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我们要拜师

第十章 我们要拜师

门口站着的两人,其中一个赫然是林衍。

至于另一个,则是那陈式太极拳的传人陈雷。

“师傅!”

两人甫一见到易清,就是老大声音的叫了起来,那声音震的易清眉头都是一皱。此刻再望向眼前正在极力装可怜的聂莹,有了比较之后,易清才发现,这两货的脸皮的确是比一般人要厚点。

“都进来吧。”都这样了,难道自己还能再把门关上吗。易清忍不住一阵哀叹,头痛万分的让了开来。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易清此刻倒是显的有些有气无力,望着眼前这坐成一排的三人,也是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

一旁的叶璇见到易清这幅样子,再也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真的,以往的易清在她眼中似乎永远都是一副冷静稳重的样子,没想到这一月来倒是接连显得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过叶璇倒没有cha话,仍是拿着那本杂志。这是易清的事情,自己若是妄自建议却有些不妥了。

当然叶璇的目光,早已不再落在手里的那本杂志上,反而是偷偷瞥向易清几人。更多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对面聂莹的身上。

对其他两人叶璇倒不在意,可是在聂莹身上,她第一次感到了一股威胁。即使是自傲如她,也不得不承认聂莹的姿色丝毫不输于自己。因此如果聂莹成了易清的徒弟,那自己岂不是更有威胁了。

这绝对不行!心里暗暗想着,不由的就向着对面的聂莹暗暗盯过去。

“我们想拜师!”

易清这边话刚一出口,三人几乎是想也不想,就是异口同声地答道。说完几束目光齐刷刷的盯着易清,闪过一丝丝的期待之色。

“好吧,你们都说说要拜师的理由。”易清心知他们会这么回答,旋即一指最右边的林衍,说道,“林衍,就从你先开始吧。”

“啊?”林衍明显没有想到易清会是这种反应。不仅是他,一旁的林衍,聂莹两人脸上也一脸的吃惊之色。往常易清不都是在他们话一出口就直接拒绝了他们吗。

或者就是说着一大堆的理由,反正死活就不同意吗,怎么现在要他们说拜师理由。

只是下一刻三人都是猛的反应过来,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一股惊喜。一个月时间,总算是打动这师傅了。林衍当即激动地说道,“师傅,我要跟你学道术。”

想起先前易清对付鬼婴的那一幕幕,林衍猛然感到内心里一阵振奋,那才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过的生活。自从跟易清上次医院分别之后,回去一细想林衍立马就下了拜师的决心。

有着易清临走时互换来的手机号码,林衍从那天以后便是开始纠缠起易清起来。

而好不容易套出易清的地址之后,林衍更是立即就上门拜师来了。记得第一次上门看见上次在待产室门口遇到的警花时,林衍心里还猛地一惊。

随后得知易清居然跟叶璇住在一起时,更是惊的差点掉下下巴来,这倒更加剧了林衍拜师的决心。自己要拜的这师傅,看来不仅仅是道法不简单啊。

此刻似乎是能够拜师了。林衍顿时一阵激动,说完之后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易清,生怕从易清嘴里冒出“不同意”三个字。

见到林衍这般神情,易清突然暗暗感到好笑。其实心里早在第一次听林衍说要拜师时就是同意了。拥有天地所赐的阴阳眼的徒弟,可不好找。

如今遇到一个,还是求着要拜师,易清自然不会错过。这一个月来,对这林衍的品xing也算有了相当的了解,因此易清此刻不再拒绝。不过想着仍是又问了一句: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以后可是要跟我上山学道的,你舍得一直生活熟悉的世界?”

对易清来说,要是收了弟子,那就当做了道观传人来看待。要是林衍一直想留在这城市之中,那今后的对待方式自然又有些不同。

“我从小就是孤儿,前几年最后的亲人也去世了,能够随师傅上山学道自然没有问题。”说道这里,林衍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悲切。

“原来如此。”闻言易清微微一怔,旋即却也有些明白过来。这林衍天赋异禀,福泽绵长,只是他的父母却无福享受到了。

这倒也不奇怪,阴阳眼是天地所赐之物,可也要你能够承受才行。想必是因为这阴阳眼,林衍父母将其生下已经是耗尽了这辈子的福缘,自然会不久于人世。

这便是所谓的福兮祸所伏。有一得,必有一失。天道至公。

这般想着易清心里主意已定,当即就说道:“那我就收了你这个徒弟,为我飞云观第六代大弟子。”易清四师兄弟是飞云观的第五代弟子,如今易清收徒,自然就是第六代。

“林衍见过师傅!”闻言林衍脸上的悲戚之色也是一顿,旋即立即就是一喜,当即叫了起来。

“陈雷你呢?”见此易清又问向一旁的陈雷。陈雷也不耽搁,立即就说道:“师傅,我想学太极拳,道家的太极拳!我要把两个流派的拳法融合,再现太极拳的辉煌。”

语气中一片坚定,说着更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显得十分激动。

“你只想学拳?”易清下意识地又问了一遍,脸上这时候也是浮现出一抹古怪。这家伙磨了自己一个月,就是为了学拳?

“是!师傅的太极拳那么厉害,我想跟随师傅学拳。”陈雷再次坚定地说道。

“陈雷,师傅最厉害的可是道术......”一旁的林衍见此忍不住就想提醒陈雷,目光中也是显得异常吃惊。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这家伙跟自己一样一个月死缠烂打下来,竟然只是为了学拳!

什么太极拳,难道能够召唤出天兵天将,能够斩妖除魔!就连聂莹听到一张小嘴也是忍不住微微张了开来,不会吧,这大个子。

“林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命术。”见此易清却是微微止住了林衍。道门更讲究一个缘字,冥冥之中自有天机命理。既然对方想学的是太极拳,对于其他,易清不仅不会强求,有时反而还会刻意避之。

“我虽然也精通太极拳,但是我的根本是道术,所以我只能收你为记名弟子。”微微沉吟,对于教陈雷太极拳,易清自是无不可。但只是学拳,却不能被列为飞云观的门墙。

其实在飞云观,太极拳也只是被当做最为基本的防身之术习练。就比如刚收为弟子的林衍,今后闲暇时也是要习练太极拳,一为强身壮魄,二来倚为防身。

不过既然这陈雷一心只想学太极拳,有些事易清自然也不必再去细说。如之前说言,一切只凭缘法。

“多谢师傅!”听到易清答应,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能够学拳,陈雷却显得一阵的兴奋,丝毫不在意一旁林衍两人诧异的目光。

在他看来,什么道术,都是传说中的东西,糊弄人的玩意,哪有真正的国术有用。其实若不是易清是他师傅,他早就将这般想法说出口了。

直到以后,陈雷才是明白自己今日的这般想法有多么的无知,也才明白自己今日浪费了怎样的机缘。只是到那时候,也只能是徒自叹息后悔,却没有任何办法。

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此时的陈雷却是满心的激动。

“易大哥,轮到我了......”见到这般场景,聂莹还不待易清目光看将过来,就已经是忍不住嚷了起来。

“小莹,你是女孩,学这些东西没有用。”只是还不待聂莹开口,易清就已经连忙说道。真要收了个女弟子,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显得有些不妥。

而且易清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纯粹就一时心热。真要叫她坚持苦修数载时光,怕是绝对支撑不住。

“哼!臭易大哥,坏易大哥,明明就是不想要我......”

听到易清这么一说,聂莹顿将嘴嘟的老高,一副气愤委屈的样子。

而见到聂莹这幅模样,易清立即就有种头疼的感觉。等聂莹发泄完了才苦声说道:“其实你不必非要拜师的,有时间我也会教你几招的。”

先哄住这丫头再说吧,至于教几招,这丫头又没有法力,到时候画几道灵符给她玩就是了。

“易大哥说真的?”闻言聂莹才算是有些气消的样子,忍不住就追问了起来。要是这样,还真不需要拜师了。聂莹不禁歪着脑袋想了起来。似乎,称呼易大哥要比叫师傅好听多了...

“叮咚......”

见哄住了聂莹,易清刚松了一口气,猛然听到门铃再次响起,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应该没有人要拜师了吧。目光投向一旁的叶璇,想来是叶璇的朋友。

叶璇正在为聂莹没有拜师成功暗暗高兴,听到门铃,又看到易清投过来的目光,也是在想着这时候会是谁上门。一边想着,一边却是快步去开门。

“叶璇姐!”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易清的脸色猛的就有些沉了下来。这声音,应该是苏紫无疑了。对于苏紫,如今易清是彻底没了好感。

“咦,骗子,你怎么也在叶璇姐这里!”

来人正是苏紫,想起叶璇姐,又恰好学校里没事,苏紫便想着过来看望一下叶璇。没想到一进门就是看到了一道最不想见到的人影,顿时惊讶地叫了起来。

“叶璇,我送送他们。”易清直接就无视了苏紫,沉着脸向着叶璇说道,说完便目光示意仍旧坐着的聂莹三人。

看到易清,苏紫两人这幅样子,叶璇猛地感到一阵心慌。想伸手去拦住易清,却又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走吧。”淡淡的一声,易清率先向着门外走去。

林衍陈雷两人眼见又来了个美女,心里不觉就是生出了一丝好感。可等到苏紫话音一出口,顿时眉头就紧皱了起来,刚建立起来的好感也是一下子消散掉,见此也赶紧起身离去。

“你才骗子呢,你全家都是骗子!”而聂莹经过苏紫旁边时,更是显得恶狠狠的向着苏紫嚷了一句。

“既然跟叶璇姐住在一起,可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解了易清住在这里的情况,苏紫顿时就显得咬牙切齿起来,不过旋即却露出了一丝冷笑,

“要是给刘浩明知道了,看你怎么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