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阴气缠身

第七章 阴气缠身

若是以前,易清还不会有这么明显的发现。

即便有也只是因为多年打磨道心,对这类不干净的东西有种冥冥中的感应罢了。就像之前随着师傅净尘道长下山去做法事时,有时候遇到的这些事物就会生出这种感应,然后才心知是遇上了不干净的阴邪之物。

可是如今易清入道,成了真正的道门真修,自然而然的便开了灵眼。

灵眼,是衍生出了法力的真修才有的一种手段,能够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一些玄奇东西。当然,还有世俗的一些手段,也可以暂时的令一个人打开灵眼。

只是这种灵眼,终究是暂时的。不说时间维持的长短问题,就是灵眼的威能,也有天地之别。

说起来,这世上最厉害的还是某些天赋异禀之人生来就有的一种灵瞳,能够观测阴阳,因此被称之为阴阳眼。这种灵眼,一旦得到开启,观测只是最基本的功效,最厉害的却为那一眼通幽的本事。

遇到鬼物阴邪,能够强行打开轮回通道,将鬼物直接打入地府。传闻这种阴阳眼道门中也有着相应的修炼法门,只是不知失传了没有。

当然就算没有,也不是如今的易清可以得到的。

微微摇头,易清不由自失一笑,却是自己太贪心了。按下心中的念想,不禁再次将目光投在那道身影身上,脸上若有所思。

刚才从易清身旁走过的是个中年男子,身材微胖,衣装革履,显然有着不菲的身家。这人貌似是漫无目的地在这古街上逛着,却又总有意无意地向着一些算卦看相的摊子上靠近。

偏偏每次又不彻底的走上前去,脸上隐隐有着一抹失望之色。

而细看之下,才发现此人的面上竟是满着丝丝的微青之色,一股冷意萦绕其上。

也许在普通人眼里只感到这人身上的冷意,可是在易清的灵眼之下,却可以分明的看到一团阴气环绕在这中年男子的中庭,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这人的生气。

若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十天半个月的,这人恐怕就要百病丛生,最后生机全无了。

生气,是一个人的根本。通俗来讲指的就是生机,若一个人的生机没了,这个人自然便成了死了。

易清怔怔望着这个中年人,正在考虑要不要出手救了此人。这点阴气,对如今的自己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小兄弟,你......你刚才说什么?”突然一道声音却是在易清耳边猛然响起,令得易清瞬时回过神来。

抬眼一望,出声之人竟然就是那个中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这人却是又返了回来,到了易清面前。此时这人正一脸急切的望着易清,脸上有着一丝的不可置信。更多的却是满脸的激动希冀之色。

似乎是以为易清没有听清楚自己的问话,这中年人又是连忙问道:“小兄弟,你刚才说好重的阴气,是在说我吗?”

问出话后,孟军神情激动之中立即又有了一丝忐忑,似乎在担心易清的回答不是自己希望的答案。

孟军的事情自己最为清楚,从一个月前开始他每晚上睡到半夜就会突然醒过来,意识很是清醒,却偏偏诡异的在**不能动弹。似乎这时候这具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连动一根手指都办不到。

最令孟军感到恐惧的是往往这时就会听到周围似乎有人在低泣,然后便猛然看到一位白衣女子坐在自己的身上。看不清这白衣女子的面孔,却能够感觉到这白衣女子一直在一动不动地在盯着自己。

孟军在**挣扎了许久,身下床单之上都被自己的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却偏偏一动都不能动。然后突然之间就看到那白衣女子对着自己一笑,笑容显得极为诡异森冷。

紧接着立即消失不见,随后孟军才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知觉,却早已是冷汗淋漓之后再无睡意。

起初孟军也以为这只是一个噩梦,但以后的第二天,第三天晚上连续还在做这个相同的“梦”,孟军忽然就感到有点毛骨悚然起来。

去看了古南省据说是最好的精神方面的专家医生,人家说患了睡眠障碍症,注意休息再在睡前服下适量的安眠药即可。

起初孟军也信以为真了,但当天晚上就发现这种方法根本没有效果。原以为是自己睡前服用的安眠药剂量不够,但当那相同的情景和白衣女子依旧在当晚出现时,孟军猛然感觉到不对起来。

若要再多服用一些安眠药,恐怕自己都够得上服药自杀的剂量标准了。

直到这时,孟军才猛然感觉到事情异常诡异起来。恰在这时,又有了新的一个发现。那个白衣女子每次离开,然后自己恢复过来,时间竟然都是在凌晨一点半,不多一秒也不少一秒。

在老一辈的口中,凌晨一点,可就是阴气最为浓郁的“午夜”,是那些脏东西出来活动的最好时间!

对老婆一说,老婆也感到担忧起来。这时候,孟军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老人空中那些自古流传下来的一些玄奇的事件之上。

随后孟军便是发现,真有一种传说中的灵异事件与自己遇到的情况相吻合。鬼压床!

不管是不是真的鬼压床,孟军却再也受不了每天半夜那如期而至的恐怕情景,连忙重金延请了一位玄学大师来。

只是如此一来,自己遇到的情景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在当晚就猛然感到有种变本加厉的感觉。最让孟军惊悚的是,自己竟然能够清楚的看到那白衣女子在对自己无声地狞笑......

如此一个月下来,孟军的生意也早已是搁下。请了不少的玄学大师,甚至连和尚和道士前来都延请了不下十数位。钱花了不少,却没有一人有真本事能够帮助自己,反而每次过后自己在半夜都会受到更多的折磨。

这样一来,孟军却是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可那种每夜准时的惊惧场景,却更让孟军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这次孟军出来,是听说古街这里有许多看相测运的玄学摊子,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说不得就给自己遇到了一个真正的高手。只是所谓久病成良医,这些摊子孟军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糊弄人的把戏,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哪里想到柳暗花明,就在孟军准备离开之时,偏偏听到有人说了一句“好重的阴气”。

孟军心里顿时一阵狂喜,不管这人说的是不是自己,能突然说出这句话的,肯定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连忙止住身形,搜寻着说话之人。

当看到年纪轻轻的易清时,孟军心里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的有本事之人就是这样一位乳臭未干的小伙子。

不过孟军经历的多了,也明白在这方面不能光看外表。要不然之前请的那些仙风道骨,法相**的所谓大师,怎么一点本事也没有。

再者言之,恐怕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如此想着,孟军再没有丝毫的犹疑,立即快步跑到了易清的跟前,生怕下一秒易清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不是说你还能说谁呢,能坚持到现在还安然无恙,也算你是个有福之人了。”

听到孟军的话,易清不禁微微一笑,还想着是否要出手,这人就主动来到了自己跟前。这便是这人的机缘了,能在这时候遇到自己。自己刚才口里说的“有福”,未尝没有这点意思在其中。

“小兄......大师,您真的能看出我的症状?”

听到易清的回答,孟军心里猛然激动起来。在这时候反而是有点不敢相信了,立即又追问道。不过小兄弟三字还未出口,就连忙被他换成了大师的称呼。

“应该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易清淡淡笑道,语气中却是信心十足。其实内心倒有些兴奋,这等东西,自己也还是第一次动手,隐隐竟有些期待起来。

“还请大师救我!”

孟军一听,心里顿时再无半点疑虑,明白这是自己遇到真正的高人了。连忙对着易清深深一躬,脸上更流露出一抹希冀恳求之色。

“说说你的情况吧。还有,我叫易清,大师什么的就不用称呼了。”

虽然易清有**成的把握能够帮此人破除阴邪,但入道之后,认识到这世上不为人知的神秘一面,易清不由的更加谨慎起来。

连道图这么神奇的重宝都有,谁也说不定今后会遇到什么强大之物。因此有些情况,还是先了解下为妙。

“鄙人孟军,这次还请易先生救命,事后必有重谢。”

孟军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精巧的名片,先是恭敬地递给易清,然后才将自己这一月来遇到的事情完完全全地讲出来。

“天恒建筑,孟军”,打量着这张名片,易清倒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孟军还是个有钱人。不过倒没有多想,将名片收好,听完孟军讲述的情况,不由点头道,“这种情况,还真是跟鬼压床没有差别。”

“易先生可是要先到寒舍去探查一下?”

说完情况,孟军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不急,先买些东西。”孟军的住所,自然是要去的。依易清猜想,那鬼怪必定就在那附近的。

“不知易先生需要买些什么,鄙人可以代劳。”孟军一听,想也不想就连忙说道。就算是钻石珠宝,这时候孟军也觉得自己丝毫不会心疼钱这个问题了。

“朱砂,黄符,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