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8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8

“姚小姐果真有斗志!请问我们的音乐天才,安芷瑶小姐在哪里呢!”支持人在台下搜寻芷瑶的身影。

闪耀的灯火四处搜寻,找遍了台下的每个地方,唯独找不到角落边的芷瑶。

“安芷瑶小姐?”支持人忍不住问道。

“瑶瑶,你快点出来!”台下兴奋的欢呼着。

角落边

“我好痛。。。”芷瑶痛苦得紧闭着眼睛。

瞥见芷瑶那副难受到极致的模样,安诺南一时拿不定主意,“以姐现在的状况,该如何是好?!”

这是大众场合,并非一般的小型比赛,有诸多媒体,名人宾客在场,稍有半点差池,便会大出洋相,成了新文的头条。

“老婆,为了宝宝,你一定要熬过去!我们会一直等你,一直陪你,直到比赛结束为止。。。”萧逸凡拥紧了芷瑶,在她眼帘上落下轻轻一吻。

芷瑶微微颌首,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好。。。”

撕裂般的疼痛感,稍稍减缓了一些,一声声熟悉的音律徘徊在脑间,旋律,音符,连续不断地涌现。像似要激活她脑部的所有神经,让她重新忆起那段遗失的记忆。

他们在一旁陪芷瑶打气,然而台上台下依旧是沸腾一片。

姚梦娜气势高昂地扫了眼台下的每一个地方,没有找到的芷瑶的身影,倏然唇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意,她没有出现,这就代表她出事了!

姚梦娜拿着麦克风,挑衅地说道:“安芷瑶?你是不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话落,围观的人皆议论纷纷,有的人佩服她,而有的人却嘲讽她,各有各的意见!

“姚小姐,不然你另择他人比试吧!”支持人笑道。

姚梦娜轻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招牌式的笑容,“听说至今还无人能击败安芷瑶,我之所以来比赛就是为了能够打败她!”

“姚小姐果然很有勇气,不过安芷瑶小姐呢?在的话,请回答一下!”支持人笑问。

有人敢扬言会会芷瑶,百年难得一件,谁都知道没人敢当众挑战。这一消息传出,连闲在旁边的人都聚集过来,想一睹她们的风貌。

意外的是,无论主持人怎样问,芷瑶仍是没有答复,连踪影都没看到。只是他们不知道,她正在某个角落,独自承受着头泵欲裂的痛苦。

“安芷瑶,难不成你当缩头乌龟了?”她不该挑衅的语气。

面对媒体,她刻意诋毁了芷瑶的形象,毕竟她一直认定,芷瑶大不如从前,要不然刚才早就上来弹琴了,而她并没有,这能说明什么?

突兀的,从台下冷不防地冒出了一句话,“听说现在的安小姐,都不会弹琴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接二连三的谣言循循散开,反应相当震惊,在场的人都不敢置信,连主持人和评委也感到非常诧异!

“怎么可能,她是天才耶。。。”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你们知不知道芷瑶曾经昏睡一个星期,可能身体出了问题!”

“听说她现在都不碰琴了,没准是真的不会弹了!”

姚梦娜睨了眼台下的喧哗者,不由得扬了扬眉,“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一个不会弹琴的女人,还配成为音乐天才吗?”

“就是!”答复她的人,多数是看不惯芷瑶的人。

然而更多的人不太接受事实,唯有站到一边,细细讨论。

“安芷瑶出来,安芷瑶出来,给我们解释一下!”他们异口同声道。

尖锐的女声,蔓延了整个会场,听得安芷研一阵恼火。

她带着浑身的怒气,朝着姚梦娜对面的舞台走去。拿起了旁边麦克风,忿忿不平地瞪着姚梦娜。

“谁说我姐不会弹琴了?不知道是哪位心怀不轨的女人造的谣!”

安芷研的话,不禁让台下的众多支持者倒松了一口气。

姚梦娜自信满满地回她一记示威的眼神,“孰真孰假,只有芷瑶弹奏一曲,方能分辨出来!现在就把安芷瑶请出来吧。”

安芷研挑了挑眉,爽快答应下来,“可以啊,但不是现在,需要一点点时间!你不用那么着急!”

“我是看是藏着不敢出来比试吧?所以找借口推辞?”姚梦娜嘲讽道,脸上溢满了浓浓笑意,“安芷研,倘若安芷瑶有本事的话,就不会让你上来传话!而是直接接受我的挑战!”

“我替她先接了,有何不行?你大言不惭,当心输得太惨了!”安芷研咬牙反驳。语气非常肯定,不容任何人质疑。“你现在放弃比赛还来得急,否则你绝对会后悔的!”

霎时间,比赛的

舞台变成了她们的战场。一人一语不甘示弱地对峙着。

姚梦娜朝着安芷研冷扬一笑,却道:“安芷瑶,你再不出来,就是没种,没胆量,根本不配做音乐天才,今天我就要夺走你的头衔!”

说完,她缓缓落座于钢琴前。

“不然这样吧,如果姚小姐弹奏一曲完后,安小姐还没出现的话,我们就判她弃权,让你获胜如何?!”支持人说出了评委方的决定。

“可以!”姚梦娜甜甜一笑,不予理会安芷研的瞪眼,便开始弹奏起来。

钢琴的声音飘飘荡荡,喧哗的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静静地聆听。

角落边

他们急不可耐,时不时望着台上弹奏的姚梦娜。

“卑鄙,竟然选了一首时间最短的曲子!”兰雨涵不满地皱了皱,看向了芷瑶,“姐姐,你快点好起来吧!”

芷瑶一动不动,渐渐恢复了平静,睁开了清澈如水的明眸,一丝久违的笑意在唇角边绽放开来。

“老婆?!”

芷瑶眨了眨眼,依偎着萧逸凡站起身来,“老公,我没事了!”

她抬眼望向了星光照耀处的姚梦娜,沉稳地道出一句话,“就这种点能耐,还想扳倒我,姚梦娜,你真的很自傲!”

见状,安诺南眼睛一亮,兴致优雅地问:“那依姐看,你想怎样做?”

“当然是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实力!”芷瑶微微扬唇,迈步朝着台上走去。“这是我们两人的最后比试,一切交由我解决!”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姚梦娜那边,自然没发现刚刚上台的芷瑶。

见芷瑶准时上来,安芷研不禁倒抽一气,将手中的麦克风递给了她,“姐,拿出你的舞台号召力来!”

芷瑶会露一笑,朝她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习惯任何场合表演的她,无一丝紧张地举起了麦克风。

“各位各位,我安芷瑶的盛会表演秀,现在开始了!”

突来的麦克声,强势的号召力,只一下,便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耶,是瑶瑶,她来了!”

“好耶,瑶瑶好棒啊!”

沸腾的人群,热烈的欢呼声,将全场的震撼力发挥到极致!一瞬间,会场群灯全部扫射在芷瑶身上,灯火辉煌,星光闪耀。

今晚,她最耀眼!

姚梦娜顿时愣怔,被她浑身散发的气场给震慑到。忽然感觉到芷瑶比刚才多了一丝的属于音乐艺术专属的气息。心莫名紧张起来。

她没有出事,而且还神采奕奕,精神饱满。难道是自己的计划有误?

“谢谢各位的支持!”芷瑶笑意轻扬,微眯着眼眸看向对面的姚梦娜,“既然姚小姐怀疑我空有虚名,那我只好弹奏一曲,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姚梦娜惊愣,怀疑眼前淡定自若的女人真的安芷瑶本人?从她的言行中看得出她势在必得。她不是不会弹琴么?

更没想到的是,她的人气还不是一般的旺盛,自己的台下仅仅只是剩下那几个反对派的女人而已。。

“你想比什么,随便你选!不过我得事先说明一下,如果你赢了,我的头衔就归你,如果你输了,你就必须滚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芷瑶气势凛然,回得很极端。

这下,倒把姚梦娜的气焰给消散了,自己还未开口答复,台下的宾客再度沸腾起来。

“好啊,好啊!瑶瑶加油,快点打倒她!”

“。。。。。。”

姚梦娜脸色苍白如纸,忧心忡忡地揪起了眉宇,身体不由得轻轻颤抖,逐一举动都被芷瑶纳入眼底,她轻轻蠕动了春角,开始进行反击,不留一点儿余地给她,“那就这样说定了!”

优雅落坐于长椅上,修长完美的手指平放于洁白的琴键上,柔柔的目光慈爱凝望了下自己的小腹,最后稍稍闭眼沉思了片刻。“贝多芬悲怆奏鸣曲!”

言毕,台下寂静一片,人人静静地看着台上的纯洁天使,准备侧耳聆听她的弹奏。

芷瑶深深吸了一口气,随着脑中的音符旋律娴熟地动起钢琴。

一阵阵优美的钢琴声慢慢谱出,她融入了感情,逐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音乐是美妙的,时而波涛汹涌,震撼人心,时而轻柔优美,暖透人心。

在场的人,仿佛被带入了音乐世界中,感同身受,有的闭眼沉醉,有的听得痴然。有的人甚至热泪盈眶。

“我们一同上去陪她!跟着她的节奏走。”真红说着,打量着舞台里面的乐器。率先拿着旁边的小乐器走上台。

“好提议!”兰雨涵颌首应道,选了小提琴配合芷瑶!

他们一乐,接连不断上台,萧逸凡坐到芷瑶的旁边,跟着芷瑶的脚步,一同按着琴键辅助她。不懂音的其他人,就好比安芷研,她只拿个简单的哪个人三角铁,然而萧司辰和安诺南配合着打着音乐的“嘭嘭”节奏。连父母也在下面为他们加油。

他们是音乐盛会的焦点,在旁的媒体都把摄像头转到他们面前。

芷瑶月亮般的笑眼微眯,纯美的小脸颊洋溢着缕缕欢乐的笑,有那么一瞬间,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停在这种欢愉的时刻。

“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病毒),Let’sGo!”她闲出一手,扬高角度,随即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耶!”

他们默契的相互配合,一下子引爆全场,以最快的速度将音乐盛会慢慢推入了最高峰。

姚梦娜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双脚一软,瘫坐到地上,早从芷瑶刚刚弹奏的那一刻,她便已经输了,她没想到发挥正常水平的芷瑶,竟是如此厉害,实力相差悬殊,自己根不是她的对手!

良久之后。。。

主持人激动地拿起麦克风,“太厉害!获胜者是安芷瑶小姐!我们的音乐天才!”

说罢,会场上传来了热烈的鼓掌声,绵延不断,缕缕不绝!

“老公!我们赢了!”芷瑶双手抱住萧逸凡的脖颈。

这一亲密的举动,甜蜜的言辞让周围的人看得疑惑。

萧逸凡抱着芷瑶的纤腰原地转了一圈,坦然面对下方的媒体,“我们决定于两个月后结婚!”

似明白过来一般,每个人随后纷纷以掌声祝福他们。

耀眼的光芒环绕着他们,在热烈的欢呼声中,两人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直到了盛会落幕。

芷瑶悄然站到了姚梦娜面前,“以前的事我不想追究了,请你带着这份罪恶感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姚梦娜神情呆滞,泪眼朦胧,对芷瑶四目相对,两人没有过多的话,谁才是真正的赢家,结果已然知晓。

待他们离开之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遍了空旷无人的盛会场地。

隔日

果不其然,各大报社,杂志,新文,皆在报道盛会的状况。

不管在哪里,都是上面的头条。比如说:公子才女郎才女貌,婚期将近!。。。音乐盛会引爆全场,天才齐齐上阵!

其中当然也有关于姚梦娜的丑闻:姚是千金,大言不惭,惨遭败北。。。。被人指其与钱少有染,发生争执,无故失踪,下落不明!

人的一生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只可惜她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这段日子很平静,他们跟往常一样相聚,快乐地度过了未来的每一天。等待神圣而庄严的婚礼到来。

“铃铃铃”伴随着优美的结婚进行曲,芷瑶怀着三个月的身孕,身着纯洁贵雅的白色婚纱,同他最爱的老公一同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他们细细享受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安芷瑶小姐,你愿意嫁给萧逸凡先生吗?从此白头偕老,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安芷瑶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

“萧逸凡先生,你愿意娶安芷瑶小姐为妻吗?从此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地爱护对方!”

“愿意!”萧逸凡幸福地凝视着白纱内的芷瑶。

“我诚挚的宣布你们成为夫妻!”

在众人的祝福下,萧逸凡撩起了芷瑶的白色头纱,然后相互交换了戒指。

“祝你们俩永远钟爱一生,同心永结、幸福美满。”

优美欢快的奏乐上传遍了婚礼殿堂,芷瑶手捧着花束,挽着萧逸凡走出了白色的大门。

门外已然聚集了很多女孩,她们正等着芷瑶抛花,看谁到底幸运接到,其中刚到的安芷研,真红,兰雨涵,还有。。。

“表姐,你一定要看准我这里扔过来啊!这束花我要定了!”一个女孩的声线飘飘入耳。

“我说璎珞啊,这可有点难度了!姐姐我扔花的技术没那准!”芷瑶笑了笑,蓦然转身,手捧着花正准备往后扔。

下面的女孩各个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相互挤来挤去,真红无奈地挑了挑眉。拿着相机朝着跃跃欲试的她们,猛地拍照留恋,“那些孩子看了一定很惊讶!”

“瑶瑶扔给我!”她们沸腾一片。

“我要扔了!”芷瑶双手举起,向后一抛。

旋环翻滚的花束落入到人群中。冷不丁的,不知从哪冒出一只修长的臂膀出来,强势地接到了那束花。

当众人转首看向幸运者时,骤然惊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接到花的,并不是女人,而是萧司辰。

“偶买噶!”她们惊呼。

“该死,被你抢先一步了!”安诺南从他旁边冒了出来。刚才就潜伏在女人堆里,预谋抢花束,谁料却空手而回。

“司辰姐夫,你是男人,怎么抢女人的花束啊!”叶璎珞眼角狠地一抽。

“抱歉抱歉!那是帮我家研研拿的!”萧司辰将手中的花递到了安芷研面前,“老婆,下次该我们进礼堂了!”

安芷瑶眨了眨眼,面颊绯色如樱花,她毫不犹豫地捧过花束,羞羞地点点头。“好。。”

“太棒了!”萧司辰抱着安芷研欢呼起来。

“祝福你们!下次的花记得扔给我!”叶璎珞诚挚地拍掌庆贺。

安诺南拉过了兰雨涵,笑得狡黠,“表姐,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老婆也等着呢!”

台阶下闹成了一团,芷瑶安静地望着他们,一滴感动的泪水从眼角边滑落,回忆着这段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嫁给了最喜欢的男人,而且她的肚里还怀着他们爱情的结晶,她不后悔!

结婚意味着另一个人生的开始,她会更加珍惜往后的每一天!

都说做新娘多愁善感,一点儿也没错,情绪很复杂,有高兴,有幸福,有激动,也有伤感!而现在的朋友亲人,总有一天也会结婚,到时也会分离的!

萧逸凡揽过了芷瑶的肩头,温柔地安慰她,“老婆,结婚以后,你还是可以跟朋友出去玩,还可以天天见到自己的父母,他们都不会离开你的!因为我们的家就在隔壁嘛!”

“你说得对。。”芷瑶深深闻嗅了一气,甜蜜依偎在萧逸凡怀中。

幸福的钟声敲响了整个教堂,人人欢乐沉浸在这个美妙无比的仙境中。

自他们结婚一个月后,安芷研和萧司辰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家人和乐融融,好不热闹。

过了半年,芷瑶如愿以偿生了一对龙凤胎宝宝,孩子的降临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快乐。夫妻两人恩爱无比,更加情意浓浓!

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安芷研,每天被老公伺候得服服帖帖,日子过得非常惬意!

至于安诺南呢,唯有和她的小女朋先行订婚,还得等几年才能追上姐姐们。不过他正打着先上车再补票的如意算盘!

他们是幸运的,将来会永远一直幸福下去。

*以上是现代篇的结局*****

五年后,景亭中

四哥个孩童在亭中嬉戏玩闹着。

蓦然,两个穿着打扮相似的小男孩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哥哥!姐姐!大事不好啦!”

“我们刚刚看到你们爹地被一个女人拐走了!”两个四岁宝宝异口同声道。

“什么?!”

只剩下一点点宝宝篇,就圆满结局了!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