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原来是警花

第十一章 原来是警花

“你们都不要走,我已经报警了!”

苏紫那略显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在人群中突然响起,直接令的所有人一愣。

望着苏紫略显得意地举起自己那粉红色手机的样子,易清的脸色终于是有点阴了下来,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一股怒气。你认为这是迷信,那好,不关我鸟事。可你却硬要阻止别人相信,这就有些过了吧。

“那好,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会不会定我罪。”

冷冷的回了一句,易清也不忙着跟这老者交易,竟是就在那等起了警察的到来。自己的飞云观是经过国内道教协会认可的,自己也是注册了的真正道士。

再者言之,国内现在风气较为宽松,政府在这一方面的政策也是开明,自己今日这行为无论如何也说不上违法。

而见到苏紫这横cha一杠的举动,老者脸上似乎也有着一丝怒气掠过。不过显然养气功夫到家,倒没有发作起来。却也随易清一般冷着脸等待着。

只是一旁的那些人,听到等会警察会来,大部分都选择了立马离开。毕竟千年以来的观念,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对于警察,更是有着天然的一点畏惧。

不过也有少数几个年轻人,仍是留了下来,倒显得兴致勃勃地想看着事件的最终发展。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众人的耳边就是响起了一阵警鸣声。毕竟在省会城市,出警速度不是一般地方可以比拟的。

未过多久,一辆警车便是停在了古街入口。车门拉开,两名警察快速地走下车来,向着易清所在之处走去。

“是你!”

以如今易清的目力,自然远远就看清了走来那两名警察的样貌。当看清其中一位时,忍不住心里就是一怔。而那名警察竟然也眼尖。在易清目光看过来时,亦是瞬间看见了易清。

一声低呼,下一刻忽然便从两人嘴里冒出。

走来的那位女警,赫然是之前易清在火车上遇到的叶璇。

原来是位警花,之前还真没有看出来。

望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叶璇,易清不得不赞上一声。这叶璇穿上这身警服,倒更加将那傲人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显得比之前更加令人心动。

“你怎么会在这?”

见到是易清,叶璇也是微微一愣,不由想起了火车上发生的事。原以为只是萍水相逢,想不到几天之后又在这里遇到了。

虽然感觉不再像当初那般厌恶此人,叶璇对易清的印象却也没有一开始时那么好。因此此时站在易清的摊前,只是淡淡地问道。

“做点小生意,刚好还你那一万块钱。”

此时易清也不由不感慨世事奇妙,正愁找不到人家还那一万块钱,人家就送上门来了。对于叶璇,易清倒是发自内心的有股感激之情,若不是那一万块钱,自己又如何能够得到那道图,达到如今这真修境界。

“都说了这钱本来就该我付,这件事不用再说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边同行那疑惑的目光,叶璇突然对易清就有些微怒,冷冷说道。要是再说下去,免不了要说出自己在火车上被扒了钱包的事。堂堂警察,居然让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以后还不被同行们笑死。

“怎么,叶璇姐,你们认识?”

苏紫原先见到叶璇带人上来,脸上立即是一阵欣喜。叶璇姐对这种事最为深恶痛疾,刚好将这骗子绳之以法。哪想到貌似自己的叶璇姐跟着骗子之前认识,这时终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在火车上见过一面。”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叶璇连忙转开话题问道,“阿紫,你刚才说这里有人巨额诈骗,是怎么回事?”

“叶璇姐你看,就是这骗子!”

见叶璇问到这个问题,苏紫连忙将之前的疑惑丢在一边,旋即猛地指向眼前的易清,向着叶璇述说了起来。

“易清,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听到苏紫说完后,叶璇柳眉果然是冷然竖了起来。脸上有着丝丝的怒气浮现。一万块钱一张符,你还真敢骗。

“买卖你情我愿,需要解释什么吗?”

之前叶璇话后,易清就是沉默了下来。既然她说不需要还那一万块钱,自己自然也犯不着一而再再而三的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大不了以后在其他方面偿还就是了。此刻再听到叶璇的这语气,眉毛顿时也是微微一挑,冷然回道。

“可你买的是所谓的灵符,是在宣扬迷信!”

看到易清这种态度,叶璇更加感到一阵恼火,声音忍不丁挺高了几分,有种明显的恼火。

宣扬迷信?

易清嘴角不觉扯起一道微冷的弧线。目光一瞥,就是看向了一旁不远处的那些看相测运摊子。我在宣扬迷信,莫非他们那就不是宣扬迷信了,你怎么就不去管管他们。

“一张符卖一万块,你这是巨额诈骗知不知道?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局里一趟吧。”

顺着易清的目光,叶璇自然也感受到了其中那抹嘲讽之意,愈加心头火起。这两者的xing质能是一样的吗!行骗被揭破还拒不认罪,叶璇下一刻忍不住就拿出警察的威严,冷冷地命令了一声。

“去警局?”

易清听到这话一怔,旋即只觉一股滔天怒火猛地从心里窜了上来。先是平白无故被人说成骗子,再然后居然还要抓自己去警局。就是泥人,也要被激起三分火xing了。

“小子,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显然这次出警是以叶璇为主,既然此刻叶璇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一旁的那男警也是立马虎着面孔说道。

“这位警官,话不能这么说啊。”

这时,那老者终于再次出声说道,有种想要为易清辩解的意思。

“不用大爷帮我说话了,我就跟他们走走又何妨。”

不过那老者话还刚说出口,就被易清阻止住。易清先前神色一阵变化,最后却是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真修也是人,也要依托这个社会生存,要遵循这社会上的制度。自己如今没有那能力改变规则,就只能先顺从这规则。

这件事究其原因,还是道修的没落,以致世人不相信这世上有玄奇的存在。更是自己实力不够,影响力不够!易清突然意识到,要想振兴飞云观,还有很多事要做!

“这护身符,两道都送给您吧,也不收钱了。”反正易清的东西也不多,将摊上的六道灵符收起,略一沉吟,就将其中的两道护身符拿出递给了眼前的老者。

先前易清用灵眼观看了一下,这老者中气十足,精气神都完好无损。也没有什么阴邪东西缠身,想来买这灵符也只是为了防身求个安慰罢了。防身的效果,自然以护身符最佳。

警车启动,老者很是慎重的将那两道护身符收好,旋即却幽幽一叹,自己今日是欠了这年轻人一份人情了。可惜自己虽然有些影响力,却不在政法界,眼前的事却有些爱莫能助。

转头冷淡地扫了苏紫一眼,有些恼怒的说出“胡闹”两字后,随机也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去。

“梳子,现在我们干嘛去?”

一干人等都是散尽了,只剩下苏紫和她的两个室友还呆在原地。这时问话的是其中的一个室友,戴小雅。而苏紫,在她的口里,自然是成了梳子。

“回去吧,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小呆你呢,还要逛下去吗?”

苏紫闻言不禁撇了撇嘴,似乎刚才老者的那“胡闹”二字还在耳边回响,此时看着警车离去的方向漫不经心地说道。她成了梳子,戴小雅自然变成了小呆......

警车之上,易清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右手暗暗结着九天上清印。泥宫丸内的道图之中,一丝丝的灵气,被引导出来,然后被易清吸收进体内,转化成法力。

眼前的事,给了易清很大的触动。要想完成师傅遗愿,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叶璇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刚才那会儿没有觉察。现在才发现,几天不见,这易清的气质却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似乎,更加的出尘了。

只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去做诈骗的事?叶璇忽然有些疑惑起来,不过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从来只相信眼见为实,什么灵符,不是骗人的把戏又是什么。

一路上没有言语。苏杭市的公安局离古街并不远,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易清就感觉到警车停了下来。

缓缓睁开眼睛,易清不发一言地跟在叶璇的后面下车。叶璇给他的名头是协助调查,倒没有动用武力。

其实这可是他们的幸运。若真是动武了,那就真正触及了易清的底线。到时候,恐怕易清会让这两人真正见识一下道家的符箓秘法了。

不愧是市公安局,巍然矗立。一眼望去,就给人一种威严之感。

而在易清的灵眼之下,更可以看到一股股的威煞之气环绕其间。威煞,不是阴邪之气,而是堂堂正正的一种气势。所谓官威如狱,更别说是警局这类地方。

就比如古代的那些衙门,时间一久,自然就有威煞生成,对鬼邪有着无穷杀伤力。一般的阴邪之物靠近都要被生生的镇死。

“队长,带回来个人,是在古街那块卖所谓的灵符。”

走进办公室,来到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面前,叶璇微微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如实说道。

“灵符?”那队长闻言一怔,好久没听过这玩意了,现在居然有人在卖这东西。

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年轻人脸色平静的跟在叶璇身后,不发一言。只是那副气质,倒让这队长微微有些吃惊,这样子似乎真有些本事啊。

“有些事,并不一定就是假的。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总还是有些道理的。”队长这般年纪,比之叶璇倒倒更多的听说过一些事。

有些诡异的事,用科学的确不能解释。因此在这一方面,队长却是有些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不过似乎这叶璇也并不简单,队长明明行政级别在她之上,更为她的直属领导,却只是尽量和善委婉地说道这番话出来,态度表现的颇为和善。

“嗯,队长你是说那灵符是真有其事?”叶璇听到这队长的话却是忍不住柳眉一扬,反问道。

“也不一定,”似乎是怕惹恼了叶璇,队长措辞显得很是小心翼翼,又是望了易清一眼,才说道,

“正好,最近你亲手抓来的那些人在警局内一直囔着说闹鬼,不如就让这位小兄弟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