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卖符

第十章 卖符

仍旧是先前的那条古街,只是如今的古街之上,却多出了一道风景。

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在古街一旁随意布置了摊子,正在卖着东西。而走近一看,这些摆在地上用来卖的赫然是一张张的黄色符纸。

符纸不多,粗粗一看只有五六张,上面皆是画着玄奥的符文,也不知真假。而最惹人注意的是摆在符纸旁边的那一张大纸壳,纸壳上用墨写着斗大的几个字:驱邪符,辟邪符,护身符。每道符一万块,不二价。

因为这句话,年轻人这个临时的小摊子前很是聚集了一些路过的人。自然,真正要买的是一个也没有。年轻人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在看着一卷道经,倒显得十分的悠闲。

这个年轻人自然是易清。

那日孟军按易清的吩咐将他送回到这古街之后,易清便是让孟军回去了。至于他自己,怀里揣着张一百万的支票,所谓腰包一足,底气就粗。用易清当时的话来说,那就是“贫道也要粗俗一回了”。

心里一思量,就直接去银行办了一张卡,将这一百万存了进去。再取出万把块钱,先找了间环境好点的旅馆再次入住,然后又把自身的行头换成新的。最后想着,还是买了个手机。

毕竟这年头,没有手机实在是有些不方便。不过除此之外,易清终究还惦记着飞云观,没有再多用一分钱。

只是孟军随手就一百万的行为倒是狠狠刺激了易清一下。这时易清也算想通了,这年头还真不缺有钱人。而自己的灵符虽然在有些人眼里不值一钱,或许在另一些人眼里就是救命重宝,价值千金。

这般想着,易清灵机一动,绘制了六张灵符。三种灵符每样两张,第二天就是拿到了古街上去卖。至于价格嘛,易清一咬牙,直接是开出了每符一万块钱。

在他看来,一个愿买,一个愿买,自己就算卖出了一万元的价格,也不算是在坑人。毕竟自己卖的是真正的灵符,不是那些小庙里求来的骗人把戏。

“一万块钱一张符,难道这人真以为这世界上全是傻子,会有人去买这破符。”

“或许是人家写错了,原本想写一块的,中间多加了个万字也说不定呢。”

“估计是想哗众取宠吧,这年头,什么人没有。只是可惜了这年轻人的那副好气质。”

耳边尽是这些嘈杂声,易清嘴角微微一撇,也懒得在意。这些人大多是在图个热闹罢了,他本意就没有将这些人看成是自己的潜在买主。

毕竟煌煌人道,正是如日中天。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鬼魅阴邪之物出没,又哪会这么容易就都被你撞到。自然像先前的孟军这般急需这灵符的人也不会太多。

易清也是想得明白,自己这营生,就像那些古玩珠宝一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今日若能够真的卖出一张,就是他易清的运气了。

这般想的通彻,易清的注意力更是放在了手中的道经上。虽然以前就对这卷道经很是熟悉,但以如今入道后的眼光来领悟,顿时发现竟又有许多大道玄妙之处,忍不住沉醉其间。

“小兄弟,这符可是真的有效?”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却突然在耳边响起。

放下手中道经,易清抬头望去,入目的是一个满脸温和的老者。老者略显清瘦,头上虽然花白一片,却梳的一丝不苟,显得很有精神。

此时正蹲在自己摊前,细细观摩着那三道灵符。藏在眼镜后的目光,不时闪过一阵思索之意,似乎是对这些灵符有些意动。

“信者有,不信者无。”

略微沉吟,易清也是缓缓说道。灵符是否有效自己当然清楚,但说给别人听却不一定会信。与其带上自夸的嫌疑,还不如不去回答这个问题。

而眼前老者若真心打算买这灵符,显然是对有些事相信的了,甚至是遇到过那些东西。如此一来,易清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信者有,不信者无。若信灵符之力,那灵符就有效;若信这世上有玄奇之事,那这世上就有这些事存在!

老者闻言倒是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易清会这样回答。一双眼睛从地上的灵符处移开,开始直接打量起眼前这个年轻人起来。

这一打量却有些惊讶,自己平生阅人无数,此刻竟是似乎看不透眼前的年轻人一般。只感觉这年轻人好一副贴合自然性灵的气质。

再想起年轻人所说,脸上顿时也是不禁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易清见老者这幅样子,微微一笑,也不打扰,自顾自的又拿起了手中的道经看了起来。

只是一旁看热闹的众人这时终于有些忍不住纷纷议论了起来。老者的出现,到刚才的事,俱是发生在他们的眼里。

眼见这突然出现的老者竟是真的准备买这所谓的灵符,不少人都开始劝这老者不要被人给骗了,还有一部分人却也在琢磨着这老者是不是一个托儿。

总之现在易清的这个小摊子却是比刚才还要热闹了数分。

对于这些看热闹之人摆明在砸自己饭碗的行为,易清却显得丝毫不在意。买卖本就是双方你情我愿之事,若这老者没有买的打算,他自然不会强求。

更何况......想到这里,易清又不由打量了这老者一眼。老者这番气度,又岂是轻易能被不相干者左右意见之人。

果然,许是觉得周遭这些人太烦了,老者猛地回头一瞪。虽然没说什么,但就是那种严厉的目光,却已经透露出一股威仪。不怒自威,登时周围那些声音就小了下去,也终于是不再有人上前来劝这老者了。

见此老者才满意的转过头去,竟是又思索了起来。

只是下一刻,一道声音再次突兀地响起,令的老者刚刚舒缓的眉头猛地又是一皱。

“这位爷爷,这年头骗子多。行骗的手段更加层出不穷,可不能被人骗了。”

话音未落,三道亮丽的身影已是从众多的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三个女孩都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时尚的打扮。

而现在本就是夏季,身上穿的自然不多,更是将青春的风采都显露无疑。先前开口的正是走在最中间的一个女孩,等到彻底看清这说话的女孩面貌时,一旁的众人眼中不由得更加一亮。

与这个女孩一比,身边的那两个女孩虽然也算是到了美女级别,但无疑失色了不少。

“年纪轻轻的,什么事情不好做,偏偏要来骗老人,你不惭愧吗你。”

苏紫看着眼前那还老神在在的青年,心里顿时就是一怒,还没见过骗子这么嚣张的。略显尖俏的下巴微微一扬,立即毫不客气的斥责了起来。

自己跟两个室友出来逛街,先前看到这摊子上围了很多人,忍不住好奇也拉着两个室友挤过来看看。没想到见到的却是有人在卖所谓的灵符,居然还要一万块一张。

等看到一个老者要上当准备购买时,苏紫终于是再也忍不住,赶紧出声阻止了起来。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宣扬迷信思想,简直是这个社会的败类。”

对于眼前的青年,苏紫从第一眼看到就感到有些厌恶起来。明明跟自己一般的年纪,做哪样养不活自己,却偏偏要在这里行骗。

易清听到眼前少女那接连两句的指责,平静的眉宇顿时也有些微皱了起来。原本这么个绝色的美女,易清第一感觉还不错,只是此时却猛地不喜了起来。什么叫宣扬迷信,还有什么叫社会的败类。

只是多年的心性打磨还是令他耐住性子解释道:“这位小姐,什么又叫做迷信?我卖自己的东西,不偷不抢,怎么就成了这社会的败类了?”

“你还有理了?你看你卖的是什么,符纸!你让大家说说,神神道道的,这还不是迷信?还有,貌似这东西只有在那些庙里才有吧,你拿出来卖,还一万块一张,这不是抢,却比抢更可耻,不是吗?”

听到易清的话,苏紫不禁冷冷一笑,立即指着地上的那些符纸连珠炮般的反驳起来。

“对呀,这都21世纪了,什么灵符啊,神鬼啊,不是都被科学证明是糊弄人的吗?”

许是见到三个美女在场,在场的许多人,尤其是男性同胞们,纷纷加入了苏紫的阵营,开始对着易清指责了起来。

苏紫见此,望着眼前的易清,娇俏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得意。敢出来骗人,在本小姐面前看你还不现形。

见而到这个情景,易清却是罕见的一阵沉默。心里有些无奈,甚至是悲凉。始秦时就有修士徐福欲炼长生不老药,就有修道文明。世上真修,传承千年,怎么到现在就成了迷信......

“小姑娘,话不能这样说。老祖宗的东西,传到现在,总是有些玄妙的。只是我们这些不肖子孙,丢了祖宗的本事罢了。”

正在这时,一旁的老者却突然开口说道。话中意思,竟是在反驳先前苏紫所说。

“呀?”不仅苏紫,就连一旁的其他人也是一愣。自己等人这架势,分明在帮这老者不让他受骗,这老者怎么竟是在帮那骗子说话。

“这位爷爷,现在要相信科学。那些封建迷信,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苏紫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却是赶紧向那老者解释道。在她猜来,这老者必定是受到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多一点,难免对此有些相信。

“不用再说了,是不是封建迷信,我心里有数。”

老者却是忽然对着苏紫一摆手道,接着望向一旁仍旧沉默的易清,不禁露出一抹笑意,“小兄弟,我就买几张吧。”

易清闻言才回过神来,不过心里倒是没有丝毫的意外。看先前老者的样子,恐怕心里也是相信这些的。

只有苏紫在一旁看着,洁白的贝齿忍不住咬住了那娇艳红润的嘴唇,眸中似乎闪过一丝羞恼。

“哼!不会让你这个骗子得逞的。”

轻咬着红唇,苏紫突然就是拿出自己那个小巧的手机,蹬蹬蹬按了几下,悄悄说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