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5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就像这样!”他翻身压着了芷瑶。大文学正当他想进行下一步举动时,一个个嘤嘤咽咽的声线从门边传来。

“嗯。。。”

他们静止下来,静静聆听门外的暧昧声音。不难听出这是安芷研和萧司辰发出来的。

萧逸凡勾了勾唇,灼热含情的目光凝视着身下的芷瑶,只把她看得耳根发热。

芷瑶别过头,情不自禁地低喃,“你干嘛这样看人家,那些声音又不是我制造的!是研研他们。。。”

萧逸凡敛眸沉思,笑了笑,“我知道,我是在想他们会不会跟我们一样在做坏事!”

这里是凡家,安芷研会出现在这里,的确非常可疑。

芷瑶瞪着萧逸凡,冷哼:“司辰哪像你啊!一下子把人吃干抹尽,他们顶多也就亲亲嘴而已!”

回想起被身上这个疯狂的男人给榨干,脸颊就没由来一热,弄得浑身草莓印不说,还全身酸疼,疲累不堪。做女人还不是一般累。。。

话落,门外又传来一阵醉酒的谈话声。

“萧司辰,你给我轻点儿。。。”

“老婆,你看看这样行么,不然在换个姿势,坐上来试试。。。”

“痛死了。。。你想找死啊”

“没理由啊,难道是我的技术不过关,应该会很舒服的。。。”

房内的人微微一怔,自然而然都听到想歪了,门外两人着实是出乎意料的大胆。

萧逸凡托起了芷瑶的下巴,邪邪一笑,“听到没有,我弟也是假正经来的!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输给他们了。。”

芷瑶娇嗔地扁了扁嘴,双手勾环住他的脖颈,“老公,其实我想。。。”

话还未讲完,一阵“嘭嘭”的声响打断了室内的宁静。

他们闻言,赶紧起身朝门边走去。就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醉酒的安芷研和萧司辰。

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什么逾越的动作,就连摔倒在地上,萧司辰还是昏昏沉沉地替安芷研按摩。

“老婆,我的技术一流,这下舒服了吧?”

“一点儿也不温柔。。。”安芷研大老爷地躺在地板上。“呐,这里这里!”

萧司辰目光迷离,笑出声来,“你的洋裙蓬蓬的,我不好做事,快点脱掉吧。。。”

安芷研一手攥住萧司辰的手臂,“笨蛋,还要老婆我自己亲自动手啊,还不过来帮我。。”

萧司辰颌首笑道,目光游移在安芷研的身上,“哦。。拉链在哪?你转身我看看。。。”

见状,他们眼角狠地一抽,静默看着两个倒在地上的酒鬼,以他们不省人事的状态下,说不定还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胆之事。

未免惊扰下楼下熟睡的父母,无奈之下,他们唯有将两个酒鬼拖进了房内。

“哥你拉我干嘛,我还没给我老婆脱衣服呢!”萧司辰东倒西歪,不受配合地朝后面的安芷研靠去。

萧逸凡蹙高了眉头,用力把萧司辰硬硬拽了进去,“行啊,到了**,随你怎样脱都成!”

似乎听懂了老哥的话般,萧司辰傻傻笑出声来,随即安静了片刻。大文学任他拧到了**。

本在门外跟芷瑶周.旋的安芷研,还吵吵嚷嚷地闹了一阵,见里边男人轻柔的呼唤她时,一个快步如飞朝他奔了过去。

“老公。。。”她极度兴奋,一下去扑到在**。跨身坐到了萧司辰身上,“我们骑马好不好!”

“好啊,但是你等下也得给我骑骑!”萧司辰爽快答应,大掌抚上她的手背,“咦,老婆,我找到拉链了。”

安芷研咯咯笑了笑,不断拍手鼓励,“老公你好棒啊。。。”

“老婆,我们脱脱。。。”

萧逸凡半眯着眼眸,拉着芷瑶退出房间,还不忘帮他们反锁着房门。

芷瑶晃了晃男人的手臂,“逸凡,我有点担心研研。他们要是摔下来怎么办?要不我们进去看住他们两人。”

“他们两个在肉搏,你就不要去凑热闹了!”萧逸凡扬指点了点芷瑶的额头,“给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我相信司辰一定可以拿下研研的!”

芷瑶轻轻一叹:“但愿研研明天醒来,不要发飙!”

萧逸凡邪气凛然地扬了扬眉宇,一把将芷瑶懒腰抱起,坏笑地走进自己的房内。

“讨厌!呵呵呵。。。”欢乐的笑声消失在走廊间。

漆黑的房内,两抹火辣的身影暧昧的交缠着,绵床不断发出了摇晃的声音,一阵旖旎春色正在慢慢上演。

“痛痛。。。老公,为什么你骑

马我会痛啊?”

“乖乖,不然换我给你骑。”

“还是好痛,哪有马马像你这样四脚朝天的。还一直乱动。。。”

“不动?哪有策马奔驰的感觉!”

“嗯啊。。。。”

翌日清晨

一个凄厉的惨叫声,响遍了整个凡家。知情人自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不明白的人则是把他们当成平常的打闹。

酒后做错事,一点也没错,安芷研虽然痛骂了萧司辰一番,但似乎不是真的很伤心。只是觉得很不甘心,毕竟第一次是在这种情况下解决的。

一个星期后,她就完全从了萧司辰。

好男人并不多见,尤其是萧司辰这种会疼爱,会关心,会宠老婆,还处处让着她的男人才是做老公的人选。

这天,天气晴朗

姚梦娜像极从人间消失似的,又似遵守约定般,再也没有出现到他们面前,日子过得倒是宁静惬意,乐得自在。

九点钟,萧逸凡带着芷瑶去公司上班。

自从上次发生的大事件后,公司上下,无论哪个工作处都贴有他们的海报照,想不认出芷瑶都难。经过她的身边时,都会礼貌问句:总裁夫人好!有人更是羡慕她,因为待人严肃的总裁超级宠爱自己的老婆。

至于那个女秘书,在得罪芷瑶的第二天就马上降为普通职员,做起了跑腿小妹来。唯有一改往常的气焰。

萧逸凡牵住芷瑶进到总裁室,里面的摆设与上次有点不同,天花板上布置了一副他们绝美的海报照,偌大的室内,还为芷瑶架设了一架优雅的钢琴。方便她无聊时候练习,自己顺便还能监督她!

“好漂亮!”芷瑶惊叹,抬头望着天花板上海报,是他们一起弹奏钢琴的那一张,她看得痴然,随即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就不怕被别人笑话啊?办公室你藏着一张女人的照片,还放了一架钢琴!”

“有什么好害羞的呢?谁规定总裁不准疼老婆的?更何况这女人又不是别人,还是总裁夫人!”萧逸凡勾了勾唇,牵住芷瑶的小手,往角落边的柜子走去,“这是我的秘密花园!”

他空出一手打开它,霎时,映入眼帘的是,大小不一的照片,都记录着他们这段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大文学

“如果寂寞烦恼的时候,我就会打开一看,然后想想老婆,做什么事都起劲!而且还不止这些呢!”萧逸凡指着一屋的照片,无论是办公桌,电脑屏幕上,还是其他桌子,墙壁,钢琴皆有,更夸张的是,连有一对咖啡杯上都印有两人的亲密图。

芷瑶心头荡过一丝甜蜜,感动地看着那些照片,细细回味着与他在一起的欢乐时刻。“老公。。。日子过得真快,好怀念。。”

萧逸凡拉过芷瑶坐到了转椅上,宠溺地蹭蹭她的发际,“你想去哪玩,我都会陪你去!但现在你必须先练好琴!”

芷瑶嘟起了小嘴,窝近了他的怀中,柔声问道:“在这里?你就不怕我吵到你么?”

萧逸凡半眯起眼睛,牢牢地横抱起芷瑶,不出几步便走到钢琴面前,将芷瑶轻放到琴椅上,“我求之不得呢!还是老婆呆在身边习惯点,不过你别指望能偷懒啊?我会非常严肃的,距离盛会不远了,你得加紧练习!”

芷瑶打开了琴盖,修长完美的手指平放在上面,“逸凡,这么多天没有姚梦娜的消息了,你说她会弃权吗?”

萧逸凡双眸一敛,淡淡抿了抿唇,“她没有回到国外,听说最近连公司都没去,我也不太清楚她,至于她会不会完全放弃,这个还真不好说!”

“没准她还死性不改呢!”芷瑶按下了琴键。

萧逸凡轻轻颌首,俊容瞬间变得严肃,“我有同感!梦娜的性子不服输,我很早就知道了。不过那又如何,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你面对的!”

芷瑶似下了决心般,萌萌地朝着萧逸凡眨了眨眼睛,“我会努力的,做一个全新的安芷瑶!”

忽然这时,一个信息的铃声从口袋中传来。

芷瑶拿出手机,望了眼上面的陌生号码,待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蓦然一怔。

“逸凡,说曹操,曹操就来,这应该就是姚梦娜吧!”

萧逸凡接过芷瑶的手机,皱眉盯着上面的内容:安芷瑶,我们两个迟早得分出胜负,就在盛会那天一决高下吧!我期待你的大驾光临。如果你输了,头衔归我!如果我输了,我就出国,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下一秒,他想也没多想,就拨通了电话。

“安芷瑶?”

“梦娜你来真的?!”萧逸凡沉声质问。

“当然,这是堂堂正正的比试,别人可以参加,我自然也可以!”她说得清淡。

“那好,比试归比试,但你最好别做出什么卑鄙的事来!”萧逸凡的声音很玄寒。

姚梦娜并非无知,又岂会不知道萧逸凡的意思?更确切的说,他是在严厉警告她,别妄想伤害芷瑶,故意耍计使她输掉比赛。

“逸凡,在你眼里,我的承诺就那么不值么?”姚梦娜咬紧了唇瓣。

“我告诫你多少次,你有哪一次改过,你说,这样的你值得我信任么?”萧逸凡冷笑反问,“总而言之,倘若你用手段拿走殊荣,我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还未等姚梦娜答复,他即刻挂上了电话。随后又拨通了另一电话。

“阿南,现在把你女朋友接到公司来,我们要替你姐进行比赛前的特训!”

另一边

酒店的VIP套房内

姚梦娜忿忿地握紧了手机,发泄了一肚子的怒火,似将手机捏碎一般。

“逸凡,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都怪那个小贱人。”

“啧啧啧。。。你这是在骂安芷瑶小美人么?”一个下身裹着浴巾的男人,邪笑地抱起姚梦娜丢向了软床,随即欺身而来。

姚梦娜嫌恶地推开身上的男人,目光凌厉地瞪了他一眼,他是某企业的公子哥,人称钱少。

“我就骂她怎样?你不要告诉我,连你也对她有兴趣!”

“她可比你着***.货美多了,可惜太辣了,还是你这女人对我胃口,都主动约我出来了,就少给我装矜持!”钱少不悦地扯开姚梦娜身上的浴巾。

其实,被芷瑶用高跟鞋踹的那一脚,连连痛了他好几天,幸好没有打中**。否则非得废掉不可。纵使对她再有兴趣,也没胆靠近她。。。

姚梦娜咬紧了牙关,“啪”的一声,重重地煽了一个耳光给他。一来生气他的话,二来上次受他的侵犯,被他弄得全身都是吻痕,害她不敢出门,这笔帐还没跟他算呢!

“死女人,你竟敢打我!”钱少双眸冒火,朝着姚梦娜的脸颊回煽了过去,然后伸手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上,迫不及待地扯下浴巾,没有任何前戏的,无一丝温柔的,直接挺.进了她的密道中。

“啊。。。”她惊呼一声,身体变得僵硬。

“这就是打老子的代价,你越是不想,老子就越跟你做.爱,好好享受我高超的性.技巧吧!”钱少冷哼,大掌揉.搓她胸前的丰满的雪.乳,猛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给我叫得大声一点!”

“嗯呃。。。”姚梦娜由排斥到享受,一道道快.感袭卷全身。将她渐渐顶入了高.潮的云端。

直到男人虚脱般地躺倒在**,才停止了那些疯狂的举动。

“你这小妖精,到最后还不是得臣服与男人的身下。”他轻蔑地睨着旁边轻喘的姚梦娜,她通红的脸颊上,满是着欢.爱后的余韵。

姚梦娜拉过被子,盖紧自己光.裸的身体,愤然地恶瞪了男人一眼,“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钱少捏住了姚梦娜的下巴。

姚梦娜冷冷打掉了他的手,“你不是被安芷瑶踢了一脚么,你想不想教训她一下?”

“不想!”钱少连想也没想便拒绝,他还想活命呢!

“盛会,名门界的人都会出席,你只要制造一点障碍就行!替我扳倒安芷瑶,有这么难吗?”姚梦娜厉声呵斥,坐起身来,“本小姐的豆腐可不是让人白吃的!”

钱少无动于衷,懒懒地哈了口气,“少跟我谈条件,是你主动勾.引老子上你的!这能怪谁啊!最好别惹怒我,否则我让三天下不了床!”

姚梦娜扬眉冷笑,“这恐怕由不得你,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将桌上的手机拿了过来,打开里面的视频给他瞧了下。

钱少顿时傻眼,只一眼,他就可以清楚地认出上面的两人,“你怎么会有这种视频?”

姚梦娜妩媚地拨弄秀长的卷发,闲闲地提醒,“安芷研偷.拍的,如果你不怕被我抖出去的话,你大可以不帮我!决定权在你手中呢!你是聪明人,应该怎样选择!”

“死女人,你真犯.贱!”钱少怒不可遏。伸手欲要抢她的手机。

“没用的,我早备份了!”姚梦娜笑得狡黠,同时也笑得阴森。

晚上七点,总裁室内

兰雨涵正在严肃地监督只要练习。

“不行啊,这首贝多芬悲怆奏鸣曲跟以前弹得差太多了!”兰雨涵拿着细棒,做起了指导老师,“姐姐,你有几个键弹错了!重来一遍!”

坐在转椅上看着文件的萧逸凡,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话,“老婆,今天练不好,就不准吃饭了!”

“啊。。。我肚子饿了。”安芷瑶不满地嚷嚷,练了一整天,手指都快抽筋了。“行行好吧,没吃东西没动力!”

“姐姐,练练练!”兰雨涵不容商量地摇了摇头。拿起细棒指着钢琴顶端的蛋糕,“等你弹到没按错键的时候,就给你吃蛋糕!”

芷瑶欲言又止地撇了撇嘴,午饭过后,她就没有再吃东西,到了下午,他们就用这个办法诱.惑她练习。倘若是其他学过的曲子,她一定吃得到。但问题是,一下子就来高难度的!为了吃到点心,她唯有不懈努力。

不过,还算有点成绩,起码刚开始一连弹错了好几个调,那叫惨不忍睹,到现在几乎很少出错了。

“啧啧。。。要不是姚梦娜那三八知道你的弱点,姐就不用的苦学了,去盛会露个脸就成!”安诺南慵懒地躺倒在沙发上,唇角微扬起一抹好看弧度,“我看干脆再用视频去警告她好了!”

“万万不可!”他们异口同声道。

“弟弟,我们跟姚梦娜不同,不做那种卑鄙的事!”安芷瑶眉头一蹙,侧首望向了安诺南,“我还是好好练习吧,这是堂堂正正的比试,我可不想输给她!”

“有志气!”安诺南夸赞一声。

芷瑶回过头,淡笑看着钢琴上的照片,闭眼沉思了一下,双手放在洁白的琴键上,继续弹奏刚才的曲子。

兰雨涵细细聆听与斟酌,“对了对了,不错。。。”

突兀的,正当芷瑶弹得有兴致时,头部一阵痛感袭至。痛得她停止了弹琴,伸手抚上了额间。

一道道白色的光亮闪过脑间,刺激着脑部的所有神经。

“啊。。好痛。”她咬紧了下唇。

见状,他们急忙聚集到芷瑶旁边。急不可耐地询问她。

“老婆,你怎么了?”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即将正式更新,请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