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天师法印

第四章 天师法印

法印!

更准确的说,是天师法印!

道门天师一脉亲自祭炼而成,拥有降魔灭妖之力的法器。易清没有想到之前唐远口中的诡异古印竟然是一枚天师法印。

甫一接触,易清就感到自己体内的法力竟然是隐隐有些波动。再看到这枚古印的样式,心里猛然就浮现出了之前看过的道门典籍中记述的一种法器,天师法印。

法器,远远比符箓更加具有威能。而且只需要法力蕴养催动就行,不像符箓一样只能一次性使用。

“易小兄弟果然认识这东西?”

听到易清的话语,显然是认识这诡异古印的。唐远脸上顿时也浮现出一丝喜意,隐隐更带着一丝的好奇,立马就向着易清问道。

“这是我道门的天师法印。所谓法印照处,魅邪灭亡,是古代那些天师降妖除魔的一样重要法器。只是不知道唐教授怎么得到这东西的?”

见到唐远问出来,易清也是含笑答道。只是双目之中,不觉就涌现出一丝丝的火热。这可是真修才有的法器啊。

自己那飞云观将近两百年,几代下来日日供奉祭拜一块千年桃木制成的令牌。听以前师傅说起也不过是让那令牌有了一丝丝辟邪驱鬼的灵性威能而已,还远远达不到法器的级别。

法器,并不是那么容易祭炼成的。不说要先入道衍生出法力,还要有威力巨大的灵禁。这些灵禁,威能是符箓的数倍,从古至今都是各家各派的不传之秘。

易清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如今竟能够见到一种法器,还是道门中颇具威能的天师法印。

“只是天师法印乃是邪魅克星,又怎么会令自己的护身符突然催动起来示警?”

虽然心里有些激动,易清却仍是保持着清醒,没有轻举妄动。再一想之前唐远遇到的诡异之事,心里顿时就有些怀疑起来。目光直直盯着这天师法印,忍不住眉头就是微微一皱。

此时细看之下易清也是逐渐发现了这天师法印的异常。天师法印作为道门法器,经过法力蕴养,想来自当是莹然如玉,卖相非凡,更别说这法印的本体材料就是一块难得的好玉。

只是此刻易清入目的法印,通体却是露出了本体玉质,看上去显得毫不起眼。最重要的是,整个法印大半竟被诡异的染上了一层漆黑之色。看上去本是**浩然的道门法器却无端中给人一种森厉阴邪的感觉。

注视良久,易清的脸色,终于是有了一丝丝的微变。

“好浓的煞气。”

看着那层布满大半法印的黑色,易清也是终于发觉,这根本不是什么染上去的颜色之类,竟然全部都是煞气。之所以成了黑色,实在是这煞气实在太过浓郁的缘故。

“煞气?”

唐远一直在一边静静看着,此刻听到易清的自语之声,也是忍不住问道。煞气这种东西,不是那些风水命术常说的吗,怎么会跟这块法印有联系。

“煞气,就是一种凶杀狠戾之气。古代那些征战沙场的大将,若是杀人盈野,原本的杀气就会逐渐转化成煞气,一般的人靠的近了精神都会感到一阵恍惚。而古代一些精锐军队,杀敌无数,百死尤生,也会产生这种煞气。”

闻言易清顺口就是解释了起来,只是一双眼睛,仍旧紧盯着这法印一阵细看,眉宇间的皱痕丝毫没有轻减下来。

易清没有说的是,此时这法印内的煞气,绝对不会是生人所能拥有的那种煞气这么简单。

要不然即使法印没有真修催动,凭借自身威能,只要这种煞气一靠近,就能立即将之净化。哪里还会被煞气侵入印内,甚至因此本体还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威能全失。

又观察了一会,略微一阵犹疑,随即易清忽的就是靠近上前去。这法印的确显得有些诡异,易清也不能保证自己下一刻会没事。但略一沉吟,易清仍是一咬牙直接上前拿起了那摆放在台上的天师法印。

法印一入手,易清的脸色猛然就是一变,因为那一瞬间他竟突然感到自己体内辛苦修炼出来的法力不受自己控制的向着手里的法印流去。

“果然有古怪!”想也不想,易清就欲放下法印。自己修炼出这点法力也不容易,要是突然就莫名的这样被吸走,那易清真是连哭都没地方哭了。不过还没等易清动作,手里的法印忽然就焕发出丝丝的玉色瑞光,一闪而没。

与此同时,法印之内,突然就闪现出了一道道符文,在法印之内纷纷流转。随着这些符文的流转,易清惊异的发现,那覆盖住大半个法印的漆黑煞气竟是隐隐有些减少的迹象。

“原来如此!”见此异变,略一细想,易清忽然就是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这法印的情况。而对于唐远遇到的所谓诡异事情,更隐隐然有了不少猜测。

想来是以前有道门天师一脉的天师发现了什么凶煞鬼物为祸,才用这天师法印将其收服镇压。只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凶煞之物竟没有一下子就被法印炼化,反而逐渐侵入到这法印当中。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之前唐远一靠近天师法印时,其身上的护身灵符会自动的催动起来。经过这么多年,法印之内原本留存的法力想来消磨的差不多了,恰恰与其内的凶煞之物僵持住。

偏偏这时候有灵符靠近,感受到其中的法力,以法印的灵性,自然会主动去汲取这灵符上的法力。

心里隐隐做着这般猜想,看着手中在自己的法力灌输之下逐渐焕发出瑞芒,浮现无数道符箓的法印,易清的脸上忽然就浮现出了一丝激动欣喜之色。

这法印竟是威能依旧!只是一直以来没有真修法力的蕴养,才显得有些颓败的样子。

那岂不是说只要自己今后一直用法力蕴养祭炼,这法印就能恢复往日的威能!

想到这里,易清的嘴角再也是忍不住,猛地就扯起了一道弧线。虽然不知道这天师法印全盛时期是什么样子,但料来既是法器,威力必然不凡。

到时候,自己也算是真正有样护身斗法之物了,不用每次都要颇为麻烦的来绘制符箓制敌。

“唐教授,这天师法印对我们这类人很有用处,不知道可不可以转让给在下?”

看着在自己法力灌输之下,煞气一丝丝被净化,逐渐恢复本来面目的法印,易清突地向一旁的唐远问道。这次,倒是轮到易清显得有些忐忑了,毕竟是人家的东西,若人家不给,倒的确也有些麻烦。

“既然这法印对易小兄弟有用,送给易小兄弟又何妨。”

唐远之前看下来,又听易清如今一说,倒是没有多想,直接就答应道。这东西虽然也有些不错的研究价值,但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还是显得过于玄奇,如今送给易清结个善缘也好。

只是旋即就听唐远接着说道,“只是不知道,我那弟子的症状......”想到仍旧不知何故昏迷不醒的那个弟子,唐远的脸上也顿时浮现出一抹忧色。

“你那弟子只是煞气入体,等下我去将那煞气除去,自然会无事。”听到唐远答应,易清忍不住一喜,再听到唐远说起那弟子,立即就是说道。

“那就好。若是有了什么差错,我这当老师的心里要愧疚一辈子啊,更是不好跟他的家里人交代。”闻言唐远倒显得着实松了一口气。

“呵呵,现在就去看看唐教授你那弟子,如何?”如今得到那天师法印,易清心里一阵激动,却是想尽快将这里的事情解决,好回去静心研究这法印。

“那自然最好,发生这种诡异的事先前我也不敢惊动,便是将他安排安排在了市医院特护病房内。那市医院的院长是我的一位好友,在医院里有些事上倒可以帮上一些忙。”听到易清如此一说,唐远顿时也是有些欣喜,连忙说道。

说定之后,两人便不再耽搁,直接就奔着市医院而去。

以唐远的身份,自然也有自己的私家车。驱车行驶,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就是到了市医院的门口。

市医院不愧为苏杭市第一大医院,门口熙熙攘攘,皆是人群。

易清两人直接就穿过人群向着唐远安置弟子的那处病房走去。不过才刚到门口,就见着一个比唐远年纪小点的中年人早已经是等在了那里。

那人头上倒是明显的地中海,身形显得有些微胖。只是站在那里,那有些滚圆的肚子就立即凸显了起来。

“老江,麻烦了。”见到此人,唐远立即快走几步,来到此人面前略显感激的说道。见此易清也明白过来,此人必定就是唐远口中所说的好友,这市医院的院长了。先前在来的路上,唐远就已经先给这江院长打了电话。

“小事而已,不过老唐你那弟子的症状倒是真的显得有些诡异啊。我先前曾让院里的医生动用了最先进的医疗设备,竟然还查不出你那弟子究竟是患了什么病。”

说到这里,江院长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奇异。能够坐上院长这个位置的人,手里自然也有着一些真本事,可是他还真可以说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病例。

唐远闻言倒是不自觉的看了一旁的易清一眼,却也心知有些东西不宜传的太开,直接就说道:“有心了,老江。院里事多,你要有事就先去忙吧,不用陪着我们。”

闻言江院长倒没有推辞,他堂堂一院之长,每天的事情自然很多。若不是因为唐远的到来,他也不会在这陪着。现在听唐远这么一说,再次寒暄了几句,便是先行离去了。

见此唐远两人才推门进到那特护病房当中。这特护病房不大,不过也没有其它病房那么多床位,只安置了一张病床,自然也就只能住一个病人。

以此看来,唐远与这江院长的关系倒还真不错。易清可是知道,现在医院里的一间特护病房有多么的难求。

此刻病**赫然躺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双目紧闭,脸上惨白无比。整张脸上,隐隐有些扭曲,似乎显得十分痛苦。

看到这个年轻人,易清不知为何,心里竟是突然一顿。隐隐间,似乎是觉得,自己之前好似遗漏了什么重要东西一般。

与此同时,不知为何,心底竟陡然生出一种不妙之感。顿时就让易清的脸上再无得到天师法印的兴奋之色,显得有些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