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奶奶滴,这钱真好赚!

第九章 钱真好赚!

“易先生,这......”

孟军正想跟易清说着自己感受到的变化,这时才发现易清早已经又是重新在绘制着一道灵符。连忙止住声音,生怕就打扰到了易清。

经过这驱邪符一事,孟军心中顿时对易清更是敬重起来,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好了,”

半个钟头过后,易清轻轻放下手中的毛笔。望着桌上刚刚绘成的两道灵符,缓缓呼出一口气说道。

毕竟是不久前才将一缕灵气衍化成了法力,此刻接连画了三道灵符,易清也感到一阵吃力。不仅是体内法力的快速消耗,灵魂之力更隐隐有种耗尽的感觉。

第一道驱邪符只是瞬间完成,而完成第二道符箓的时间明显加长了数倍。等绘制第三道符箓之时,顿时就开始有种吃力的感觉了。

若是再给易清一段时间修炼,有了九天上清印,还有那无穷无尽的灵气,绘制这点灵符自然不在话下,可问题是易清昨晚才刚刚入道。此时使用真修的手段出来,难免有些吃力。

好在最终这三道符都是绘制成功了。望着这两道灵光隐遁的灵符,易清终是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辟邪符,护身符。正是易清刚才绘制完成的两道灵符。

驱邪符驱散阴气,辟邪符防备鬼物,而护身符则是保证今后再次遇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时,能躲过一次危难并且及时预警。从这方面来说,易清可谓算考虑周全。

只是这三道灵符,也差不多掏了易清关于符箓方面的老底了。

将这两道灵符的功效跟孟军一说,易清便是直接将它们随手扔给了孟军。

这一举动却让孟军着实一惊,慌忙接住那抛来的两道灵符。这两道符,如今可是事关着自己身家xing命的东西,不能不小心啊。万一有个破损,估计自己连哭都来不及。

“好了,没事的话可以送我回去了。”

看到孟军那副慌忙的样子,易清倒丝毫不以为意,若是破损了大不了休息一会等法力,精神都恢复了再绘制几道便是了。

这时易清反而是在小心地将那些用剩的朱砂等物收拾好。就拿那朱砂来说,这可是上等的朱砂,以前跟着师傅的时候都舍不得用也用不起。反正看这孟军的样子也知道用不着,自然不能浪费了。

“易先生这就走了?在下还准备做东,邀请先生就餐,以此来略表谢意。”

孟军见易清准备离开,脸上一怔,连忙将那两道灵符贴身收好,开口阻止道。

“不用麻烦了,还有点事要办。”

易清没多想就直接拒绝了,现在刚下山连落脚的地方都还没找到,还是先找到一处住处再说吧。

“不知易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办,说不定在下可以帮忙。”

纠缠痛苦了一个月的噩梦得到解决,孟军只觉得浑身一阵轻松。却也不敢在易清面前摆一点架势,听到易清说还有事情未办,连忙又是问道。

“不用了,一点小事。”看到孟军这样一问,说真的易清还的确有点意动。只是再一细想,还是婉然拒绝了。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成了协恩图报之人,平白让人家小瞧。

“那好。”见到易清不肯说来,孟军也不再坚持,却是换了个话题突然问道,“不知道先生可有什么联系方式,到时候一定将这一餐补上。”对孟军来说,请易清吃饭是必须的。就算几万几十万元一餐,孟军也决然不会有任何的犹疑。

经历了这事,却也不敢保证今后还会不会再碰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如今既然有缘遇到一个真正有高超本事的奇人,孟军自然不会轻易就放过。这时却是想与易清保持联系,免得以后有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刚下山,还没有联系工具。”

对于孟军的心思,易清多多少少猜到了些,却是不以为意。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只是联系方式,自己还真没有。

听到易清这样一说,孟军微微一愣,下一刻却有些恍然大悟,怪不得年纪轻轻有这样的本事,原来是山中隐修之士。

心里多少有些遗憾,却也知道不能强求,只能看今后的缘分了。略一沉吟,下一刻孟军忽然就从身上拿出了一本簿子出来,拿起笔便是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呼吸之间,便将那写好的纸从本子上轻轻撕了下来,交到易清的手里。此时才听的孟军说道,“区区俗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一百万还希望易先生能够收下。”

“一百万?”易清接过手里的支票,看着那个一后面一连窜的零,心里也猛然一惊,自己只是画了三道符,居然就值了一百万!

下意识的就想将支票还给孟军,自己是需要钱,需要很多的钱修缮飞云观,改善自己四个师兄弟的苦日子。可在他的想法中,钱可不是这么来的。

“易先生就收下吧,也许对您来说只是区区小事,却是救了在下的xing命。一百万并不为过。”

看到易清拒绝,孟军也是一急。救命之恩,若是不报,自己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偏偏自己又没有报答人家的东西,只有一些俗钱。要是这易清还不收下,叫他该如何自处。

“真不为过?”

易清这次真的有些心动了。一百万,自己下山的目的瞬间就是达到了。想起大修过后的飞云观,易清心里就一阵激动。想来若是师傅泉下有知,也必定会很开心。

只是还有些犹疑,不禁又是问了一句,话语中却隐隐有些松动。

“自然。”孟军闻言眉宇顿时一扬,似乎有种强烈的气势散发出来,“我孟某人经营建筑一行数十载,也是打下了几千万的身家。不是我自夸,在下的这条命,一百万绝对买不到!”话语中忽然有种浓浓的傲气。

其实易清不知道的是,先前孟军请来的那些大师,笼统算下来也远远超过这个数了。

“只给了易先生一百万,说来还是在下有点小气了。”略带玩笑地说了一声,接着孟军话题突然一转,“我这就去开车,将易先生送回去。”说罢也不待易清反应,似乎是怕易清仍旧不收下这一百万,连忙先行走了开来。

“就这么得了一百万?”

易清只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有些迷糊,当初起了救这孟军的心思的时候,可没有想到还有着巨大的好处。

直到听得孟军汽车启动的声音,易清才算回过神来,。禁是狠狠自语了一句:“奶奶滴,钱真好赚!”

说罢却又是赶紧加了一句,“三清道尊在上,弟子说粗口了。可也怪不得弟子,弟子现在实在是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