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聂莹

第九章 聂莹

“你们等一下我啦。”

再次同样的声音响起,这次易清两人的目光顿时就望向了一张病床的背后,显然是听出了声音传来的位置。

还没有等两人反应,一张极为漂亮的小脸蛋突然就从病床下面探了出来,然后整个身影便是彻底的出现在了易清两人目光之中。

很是美丽的一个女孩,穿着洁白的护士服,身材显得有些娇俏。而脸上略微的有点婴儿肥,但是五官极为的清秀。搭配在一起,顿时就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偏偏这股惊艳之中,又是带上了一种可爱的感觉,让所有人见了更加不由得感到舒服。

“这是女鬼吗?”

林衍在先前见到叶璇的时候,大脑就是有点死机的样子。此刻再见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惊艳女孩,大脑顿时就是十分爽快地停止工作,陷入了死机当中。

“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鬼吗?”闻言易清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不过心里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要不然自己今日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没见过。”听到易清这么一问,林衍下意识地就是摇了摇头。何止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鬼,就是女孩,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

“哈哈......”

听到这么有趣的对答,那女孩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了起来。接下来也不管身上的一些灰屑,径直就是来到了易清面前,极为明亮的眸子猛地盯着易清一阵打量。

就在易清被看得有些发毛的时候,女孩终于是爆出了一句话,“你是神仙吗?”

听到这话,易清的嘴角顿时细微的一抽。还神仙呢,贫道也想啊!望着这莫名出现的女孩,木然的摇了摇头,却是再也说不出话出来。

“那你一定是崂山道士了!”见到易清不是神仙,这女孩显得有些失望。忽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中一亮,顿时再次问道。这次的语气倒显得颇为肯定。

“齐云山,飞云观,易清!”易清嘴角又是一抽,直接自报家门了起来。现在法力耗尽,再被这么问下去搞不好就是要内伤了。

“哦!那我叫聂莹。”见到易清也不是电视里天天演的那些崂山道士,聂莹脸上的失望之色显得又重了一分。不过下一刻似乎想起了什么,眸中顿时变得极为璀璨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候貌似一旁林衍的大脑死机后又重启了,突然想了起来赶紧问道。

“你说呢,我可是护士,这些孕妇之前就是我照顾的。“说着聂莹猛地一挺胸膛,语气中竟颇为的自豪。只是下一刻脸色猛然又黯淡了下来,带着股悲伤,“可是现在却死了两个胎儿,这对他们家人来说一定很残忍。”

林衍的目光在聂莹一挺胸膛的时候就是下意识地落了几分下去,瞥见略显紧身的那白色护士服下高高的撑起,突然就感到鼻腔里有些发热。

还真是有料啊!只是旋即就反应过来,看人家脸蛋这叫欣赏。要是往人家那里看,可就叫作下流了,赶紧将目光转了开来。

等听到聂莹之后的话语时,心里忽然也觉得一阵不好受,再无之前的半点心情。倒是一如之前的易清那般沉默了下来。

“刚才你都看到了?”蓦然,易清出声问道。鬼婴这等阴物一般人看不到,可是自己的灵符,阵旗施展出来的异象,却是能够凭借肉眼看清楚。

“是啊,易大哥你好厉害。”见到易清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聂莹也似乎是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脸上的悲伤顿时被一股兴奋所代替,“那能形成金网的小旗子,还有那自己飞起来的小方印。”

说着望向易清眼里竟闪过一丝丝的火热和崇拜。这可不是在做梦啊,原来真有这么厉害的道术啊。

闻言易清倒没有其它想法,看到就看到了吧。自从自己下山以来,见识过这些玄奇的东西的人也不少了。再多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此时却是对这聂莹突然亲切的称呼有些不适应起来。

“当时听到例行检查的一个同事说待产室有两个胎儿死了,我一心急就跑过来了。等到的时候,正看见这家伙盯着一个警察姐姐猛看,然后我就进来了。”

聂莹说到这里,忍不住就是吐了吐舌头。那柔软红润的丁香小舌伸出来,看上去倒显得煞是可爱。下一刻一双眼睛就落到了林衍身上,眼神之中,分明写着两个字:坏蛋。

易清听到这里也是好笑的扫了一旁的林衍一眼,心知他看的必定就是叶璇了。

那女人,比眼前的这丫头不管在气质还是其它方面,无疑都要成熟的好多,也难怪这家伙第一次见到看的有些忘神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此时心里倒也没有怪罪林衍的意思。

只是林衍此刻却猛地感到尴尬起来,尤其是在“欣赏”一位美女的时候被另一位美女抓个现行。见到两双眼睛齐齐望过来,只好是心虚地干笑起来......

室外火辣的阳光照射在阳台之上,带起一股股热气。

只是室内在空调打开的情况下,却显得十分的凉爽。捧着一卷道经,易清坐在客厅之内随心看着,不远处叶璇也是在漫不经心地看着一本杂志。这种场景,一时倒显得颇为的宁静舒适。

此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气候上也已到了一年中最为炎热的时候。

那日之事后,其余的收尾工作自然是交给了医院和警察。听叶璇说来,对外公布的结果是一起医疗事故。对此易清倒不可置否,心知这必定是相关部门怕引起民众恐慌才如此一说。不过这样一来,那江院长恐怕就有些倒霉了。

只是这些就都不关易清的事了。这一个月来,易清倒是显得十分的清闲。修炼法力,参悟道经,或者绘制灵符。只是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易清下意识地用手轻轻触着额头,一副颇为头痛的样子。

“叮咚......”

门铃的突然响起打破了室内的安静。易清嘴角顿时就浮现出一抹苦笑。还真是不能想啊,一想就到。

“你猜外面站着的是他们中的哪一个?”这一月下来,两人之间处的极为不错,竟是感觉宛如一家人一般。见此易清一边去开门,同时忽然就对一旁的叶璇苦笑道。

“哼!还用猜吗,肯定是你的那个小情人!”

叶璇自从听到门铃后,秀眉忍不住就蹙了起来。好不容易休假在家,能够陪着易清一起静静地看书,这种感觉久而久之竟是让叶璇感到微微有些沉迷。

可是一想到这一月来不断出现的那道漂亮身影,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吃味起来。

对于叶璇的回答,易清也只能一声苦笑。不好再说什么,自顾自的去开门。

“易大哥!”甫一打开门,一道清脆欢喜的声音便是猛地响了起来。赫然是聂莹。

“就知道是你。”对眼前这个居然会问自己是不是神仙的女孩,易清心里倒没有丝毫的排斥。只是想起这一月来的遭遇,易清就感到头有点痛。

上次离开医院后给林衍两人留了联系方式,没想到自从有一次不小心说漏嘴报出了住处后,自己就彻底是惹麻烦上身了。

“又是来拜师的吧?”看到聂莹进门后屋内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易清赶紧出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聂莹第一次上门见到叶璇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就颇有种针尖对麦芒的架势。

对于这种现象,易清将它理解为“一山不容二虎”、“既生瑜,何生亮”。努力了数次失败之后,易清也是明白过来。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至少对自己来说,每次只好是当做没看见。

“易大哥你都知道了呀,那还不赶快收了我这个天赋异禀,千年难得一遇的徒弟!”

听到易清说话,聂莹很是自然的就将眼前的叶璇忽视掉。两腮边顿时就浮现出两个小小的漩涡,红唇下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望着易清的眼神一瞬间却显的楚楚可怜起来。

又来了!易清只感到嘴里微微发苦,这丫头自从见到自己消灭鬼婴后,就一直想要拜自己为师,学那些神奇本事。

只是修道是这么容易的吗,再者言之,自己今后那飞云观总不能在一群男人中间养个女道士吧。因此易清自然是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了。可是这丫头不罢休啊,每天都过来,硬是缠到了现在。

“小莹,我早就说过,学道很难的,你不合适。”

易清话刚一出口,聂莹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叶璇听到忍不住就轻哼了一声,似乎对易清这么称呼聂莹很是不舒服。易清也只能是当做没看见,还是先说定眼前这难缠的丫头再说吧。

“哼,明明是易大哥不肯要我,还说这些话。”说着聂莹一张小嘴顿时就嘟了起来,愈发显得可怜了起来。

这话貌似有歧义吧,丫头!

闻言易清心里微微一顿,瞥见一旁冷着脸的叶璇,只能是苦笑着不说话。这女人,估计又要连续几天对自己冷着脸了。易清又不是傻子,这段时间下来也是隐隐感受到了叶璇对自己态度细微的变化。

只是这种事,易清一向没有感觉。平时也只能是故意忽视掉。他的根,终究在那齐云山上,在那虚无的大道之上......

按下这些心思,易清也再不说话了。不管聂莹怎么说,打死他也能不答应啊。

“叮咚......”

蓦然又是一阵门铃响起。

“你们是不是约好的啊。”打开门看到一脸谄笑地站在门口的两人,易清忽然觉得现在自己的头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