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6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6

见状,他们急忙聚集到芷瑶旁边。急不可耐地询问她。

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内,染上了一层忧色,“老婆,你怎么了?”

“我的头好痛啊啊。。。”

芷瑶双手忍不住覆在小脑袋上,清美的脸颊满是痛苦之色,她的身体一向很健康,自然承受不了这种突来的极大痛感,像似脑袋要裂开一般。她不禁难受得闭上了眼睛。

兰雨涵猛地晃了晃安诺南的手臂,“诺南,这可怎么办啊?姐姐好痛苦。。。你快点想想办法!”

安诺南摸着下巴,敛眸沉思,“难不成是要恢复记忆了?但又好像不是,我记得我和老姐都没这样痛过。仅仅只是做梦就OK了!”

萧逸凡心急如焚地抱起芷瑶,将她安置在柔软的沙发上,心疼地抚上她苍白的脸颊,似给予她无限的温柔,缓解她的痛楚。

“老婆,你绝对不会有事的!乖乖,很快就不痛了!”他吻了吻她紧揪的眉宇。

“啊。。。”一波撕裂感再度袭至,刺眼的白光恍现在眼前,好几幕幼时的场景渐渐浮现,芷瑶骤然睁大了眼睛,咬紧了牙关,“老公,还是好痛啊。。。”

萧逸凡心蓦惊慌,心口吨吨直疼,锥心般的疼痛蔓延至全身,痛到无法窒息。她痛,他更痛。。

他爱她入骨髓,她是他的宝贝,是他的全部,更是他的命,此刻,他恨不得替她承担这种痛苦。

“阿南,你快点打电话问问研研!”颤颤的声音难掩一丝焦慌。

安诺南淡淡颌首,立刻打通了安芷研的电话。

两分钟之后。。。

“正常现象,我姐说这痛是短暂的!没准还真能想起什么呢!”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皱了皱,心如刀割,不忍心看着芷瑶一直痛下去,即使时间很短暂,双手轻轻抱起了芷瑶,稳当地兜在怀中,温柔诱.哄她入睡。

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或许睡着了就不会难受了。

温温的言辞飘然入耳,滋润她的心田,安全十足的怀抱,令她感到舒服,这些似乎起到了舒缓作用。她渐渐恢复了平静,闭着双眼,开始有频率的呼吸着。

见状,他们皆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

兰雨涵望着安然入睡的芷瑶,不由得轻叹,“我想姐姐练了一整天,一定是很累了,为了盛会,真是苦了她!”

安诺南双手环抱于胸,冷哼一声,“总而言之,都得怪那只狐狸精!都败北了,还纠缠不休。想必这次为了顶替姐的头衔,一定是有备而来,不知又会惹出什么是非的,我们不能不防着!”

兰雨涵点了点头,“姐姐的后援团强大,狐狸精不可能会赢过她的,假设就算被夺走了,也没有多少人会服吧!”

萧逸凡半眯起黑眸,静静凝视怀里的人儿,咬字颇重,“我去找那女人,要她放弃比试!”

要他眼睁睁看着小女人因为比试而她再次设计,他身为丈夫,绝不能坐视不理。

“阿南,你们先帮我照顾好瑶,我去去就来!”萧逸凡小心翼翼地抱起芷瑶,想将她放回沙发时,却发现小东西的小手正紧紧地攥紧他的衣服,想拉下她,却于心不忍。

“老婆乖,先放手。。。”他哄着芷瑶。

冷不防的,他惊喜地发现怀中有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正萌萌的瞅着他,“老婆,你醒啦?头还会不会痛?”

芷瑶摇了摇头,没有多余的话。

兴许是芷瑶太过于平静,安诺南上下观察了她一番,疑惑问道:“老姐,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意外的是,芷瑶依旧没有作答。

安诺南纠结地挠着脑袋,“欧买噶,这下有出了什么问题了?”于是乎,他随即又拨通了安芷研的电话。

萧逸凡紧张地握住了芷瑶的肩膀,焦虑不安地凝视她,“老婆,你别吓我啊?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其实他最担心的是,芷瑶该不会又变了?

芷瑶推开他,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我们是青梅竹马,谁是你老婆啊!”

“都登记了,还做了我的女人,要不要我拿凭证给你看啊!”萧逸凡挪动坐到她旁边,一把兜住了芷瑶,“老婆,你到底是在玩,还是来真的?”

怎料,一觉醒来就变成这般生冷。

“逸凡老兄!”芷瑶挣扎了几下,伸手揪起了他的衣领,“你啊,老是爱开玩笑,是不是不怕我的过肩摔了!”

萧逸凡微微一怔,“你想以前的事了?”

芷瑶没有回答,反而气势凛然地放言,“男女授受不亲,我们虽然订婚了,但那不过是娃娃亲,不能较真,本小

姐会找到自己所爱的人!你也是一样!”

话落刚落,总裁室瞬间静如死寂一般。他们皆愣在了原地。

同样的话,同样的眼神,同样的气势。跟以前一模一样!

萧逸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烦闷,故作淡定自若地握住芷瑶的手,“老婆,你不要告诉我,你记得以前的事,而忘了现在的事!”

“这很重要吗?我是安芷瑶,还不是一样。”芷瑶抽回了自己的手。

萧逸凡不放弃地拽她入怀,圈紧的力道让她挣脱不开,“当然,如果真的如此,我不要你想起来。。。我只要你记得现在!”

芷瑶不安分地乱动,作势拧起了拳头,“老兄,你在不放开,我可要揍你了!”

萧逸凡一动不动,说得风轻云淡,“你要打就打吧,反正我是不会放开的,打死我也好。。。”声线带着凄凉。

芷瑶缄默不语,只是垂低了头。

萧逸凡眼前一亮,将她脸上的所有表情皆纳入眼底,倏然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见此,若是以前的芷瑶,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恶揍下去,而她明显不舍得。好在是虚惊一场!

“老婆,看你还跟我装傻!还不快点老实招来!”他在她身上肆意挠痒痒,逗得芷瑶咯咯直笑。

“呵呵呵。。。好痒,我不玩了!”她笑得不可抑止。

萧逸凡宠溺地捏着芷瑶的俏鼻,不满地抱怨,“老公的命不多,差点给你吓死了!”

“我肚子饿了,谁叫你们不给我吃东西!”芷瑶摸着发出咕噜声的肚子,在男人的怀中蹭了蹭。“还有你,不准去找那女人!”

她并没有真的睡熟,在他们讨论的时候早已清醒过来,当得知老公要去找那小三时,唯有想办法吓吓他。

“好好好,是我错了!那你以后不准在吓我,否则你就准备守寡了!”萧逸凡将芷瑶抱坐到自己身上。

芷瑶抿了抿嘴,接过兰雨涵递过来的蛋糕,随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我刚才想起了很多记忆。”她含糊道。

他们欣然一喜,忙问:“是么?那现在是不是会弹琴了?”

“不会!”芷瑶承受地摇着头,伸出一指点着萧逸凡的脸庞,笑了笑,“想到了我们小时候玩耍的事,还有一些人等等!”

萧逸凡将头埋于她的发间,含情脉脉地凝视她的侧脸,“我只要你好好的,不会弹琴也罢!我再也不强迫你练琴了!”

芷瑶插着一口蛋糕塞进了萧逸凡的口中,“不要,我是安芷瑶,我不想输给那女人!你老婆可不是省油的灯,好惹的料!她敢来,我就敢接,怕她做什么!”

微顿,她冷不丁吐出了一句话,“莎士比亚说,做或不做,这是一个问题!我倒想赌赌看!而且把不可能的事都变为可能,这不是我们的宗旨么!”

她的语气沉稳淡定,竟然搬出了那些大道理来,不禁让他们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姐,你读过什么书?!”安诺南试探性问道。

“数不清呢!什么类型的都有!”芷瑶敛眸沉思。

“偶买噶,那你对读书的看法如何?”安诺楠兴致盎然的问。

“不能光死读书,要懂得融会贯通,活学活用!”芷瑶轻扬一笑。

“英语,电脑等等之类的知识呢?”安诺南欲问欲兴奋。

“Noproblem!简单得要命!”

“。。。。。。”

经过一系列的盘问,芷瑶都对答如流,安诺南不断地拍手庆贺,“欧耶!老姐,恭喜恭喜,你想起来的还不是一般的多!”

兰雨涵有点傻眼,夸赞了一声,“姐姐好厉害啊,不愧是天才!”

萧逸凡从惊叹中回过神来,幽深的黑眸熠熠发亮,“我的老婆太棒了,只是没想起自己最爱的音乐,倒有点可惜了!”

安诺南懒懒地纵了纵肩,揶揄道:“这有什么难的,想办法让她在头疼一次,包准她马上想起来!”

萧逸凡稍稍拧眉,环在芷瑶腰际上的手,把她圈得更紧了,“顺其自然吧,我不想我的宝贝老婆出事!”

“逸凡!”芷瑶放下了手中的蛋糕,转首瞪向了萧逸凡,“你们以前真的好坏,就只会欺负我不懂,什么青梅竹马的正常行为,根本就是你瞎掰的。害我被你吃了那么多豆腐!”

“我要是不骗你,怎么能娶到你这么可爱的老婆呢!”萧逸凡坏坏一笑,无视旁人在场,煽情地吮了吮她的耳际,“我们什么事都做过,你还终身被我扣押,就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了!”

“嘁。。。我要你赔偿!”芷瑶冲他嘟起了小嘴。

萧逸凡爽快答应,邪气地勾了勾唇角,凝眸看着芷瑶萌动的红唇,下一秒,便情不自禁地封住了它。

“唔。。。你无赖,人家又不是想要这个赔偿!”声线从唇齿缝中传出。

“老婆,盛会那天我就对外宣布我们即将结婚的喜讯,我要送你一个幸福的婚礼。。。”他肯定的保证。

安诺南和兰雨涵顿生尴尬,望着爱意绵绵的两人,纷纷轻咳出声。

“果然很有情调,这下我有得学了!”安诺南赞叹一声,牵住了兰雨涵的小手,往门外走,留给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小兰,他们结婚那天,你记得要去抢花束!”

“为什么啊?”兰雨涵有点诧异。

“说不定下次就该我们结婚了!”安诺南伸指挠了挠鼻尖。

兰雨涵羞得小脸俏红,“好。。。诺南,可是我们还未成年,再说要是我抢不到呢?”

“那不重要,在我们那边这个年纪就娶亲了,我不会输给可南的!看来我得想想办法。”他笑得非常狡黠,“记得以后给我多生几个小毛头,好挫挫那家伙的锐气!不然他每次都抱着两个小鬼向我示威!我看着很不爽。。。”

“啊?”

两星期后

自芷瑶恢复了一些记忆后,常跟家人一起谈天说地。空闲之际,还打跟认识的朋友同学煲电话粥。有时就跟着老公去上班,聪明的她帮了萧逸凡很多忙,日子到过相当满足。

而萧司辰也是寸步不离地黏住安芷研,两口子越来越恩爱,自然没向以前那样争吵打闹。

至于安诺南,则是每天带着他的女朋友,从早到晚的培养感情。

各有所爱,一家子变得热闹非凡。

直到了盛会那天的到来。

六点钟,他们一行人皆穿礼服,率先抵达到目的地。

漫天变化多端的火烧云飘飘荡荡,夕阳的余晖映洒在门外的大幅海报上,将它映衬得更加绝美。

当地的媒体记者簇拥而来,都围在了门口,对于到场的人进行了拍摄采访。

他们不予理会,一到高楼下,就直接朝里面走出,坐上电梯,直达盛会场地。

灯火辉煌,星光闪耀。偌大的场地,已然聚集了不少宾客,以及参加的选手,周围设有款待客人的美酒,还有自助餐佳肴。

比试采用切磋式,有两个相互对峙的舞台,看哪位选手能够吸引宾客的眼光,欣赏的人多,就算是胜出。

但从未有人敢挑战芷瑶,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所以她每次只是象征性的露个脸而已。

芷瑶挽住萧逸凡的手臂,做好一个老婆的本分,安静地陪同他与别人闲谈几句。期间,他还不忘把芷瑶介绍给人认识。

更有人好奇地凑上来问他们的关系,萧逸凡说得最多的就是:她是我老婆!

一会儿之后

芷瑶抱着平常心来面对,精锐的眸光环顾了四周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姚梦娜的身影。于是乎,她拉着安芷研到一旁吃着自助餐点。

这些天来,尽管她吃了很多,还是觉得很饿。

“姐别吃太多,刚才在家里吃了那么多,等下要是撑死了,还怎么上台弹琴啊!”安诺南提醒道。视线一直紧锁着入口。

芷瑶继续夹着菜,不答理安诺南的话,“没事!很快就消化掉的!”

“啊瑶都被我哥给惯着了,小心吃成小胖猪了!”萧司辰无奈一笑,夹了一块蛋糕给她。

殊不知,正当芷瑶吃得正香的时候,身体突然的一阵反胃。使她忍不住作恶,“呕。。。”

安诺南皱了皱眉,忙把纸巾递给了她,“你看吧,这下吃坏肚子了!”

芷瑶轻轻擦拭着嘴唇,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肚子,“研研,我的肚子有点儿怪怪的。。。”

“你会吐,该不会是。。。”安芷研心里已经有底了,她握住她的手腕,细致地为她把脉,“你例假多久没有来了?”

“四个星期好像。。。”芷瑶如实道出。

“姐,你一定稳住!”安芷研握住她的双手,表情瞬间变得很严肃,“姐,我想说你怀孕了!”

“啊。。真的吗?”芷瑶惊呼一声,反应相当震惊,待看到周围投来的诧异目光后,极力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压低声道:“我有宝宝了,太好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兴奋到欢呼起来,但碍于现在在场地,唯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哇。。。原来不是吃坏肚子啊!”萧司辰和安诺南很是惊讶。

安诺南凑到芷瑶旁边,伸指点着她的小肚肚,“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当舅舅了,哈哈哈。。。小兰,我们赶紧去告诉爸妈!”

“宝宝,我是叔叔,我也摸摸!”萧司辰说着,就伸手过来。

还未碰着,就让萧逸凡给打了正着,他环住了芷瑶的腰际,瞪向萧司辰,“要摸,摸你家研研去!”

“小气鬼!”萧司辰低骂一声,然而视线依旧盯紧了芷瑶的小肚肚。

“逸凡,别抱得那么紧,轻点儿。。。”芷瑶握住他的手掌。

萧逸凡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嘶喃,“小老婆,你是在害羞,还是吃坏肚子了?”

芷瑶拿住他的手轻抚着肚子,目光倏然变得很柔,“笨蛋,别压着你的宝宝!”

“老婆。。。”萧逸凡面容一怔,一道道欣喜之色爬上脸颊,不敢置信地再问:“肚子里面已经有我的儿子了?我是不是在做梦?”

“嗯,这是我们的宝宝。你要做爹地,我要妈咪了。”芷瑶颌首。

在得到确切的答案后,萧逸凡欣喜若狂地抱住芷瑶原地转了一圈,“我的瑶,谢谢你。。。”

突然其来的举动,一下子成为了盛会上的焦点,就连刚进来的姚梦娜都震撼地看着他们。在这么多名人媒体面前,他们还不懂得收敛,估计明天会是头条了!

“老公,你小心点!别忘了,我现在是个孕妇!”她的声音柔柔媚媚的。

“对不起,是我太高兴了!”萧逸凡轻放下芷瑶,温柔地呵护她,“宝宝,你一定要乖乖长大,不准欺负你妈咪!”

“还不知道有没有两个。。”芷瑶抿唇一笑。

安芷研拍了拍芷瑶肩膀,“姐,你一定会如偿所愿的!”

忽然,还未等芷瑶答复,一个挑衅的声线顿时传来,打断了她们之间的对话。

“哼,安芷瑶,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正式更新中,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