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129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129

“我们刚刚看到你们的爹地被一个女人给拐走啦!”一对四岁的双胞胎男孩异口同声道。

“什么?!”

“真的,我和哥哥亲眼所见,两个帅爹被她拉着走!!”落希涵牵着落希烈的手手,拉拉晃晃,“像我们这样!还想亲你们爹地,抱你们爹地!最后在坐着一起聊天呢!”

顷刻,他们皆停下玩耍,惊讶地眨了眨水萌萌的小眼睛。“哪个女人这么大胆,竟然勾.引我家爹地!”

“我要告诉妈咪!”云若萱忿忿不平地撅起小唇。

“让妈咪来处置坏女人!”云若樱点点头,牵着萱萱的手,“姐姐,我们走!”

她们是六宝中仅有的两个女孩,穿着打扮稍稍不同,但面容却极其相似,曾经被不少人认作是双胞胎姐妹!

“等等!”两个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们自己想个办法,不然被妈咪知道了,爹地就惨了!”云祈凌执起小折扇挡住了她们的去路。颇有一副小大人的姿势,“这种问题就交给哥哥解决!对付坏女人,哥哥最拿手了!”

“哥哥说得对!”云祈君双手掐腰,挡在她们面前,“就让我这个小神风出马吧!”他自信满满地撩动身上的白披风。“这是我爹地叫人特别给我定做的,够拉风!够潇洒吧!”

无疑,他们这些男宝宝都站在父亲这边,自然而然有模有样地学起他们,这或许就是父子天性吧!

落希烈摸着下巴思考,紧接着凑到哥哥们的旁边,“从理论上来讲,这女人没有美姑姑漂亮!你们爹地那么爱妈咪,绝对不会被迷走的!”

落希涵微眯着眼睛,笑得极为狡黠,“从理论上来讲,只有我们这些小男人才把得到女人!姐姐你们是行不通的!”

“什么小男人啊,明明就只有四五岁的小P孩而已!”云若萱不悦地嘟起了小嘴,“像爹地,羽墨叔叔他们那样,才叫男子汉!”

云若樱颌首,接着迸言:“就是,你们这几个小不点,要身高没身高,要气度没气度,在等上十几年吧!”

“谁说的,年龄不是问题,我们本事大着呢!别太小瞧我们了!”他们不满地嚷嚷。

旁边的侍从瞥见他们一副要吵架的样子,不禁替他们倒捏一把冷汗,急忙上前阻止。

“小王爷,小郡主,你们是乖孩子,绝对不可以吵架哦!”

“退下!”稚气的声线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势。

“你们就别为难奴才了,等下皇后娘娘怪罪下来,奴才可承担不起啊!”

“那欧巴桑奶奶,昨天亲了我一脸口水,我还没找她算账呢!”落希烈气势凛然地指向了景亭内的侍从太监。

落希涵随便扯住了一个侍从的衣服,“别在跟着我们了,回去告诉臭奶奶,明天我们就炸掉她的延凤宫!哼。。。你们再不走,我可要先炸掉你。”说罢,他晃了晃手中的小弹弓。

为了保证乖孙子的安全,皇后便叫人无时不刻跟在他们身边,更夸张的是,曾经还调动了大内高手保护他们,惹得小家伙各个不高兴,没自由。就像是被关在动物园的国宝熊猫一样,只能看,不能摸。自然也无法跟别的小朋友玩耍!

于是乎,他们开始反击,恶作剧。搞得整个皇宫鸡飞狗跳!就如皇后的延凤宫,都不知被炸了几次!

结果皇后非但没生气,还夸赞他们炸得好,倒是让他们汗了一把。

“瞧你那副发黄的脸色,一定是内分泌失调外加上火了!”云若樱作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针灸针,“不过没事,我替你扎几下,立即见效!”

见状,他们纷纷惊恐地聚到了一块,算是见识到小孩子的可怕!尤其是这些神经发达的小主子!

“小祖宗,你们就饶了奴才吧,奴才也是奉命办事!”

云祈凌双手抱胸,站到了石桌上,“那是你们的事,你们一天到晚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烦不烦啊!”

云祈君故意在他们面前把玩着小烟蛋。“你们这不是自找死路吗?!识相点全部退下!我们小孩子之间的事,你们大人别想插手!”

“奴才也无可奈何啊,就算拼死也确保小王爷的安全!”他们畏惧地倒退几步。早已尝过他们的厉害之处。

“跟屁虫!”他们气结,各个手牵手走出了景亭中。

果不其然,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了他们的后面。惹得他们怨声连连,不得已自好故技重施!

云若萱扁了扁嘴,拿出了挂在腰际中的琉璃月,“哥哥,少跟他们废话,赏个催眠曲给他们!”

云祈凌朝眨了眨眼睛,“没问题,你们快点准备好!”

闻言,小家伙们连忙

拿出棉塞住了耳朵!

两个小孩轻轻执起琉璃月,配合默契地吹出了妙不可言的箫声来。

音是欢乐的,渐渐飘入了侍从的耳朵内,他们瞬间一脸沉醉状,似在被箫声蛊惑一般,进入了飘飘欲仙的境界,连身子都紧接着摇晃。

小家伙熟练地把握音的声调,尽量让箫声小得只有他们听到,否则听者即刻入迷,杀伤力太大,到时非搅乱整个皇宫不成!

不一会儿,他们停止了吹箫。而那些侍从自是处于沉迷状态。

“哈哈哈。。。都完蛋了!”他们咧嘴一笑,乐得自在。

“真红姨姨和爹地妈咪太厉害了,多亏她们一起编曲,还教我们吹这首催眠曲!”云祈凌珍爱地捧着琉璃月,用小脸颊蹭蹭它,“我爹地和妈咪的琉璃月,就是我的宝贝!”

云若萱小心翼翼将琉璃月放回腰间,“真红姨姨说了,只有这对珍宝琉璃月才能吹出最高境界的催眠曲!哥哥,我们要抽空练习!继承爹地和妈咪的才能!”

“嗯!“云祈凌重重地点点头,望向了前边东晃西晃的侍从,“全部退下!不许在跟着我们!”

“遵命!”他们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耶。。我们去找爹地!”他们其乐融融,再度牵起小手向前走。

走了一段路后。

“弟弟,我们爹地呢?”云若樱怔然问道。

落希涵指着御花园里的石椅上,十分笃定道:“我过目不忘,刚才明明看到他们在这里的!还坐在这个位置呢!”

落希烈上前一步,小手手覆在了石椅上,霎时眯起了精锐的萌萌眼,“从理论上来讲,这石椅还有一定的温度,说明他们刚走不远!”

“我们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了!”

正当小家伙围在一起讨论热烈的时候,几个人悄然地走近他们。

“宝贝儿!”

他们听闻,眼前一亮,赶紧冲他们跑了过来。

“妈咪!”

“爹地!”

紫瑶和落薰研纷纷蹲下了身子,宠溺地抱住自己的儿女。

“妈咪,我要抱抱!”

“妈咪,我要亲亲!”

他们争先恐后,俨然跟刚才判若两人。

在父母长辈面前,他们毋庸置疑,是非常乖巧的好宝宝,若在外人面前,则各自端出了自己气势!

紫瑶疼爱地亲着宝宝的小脸颊,慈爱的问道:“宝贝,告诉妈咪,你们在这里玩什么?”

“我们在找爹地!”他们往紫瑶的怀里蹭蹭,非常喜欢父母的疼爱。

芷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妈咪也正在找爹地呢!”

落薰研宠溺地抚着乖宝宝的小脑袋,将他们两个疼爱地抱在怀中,“宝贝,你们乖不乖?有没有捣蛋!”

他们摇了摇头,“没有,宝宝好乖的!”

“妈咪妈咪,爹地给小小阳的,好不好看?!”云祈君撩起了迷你版白披风。

“小傻瓜!好看极了!”落薰研伸指疼爱地点着他的小额头,直把他逗得露齿一乐!

“爹地,你改日要教我们破案,烈烈觉得自己很有天赋!”落希烈抬眼看向了落可南。

“涵涵也是!”落希涵兴奋地在尹兰熙怀里乱动。

“宝宝,听说你们又想把奶奶的寝宫给炸了?!”尹兰熙开始质问。

落可南脸贴着小宝宝的脸颊。“老婆,那说明咱们儿子有本事,那弹弓可是百发百中,你们就尽管去炸!爹地挺你们!”

“老公!你想教坏宝宝啊?!”尹兰熙嗔骂道。

突然这时,两个女宝宝的声线同时响起。

“妈咪妈咪,快去找爹地,他被女人拐走了!”

新文《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