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8章 驱邪

第八章 驱邪

朱砂也算是一种中药材,在药店里就有出售。

毛笔要买更加简单,至于黄符,现在却是有些少见了。不过好在孟军对这一带颇为的为熟悉,片刻之间便是凑集了这三样东西。生怕易清不够用,孟军更多买了不少。

“易先生到了,这就是寒舍。”停下车,孟军连忙赶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将易清请出来。

说是寒舍,却一点也不寒碜。入目是一座庞大的单独别墅,前有绿水环绕,后有青山为靠,单看上去倒是一处宜居的好地方。

只是看在易清眼里,却让易清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前面热切的孟军。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由他领着向别墅内走去。

一进别墅,孟军的身子就是忍不住颤动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抹难掩的惧色,想来这一个月对他还说还真是犹如噩梦般。

“本来想搬到别处去住的,可是那鬼物似乎就认定了我,纠缠不放。后然我也就死心了,只让老婆孩子先搬到娘家去住一段日子。”

许是看出了易清对于这别墅如此冷清的疑惑,孟军轻声解释道,话语中有种浓浓的无奈与痛苦。

“领我到这四周转一圈吧。”

微微点头,这孟军能有这样的安排,还算是一个有情义的人。若为富不仁,易清还真不打算救这人了。其实一来到这别墅,易清就对事情有了微微的猜测。不过要想验证心底的猜测,还得要多观察一下才能确定。

不知道是孟军本身的气度不凡,还是因为易清在一旁,明显正常了许多,领着易清在别墅里转了一圈,话语渐渐也多了起来。

“易先生可看出来了些什么?”

一圈下来,也差不多有两千多米的路程,孟军脸上稍稍有些出汗的迹象。看到易清仍旧云淡风轻,没有一丝疲态的样子,眼中更加觉得易青有些高深莫测起来,连忙小声问道。

“还没恭祝孟先生乔迁之喜呢?”

倒的确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易清淡淡一笑,突然向着孟军说道。

“哎,哪还有什么乔迁之喜,自从年初搬进来之后,就遇到了这档子事......”

孟军下意识地说道,只是话说到这里,猛然就是一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将目光望向易清,却发现易清正一脸肯定神色的看着自己。

“易先生是说,这里的风水有问题?可不对啊,我早就请大师看过......”

孟军顿时就明白了易清突然说这句话的意思,虽然不明白易清怎么就看出来了自己是刚乔迁进来的,却根本懒得想这些无关重要的事情,下意识地就想反驳。

可话说到一半,就是再次一顿,猛然明白过来。屁的大师!脑子里除了大洋,屁点本事都没有。

“不全是风水的问题,而是这块地根本就是......”

看到孟军明白过来,易清也不再过多说些什么,话语略微一顿,才接着说了一句:“坟地!”

“坟地?”

孟军一惊,现在隐隐接触到了那自古相传的灵异的东西,对于坟地这等词汇,孟军也是变得异常敏感起来。听到易清说自己的别墅就建在坟地之上,立马就是有些骇然。忽然之间感觉浑身都冷飕飕的,有种恐怖的气氛。

“坟地就相当于那些东西住的房子。你用这么大的一幢房子突然压住人家,人家晚上不来压你压谁啊。”

易清淡淡地解释道。从一下车,易清灵眼之下,就是看到了一股异常旺盛的阴气笼罩住了这里。按理说,这样的位置,不应该会有如此大量的阴气长生。

就算有阴气产生,在人世间,这里又不是什么九阴绝地,天阴尸域这等传说中的地形。应该也会立马就消散掉,哪还能留存这么长的时间聚而不散。

偏偏这里就有如此多的阴气汇集,易清有些惊疑不定。等绕着这别墅转了一圈之后,再看到远远的似乎之前有过迁坟的迹象之时,易清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前绿水,后青山,不一定就代表着是好风水。就好像骑白马的并不一定都是白马王子一样的道理。

后面青山俊俏,偏偏为了造别墅生生在山脚挖掉了一大块;前面绿水环绕,面积是大,可又没有流通成了死水一片。这倒没什么,却又生生造了一幢别墅,将四周遮住。

如此一来,天然就形成了一处避阳之地。阳气散,自然是阴气聚了。谁知好死不死,此处先前又为一块坟地,阴气大量滞留,一些原本能力低微的鬼物,自然能够上来蠢蠢欲动了。

想到这里,易清看向这孟军的眼神也忽然有了些异样。这么多的巧合,都能让他碰到,这位仁兄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呀。

“那是不是将别墅推到,那鬼物就不会来纠缠我了?”

一听自己居然一直都住在坟地上面,孟军对原先还十分满意的这处别墅猛然就厌恶了起来。要真是推倒虽然有些心疼,这时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闻言立马征询道。

“应该不会了吧。你要是有心再造一座阴陵,再加上我待会绘制点灵符给你防身,想来问题不大。”

易清听此倒是对这孟军的魄力感到有些意外,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房地长行情,但这套别墅,初步估计下来也要两三百万吧。不愧是大老板,几百万说扔就扔。要是自己有个几百万,早就将飞云观大修个三五遍了。

至于那鬼物,以易清的估计,不是刚刚成形能力微弱,就是心存善念,否则怎么可能采用鬼压床这等最低阶的方式来整治人。

不错,在易清眼里,鬼压床还真上不了台面。稍微厉害一点的鬼物,要么直接上身,要么也能一直吸收生人阳气。一个月的时间害命是绰绰有余了,哪还跟这孟军这般墨迹,让他活到现在。

不管是哪一种,这等鬼物都害不了人。等到破了这处避阳之地,没了阴气的护持,自然就会缩回地下,不再出现。因此易清倒没有直接上去灭了这鬼物的心思。

人鬼殊途,阴阳相隔,也并非是见鬼就要消灭,只要彼此不互相干扰就行。

“那就请易先生画点灵符给在下。无论多少钱一道灵符,在下都买。”

淡淡一笑,易清也不啰嗦,令孟军找来一张桌子,就将先前买的那些朱砂,黄符,毛笔在桌上一一摆好。

磨好朱砂,易清拿起毛笔,神情顿时就是一肃。

绘画灵符,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容易,在黄符上信手一画就成。而是要先净心蕴灵,在脑海中实现临摹好要绘制的符箓。

符箓之道,是要沟通上天鬼神,自然没有那么简单。所谓“若知书符窍,惹得鬼神跳。不知书符窍,惹得鬼神笑”。鬼神一嘲笑,摆明你就是在“鬼画符”了。

法力,便是沟通上天鬼神的媒介。也是灵符成功的前提,否则你即便再如何绘制也是枉然。易清衍生出了法力,自然能够真正的绘制灵符。

满面庄严肃穆,易清先默念静口,静身,静心三咒,之后有祝笔,祝墨,祝纸真言。这样约莫数分钟之后,易清手里才是一动。猛地将体内的法力灌输到蘸有朱砂的毛笔笔尖,顿时就在摊在桌上的黄纸上笔走龙蛇起来。

随着笔画连走,丝丝的法力源源不断的顺着所画出的符文灌注到黄纸之上。

不过几息之间,当易清用笔尖在黄纸上最后一点,整张黄纸纸面之上顿时闪现出道道光泽,却又是眨眼即逝。

再看那黄纸之时,整张纸上已绘满了玄奥的符文。虽然是刚画上去,却又偏偏出奇的和谐,仿佛本身就在黄纸上天然成形的一般。与此同时,一股莫名的意韵开始丝丝的从灵符上逸散出来。

驱邪符。

正是易清刚才绘制的灵符名目,也是易清刚好懂得的数种灵符中之一。飞云观里传承下来的符箓,却也只有这么一点了。

这孟军已经被阴气侵袭,所以易清的当务之急是要将缠绕在孟军身上的阴气驱散。而这,却必须要用到驱邪符不可。

拿着这张绘制好的驱邪符,能感受到那其中蕴藏的丝丝法力,正顺着符文游走,从而衍生出一种别具功效的驱邪之力。易清微微一笑,对于自己的第一次绘制灵符显得相当满意。

凌空一点,整张符箓顿时就向着一旁的孟军射去。

孟军从易清开始绘符时就静静站在一旁观看,不敢有丝毫的出声打扰。见到灵符绘成,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欣喜。不料下一刻就见易清凌空一点,然后整张符箓违背常识般的自然漂浮起来,向着自己射来。

下意识地想躲开,却又被孟军自己生生定住。下一刻整张符箓瞬间便是落在了自己身上。

蓬!

整张驱邪符一落在孟军身上,就猛地自燃起来,偏偏又没有半点的灰烬产生。

而在易清的灵眼之下,可以分明看到那缠在孟军中庭的阴气,在驱邪符自燃的瞬间,就仿佛遇到了烈阳的冰雪一般,正快速地消失不见。心知这是驱邪符起了作用。

孟军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一惊,不过也表现的很有些气度,一是相信眼前的易清,二来刚才在灵符射来时没有去躲,这时也没有丝毫要扑灭这火的打算,只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

心里定下来,孟军马上就感受到了这驱邪符的功效。随着驱邪符的作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驱散开了一般,浑身顿时透露出一种轻松地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