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3章 六丁六甲斩凶魂

第十三章 六丁六甲斩凶魂

“去!”

随着一声暗喝,易清左手凌空一点,手里的灵符顿时激射而出,悬浮在半空之上。

在法力的催动之下,原本还显得黯淡普通的灵符此时瞬间焕发出一阵耀眼的明黄色光泽。只是呼吸之间,竟忽然自燃了起来。

继而在周围数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下一刻一道只有拇指大小的金色纸鹤光影顿时浮现出来。竟是充满灵xing,在半空之中翩翩欲飞。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不久却直接向着房间内的一处飞去。

鹤寻符,果然奇妙!

看到这般情景,易清忍不住微微一笑。刚才他催动的并不是六丁六甲符,而是先前画好的那道鹤寻符。

鹤寻符,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幻成灵鹤,搜寻那些阴邪之物的一道灵符。虽然功效单一,却是道门真修必不可少的一道符箓。毕竟如果那些东西刻意隐遁,就算有灵眼,也无法轻易的找到。

易清虽然能够感觉到这凶魂就藏在这房间之内,却是不清楚凶魂的具**置所在。这时候使用鹤寻符倒成了最好的办法。

在一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灵鹤径直向着房角内一个最是阴暗隐蔽的角落内飞去。到了那角落,就不再飞走,只静静盘旋在那角落上空。

“啊!”

易清等人的行为一直看在黄毛青年一伙的眼里,看到易清又是朱砂,又是画符什么的。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再联系自己这几晚遇到的恐怖事情,黄毛青年一伙心里也是顿时想到了什么。

此可见灵鹤就停留在自己房间内的那处角落上,顿时吓的惊叫出声来,想也不想一下子就都跑到了离着角落最远的地方。

“放我们出去啊,有鬼啊。”黄毛青年想到有鬼一直就在这房间内那个角落里,脸上瞬间吓得更加惨白,就差要哭出来了。此时哪还有当初在火车上的那股狠色,立马就跑到门口对着叶璇苦苦哀求起来。

等再看到一旁的易清时,脸上忽的就涌出一股希望,“道长,救救我们吧。在火车上我们不应该得罪您的,我们知道错了。”

此刻在他们眼中易清就是他们的大救星,虽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易清,但想起易清能够画符,干脆直接就喊易清叫做道长。

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崂山道士什么的就会画符捉鬼。不过也算误打正着,易清还真可以说是一名道士。

“我去把他们放出来?”

见到黄毛青年一伙这般样子,虽然愤怒他们之前作恶多端。叶璇此时还是有些不忍,禁不住就征询出声道。

“来不及了。”易清对于放这些人出来倒无所谓,只是现在,貌似办不到了。感觉到那角落里突然暴涨的阴气,立马阻止住叶璇,脸上显得有些严峻。

果然,就在易清话音刚落,原本还在那角落上空盘旋的灵鹤猛地一阵光芒闪烁,下一刻直接便是化作了虚无。而拘留室内的日光灯,竟突然诡异的全部熄灭了下来。整个房间之内,似乎一下子就冷上了许多。

“啊!”

突如其来的诡异变化,令的所有人都猛然一惊,叶璇更是忍不住就尖叫了起来。不过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赵德军可谓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铁血之人,此刻脸上也隐隐有些发白。

就更不用说黄毛青年那一伙人,早就吓得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好在现在是白天,光照射进来,灯灭了倒对众人的视线没有多大影响,否则的话众人恐怕还要觉得恐怖上数倍。

易清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人,对于灵鹤的湮灭,更是不在意。鹤寻符本就只有寻找阴邪的功能,本身没有一点防御之力,自然能够被轻易毁去。此时盯着那处角落,易清脸上也不自觉的一阵凝重。

灵眼之下,只见一道凶魂身影,被无数阴气所环绕,已经是悄然出现在那处角落位置。

凶魂显化出来的是个魁梧的大汉形象,虽然还有些虚幻,但那张脸却清晰可见,满脸狰狞。此刻一双鬼眼正恶狠狠地盯着易清,满是戾气。

蓦然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老子不去找你们,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正好今天老子大开杀戒。”

“哼!不过是个比普通的鬼物厉害点的凶魂罢了,连厉鬼都不算,居然敢大言不惭。”第一次见到凶魂这等鬼物,易清也是微微一怔。不过听到这凶魂所说,立即就略显不屑地冷冷回道。

其实在暗中易清心里却也瞬间警戒了起来。凶魂虽然比不过厉鬼,但此时易清的修为在厉鬼面前更加不够看,因此还是小心谨慎一点为好。

“是吗,仗着有些道行,就敢出来捉鬼,还真是不知所谓!”听到易清的话,凶魂那狰狞的鬼脸上嘴角顿时一咧,几乎要拉到了耳根处,露出森白锋锐的牙齿。

鬼目缓缓阴冷地扫视而过,当看清立在不远处的赵德军时,一声凄厉的鬼啸,忽然就从凶魂的嘴里爆发出来。满身的阴气,更是猛然再次暴涨,其中大半竟都变成了漆黑之色,

“就是这个臭警察,当初就是他带的人围剿了老子的帮派。”

顿时之间凶魂那阴气缠绕的鬼躯就是飞掠而起,眨眼间掠过易清,向着一旁还茫然没有察觉的赵德军扑去。

“小心。”易清反应过来,动作却没有凶魂快速,只好连忙回头对着赵德军两人提醒道。

赵德军几人只是普通人,不说见不到眼前凶魂,更是听不见凶魂的说话。因此在他们眼里,刚才易清就仿佛在跟空气说话一般。

偏偏又知道易清不是寻常人,顿时都是感到***起来。看着易清说话的方向,忍不住就远远避了开来。

此时听到易清忽然的提醒声,心里猛然一顿,脸上不禁浮现出恐惧的神色。赵德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忽然就感到一股冷意扑面而来。直欲钻进骨子里一般,耳边更是仿佛传来一阵阵的鬼啸。

蓬!

整个身子瞬间诡异地不能动弹起来,而就在这时,赵德军忽地感到怀里一声轻响。紧接着一道玄光就莫名的从身上升腾起来,将赵德军护在其中。

在这道莫名升腾起的玄光当中,赵德军瞬间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直到此时,一阵惊骇才猛然涌上心头,当即就一连后退了好几米。之后才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满脸震惊的拿出怀里的东西细看起来。

正是之前易清送给他的两道灵符,不过此时其中的辟邪符已是化为了一团碎屑。

赵德军看着手里的符纸碎屑,脸色再次一变。下一刻连忙向易清望去,目中隐含感激。他心里明白,若不是之前易清给的这灵符庇佑,恐怕自己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区区灵符,就想救命!”

辟邪符之力,硬生生替赵德军接下凶魂的一次攻击。其中所含的力量天然就对阴邪之力有着一股克制作用,更是令的缠绕在凶魂身上的阴气一阵动荡,隐隐似乎散去不少。

只是这点灵符之力,对凶魂的影响却并不是很大。略微一顿,下一刻凶魂又凶狠地向着赵德军扑去。

“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不成!”

见到凶魂这样无所顾忌,易清眉宇顿时一扬,嘴角也不禁露出一抹冷笑。体内法力忽然一动,原本捏在右手上的六丁六甲符顿时就向着凶魂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易清那冷然的声音也是突然响起,

“六丁六甲,斩妖除魔!”

六丁六甲符在易清法力的催动之下,顿时符面之上闪过一阵阵金色的玄秘光泽,顺着那繁杂玄奥的符文游走。

呼吸之间,那金光猛然暴涨,整道灵符竟就在半空中爆裂了开来,只觉那金光反而显得更加浓郁。隐隐间,可见无数金光似乎是在快速地勾勒着几道身影。

片刻过后,金光又是猛地一阵收敛。而两道大将模样的身影,却突然浮现出来。两个大将皆是魁梧异常,身穿金色铠甲,手里拿着降魔刀剑,面目却笼罩在金光之中看不清楚。

甫一出现便是向着那凶魂攻去。

见此易清也悄悄松了口气,六丁六甲符,并不是说就能召来六丁六甲全部神将。

沟通上天,又岂是易事。

再者说,人家六丁六甲好歹是有神位的神将,虽然受天庭敕令要响应凡尘道门中人的符箓召唤,但真要全来,岂不太掉身价了。

不过就是这两个神将,也已经足够收拾这凶魂了。

想到这里,易清不由是冷冷一笑。一个还没有成形的凶魂,也怪你倒霉,不去找个阴气重的地方潜修,偏偏还给自己撞到。

心里想着,那边两个神将早已经是瞬间到了凶魂的身前。

“大胆妖孽,受死!”

面无表情地猛然一喝,紧接着两个神将再不说话,一左一右直接向着凶魂凌厉斩去。没有什么玄妙的招式,但一刀一剑斩到凶魂身上,总能让那阴气一阵沸腾。刀剑斩中的地方,阴气片刻间就是消散一空。

六丁六甲神将的兵刃,自然带有降魔伟力,更是阴邪之物的天然克星。

“啊!混蛋!”

果然,不到一会时间,那凶魂就是凄厉的号叫了起来。普通攻击对他们这些虚散的鬼物没有作用,但六丁六甲符上的伟力,却能够直接攻击鬼物的本源。

因此对于六丁六甲神将的刀剑,凶魂根本就不敢触碰。更别说抵挡了,只能被动的接受着神将们的攻击。几次下来,那凶魂的气势就显得削弱了很多。

“大胆妖孽,受死!”又是同样的一句话,两个神将的刀剑似乎更加凌厉了起来,更进一步地削弱着凶魂的阴气。

只是易清也明白,自己那点法力绘制的六丁六甲符,召唤出来的神将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此刻神将身上的金光已经是黯淡了不少,就连整个身形,都有些虚幻起来。

“该死,老子还要报仇,老子要鬼啸天下!”

凶魂整个身形也没有刚开始时的那么凝实,凄厉的一吼,一双鬼眼猛地就盯住着易清。就是这个臭道士,多管闲事!就算魂飞魄散,老子也要你陪葬!

想也不想,硬受着两神将的一击,凶魂忽然就向着易清恶狠狠地扑来。

见此,易清的神色猛然就变得难看起来。

貌似,自己有点失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