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8章 北斗封魔禁

第八章 北斗封魔禁

握着手里的七杆小旗,易清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七杆小旗旗面都是三角形,黄色的旗面之上,用朱砂绘制着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此刻这些符文之上,时不时的闪耀着一些玄光,逸散出一股隐隐的伟力。

北斗封魔禁。正是易这套阵旗的名称。

所谓南斗主生,北斗主死。北斗封魔禁,正是应着诸天北斗星辰演练而来的一套封魔阵法。

这套阵法还是易清先前在一些搜来的道门典籍中找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传到今日突然就流传了出去。却让易清兴奋了好一阵子,前段时间更是研究了好久。

这次从医院匆匆赶了回来,稍微用九天上清印恢复了下体内的法力,易清就是立马炼制了起来。

毕竟不能肯定那鬼婴会一直呆在那儿,要是离去了将会后患无穷。因此易清马不停蹄地炼制了起来,如今一次性就成功,倒是让易清忍不住暗松了一口气。

收拾好阵旗,再看一下时间,竟然已是过去了两三个小时之久。易清再不耽搁,立马又向着市医院赶去。

“你个孽障,可不要逃了啊。”

匆匆来到市医院,等见到门口竟是停靠着几辆警车时,易清的脸上猛然就有些变,脚下当即加快了数分。

“易小兄弟,果然是你!”

刚到门口,一道略显焦急的声音便是突然响起,然后就见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人影快步向着易清走来。

“赵哥,你们警察怎么出动了?”来人赫然是赵德军。

“好好的突然之间就要分娩的胎儿无故死亡,还是连续两个,要不被惊动才怪呢。”赵德军闻言立即苦笑着说道。望见易清一脸严峻的脸色,心里猛然就是一顿,忍不住问了起来,

“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又是那种东西在作怪?”说着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心悸。对那类东西,他可是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了。

“是个鬼婴。”一边快步向着待产室走去,易清一边说道,也不管赵德军究竟知不知道鬼婴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就知道,看到室内那些灵符的时候就猜到了一些。”听到易清确认,赵德军脸上终于彻底变化起来。

先前接到报警说医院里有胎儿死亡,他们也只认为是普通的医疗事故。可等一到案发地点看到那些贴在每个孕妇旁边的灵符时,他就知道也许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自从上次警局里的凶魂一事后,他也明白这世上的确有那类东西的存在。此刻再见到这番场景,又有一个年轻人在一旁语焉不详的阻止着,他立马就往这方面猜测了起来。

“放心,当时见到之后我就立马让人封锁了现场,就连那些家属,我们也是尽量劝住,没有让他们贸然进入。”赵德军快步跟上易清,嘴里却连忙说道。

“嗯。”听到赵德军这么一说,易清也是微微点头。只是还未再说什么,就猛然听见一阵喧闹争吵声传来,隐隐还夹杂着一些悲恸哭泣。

此时整个待产室门口都围满了人,不少人神情激动,甚至已然有些愤怒。正极力在与警察争吵着什么,间或望向待产室内,眼中又浮现出浓浓的担忧之色。这些人显然就是闻讯而来的那些孕妇的丈夫家人。

而医院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作为院长自然不能不出面。易清就看到先前见到的江院长正满头大汗的挥舞着双手,配合着那些警察在极力劝阻着这些群情激奋的家属。

“易小兄弟。”

刚到门口,就见到一人叫住了自己,赫然是唐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也是猜到了些什么。

“等下再说。”闻言易清却没有多说,只匆匆跟唐远说了一句,就向着里面挤去。对此唐远显然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心里倒是没有任何的不满。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当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易清目中微微有些一顿。旋即也是恍然。叶璇本来就是警察,既然赵德军来了,她的出现自然就不奇怪了。

“易清!”

叶璇此时正在尽力地劝住这些家属,只是当眼角瞥见易清的身影时,顿时就停了下来。目光望向易清,似乎还在为先前苏紫引起的事感到愧疚,此时忽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回去再说吧。”

易清对叶璇倒真是一点芥蒂没有,只是此刻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将七杆小旗拿出,顿时就向着同在一旁的林衍说道,“里面那鬼婴怎么样了?”

“那畜生还在!”自易清走后,林衍就一直在盯着鬼婴。先前看到惊闻噩耗的那两个孕妇的家属数度悲伤过度昏了过去,对造成这一切的鬼婴更是愤恨。

听到这个消息,易清心里的最后一丝担心终于是彻底消散。虽然之前就有料到,以这鬼婴所积累的庞大怨气,必然不会轻易离开,要不然也不会在白天阳气十足的时候就跑出来害人。但是此刻听到,易清仍是心里一定。

“我们进去。”当即不做犹豫,易清直接推开了房门进去。其后林衍立即跟上,漆黑的眼里倒是闪过一丝期待与兴奋。

“你小心。”见到一边的同事想要阻止,叶璇连忙拦住。同事们不知道易清要干什么,她却是清楚。望着那挺拔的背影,不由轻声说了一句。等到瞥见那道身影似乎是有着微微的一点头回应,隐着担忧的容颜上顿时展露出一抹笑意。

关上房门,就看到那鬼婴正停留在一个孕妇的上空却不敢落下来。此刻鬼婴那青色的小脸上,露出一股明显的愤怒的绪,使得鬼婴看上去更为的阴森狠戾。

见到易清两人进来,猛地就是露出两颗森白的鬼牙扑了过来,伴随着一阵仿佛夜枭的凄厉哭声。只是显然没有忘记这两人的厉害,堪堪停在两人眼前不远处,却不敢直接扑到身上。

“孽障,这次再看你往哪里逃!”一声怒喝,易清忽然猛地一甩手,只见七杆小旗顿时就是从易清的手里飞出。

“夺夺夺......”明明是木质的旗杆,在易清手里却仿佛有了神奇的伟力,瞬间竟是插入水泥地面中。七杆小旗,更隐隐将鬼婴包围在了其中。

“北斗封魔禁,封!”

生怕这鬼婴反应过来遁开,七杆小旗一落地,易清顿时就是又从身上拿出一道灵符。

法力一催动,灵符猛地燃烧起来,然后迅速向着七杆小旗的上空飞去。随着易清的一声沉喝,从灵符上瞬时射出七束金色的光芒,仿佛是跨越了空间一般,下一个呼吸已是照耀在了那七杆小旗的旗面之上。

“哇哇哇......”

鬼婴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妙,忽然再次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哭声。幼小的身子一动,就想遁出这七杆小旗围住的范围之内。

“现在想走,可是迟了!”见到鬼婴想逃,此刻易清却已经是毫不担心,反而望着鬼婴冷冷一笑。

果然,就在易清话音落地,就见那插在地面上的七杆小旗旗面之上蓦然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竟是忽然就幻化成七个身穿古服的小金人。

每个小金人手里陡然射出无数道金色的光线,这些光线联合在一起,隐隐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天罗地网,向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鬼婴罩去。

“哇哇哇......”

金网落下来,顿时鬼婴的身上冒出一阵阵的白烟。似乎是受到了炙烧一般,令的鬼婴的哭声愈加显得阴森恐怖。

“好厉害!”林衍在一旁看着,这时候嘴里再也是忍不住惊呼出来,眼中闪过一道道火热的光芒。

“法印炼魂,去!”

听到林衍的叫声,易清却没有理会。反而是再次一喝,手里的天师法印顿时发出一阵玉色瑞光,向着鬼婴的头顶飞去。落下万千道降妖炼魂符箓,瞬间在鬼婴的头顶处形成一道阵图光影。

易清心里明白,这北斗封魔禁虽然也是威力强大,却只有困敌的效用。要想真正消灭鬼婴,还是要天师法印出马。

果然,随着那符箓阵图光影的旋转开来,原本还在挣扎的鬼婴整个青色的鬼躯都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被磨灭着。鬼婴凄厉的哭声传出,却是迅速减弱下去,以致到最后的微不可闻。

此时鬼婴的鬼躯,显得无比黯淡,仿佛随时就会消散一般。

“鬼婴被消灭了?”见到这般场景,林衍兀自有些不敢相信,一双眼睛顿时瞪大了几分。

“那你认为呢?”易清不由得白了这家伙一眼,这家伙莫不是觉得看的不过瘾啊。却懒得理会,伸手一招,将那天师法印重新招回手里。

只是等到他想将那地上的七杆北斗封魔禁阵旗收起来时,却见到这些阵旗突然就是燃烧炸裂开来,一下子光景就成了一堆灰烬。

易清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旋即又是释然。这套阵旗只是自己匆忙间制成,所用的材料更是普通之际,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算不错了,倒不能苛求什么。

不过这北斗封魔禁的威力还真是不用说,易清此刻已经有了打算,等有时间一定要收集一些上等材料,好好再炼制七杆阵旗出来。

“其实这鬼婴也蛮可怜的。”突然,林言却是莫名地轻声感慨了一句。

闻言易清不由一阵沉默,本来是准备投胎做人的,结果接连数次都在腹中就被杀死,换成任何人都是要怨气冲天了。只是他一个道士,降妖除魔他行,对这些事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也许以后他有这份影响力,但至少目前,他能做的就是消灭鬼婴,防止它害更多的人。

“走吧,这里其他的事就不是我们能够帮上忙的了。”一阵沉默之后,易清率先开始出声道。

“喂!等一下我!”正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突然的一声,令的易清的脸上再次猛然一变。

不会吧?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