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法印炼魂

第六章 法印炼魂

“大胆妖孽,受死!”

剩下的两个六丁六甲神将再次齐齐一喝。只是刚一说完,军魂的黑色长刀已经凶狠的斩了过来。两神将本能的用手里的刀剑抵挡,兵刃却在军魂那一刀之下瞬间化成了金色光点湮灭。

下一刻两个神将的身形也是顿时一僵,还没等到军魂再次斩来,旋即便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杀!”

见到斩尽了敌人,军魂顿时一声厉吼,森厉的眼睛却猛然再次盯向眼前的易清。身上萦绕的煞气翻涌不止,一股比之先前猛烈数倍的杀意弥漫开来。

军魂虽然算是鬼物中比较逆天的存在,但也有最大的一个弊端。那就是只保持了生前基本的杀戮本能,而没有像一般的鬼物那样保留生前的神智。

这也是为什么就连之前的凶魂都能够与易清交谈说话,这军魂却始终只会吼一两句的原因所在。

但是即使这般,这军魂本能的却对眼前这人身上的气息有种深深的厌恶之感,继而升腾起无尽的杀意。

没有丝毫的停留,军魂下一刻竟然直接散开凝聚出来的形体,化成一团浓黑的煞气。煞气之中隐然可见这军魂的头部面孔,却是比先前的身影大了数倍。森然一声厉吼,顿时就向着易清扑去。

这煞气不比一般的阴气,若是让它侵入了体内,绝对要麻烦上万分。因此见到眼前情景,易清脸色也微微一变。却没有闪避,反而猛然一咬牙。此刻易清的眸中,不觉也有着一抹狠戾之色。真当贫道好欺负不成!

“法印炼魂,去!”

易清拖着手中天师法印,在法力的催动之下,法印顿时焕发出一阵玉色的瑞光。

整个天师法印,直接就从易清的手里脱离了出去,猛地悬浮到半空之中。更是瞬间释放出万千道玄奥的降妖炼魂符箓,围绕在法印的四周飞旋。

那些符箓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一道道符文四下散开。等到有符文降临到那军魂的头顶之时,顿时就是一停,不再移动。

而其它方向的万千道符箓也猛然顿住,继而飞速地围绕过来。所有的符箓,围在那军魂的上空,隐隐间形成了一道玄奥的阵图。

“杀!”见到这些符箓光芒,军魂扑来的身形一止。藏在煞气下的鬼眼,瞬间布满了血红腥芒,透出一种滔天的戾气恨意。想是认出了这镇压他数百年的东西,顿时再也不顾眼前的易清。只盯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法印,疯狂的攻击过去。

“哼!哪有这么容易。”

见到军魂这般反应,易清顿时冷冷一笑。手中凌空一指,一道法力再次落在天师法印之上。

顿时那些落在军魂上空的万千道符箓,齐齐焕发出一阵玉色光泽,紧接着整个阵图便是围绕着军魂猛地旋转起来。一边旋转,一变更在缓缓的下落。眨眼之间,就将那军魂围绕在了中央。

“杀!”猛然被围住,军魂却仍旧不管不顾,双眼狠戾地盯着上空的天师法印,愈加疯狂的冲击着那些符箓。

但冲击到符箓上面,只激起一圈淡淡的涟漪,那些符箓却是没有消褪半分。反而军魂身上那原本浓郁的煞气,莫名的消散了一些。

连六丁六甲符都不能降服的凶悍军魂,在这万千道降妖炼魂符箓面前,竟是显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果然不愧为道门法器,天师法印。”见到这个情景,易清心里也微微一松,望着完全困住军魂的万千道符箓,忍不住就是赞叹了一句。

“法印炼魂,炼!”

一声沉喝,易清再不犹疑,一指那些符箓组成的阵图。顿时这些符箓再度闪现出一阵阵玉色光泽,阵图猛然间加速旋转起来。随着阵图的旋转,军魂身上的煞气则以更加快速的速度磨灭着。

“杀!杀!杀!”随着法印的炼化,那团军魂化成的煞气剧烈的翻涌起来。翻涌之间,突然浮现出一张张样貌各异的面孔,皆是一脸凄厉疯狂之状。间或的,更呈现出一些冲锋陷阵,策马杀敌的影像片段。

“原来如此。”看到这些片段,易清倒是隐隐有些明白了过来。

本来这天师法印能够炼化这些军魂,只是没料到这些军魂竟然在最后疯狂吞噬起来,所以一直在法印的威能之下还残存到现在。更随着时间的流逝,法印之上法力的流逝未能减弱逃窜了出来。

“好在最后关头祭炼了这天师法印。”想明白了这些,易清也是暗呼侥幸,要不然对这军魂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天师法印,本就是天然压制邪魅,又在易清的催动之下恢复了一些威能。因此不过片刻之间,就几乎将那军魂炼化干净。

“易小兄弟,可是消灭了那东西。”

见到那些神奇的符箓将最后一点黑色煞气炼化,虽然心里有了答案,唐远仍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自然。”伸手一招,将那天师法印重新招回手中,易清显得十分欣喜。虽然惊险万分,自己更因为接连催动六丁六甲符和天师法印,体内法力几乎耗尽,但收获同样也是十分巨大。

想起之前法印对付军魂那一幕,易清唇角忍不住就是弯了起来。

“那就好。”唐远闻言也是舒了一口气,明显仍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以前一直以为这些东西只是传说,现在经历这事,他可不敢再这样想了。

“你那弟子不久就会醒过来,不过被军魂入体,恐怕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了。”

易清望了**那年轻人一眼,现在军魂离体,脸上倒有了一丝血色,向着唐远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易清原本舒缓的眉头,突然再次皱了起来,忍不住向着门口望去。

“咯咯咯......咯咯咯......”

一窜婴孩的笑声,突然传进易清的耳里。只是这笑声在易清听来,竟显得无比的诡异。

似乎,有些不寻常啊。

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这特护房的位置很好,外面金灿灿的阳光正一束束的扑打进来。

“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吗。”暗暗低语了一句,打住心底的怀疑。只是想了想,易清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想来若真的有古怪,自己应该也没有那么倒霉,再遇到军魂这类的恐怖东西了。

“怎么,易小兄弟有什么事吗?”

见到易清突然这幅样子,唐远微微一怔,却是不由问道。

“哦,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恐怕要先回去了。”见到唐远貌似没有听到那古怪的婴孩笑声,易清心里微微一沉。不会这么巧吧。嘴上却也顺势说道。

“这样的话,那易小兄弟就先回去吧。这次真要谢谢易小兄弟了。”

闻言唐远自然不会有什么阻拦,不过却向易清要了联系方式。对此易清倒是没有拒绝,在互报了手机号码过后,易清便直接走出了这病房。

“应该是从这方向传来的吧?”一出门,易清就循着先前的声音直接走了下去。灵眼之下,想要探查出些究竟出来。

现在在医院内,如此多的人,易清倒不好使出鹤寻符。要不然以鹤寻符对那些阴邪之物的敏感程度,若真有古怪,肯定是立马就探查了出来。

现在易清只好凭借着灵眼一路慢慢探查过来。

“果然有阴气。”走了约莫五分钟左右,易清的脚下不由一顿,远远望着一处房间,丝丝缕缕的阴气正从那房间内逸散出来。下意识地抬头看那标牌,正写着“待产室”三个字。

“恶魔!”

还没走进,猛然听到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易清一愣,心里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

等真正来到待产室门口,却见到一个青年正一脸愤怒的望着室内怒吼着。似乎双眼之中,看到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有些奇怪这青年的表现,可等到灵眼看清楚里面发生的情景时,即使是易清修炼多年的道心,也忍不住一阵滔天愤怒。双目之中,不由泛起一阵杀意。

待产室内正躺着五六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只是此刻诡异的是,这些孕妇仿佛都陷入了熟睡之中。可在易清的灵眼之下,却是分明看到有一个浑身青色的婴孩,阴气环绕,正站在其中一个孕妇的肚子上蹦着。

“咯咯咯......”

婴孩边蹦边笑,嘴巴无声的张开,却有一连窜的笑声传出。只是此刻婴孩脚下的那个孕妇,虽然陷入了熟睡之中,但一张秀丽的脸上,却布满痛苦之色。

“孽障!”

也来不及想身边这青年为什么能够看到这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易清猛然怒喝,身上仅剩的那张六丁六甲符疾驰而出,腾起一阵金光。

“大胆妖孽,受死!”两个神将甫一现身,感受到阴邪之气,顿时就是一声大喝,对着那婴孩斩去。

“咯咯咯......”

见到六丁六甲神将斩来,那婴孩却似没有察觉一般,仍旧在那孕妇的肚子上欢快的蹦着。可是等到那刀剑即将斩到身上时,那婴孩竟忽然就是没了踪迹,下一刻却出现在另一个孕妇的肚子之上,又欢快的蹦跳起来。

“大胆妖孽,受死!”六丁六甲神将只是诛杀阴邪,见到这婴孩突然出现在另一处,也立即再次向着那婴孩掠去。但仍旧是重复着先前的结果,根本就碰不到这个婴孩一下。

如此反复几遍下来,那婴孩仿佛找到了好玩具一般,笑的愈加欢快起来。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神将身上的金光越来越薄弱,显然灵符的效用快要耗尽了。

“啊!你......”

心里正有些凝重,不料身旁忽然传出一阵惊呼。易清转头一看,才发现刚才那青年此刻正张大嘴巴震惊地望着自己。边说着还边还用手指着还在追逐着那婴孩的两个六丁六甲神将,漆黑的眸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咦!”看清楚这青年,易清倒是忍不住有些惊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