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恐怖军魂

第五章 恐怖军魂

灵眼之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确萦绕着一股黑色的煞气,倒是符合易清先前的判断。

只是不知道为何,当看到这股蛰伏不动的煞气时,易清的心里猛然就生出一种心悸的感觉。就似乎,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这种突然出现的诡异感觉,当即令得易清脸上一沉。

沉思许久,仍是不明所以。易清微微犹豫,下一刻手掌一翻,一道驱邪符就出现在了手中。

无论是煞气,凶气,阴气,都可以称之为“邪”,自然也都可以用驱邪符破去。

原本在易清想来,唐远那弟子只是不小心让法印中镇压的煞气入体,用一道驱邪符就可以治愈。只是如今这突如其来的诡异感觉,却是让易清明白。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啊。

只是一直找不到缘由,易清稍一犹豫,便决定先用辟邪符试探一下。他也是想看看,这股蛰伏在这年轻人身上的煞气,究竟有着什么古怪。

主意已定,易清体内法力一动,手中的灵符蓦然闪耀出一阵金光,下一刻便是在一旁唐远震惊的眼神中直接向着躺在病**的年轻人遁去。

而一旁唐远虽然年过半百,但何曾见过灵符这般玄奇的东西。此刻见到灵符在易清的催动之下这般变化,想不震惊都难。

灵符逐渐的向着年轻人靠近,易清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只紧紧盯着那道灵符,手中不知不觉间已是拿出了一道六丁六甲符。心知若真有古怪,自己这一试探之下,必定是要显现出一些端倪出来的。

至于六丁六甲符,却是易清先前就直接绘制好的。自从上一次警局凶魂之事后,在这几周空闲的时间之内,易清没事倒绘制了不少自己会的灵符。

一来是以备今后遇到一些情况的不时之需,二来符箓之道,也是需要不断地习练感悟的。对每道符箓感悟的程度不同,所绘制出来的灵符功效大小也将不尽相同。

就拿驱邪符来说,虽然易清都能绘制成功,但与第一次相比,现在的威力绝对远远胜于数倍。

“杀!”

在易清戒备的目光之中,驱邪符终于是落在了那年轻人身上。只是灵符上的驱邪之力还没有发挥出来,那年轻人身上的黑色煞气猛然一动,瞬间在年轻人的体外凝聚成了一个半米高的黑色人影。

见到灵符落下,那黑色人影猛然一喝,一声“杀”字蓦地爆出。杀音震世,煞气一阵翻涌,竟是生生将这道灵符震碎。

一声喝震碎灵符,那黑色人影并没有消散。反而是目光一转,陡然射在易清的身上,显得杀意沸腾。

见到这般变故,易清虽然有所准备,脸上也是猛然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等到再次细细打量这由煞气幻化而成的黑色人影时,终于是忍不住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黑色人影虽然只是由煞气幻化而成,但整个人影却显得十分的清晰。全身罩在一件森冷的铠甲里面,头戴盔甲,此时手里更是握着一把幻化出的漆黑长刀。

森然鬼目之下,泛着血红之色,有着浓郁的杀意沸腾而出。

“军魂!”

说出这两个字,易清只觉的嘴里猛然有些发苦,脸上早已是说不出的凝重。

怪不得之前会有种心悸的感觉,原来潜入这年轻人体内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的什么寻常煞气,而是阴邪中堪称恐怖存在的军魂!

军魂,是生前就杀戮极多的将士,在死后因为各种原因诞生出来的一种恐怖存在。活着的时候就是满身煞气的狠戾人物,等死后变成了军魂,就更加恐怖异常。

一般的鬼物阴魂靠近军魂,都要被萦绕在军魂身上的煞气杀意直接冲击的魂飞魄散。

而据易清所知,记载中闹得最是厉害的一次军魂出世,就是长平军魂了。

当年秦国武安君白起在长平一举坑杀赵国四十万大军,而几千年下来,这些被坑杀的大军其中大半竟是都变成了军魂。杀念四散,怨气冲天,而鬼神皆惊。

当时华夏真修整个道门,佛门等所有入道修士共同下山,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算是超度镇压了这些军魂。

易清绝然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初一入道,竟然就遇到了军魂这种恐怖的东西,也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怎么就这般的差。此刻心里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需要用天师法印炼化,原来当初被镇压的是军魂。

恐怕当初这些被镇压的军魂还不止是单单的一个这么简单。想来之前收服这些军魂的天师也是打算用法印慢慢炼化它们,没想到不知为何直到如今还剩下一个军魂没有完全净化掉,更让这军魂从法印中逃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易清就是感到头皮更加的一阵发麻。这下,麻烦大了!

不过也心知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心神猛然一凝。下一刻想也不想,手里直接一指六丁六甲符,“六丁六甲,斩妖除魔!”

“大胆妖孽,受死!”

灵符爆发出一阵金光,如上次一般顿时就在半空中显化出两个金色神将。一声怒喝,两神将毫不迟疑,手持降魔刀剑顿时就向着军魂斩去。

“杀!”见此,那军魂空洞的鬼目中红色腥芒也是快速占满整个眼眶。手中的长刀在煞气的包裹之下,直接是不闪不避,恶狠狠的迎上了六丁六甲神将斩来的刀剑。

轰!

半空之中,军魂的长刀架住神将兵刃,金色的光芒顿时就与黑色的煞气纠缠在了一起。本是阴邪之物克星的金芒,此刻面对着那黑色煞气,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甚至渐渐地在那煞气的侵蚀之下,不断被消磨着。

“大胆妖孽,受死!”六丁六甲神将本就是一股降魔真念凝聚而成,只依着一种斩妖降魔的本能动作。见到刀剑没有斩落下去,又是齐齐一声大喝。刀剑顿时收回,紧接着再次直直地向那军魂斩去。

而军魂本就充斥着一种战斗本能,顿时也是怒吼一声举刀迎了上去。只是隐隐间,那黑色的煞气翻涌间,又浓郁了数分。

“果然是没有用处。”

一旁易清见到第二击过后,那两个六丁六甲神将身上的金光立马就黯淡了下来,整个身躯也是隐隐有种湮灭的趋势。顿时在心底一声苦笑,却并不觉得惊讶。

以军魂的强悍,这在那凶魂面前显得威力强大的六丁六甲符,根本就发挥不出半点作用。

自古邪不胜正,那也要看是在什么情况下。火强大到了一定程度还能灭水呢,更何况是这军魂。

虽然明知不行,易清却仍是手里一扬,又一张六丁六甲符飞出。好歹也能争取点时间,感受着从左手那天师法印上传来的逐渐强盛起来的波动,易清眸中忽然变得一阵安定。

这天师法印没有了那些强横军魂的制约压制,又有易清一直不停的法力灌入,似乎净化其内的煞气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此刻再看上去,已经是能够看到一点莹白从法印上透露出来。

而其内所流转的玉色符箓,更在不知不觉间多出了数倍。乍一看,竟是有几千道之多。

似乎,易清已经有了一点被易清祭炼成功的迹象。

“杀!杀!杀!”

见到又有两个神将加入了进来,军魂更是猛然吼了起来。虽然幻化出的身形连六丁六甲神神将的一半都不到,却没有丝毫的退缩。长刀飞舞间,带起一层层的浓郁煞气。

片刻交战下来,这军魂显然对六丁六甲符上的降魔之力有了一丝丝的抵抗之力。这样一来,军魂更是显得强悍起来。每一刀斩在六丁六甲神将的身上,都令的那身躯当即具黯淡下去数分。

“啵。”

终于,有一个神将已经是到了溃灭的边缘,军魂一刀下去,顿时就仿佛水泡一般整个身躯破裂开来,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在了空中。继这个神将之后,最先被易清祭出的另一个神将也是没有坚持多久就消散开来。

“易小兄弟......”

从最先的驱邪符开始,到之后的一系列手段,看得一旁的唐远猛然有种做梦的感觉。竟然凭借一道灵符就像神话中一样召来天兵天将,还有那突然从自己弟子身上窜出来的黑色人影。唐远已经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只是这时候他也看明白了,貌似易小兄弟召来的那些天兵天将,竟然是斗不过这黑色人影。这让唐远忍不住就有些担忧的出声说道。

“等下退远一点,恐怕到时候顾及不了你了。”易清自然是听出了唐远语气中的担忧,可是这时候他都把这军魂惹出来了,再想抽身哪有这么简单。微微苦笑,却是抬手就将几道护身符辟邪符递给了唐远。

“那易小兄弟自己小心。”

听到易清这样一说,唐远显然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xing。接过易清递来的几道灵符,连忙就是退到一边。这时候,他自然明白,不给易清添乱,就是对易清最大的支持了。

“行不行,就要靠你了。”

两人几句话之间,后来的那两个神将也隐隐开始有些溃灭的迹象。

见此易清猛地吸了一口气,再一看手中法印。最后一缕缕的黑色煞气,正在快速地消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