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7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忽然,还未等芷瑶答复,一个挑衅的声线顿时传来,打断了她们之间的对话。大文学

“哼,安芷瑶,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他们微怔,视线皆投向了前边的姚梦娜身上,和悦的气氛瞬间被打破,笑意盈盈的脸霎时冷沉下来。

她一袭高贵的黑色紧身礼服,轻薄的布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一头棕色长卷发披肩,妩媚多姿,性感迷人。想必为了博得眼球,聚人气,从而下了不少功夫。

只是那眼神,那气势,那言行举止间,都带着浓浓的挑衅。

芷瑶凝眸恶瞪了她一眼,冷哼:“本小姐又不是缩头乌龟,还怕了你不成?!”

表面沉稳淡定,然而事实的真相是,这段日子以来,虽然人变得非常聪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依旧没有头疼过。自然没有唤起那段遗失的记忆。

经常练琴,可惜找不回当年的感觉,这样的她又岂会是姚梦娜的对手?

音乐旋律是她人生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似乎老天有意要考验她,让她临时发挥实力。

姚梦娜双手优雅抱胸,颇有一副大小姐的气势,嘲讽的语气道:“这样最好,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我可是点名要会你的,这里名人媒体很多!别到时候发挥不出来,那样就糗大了!”

芷瑶站到她面前,作势拧了拧拳头,喝道:“姚梦娜,你少给我得意!咱们等着瞧!”

姚梦娜无畏惧地笑了笑,只是那笑很诡异,“怎么?有本事你就打我啊,我等着你呢!”

瞅见她那副高傲的模样,芷瑶险些冲上去揍她,但一想到周围来来往往的宾客,唯有收敛住自己的脾气。

“激将法,有种你跟本小姐到洗手间去!你敢不敢啊?”她咬咬牙。

姚梦娜轻蔑地瞪着芷瑶,不甘示弱的反驳,“安芷瑶,还当我是傻子吗?!没实力就少给嚷嚷!”

芷瑶稍愣,清澈如水的精眸淡扫向姚梦娜,“你就这么确定我没实力?想必你调查我也很久了吧!”

“谁不知道安芷瑶现在大不如从前了!”姚梦娜刻意拔高了声线,眼角的余光睨着芷瑶的表情反应,“不妨告诉你吧,我很早就怀疑了,上次你更蠢,居然自己抖了出来,这叫口无遮拦!祸从口出。”

顿了顿,她轻轻撩起了额前的散发,“现在的你除了一张嘴厉害,会三两下功夫拳脚功夫,其他你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惹是生非!”

芷瑶盛焰的怒火油然而生,骂道:“死八婆。。。”

“哼,我有说错吗?!”姚梦娜挪动了几步,与芷瑶只有一步之隔,“要不然。。。你现在就上去表演一番,好让我大开眼界!”

“够了,姚梦娜你闭嘴!”他的声线很玄寒,很沉寂。

姚梦娜抬眸,对上萧逸凡冰冷寒冽的黑眸,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逸凡,我实话实说而已!”

萧逸凡不予理会,上前一步,将情绪不稳的芷瑶揽紧怀中,清冷瞥了眼姚梦娜,便凑近芷瑶的耳际边,“老婆,你是孕妇,生气对宝宝成长不好!”

经他提醒,芷瑶这才恍悟自己的小肚肚里面孕育着他们的宝宝,一丝柔柔的母爱掠过眼底,沉怒的情绪顿时变得心花怒放,她轻轻地抚着小腹,清美的脸颊上洋溢着缕缕阳光笑意。大文学

“宝宝对不起,是妈咪太冲动了!”她小声嘀咕,声线笑得只有旁边的萧逸凡听得到。

萧逸凡扬了扬眉宇,温柔地抚着芷瑶的发际,“老婆,为了宝宝,你一定要沉住气,犯不着跟姚梦娜生气,我相信你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芷瑶欣然一乐,往萧逸凡的俊脸上浅吻一记,“老公说得对!”她继续抚着自己的腹部,“宝宝一定要替妈咪加油!”

他们亲密无间,说着甜言蜜语的举动,不禁姚梦娜看得刺眼万分,同时也感到很诧异。

尤其是芷瑶的变化,前一秒还怒气冲冲,下一秒却笑意绵绵。还时不时摸着自己的肚子,难道是她怀孕了?

从两人的互动中,并不难看出!

见状,安芷研走向前,毫不留情地推了推姚梦娜,嫌恶放言:“姚梦娜,你还不快滚开,人家恩爱你凑什么热闹啊!瞧你那副色.迷.迷的模样。你想激.情的话,随便挑个男人去厕所里解决,反正你很随便!”

“安芷研你卑鄙。。。”姚梦娜气结一窒。

话音一落,萧逸凡深沉的黑眸,随即又染上了一层寒霜,强势拉过姚梦娜,朝着无人的角落走去,“研研,你好好看住瑶瑶!”

“逸凡,你要干嘛?好疼。。。”姚梦娜轻喃了一声,手腕发红且生疼。

寂静无人的长廊处

萧逸凡无一丝怜惜地甩开了姚梦娜,“梦娜,你果然还是死性不改!”

姚梦娜揉着泛红的手腕,忿忿不平地抱怨着,“逸凡,我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芷瑶的事来!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凶!”

“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萧逸凡沉沉启言,对她仍心存戒心。

不知为何,从今早起来,胸口总是闷闷的,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什么事一般。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逸凡,我不服,吃亏的人每次都是我,而安芷瑶呢,我不过是说了她几句,有什么不可以!”姚梦娜眼眶泛红,楚楚可怜之态显露无疑。

“我老婆身体不舒服,经不起你的刺激!倘若她有个三长两短,就别怪我不念旧情!”萧逸凡愠冷放言,冷嗤的目光直透她的心里,“我要你放弃比试!”

姚梦娜闻言,心里更加确定芷瑶怀孕的事实,稍微沉思了片刻便道:“不要,除非安芷瑶向我叩头谢罪,再不然就是,逸凡重新回到我身边!我就主动弃权比赛!”

“不可能!”萧逸凡连想都没想就拒绝。

姚梦娜水眸一怔,痴然凝视眼前日思夜想的男人,“是么,那我只好跟安芷瑶一决高低,我要证明我一点也不比她差,既然她抢我的男人,那我就抢她的头衔!我要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重重缓了口气,“凭她现在的垃圾程度,根本没有一点儿胜算,逸凡,这次我赢定了!”

此言一出,萧逸凡烈焰般的双眸紧锁着高傲的女人,他轻扬起一手,朝姚梦娜白皙的脸颊煽了过去。大文学

“啪”清脆的声线打破了宁静的长廊。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连一眼我都觉得厌烦!”说完,他带着浑身的怒气走出长廊。

姚梦娜一惊,不满地捂住自己的脸颊,冲着萧逸凡的背影怒吼道:“我是承诺过不伤害她,但并未承诺过不能扳倒她!既然逸凡都那么绝情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这是女人之间的比试,希望你不要介入!”

眼角擒着泪水,她咬牙切齿地拨通了电话,“我要你马上行动,安芷瑶是个孕妇,想办法解决她!”

重新回到了大厅时,已然聚集了更多人,好不热闹。

灯火辉煌下,两个舞台边都聚集了不少参赛者,各个自信满满,皆有备而来。

芷瑶挎着安芷研四处走动,期间还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然而却没人敢上前搭讪,似乎都很畏惧她们后面的男人。

突然间,一个身着红色礼服的惊艳身影从她们眼前经过。美丽的身段,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他们恍然,赶紧拉着安芷研朝她走去。

“真红!”

“瑶瑶,是你们啊!”真红优雅转身。

谁知下一秒,芷瑶已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真红,快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快点恢复记忆吧!”

真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瑶瑶,小心你的宝宝们在抗议!”

芷瑶闻言,连忙松开了真红,兴奋地挺起了平坦的小肚。“宝宝们?你说我有两个么?是不是一男一女?”

“秘密!”真红神秘地挑了挑眉,熠熠发亮的星眸望向了另一方。“瑶瑶,盛会开始了!”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所有的移动灯光都投射到中间的主持人身上。他拿着麦克风,开始主持音乐盛会。朝着台下的宾客说了一通。

“今天还荣幸邀请了音乐天才,安芷瑶小姐!”

冷不丁的,耀眼的灯火一下子集中到她身上,所有的掌声,呼喊声都给予她,她无疑是盛会上最闪亮的星星,最热的焦点!

虽说是平常心面对,但她没有一点儿紧张,那是骗人的!毕竟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如何?

眼见两个选手陆续上台,开始各自吸引宾客,弹奏自己的曲子。双方都不甘示弱。。。

特别的比赛,人聚集得越多,人气就越高,当然实力最强!是一个综合了好几个方面的比赛!谁赢,就继续留下来,等着下一位的挑战,输的话,直接OUT!

“我的天啊,怎么抢成这样啊!弹得还可以,实力都在我之上,我怎么办啊啊。。。”芷瑶双手揪着耳朵。

“能怎么办?直接上去啊,瑶瑶可以比她们更优秀的!只要你一声号下,人马上全给你吸引来了,你根本不用担心!”真红笑意轻扬,精锐地捕捉到角落边的姚梦娜,与她远距离四目相接。

“就连那个女人也是一样!”

话落,犹如给他们吃了定心丸似的,紧绷的心,有了一丝舒缓。

芷瑶顺着真红的目光循循望去,看到了那抹熟悉挑衅的身影,“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了,明摆就是冲着我的来的!指名要挑战我!”

“她有一身的本钱,只可惜舞台成了她报复人的工具!”真红无奈轻叹一声,“瑶瑶,你不用太在意她,我倒觉得要注意另外一个人!”

“什么意思?我好像都没有得罪什么人啊?”芷瑶扫视了会场一圈,没有发现姚梦娜的同党,林诗雅和刘可馨。

自从上次发生出糗的事件后,听说这两人都被各自的父母关到家里,连续一段时间没有上学,看来没有出场盛大的场合。

萧逸凡眸子一沉,皱了皱眉问道:“红妹妹,既然不是姚梦娜,那你告诉我,是哪个人会对我老婆照成不利?我好把揪出来。”

真红饶有兴致地望着舞台,笑得高深莫测,“稍安勿躁,一切皆有定数,我们应该顺其自然,这并不一定是祸,相反还给瑶瑶极大的帮助!”

听此,他们也不好再继续过问下去,正如她所言,这是命中注定,该来的迟早会来,躲也躲不掉的!

优美的钢琴声蔓延了整个会场,双方不相上下的切磋,他们一会人聚集在两台之外,尽量避免接触到拥挤的人潮,以防走散!

直到了姚梦娜上场,她以妙曼性感的身材,出众的容貌,倒是博得了不好掌声。

她微微鞠躬,挑衅地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芷瑶,然后优雅坐于钢琴前,开始娴熟地弹起曲子来。

不同于刚才选手,显然比她们更上一层楼,人潮渐渐聚集在她这边。姚梦娜似乎很享受这种殊荣,红唇微扬一抹狡黠的笑意,简单的弹奏一曲,便把连赢五场的选手给踢出局!

然,她并没有直接点名会芷瑶,而是时不时向她投来一记示威的眼神。

其实吧,她只有一个念头,为了证明比芷瑶更强,她必须逐一打败上面的对手,然后在给芷瑶重重一击!那么至高无上的殊荣皆会属于她!

想到这,心里无比畅快!

芷瑶回瞪了姚梦娜一眼,扁了扁嘴,“弹得确实不错,舞台号召力也算OK,原来这女人并不简单!这下我是越来越没有胜算了!一点儿斗志也没有!”

萧逸凡宠溺地安抚她,“老婆你别气馁,我们的宝宝不是同样再替你打气吗?!”

正想揽住芷瑶的时候,谁料人潮过多,拥挤而来,将他们四处分散开来。

“逸凡。。。”芷瑶被挤出了人群中,倒退一步,结果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

“抱歉!”她忙转过身道歉。

钱少邪邪一笑,上下打量了穿着礼服的芷瑶,“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安芷瑶小美人!这会自动送上门来了!”

芷瑶抬头一望,没好气道:“又是你!少来烦我!”她继续搜寻他们的身影。

钱少大步向前,挡住了芷瑶的去路。“上次踢我,这次踩我,你说这账该怎么算?!”

芷瑶不悦地蹙高了眉头,哼声:“不想死得很惨的话,就给我滚远点!否则我不介意在踹你一脚!”

“我很乐意,听说你怀孕了,做出剧烈动作,小心孩子不保!”他盯着芷瑶的腹部看,眼底闪过一丝不轨之意。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你想怎样?”芷瑶双手护住了小腹,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钱少朝着芷瑶步步紧逼,懒懒地指着姚梦娜,“台上的***.货什么都知道,她看你非常不顺眼啊!还不惜卖肉勾.引我,要我帮她解决你!你说我要怎样做呢?”

“狼狈为奸!别妄想动我,我安芷瑶可不吃你这一套!滚开。”她这才明白真红所说的人,没想到会是上次被她踹出门的花花公子。

岂料,那男人一把扣住了芷瑶的手腕,坚决不让她前行,“不然这样吧,你干脆从了我,我们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而我也会好好对你,同你一起教训那贱人!”

芷瑶冲他迷人地笑了笑,待他看到痴迷之时,拧起拳头朝他砸了过去,当场给了他一个熊猫眼。

“我有老公孩子了,你做梦去吧!”她加快脚步就走。

男人咬紧了牙关,再度挡住了芷瑶,与她争执起来,“死女人,软硬不吃,还敢打老子,今天要是不教训你,我就不是男人!”

由于肚里怀着宝宝,芷瑶并没有做出幅度大的举动,忍无可忍之际,她抬起一脚朝他踹了过去。

人是命中了,殊不知男人倒地后,还空出一首攥住了芷瑶的脚跟,用力一扳,使得她重心不稳,朝着墙壁撞了过去。

“啊。。。”芷瑶痛呼一声,后脑勺给撞了个正着。

“你自找的!”钱少捂住肚子,立刻撒腿就跑。

不出一会儿,他们便找到了坐倒在角落边的芷瑶。

“怎么会这样!”他们惊呼。

萧逸凡震惊地蹲下身来,心蓦然揪疼起来,捧住了芷瑶的脸颊,“老婆,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我头好痛啊。。。”芷瑶颤声道,痛苦得闭紧了眼睛。其实遭受撞击后的脑袋,并不是外在很疼,而是内在仿佛有什么尘封已久的东西被开启一般。

白光阵阵,一道道熟悉的画面场景不断穿梭在脑间。

“那肚子呢?研研你快点给她看看!”萧逸凡心急如焚将芷瑶兜入了怀中。

安芷研细致替她检查了一番,“宝宝没事,姐姐会头疼,难道是要恢复记忆了?”

“孩子们,这不是因祸得福吗!”真红唇扬一笑,转眼望向了台上。“给瑶瑶一点时间,她会非常优秀的!”

几个回合下来,姚梦娜游刃有余地击败了陆续上来的选手,一下子十连胜,获得不少掌声夸赞。

直到无人敢在上台挑战!

“姚梦娜小姐很厉害!表现很出色,已无人是你对手,不知你还想和谁切磋。”主持人问道。

蓦地,姚梦娜站起身来,闲闲地瞥了眼台下的选手,继而望向了主持人,“安芷瑶!”

“真的假的?她居然敢大胆指名会天才。。。”

“这下有看头了,十连胜,还从来没有人打败过瑶瑶!”

周围讨论声四起,然而支持芷瑶的占大部分。

“姚小姐果真有斗志!请问我们的音乐天才,安芷瑶小姐在哪里呢!”支持人在台下搜寻芷瑶的身影。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