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真道难求

第二章 真道难求

此时正是入夏时节,还只不过五点半不到,一抹霞光,带着些微紫意,便已冲破齐云山这山巅的云层,浩浩荡荡的照耀进来。

而当这抹霞光笼罩下来时,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也是逐渐的从黑暗之中显现了出来。

这人静静盘坐在山巅的一处巨岩之上,手里结着道印,正迎向那抹紫霞吐纳着。赫然正是易清。

千载下来,道士皆有着做早课的规矩。早课约在寅辰之间,换成现在的计时也就是凌晨3点到6点之间。道众齐集在大殿之上,按照步骤诵念经文,因此也叫做早会。

易清也算是正宗的道士,从小便跟着净尘道长做早课,风雨无阻,寒暑不断。如今虽然净尘道长逝去了,这早课,却没有断了的道理。

其实真正的早课,是钟鼓三通,道众上殿登坛。器齐鸣,敬香供水,再齐颂各种经文。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等四经以闻经悟道,诵《玉清宝诰》、《上清宝诰》、《太清宝诰》等十二诰以呼唤诸神悟道。

只是飞云观小小一间道观,就算净尘道长未逝之时也不过五人而已,倒不用这般森严的规矩。最根本的是,有些典籍,飞云观并没有。

整套的四经十二诰,也只有全真教,正一教那些传承久远的大教才有着完整的保存。其余道观,能齐集大半就可以称是有着不错的传承了。

虽说如此,易清仍是早早就起来盘坐在巨岩之上做着早课。先念唱三遍《净心神咒》、《净口神咒》、《净身神咒》,以净心安神。最后再念唱三遍飞云观仅有的手抄卷《无上玉皇心印妙经》。

这四部经文全部念唱下来,也差不多到了日出时分。到了这时,易清才开始手结道印,修炼净尘道长交给自己师兄弟等人的无名功法。

这部功法,据净尘道长所说,是飞云观代代相传下来的。乃飞云观最重要的传承,属于真正的道门功法。只是以易清看来,应当算是气功的一种。

虽然没有入道的法门,但的确有着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功效。正因如此,易清二十年来倒也是一直坚持的修炼了下去。

入道,是求道之人修炼的起始。

虽然现在世人都讲求科学,但总有那么一批人,坚信道的存在。世上也的确有那么一群人,掌握着入道的法门。

这倒不是易清妄想,虽然当时他还只有七八岁年纪,但那时跟随净尘道长云游蜀中青城一带之时,眼睁睁是见到了有道士御剑唤雷的手段。

师徒两人有幸追上那道士攀谈了一阵,也终于知晓了这世上神通法术并不是虚妄传说,的确存在。

只是自古以来法不传六耳,道不闻墙外。而人间政权更替,再加上上个世纪那十年的劫难,许多真正有入道修炼法门的典籍被毁于一旦。到了如今,却是再也轻易见不得这些法门的踪迹。

就算有,也是一些大宗教的珍藏,怎肯拿出来让天下的求道之人修炼。

正所谓真道难求,难于上青天!

悠悠一叹,感受到自云间传下来的那一抹紫意,易清连忙收摄心神。不再想着那入道之事,心无旁骛,开始静静地修炼着那无名道诀。

紫气,是天地阴阳交泰之际诞生的一抹极为宝贵的气息,有辟邪,驱魔,镇妖之效。所谓紫气东来,群邪辟易。更重要的是紫气中正平和,乃天地间普通人最容易吸收的一缕气息。

易清二十年来坚持不辍的在这段时间内修练道诀,虽然没有得到入道的机缘,但冥冥中倒的确感受到了体内的一丝变化。说不出来是什么具体的变化,但就有种感觉,似乎自己修炼的无名道诀隐隐间开始有了股灵动的气息。

自从见识到了神通法术的非凡,易清对于入道修行仿佛就有了一种近乎偏执的坚持。感受到这隐隐的变化,一颗求道之心愈发坚定不移了起来。

此刻端坐在巨岩之上,迎着紫气吐纳呼吸,一时显得无比肃穆。

冲破云层的霞光愈来愈多,只是其中的紫意在逐渐达到最盛之际便猛然间锐减了下去。

“该是走的时候了。”

紫气消失,易清也随即睁开了眼睛。紫气东来每天本就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因此易清心里倒没有觉得什么可惜的。再者言之,对于自己吐纳那么长时间,到底吸收了这传说中的紫气没有,易清心里也是着实没底。

天际已是渐明,易清回头望着熟悉的道观,细细望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似乎要在将所见的一切都烙印进心里。眸中掠过一抹不舍之意。

以前跟着师傅,或者干脆自己一人,也下山过数次,只是没有一次是如这次一般前程未卜。经此一去,不知何时再能回来。

好在易清也算是心性坚毅之人,良久过后终于目中一定,当即拿起早就准备好搁在一旁的行囊,从巨岩之上一跃而下。

“师傅说这玉佩是从小就戴在我身上的,不知道我这次下山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父母?”

摸着挂在颈间的一块圆形玉佩,易清微微一怔,想起从前师傅对自己说的这块玉佩的人来历。只是旋即便又是自失一笑。

在我易清心里,师傅净尘道长便是我父,便是我母。生父母既然忍心刚出生就将我扔进垃圾桶里,我又何必眼巴巴的跑过去寻他们。

这般想着,易清顿时也就断了刚才萌生出来的念想。

自古伤情多离别,易清也不打算回道观与三位师弟道别,径直向着通向山下的那条山道走去。也直到此时才发现,今日易清穿的并不是往日的长身道袍。

上身是一件短袖衬衫,下身则一条牛仔裤。加上那个板寸头,活脱脱一个阳光少年的形象,倒再看不出半分道士的样子。

“等我归来时,我要大修道观宫殿!等我归来时,我要世人皆知我齐云山飞云观之名!”

金光披肩,易清走在寂静的山道之上,坚定地喊声似乎搅动了整个山巅的云层。一时霞光大盛,将整间飞云观都笼罩进光芒之中。远远看去,仿佛金殿一般,富丽堂皇。

易清一心忍着不与三个师弟道别,怕惹起大家的悲伤情绪。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的身影在山道之上就要淡去之际,三个脑袋终于是不再遮遮掩掩,从道观里的门面背后彻底探了出来。

等听到易清的豪言壮语,一声哭泣,也终于是从最小的那道身影上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