力道,揉。搓雪。乳,以及顶峰上那颗嫣红。

“嗯啊……再给我多一点……”她不满足地要求。

男人邪笑,将她强压在墙边,大掌顺势而下,抚摸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张开口咬上她一侧丰满,啃。噬着,重吮着。

姚梦娜嘤嘤泣吟,男人冰冷的碰触,让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纤长的手指游移在男人的身上,撕扯他身上的衣服,然后紧紧地贴紧他,疯狂激。吻男人健硕的肌肤。留下了一个个口红印记。

她娴熟地空出一手,灵活地探入了他的裤头,握住了那抹挺起的灼热昂长,高技巧的上下滑动着。

“没想到平时看你温柔大方,矜持得紧,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多久没要过男人了?”男人细细抚着她的美背。很是享受她的挑。逗。

“嗯哪……”姚梦娜媚媚地娇喃,不予理会他的话,而是将自己的身躯往他身上蹭了蹭。

男人缓了缓情。欲气息,一把拉过姚梦娜背对他,让她的双手按住隔墙,稍稍撑开了的长腿,大掌托起她的臀部,从后面一下子畅通无阻地挺。进了她的私。密甬道中。

没有怜香惜玉的,而是一下下子猛烈地撞击她的最深处。

“嗯呃……再深点……”她嘤嘤咽咽地央求,想要得到更多欢愉宣泄。

“你个小。骚。货,真有够放。荡的!”男人嗤笑道。

“……”

他们两人间的所有声音,全部让隔壁的安芷研和萧司辰听了个正着。

霎时间,气氛变得非常尴尬,旁边正在上演激。情大戏。说他们不在意,这似乎不太可能。尤其是萧司辰!

他咽了口水,喉结性感地滑动着,抱住安芷研的同时,一阵莫名的燥热顿时袭来,他无法静止不动,不知不觉在她诱。人的双腿上乱动。

“痒死了,你干嘛啊?”安芷研低声道,拍得正兴致勃勃的她,忽然感觉到旁边男人的不对劲,而且他炙热的毛毛手覆在了她的腿上。

种种信息都在提醒她,这个男人对她起了反应。

果然,萧司辰毫不犹豫地放下了安芷研,染上情韵的眸光,一瞬一眨地盯着她看。“老婆……”

安芷研被他灼热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随即故作镇定地扯开了话题,“我还没拍够呢,快点抱我上去……”

“不要!不准你在看裸。男,现在该看你老公我了!”萧司辰果断拒绝,将安芷研步步紧逼到隔墙边。

安芷研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心慌意乱的她已然无路可退,被他牢牢禁锢在墙壁与他之间,逃走的机会几乎为零。

“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先出去,回家再解决怎样?”

她懊恼当时忘记男人的生理反应,一旦看到或听到这种激。情,都会激发体内的生理欲。望!实在大意……

“老婆!你老是拒绝我,也不是办法啊!”萧司辰强势地揽住安芷研,把她紧兜在怀中,让他们密不可分,“哥他们都开花结果了,而我们呢?”

“因为我没准备好嘛……”安芷研轻声道,碍于在隔层间,无法大声吼他,甚至用大力抗拒。

“你又糊弄我了!”萧司辰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住了她那张娇润的红唇,带着惩罚尝尽她的甘甜。

“唔……”安芷研涨红了双颊。

长舌直入,火热地吮住她的嫩舌,舔紧她檀口内的每一寸角落,甜美的味道令他欲罢不能,不断加深这个吻。

双手圈紧她的腰际,疯狂的吮。吻顺着脖子而下,落到了光洁的肩头上。

“司辰……不要,会被人发现的!”安芷研低喃,惊愣得瞪大了眼睛。

不能抗拒他接下来的举动,隐约间她感觉到有个灼热的硬物正坚硬地抵着她。

“我管他的……”他嘶哑道,扯下了她肩上的吊带。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然而他们似乎都不听见,反而不停止的疯狂。

芷瑶慢步走到镜子前,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顺便补补妆。

本来萧逸凡想跟她来着,但是被她制止了,因为不想被人看笑话!而且被坏男人压榨了一番,身体更加不适了。

她照着镜子打理自己的头发,抽出纸巾擦拭额间的细汗。

正在这时,好几个暧昧的声音飘入了她的耳中。

芷瑶蓦然一愣,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瞧瞧,深思熟虑了一番,终究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于是乎,她蹑手蹑脚地朝着隔间走去,发现了两个门是关紧的,而且还从里面发出了男女的喘息声。

她靠在了安芷研所在的隔间门上,倾听另一个隔间里的那道熟悉且娇媚的女人声线。

突然其来的举动,安芷研蓦然清醒,透过门缝她看到了芷瑶的身影,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稍稍推开了正亲吻她的萧司辰。

“我姐来了……”她红着脸拉起被他褪到腰际上的小洋裙。

萧司辰扫兴了闷哼一声,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安芷研,没有开口讲话。

“嗯啊……我还要……”

“小。骚。货,你迷惑人的本事真有一套。”

“快点给我……”

“坐上来,自己动下试试。”

“……”

娇喘的暧昧声,煽情的言辞,不禁让芷瑶吓了一跳。

让她没想到的是,有男人在女厕里,原来还有人比他们更大胆,干脆就在洗手间里上演火辣的激。情大战。好像不在乎被人发现似的。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发。骚的女人正是姚梦娜,光听声音,就听得出来,她非常的享受男人的临幸。

“风。骚!”芷瑶低骂道,本来想直接离开,待看到门上拿着手机偷笑的安芷研后,即刻改变了主意。

不一会儿后,细微的穿衣服声音传来。

“有兴趣再来找我啊,我可以免费为你服务,姚大小姐!”

“滚,你最好别把今天的事说不出,不然我就杀了你……”

“都跟我做了,还装什么纯女啊?我对你这骚。货还有点兴趣,期待你再次承。欢在我身下。”

芷瑶悄然走会镜子前,装作若无其事地补妆。

男人穿好衣服后,大迈步伐朝着外边走去,待看到正在涂着唇彩的芷瑶后,稍稍愣怔了一刻,便站到了她的旁边,边看她边洗手。

“安美人,别来无恙啊!”最新章节请登陆-靚网

“我不认识你,这里是女厕,还请你出去!”芷瑶瞪了他一眼。

“可以啊,不过你得先陪陪我!”男人邪气一笑,伸手欲想摸芷瑶的脸颊,“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芷瑶嫌恶地打掉他蠢蠢欲动的毛毛手,“你错了,那里还有一个呢!”

男人轻轻舔了下唇角,朝芷瑶靠近了一步。“有意思!那种女人跟你简直不能比,她没你漂亮,没你那么有个性!她只是给人暖床的货色而已,都不知道包过多少小白脸呢!”

微顿,见芷瑶敛眸沉思之际,他伸手便要揽住她,“想通了没有?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快乐,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芷瑶快速躲闪开,扬高一手毫不留情地朝他的脸颊煽了下去,“禽。兽。不。如的东西!再敢碰我,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小美人,你有够辣的!”男人捂着发红的脸蛋,佞笑向她扑了过来。

芷瑶打开门,俨然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一脚将他踹到了门外,“我警告你,最好别再惹我!”说完,重重关上了门。

姚梦娜微微喘息,逐渐恢复状态的她,望着身上的咬痕,不禁忿忿地皱起了眉头,嫌恶地拿起了纸巾擦拭残留在身上的爱。液,恨不得马上冲澡洗干净自己。

她缓缓穿上礼服,疲惫不堪地站起身来,步伐沉重地走起每一步。

“安芷瑶,你怎么会在这里?”姚梦娜一惊,心虚地瞪着芷瑶看。

“我补个妆,碍着你的眼了?”芷瑶说得风轻云淡,打开粉扫着腿上的腿上轻微的草莓痕。

姚梦娜强忍住心中的层层怒火,照着镜子整理那头狼狈的头发,开始质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有没有听到,或看到什么?!”

芷瑶笑着挑了挑眉,字字道出:“一段时间了,看是没看到了,不过倒是听到了一对男女做激烈运动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哦?你知道么?”

意思很明显,她指的那对男女正是姚梦娜他们!

姚梦娜顿时心惊,错愕地睨着芷瑶看,有股想掐死她的冲动。她并非是傻瓜,又岂会不知她的挑衅,刚才发生到一切,她都知道。

“你想怎样?”她降低了语调。

芷瑶扁了扁嘴,继续动手擦着脚上的草莓痕,刻意扬高了声调,“我倒纳闷了,你们到底做了什么高难度的动作,非要叫得那么肉麻?”她抬眼随意瞄了眼姚梦娜,目光停留在她丰满上一个红印,“还有啊,怎么弄得一身都是牙印呢?”

“你明知故问。小贱人,一定是你故意下药的!”姚梦娜气结,狠狠地拧紧了拳头。

芷瑶双手掐腰,不甘示弱地反驳,“你有什么证据,我刚才一直和逸凡在一起,怎么给你下药啊,你有今天是你活该倒霉!”言毕,象征性地给她做了个鬼脸。

姚梦娜瞟了眼穿得相当保守的芷瑶,紧锁着她脖上的围巾,冷嗤一笑,“你也不见得好得到哪去,被人打得浑身是伤,丑得见不得人是吧!”

芷瑶气势盎然地理了下围巾,冷哼一声,“打?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完好无缺呢!你最好别看,否则你会后悔的!?”

此言一出,姚梦娜迅速攥住芷瑶的围巾,往下一拉,抬眼望个究竟,就在那一瞬间,脸上的笑意霎时僵硬下来,变得极度阴霾。

那根不是受伤,而是满脖子的吻痕,当然这些都是萧逸凡爱她的表现,难怪她会穿得那么保守,原来是怕人看见她的草莓。不仅如此,甚至连腿上也有,这样疯狂的萧逸凡,她还是第一次见过。

多少个夜晚想得到他的盛宠,结果一次都没有,都只给眼前的芷瑶……

“安芷瑶,你存心要羞辱我的,对不对!”

“我好心提醒你,是你自己不听,怨不得别人!”芷瑶抢过围巾,重新环在脖子上,“姚梦娜你真的很不要脸,没想到你有这种放。荡的一面,根本配不上当逸凡的朋友!”

“你卑鄙,是你陷害我的!”姚梦娜坚决否认。

芷瑶清澈的眸子窜烧出几道火苗,恨恨地瞪视着姚梦娜,“你无耻,你做了多少坏事了?撇开以前的不说,你还叫人来袭击我,这条账怎么算?!”

回想起当时萧逸凡遭到重击的时候,气是不打一处来。

“是我做的又怎样?都怪那些人太饭桶,不带手枪解决你!”姚梦娜怒不可遏地骂道,“不过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下一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纵使自己得不到心爱的男人,她也要把他们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你无可救药!”芷瑶蹙高了眉宇,以这个女人的性子,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你不洁身自爱,我绝对不会让你接近逸凡的!”

“好笑,谁会听你的片面之词?谁会知道我的事?”姚梦娜懒懒地撩起额前的散发,呈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逸凡不会相信你的话!不妨告诉你吧,**各得所需,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我碰过了别的男人,你管得着么?”

芷瑶嘴角狠狠抽蓄了几下,“你怎样与我无关,像你这样随便的女人让我感到恶心,请你不要再来纠缠逸凡。”

“随你怎样想,反正你也高尚不到哪去,还不是一个专门抢男人的贱人!”姚梦娜咬牙切齿。

宁静的洗手间内,很不幸地成为了两个女人的战场,一人一句,谁也不认输地反驳。

安芷研和萧司辰躲到了角落边,亲眼观看这一幕,禁不住轻叹了好几声。

“人果真不可貌相,梦娜竟会是这种人,够狠,够辣!人格太差,还一肚子坏水!”萧司辰撇了撇嘴。

安芷研调整下手机的角度,对准了她们两个,“你现在发现还不太晚,你刚才是没看到她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天知道有多骚!”

“老婆,你确定拍这个给哥看,有用吗?”萧司辰疑惑问道。“当心给他删掉了!”

安芷研听闻,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狡黠的弧度,“你大可放心,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传了一份给我弟了!你也来一份吧,超激。情的!”

“……”萧司辰眼角一抽,缄默不语了。

镜子边,两人依旧闹得不可开交。

姚梦娜嗤之以鼻,“哼,有本事你就去告诉逸凡啊!我倒想看看他会把我怎么样?还有啊,就连三年前的那场车祸都是我安排的,可惜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你给我等着!”芷瑶气结转身,用力地打开后面的门。结果却发现,萧逸凡一脸阴沉的站在了门口。

她们一怔,震惊最大的莫过于姚梦娜。她心虚倒退了一步,差点瘫软下来。

“逸凡,你怎么来了?”芷瑶抱住了他。

萧逸凡拥紧了芷瑶,宠溺地蹭蹭她的鼻尖,“你来了那么久,我不放心,才过来看看!”

芷瑶勾环住他的脖颈,淡淡一笑,“我没事,只是刚才碰到了一对做着激烈运动的男女!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是不是趴在门外的那一个?”萧逸凡英挺的眉宇稍稍拧起,“那个花花公子没欺负你吧?”

“有,不过被我踹出去了!”安芷瑶得瑟起来。

“我的老婆真厉害!”萧逸凡奖励似的吻了吻芷瑶的面颊,随后揽住了她的纤腰,目光犀利冰冷地望向了姚梦娜,“梦娜,你是不是得向我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