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炼制阵旗

第七章 炼制阵旗

“阴阳眼!”

眼前青年那漆黑的眸子中竟是布满着一层如墨的莹然之色。在易清的灵眼之下,两个瞳孔之中,分明有着两道太极图案在缓缓的旋转。

这种异象,再想起这青年又能以普通人身份看到鬼物,易清猛然就想到了这世间的一种天赋异禀之人。这类人拥有阴阳眼,天地所钟。

“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有那婴孩在前,易清仍是忍不住问道。

“林衍。”青年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没有消退,见到易清突然发问,下意识的就是答道。

“林衍吗,你有的可是比灵眼高级数倍的阴阳眼啊。”暗暗道了一句,见到林衍这幅样子,心知他想问的是什么,不由露出一抹笑意说道,“这些鬼怪既然都真实存在的,那我华夏传承千年的神秘道术自然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

“果然,我就知道!”

听到易清这么一说,林衍脸上猛然浮现出一抹惊喜。他从一出生就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随着年龄的渐长,他也知道这些自己看到的东西就是故事传说里的鬼。

虽然一开始很害怕,但当逐渐发现那些鬼们并不能伤害自己。甚至自己只要盯着他们看,他们都会显得十分惧怕马上逃走时,林衍顿时就对这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东西感兴趣起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林衍也是搜寻过道术,在他想来,既然这世界上有鬼,那自然也有电视里演的那些神奇道术。只是真道难求,就连易清也直到遇到无上道缘,才一步入道,成为真修。

林衍自然没有任何的发现,后来也就逐渐死心了。对于自己见到的那些鬼物,更是渐渐习以为常起来。

这次他有点感冒才来市医院看看,后来听到一些诡异声响不知不觉间就走到这里。没想到竟是见到了这残忍的一幕,忍不住就大喝起来。

“这婴孩究竟是什么东西?”见到易清竟然会传说中的道术,林衍顿时就生出了一抹崇拜。这时指着那还在上蹿下跳的婴孩,连忙说道。

“鬼婴!”

此时易清才发现,这五六个孕妇中竟然有两个孕妇腹中的孩子已是全无声息,显然胎死腹中。而之前鬼婴蹦跳的那个孕妇,其腹中孩子生机也是猛然弱了下去,隐隐有些衰竭的迹象。

这个发现更是让易清一阵愤怒,待在这待产室内的都是快要临盆的孕妇。竟然让这鬼婴生生害死两个,甚至另外一个再不救治,也很有可能会就此死掉。

即将就要出生的孩子,就这样被害死,比杀人更要残忍!这等罪孽业力,也比杀人远远要重上许多。

易清不由得感到有些庆幸,幸好自己赶过来看了一下。要不然还不知道这鬼婴要害死多少胎儿,造成多少家庭的悲剧。

“鬼婴?这鬼婴为什么要这样做!”林衍虽然不能如易清一般一眼看出那些胎儿的生机,但双眼之中,也能够察觉那些孕妇的肚子之上,有着一股死寂之气。

凭借直觉,他明白这几个孕妇肚子里的胎儿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顿时也更加愤怒起来。

“我们知道,当孕妇怀孕到一段时间以后,胎儿其实就已经在母亲肚子内产生了意识,这时候已经可以称之为小生命了。而一般的人流也都是在胎儿形成之前去做的。可有些人却到了胎儿形成之后才去做人流,或者是意外流产。

这时候的胎儿正耐心的等着出生,却被硬生生的杀死,心中就会产生一股怨气。可胎儿还不会害人,而是去进行第二次投胎。

但是如果第二胎,第三胎,甚至是第四胎都接连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够顺利出生。胎儿积累了几世的怨气,就会选择放弃投胎的机会,形成鬼婴出来害人。”

向林衍细细解释了一遍,只是易清望向那鬼婴的眼神杀意却没有丝毫的减少。虽然知道这鬼婴形成不是本身的过错,但杀死这么多胎儿,无论如何,易清都决定要除去它。

两人说话之间,六丁六甲符的效用已是完全消失,两个金甲神将也在这一刻凭空溃散开来。

见到金甲神将消失,那鬼婴倒显得安定了下来。身子一转,忽然就盯住了易清两人。小小的面孔之上,一片青光萦绕,忽的闪现出一抹残忍狠戾之色。

“咯咯咯......”欢笑声中,鬼婴却猛然向着易清扑了过来。不过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易清的眼前。满是青色的小手臂向前伸着,那般模样,仿佛就像是要易清抱抱一般。但青幽的小脸上,却满是阴森狠戾之色。

“哼!来得正好。”鬼婴这般神秘莫测的速度,也是让易清顿时一惊。却并不担心,只冷冷盯着这扑来的鬼婴。

自己身上六丁六甲符已经用完,而那些驱邪符,护身符等想来对付这鬼婴用处不大。至于天师法印,易清体内哪还有这么多的法力还催动。对于这种状况,易清也有些感到无奈。

砰!

鬼婴靠近,易清身上却是忽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青色光幕。光幕之中,有些无数的符箓游走,顿时将鬼婴远远弹了开来,隐隐间鬼婴身上的阴气似乎都减弱了一丝。

见此易清丝毫不感到意外,望着龇牙咧嘴的鬼婴,露出一丝冷笑。天师法印,所谓法印照出,邪魅皆亡。就算没有催动,可也不是什么鬼物都能够靠近的。

只是虽然这层光幕对鬼婴克制作用,但也要鬼婴触碰到这层光幕才行。可以鬼婴的聪明,知道了这光幕的厉害,想必不会再继续撞过来。

易清微微皱眉,果然就见鬼婴重新在半空中立定。似乎知道了易清的厉害,竟不再理会易清,反而对着一旁林衍狠扑过去。

易清立即一惊,这林衍身上可没有什么护身之物。手里一动,就想将一道辟邪符打到林衍身上。只是还没等易清动作,就见林衍的双目之中,那隐隐约约的太极图突然快速旋转了起来。

一道漆黑的光束,下一刻顿时就从林衍的左眼中射出,直接落在那鬼婴的身上。

“哇哇哇......”

被这束黑芒射中,鬼婴的身上瞬间竟出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洞口。全身的阴气都翻涌了起来,似乎有散开的趋势。

一眼之威,力量至斯!

易清看到也是不由的暗暗咋舌,不愧为天地所赐,专克鬼物的阴阳眼。同时也为自己之前的无谓担心暗暗失笑,这家伙可是身具阴阳眼,又怎么会被鬼魅伤害到。

“咦,我怎么这么厉害?”

见到这场景林衍却是突然吓了一跳,他正不知该如何躲开这鬼婴的攻击。没想到紧接着就感到自己左眼中一阵刺痛,然后就有一束黑芒突然从自己左眼里窜了出来,射到了这鬼婴的身上。

再之后这鬼婴身上就多出了一个小洞,貌似受了伤的样子。

“阴阳眼的威力,可远远不止这一点。”

见到林衍这幅样子,易清不由暗暗有些好笑。只是旋即却也有些遗憾,眼前这林衍的阴阳眼显然还没有真正觉醒,只能够被动的防御,要不然今天就可以直接消灭这鬼婴了。

而现在,恐怕也只能暂时将这鬼婴bi退了,到时候再想办法了。

“拿着这些符,去贴在那些孕妇的床头。”

心知自己现在拿鬼婴没有办法,易清也懒得在浪费时间在这鬼婴身上。反正这鬼婴也伤害不了他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救助那个孕妇腹中的胎儿。

再次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孕妇,却发现那胎儿的生机又是弱了一分。心知不能再耽搁,易清连忙拿出几道辟邪符交给一旁的林衍,自己则快步走到那孕妇床边。

“好!”见此林衍脸上也立即一肃,知道这是当下之急。不过心里却牢牢记住了易清刚才说的话,“阴阳眼?说的就是我的眼睛吗?”

再想及之前自己左眼的威力,内心里顿时就浮现出一抹深深的火热。斩妖除魔,哪个年轻人心里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啊。

“幸好发现的及时。”林衍在一旁贴着灵符,易清却是有些凝重的看着这个面色痛苦的孕妇。细细观察了一下,下一刻一张护身符顿时就贴在了这孕妇的身上。

与此同时,双掌也是轻轻贴在了这孕妇的肚子之上。体内仅存的一点法力,小心翼翼的注入孕妇肚中,一点点挽回那胎儿的生机。

法力本就是天地灵力衍生而成,最具生气,也是现在对胎儿最为有效的手段。

十多分钟之后,当易清察觉到胎儿的生机渐渐稳定,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抽回了自己的手。这时林衍早就完成了自己手中的事,正静静地立在一旁注视着易清,双目中有些丝丝缕缕的崇拜之色。

“你在这里注意着,要是有人过来尽量拦住,不要吓走了这鬼婴。”

见到鬼婴在一旁远远漂浮着,青色的面孔显得愈加的恐怖。却是再也没有像之前那般落到孕妇的肚子之上蹦跳,心知是那些辟邪符起了作用,也不再理会,突然就对着林衍说道。

“那你呢?”见到易清似乎要离开的样子,林衍微微一慌,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回去炼制一套阵旗。”冷然扫了那一脸狠戾的鬼婴一眼,易清快速回答道。这鬼婴踪迹无影,就算是用天师法印,易清也没有必然的把握。

而要是让这鬼婴逃走,又不知道以后要害死多少胎儿。易清细细一想,却是猛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困住这鬼婴。到时候再配合天师法印,想来可以彻底消灭这鬼婴。

只是要炼制阵旗,其中的一些必备的东西却被易清放在了房间之内没有带在身上,这时候要用就必须要回去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