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一缕灵气衍万法

第六章 一缕灵气衍万法

原本闭目盘坐在**的易清忽的吐出一口浊气,紧接着紧闭的双眸猛地睁了开来。只见漆黑的眸子此刻仿佛有着无尽的光华在其中流转一般,竟是莹然一片。

“果然是无上道缘。”

缓缓低声自语了一句,下一刻易清的嘴角终于再也忍不住,顿时向上勾起了一道弧线。

易清能够分明的感觉到那没入自己眉心的道图,此刻正静静地待在自己的泥宫丸内。原本以为这道图中蕴含的千般法门,无上道诀,自己只有得到一种或最多只是几种的机缘。

没想到最终竟是全部归了自己。

“九天上清印吗?原来这才是根本。”想起自己一夜领悟的印诀,易清不禁微微一笑。

九天上清印,正是刚才自己学会的道印。此时易清也才明白,要想真正得到那道图道缘,就必须学会这九天上清印。

这道印,就仿佛是把钥匙一般,开启这幅道图。先前的心血祭炼,只不过是第一步罢了。

能够进行心血祭炼的可以有很多,但要想领悟这九天上清印,就要看真正的悟性。机缘给了你,还要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

幸好易清是牢牢抓住了这次机缘。想到这里,易清也不得不感慨一句。若非自己熟读道门经典,天天打磨道心,恐怕要想领悟这道印,也绝非一宿间的易事。

想着易清右手手指又是快速摆动起来,瞬息之间就结成了一个道印。随着道印的结成,似乎有一种玄奥的气息,猛然从易清的身上衍生出来。连带着此刻的易清整个人看上去,也都充溢着一种玄奇的神韵。

只是这些都未曾让易清在意,其实在易清刚结成九天上清印的那一瞬间。易清的面色忽然就是一变,后来干脆再次闭上了眼睛,整个心神沉浸在其中。

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随着自己九天上清印的结成,自己泥宫丸内的道图忽然间一阵颤动。紧接着一丝丝的清流,竟是忽然从泥宫丸内直泻而下,径直窜入四肢百骸当中。

这莫名的变化令得易清一惊,当即凝注心神细细查探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只要易清凝神,就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泥宫丸内的那幅道图。这般情景,就仿佛道门所记载的内视之境一般。只是所看到的图卷内容,已经完全与之前拿在手里时不一样。

整幅图卷之上,不知何时布满了云雾,不说之前看到的风雨雷霆,诸天星辰。就是图上的那个道人,都被彻底遮掩在了这云雾当中。也唯有道人的右手,清晰可见。

细看道人右手上所结的道印,赫然是九天上清印!

对于道图这突然的变化,易清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也就不再去胡乱猜想。反正今晚所经历的事,已经是够玄奇的了,易清算是有点见怪不怪。如今易清的心神,都集中在了那莫名涌入体内的清流上。

这股清流,还在源源不断地向着体内涌去。易清心神凝视,终于发觉这股清流的源头,竟然是从泥宫丸内的那幅道图上逸出。

再观察了许久,易清忽然一怔。这股清流赫然便是覆住整幅道图卷面的那一层云雾!

如果稍不注意,也许还发觉不了,只是现在易清耐住心神观察,终于是发现了一点端倪。

当自己手结九天上清印时,那层云雾,就会有着极细微的一丝,缓慢地脱离整个云雾层。然后化作那丝丝的清流,源源不断地涌进自己的体内。

“这层突然出现的云雾,究竟是什么东西?”

到了此刻,易清也是明白了这层云雾的不凡,却仍旧不知这究竟为何物。

正在沉吟,耳边忽然似乎传来一阵轰鸣之声。易清一惊,紧接着神色再次猛然一变。隐隐间,竟是有股遮掩不住的惊喜以及激动之色。

当即神色肃然,心神更是一凝,猛然就结出了修炼多年的无名道诀道印。

时间再次悄然流逝,易清那盘坐在**的身影却仿佛磐石般,未有丝毫的动作。

几个小时过后,易清才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目之中,比起原先仿佛突然间深邃了不少。只是易清睁开双眼,却仍旧一动不动坐着,未有丝毫的动作。

沉吟良久,才听见他是幽幽一叹:

“一缕灵气衍法力,一点真灵生万法。原来,这就是灵气。”

刚才那会儿,易清之所以神色大变,是因为易清在那一刻竟忽然感受到了自己修炼多年的无名道诀躁动了起来。冥冥中猛然有种感觉。这是自己要在体内衍生出法力了。

先入道,再衍生出法力,然后领悟神通法术,继而修炼来壮大法力!这才是道门长生的精髓,这才是真正的道门真修!

此刻易清倒是明白过来,原来道图中的那层云雾,就是天地灵气!也正是这股灵气,在九天上清印的催动之下,化作清流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才能让自己修炼的无名道诀产生变化,衍化出法力。

若无灵气的催化作用,恐怕就是自己苦修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够衍生出法力出来,踏入那道门真修的大门。

法力,才是道门真修的根本!一切神通法术,也都需要法力的催动,才能够施展出来。

“我飞云观的传承,竟然真是道门真法!”

也直到此时易清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修炼多年的无名道诀,修炼到最后竟还真能够入道,踏入那无上真修一途。自己一直以为其不过是效用好一点的气功罢了,这是自己见识浅薄了。

不过易清却也没有丝毫感觉到不好意思。无名道诀即使是真,还缺少一样钥匙,一样催化剂:灵气!

“怪不得世间修士都称如今是末法时代,最根本缺的还是这天地间的灵气。只是不知道当初天地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竟令的如今这天地间的灵气锐减到这个地步。即使有修道真法,也踏不进真修一途。”

突然间易清若有所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世间真修会越来越少,以致如今大多数人都将这些看成了是神话传说。关键性的原因还是这天地灵气的消失。

下一刻易清忽然就想到了自己泥宫丸内那幅道图上满满的云雾,心里头不由一阵火热。

只要一丝丝的云雾化成灵气,就能让自己顺利衍生出法力出来,那要是自己将这些云雾吸收完全,不知道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恐怕差不多跟那些上古真仙差不多了吧。

虽然知道要吸收尽这些灵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下一刻易清的眉毛忽的就是一挑,反正灵气就在自己身上,还怕吸收不掉!而九天灵动印的效用,易清也在此刻明白过来,正是为了吸收那些灵气。

“衍生出来法力,成了真修,果然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如今早已是早上十多点钟了,但由于先前易清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因此一丝光亮也没有照进来,房间内仍然漆黑一片。

不过即使这般,房间内的一切东西,在易清眼前仍是纤毫毕现。耳边一动,百米远的人们交谈声也是清晰可闻。

心里惊奇,易清反复试验着这种新得的能力。不过几分钟过后,易清倒也恢复了平静,走下床来拉开了窗帘,让光线照射进来。

对真修来说,耳聪目明,只不过是灵力冲刷身体附赠的功效罢了。真修真正厉害的,是法力!是靠法力催动的神通法术,布置的阵法,绘制的灵符......

“苏杭市,就让我飞云观的名声,从这座城市开始吧!”

若说先前下山时易清还对自己的前程未卜,对于如何振兴飞云观,更是没有半点头绪,半点信心。此刻忽然得了道缘,一夜之间衍生法力,成了真修,易清只觉的再无丝毫的困处。

此当天兴我齐云山飞云观!

随意洗漱一下,退了旅馆房间,虽然身上还只剩下区区几百块钱,易清却是丝毫不担心。拿起自己那少许的行李,向着一个方向随意就走了过去。

如今就算是走路,易清也觉得一股股的气力,从脚尖处源源不断的生起,走路的速度不觉间竟是一般人的两倍之多。这还是易清怕太过惊世骇俗,刻意压制下来的结果。

不知不觉之间,易清走进了一条古街。

古街地面之上通体铺着一块块巨大的青石板,两旁的建筑,也是尽可能造的古色古香。而古街里做的营生,古玩店,文房四宝,茶楼,更有股说不出的文雅。

易清踏入这条街,嘴角也是不由露出一抹笑意。依易清的性子,还真喜欢这种古典的氛围。就如同从小长大的齐云山一般,青山绿水,茶色古香。

“咦,算卦看相?”

目光微转,无意间看到古街一旁竟是有着许多的算卦看相摊子,易清倒显得微微有些好奇。

自古山,医,命,相,卜,就被合称为五术。

山,是指通过食饵、筑基、玄典、拳法、符咒等方法来修炼肉身与精神,以达到道的境界。这倒与如今的道门真修最为相近。而医之道,却是真修当中没落的最快的。

其他的命之一道,是指透过推理命运的方式来了解人生,以穹达自然法则,进而改善人命。最为玄奇,能够掌握的人绝对算的上是凤毛麟角。古代那些精修屠龙术的野心之辈,倒是颇为精通。

至于剩下的相,卜,归结起来就是如易清眼前所见这般的看相卜运了。只是不知眼前这些人究竟有没有些真本事,还是在糊弄人骗钱。

只是看了一会了,易清就暗暗摇了摇头。以易清如今真修的眼力,只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些人别看打扮的仙风道骨的样子,纯粹是在糊弄人。不过易清倒没有揭发他们的想法,不说如今真法难求,这些人大多也是为了混口饭吃罢了。

若不是自己机缘,无意得了那幅道图,恐怕自己多半也要在某一处角落装装高深,以这些东西弄点钱财的了。现在自然是不必了,却也没有必要砸人家的饭碗。

随意就这般逛着,易清一时倒显得有些惬意。

只是当一道身影从自己身旁走过去时,易清的眉头却猛然不自觉地一皱:

“好重的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