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道缘

第四章 道缘

清朗的声音,在这车厢里响起,登时就让附近座位的乘客一愣。而那群站在过道里的人,脸上却明显有着一丝惊色。

不少有经验的乘客反应过来,顿时就是在自己身上一阵摸索,查探身上的贵重物品有没有丢失。等到查探完毕,知道自己身上的钱财无损,才齐齐松了口气。

易清此刻右手牢牢抓住那黄毛青年的手臂,目光盯着这群人,脸上却平静淡然,毫无惧色。虽然对这群人不喜,但自古善恶皆非表象可观,易清也没有想找麻烦的念头。

谁想到这群人竟然是在做偷偷摸摸的勾当,这下易清就不能装作视而不见了。

“小子,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能乱讲。小心祸从口出!”

黄毛青年废了老大劲想将自己的手臂从对方手里挣开,无奈对方的手就像铁夹一样牢牢夹住自己,无论如何也挣不开。心知是遇到练家子了,当即也不再想着如何挣开,反而一脸警告的狠声说道。

有句话叫做功夫再高,板砖撂倒。黄毛青年倒是不担心,现在这年头,功夫有个鸟用,还不一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说着目光一瞥,望向一旁的同伴,目中倒有股狠色。

“小子,仗着有个把力气就乱嚼舌头,可别到最后吃力不讨好。”与黄毛青年一伙的那几人也是顿时出声警告起来。看这样子,竟颇为的肆无忌惮。

“现在是法治社会,莫非你们还敢行凶不成!”不待易清出口,一道清丽的娇喝忽然就响起。正是坐在易清对面的叶璇。此刻叶璇柳眉一竖,脸上清冷无比,那股勃勃英气倒愈发显露无疑。

看到叶璇出口帮忙,易清心里微微一笑,不枉自己出手。也不给黄毛青年辩解的机会,冷冷说道:“所谓捉贼拿赃,自然不会冤枉了你。”

说罢右手一用力,顿时就将抓住的那黄毛青年手臂举了起来。这一下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这黄毛青年的手里,赫然正攥着一只粉红色淡雅的钱包。

“啊!这是我的钱包!。”

这只钱包一见光,一声惊呼,就是从对面叶璇的嘴里猛然冒了出来。这丫头,居然之前都不知道这伙人偷得正是自己的钱包!

易清这一手,人证物证俱在,根本就容不得黄毛青年一伙抵赖。原本目光还有些怀疑的乘客,登时就明白了过来,望向黄毛青年一伙的眼神也顿时又加警戒了不少。

见此,黄毛青年一伙的神色却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小子,早就告诉你了,祸从口出。为什么你就不听劝呢!”一道阴冷的声音,在易清的身旁响起。与此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瞬间插在易清面前的桌面上。刀尖插进桌面,整个刀身兀自颤动不止。

这般突然的动作,当即就引起一阵惊呼,不少乘客顿时收回了目光,眼中有股明显的畏惧。就算有些人想过来帮忙,也立即被身边的人死死拉住。对他们来说,都要动刀子了,犯不着为了几个不相干的人冒生命危险。

易清的神色此时也有些阴了下来,倒不是为了这区区的威胁。说真的,这几个人,还不放在他眼。,神通法术不得其法,防身的拳法武技倒不曾放下。

只是莫名的有些恼怒周围这些乘客的表现。不过这股恼怒也只一闪而逝,心知这是人之本性,真不好苛求什么。

“你们还敢明目张胆的威胁报复,真不怕国家的法律!”

叶璇从黄毛青年手里一把夺回自己的钱包,迅速地检查了遍钱包里的东西没有丢失,一颗心才算落了下去。

旋即脸上却一阵火辣,要是让同行知道今天的事,恐怕自己丢人都要丢死了。自己被人偷了钱包竟然一无所知,还要别人动手阻止,公示赃物自己才发觉。这可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再看到那几人毫不掩饰的威胁报复之态,叶璇心里顿时更加一阵愤怒。

“咦,先前还没发现,好个漂亮的妞!”

叶璇这一声斥责,顿时将黄毛青年一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等看清叶璇的相貌时,目中瞬间涌现出一股火热。

几束目光在叶璇的脸上穿梭,渐渐地竟是停留在了叶璇那傲挺的胸脯之上,宛如要化成一把刀一般,将叶璇的衣服割碎,好看清里面的美妙。

“你们,无耻!”

感受到眼前几人**邪的眼神,叶璇脸上登时涌现出一股浓浓的愤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四个字。身子一动,就想站起来,亮明身份,好好的收拾这几个人。

只是脚下刚用力,就被易清察觉,连忙踩住叶璇的脚,不让她站起来。眼前这几人恐怕都是些狠角色,要真让叶璇站起来,万一自己照应不及,一个女孩子,终归要有些吃亏的。目光示意叶璇不要轻举妄动,由自己来解决。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呢?”稳住了叶璇,易清不禁眉毛一挑,冷冷问道。他还真想知道这些人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嘿嘿,看在这美女小妞的份上,我改变主意了,不卸你一根指头。”易清早就松开了黄毛青年的手臂,毕竟先前那样做只是为了捉贼拿赃的需要。

真正要打斗,需不需要这样都是一样的结果。可这在黄毛青年一方开来,却是易清实实在在害怕了的表现。

当即黄毛青年一声轻笑,转身就从原先搬运的东西之内掏出一幅画卷出来,直接往那小桌上一摊,“这可是阎立本的遗作,家传之宝。现在就便宜卖给你了。一万块,不二价。”

说道“一万块,不二价”之时,声音蓦然再次阴沉了下去,透露出一股深深的威胁之意。

画卷绽开,赫然是一幅道图,道图上画着一个古风依然的道人。道人右手捏着道印,左手却收拢在长袖之中,隐隐竟是感觉有团火焰被捏在左手之中。而右脚向前迈开,似在行走。

这道人立在图卷中央,周围却被画上了一些风雨雷霆,偏偏道人的头顶之上又显现出漫天的星辰。乍一看上去,让人感觉好不怪异。

“阎立本的遗作!你居然也知道阎立本是谁。”叶璇听到黄毛青年竟然说这幅画是阎立本所画,忍不住气笑了起来。

摆明了是讹人,偏偏还要故意扯上人家阎立本的名头。就算扯上,你好歹也拿出一副像样的作品出来呀。这幅图上,风雨雷霆居然跟星辰同时出现,你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呢,还是在打赌我们不懂常识。

“怎么,我说是阎立本,你有意见!”

貌似也知道自己的胡诌不靠谱,黄毛青年狠狠一瞪叶璇,旋即却将目光转向了易清,“小子,莫非你不想买?”

易清此时的注意力早就不在黄毛青年这些人身上,目光紧紧盯着黄毛青年手里的道图。虽然极力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脸上仍是若隐若现一股激动,以及暗暗的惊疑。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当那幅道图一被展开时,易清的身子就在其他人不易觉察的情况下猛地一震。只觉画上道人的那双眼睛,仿佛蕴藏着无穷的玄秘,一下子就将自己的心神吸引了过去。

更令易清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修炼了二十年的无名道诀在见到这道图的一瞬间,竟猛然在体内流动了起来。隐隐,似乎有种不凡的波动传出。

入道!

易清猛地有种感觉,这似乎就是入道的前兆。

这幅道图上,一定有自己入道的机缘!甚至,这道幅图,就是自己的道缘!

入道,只是大道路上的第一步,其后路漫漫,几乎又是举步维艰。而道缘,却让你与大道有缘!无数道经记载,上古有道缘之人,多可直达长生,位列仙班!

一定要得到这幅道图!

想到这里,易清不由握紧了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