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7章 茅山傀儡术

第十八章 茅山傀儡术

“师傅,这是......”

扛着叶璇一进门,林衍便是一脸惊讶的问道。

“哼,旁门左道,中了降头术。”

见此易清的眸中顿时又是一寒,对于刘浩明口中那所谓的森默大师,他又怎么会放过。区区降头术,还只是低级的蛊降,居然就敢到华夏地界来为非作歹。真以为没人能够收拾他不成。

“将我房间内的朱砂,黄符和毛笔拿来。”将叶璇放在沙发上,易清直接是对着林衍吩咐道。闻言林衍也是连忙跑回易清的房间之内,去拿这些东西。

醒神符不像护身符那样常用,易清之前倒是没有准备,因此现在要用,就必须当场绘制出来。好在并不是像六丁六甲符,天雷符这样高等的符箓,接过朱砂等物,易清略一净心蕴灵,下一刻直接就是在黄符上绘画起了符文起来。

如今修为加深,倒不用像当初那样麻烦,先是默念静口,静身,静心三咒,之后再有祝笔,祝墨,祝纸真言。

不过片刻之间,整张黄符之上就是蓦然闪耀出一阵玄光,一道醒神符赫然已是成功绘制出来。只是易清却并没有停笔,继续在一张黄符上又是绘制了起来。

接连三道符箓制成,易清再不耽搁,拿起其中的一道灵符,随着一声低喝:“灵符镇魂!”猛地就是贴在了叶璇的额头之上。

镇魂符,正是易清在醒神符自后绘制的另一道灵符。中了将头之术,必定会对被施术者的神魂产生影响。而若是自己要解开这降头术,神魂的动荡将会猛然加剧,说不定就会对神魂造成损害。

因此在这之前,易清先施了一道镇魂符,将叶璇的神魂稳住。如此才能放心的使用醒神符去解开这降头术。

“灵符醒神,解!”见此易清手里再次一动,已经是拿起了那道醒神符。这次却并非直接贴在叶璇的额头之上,醒神符在易清法力催动之下,猛地就是燃烧了起来。

符箓燃尽,顿时就是射出一道金光,迅疾地没入了叶璇的眉心之处。

金光一进入,顿时就是仿佛有灵性一般,向着叶璇眉心的那处黑点包裹而去。可就在金光要包裹住这黑点之时,黑点却是猛的动了起来。

耳边似乎是猛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嘶鸣之声,然后便是见到这黑点竟是直接化作一道黑芒,从叶璇的眉心处窜了出来。

“等的就是你!”见此易清不惊反喜,当即冷冷一笑,适才绘制的最后一道灵符,已经是瞬间就是拦在了这道黑芒之前。

等到这黑芒撞上去,易清更是直接将这灵符一折,就是将那黑芒包裹在了灵符之内。旋即就是随手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似乎是一点也不担心其中的东西逃跑出去。

刚才绘制的这最后一道灵符,叫做封灵符。但凡是灵物,只要不是十分强大的,都会被封灵符封住不得动弹。

易清在先前猜出叶璇中的是降头之术时,也旋即就是明白,叶璇眉心处的那粒黑点,必定就是降头用的灵蛊。特意绘制出的这道封灵符,就是专门对付这灵蛊的!

之所以不直接毁去这灵蛊,却是易清还有些用处。想到这里,易清的眸中也陡然冒出一股凛然杀机。

与此同时,在一处院落之内。摆在森默面前的一个罐子忽然就是裂了开来,惊得原本闭目盘坐的森默霍然就是站起身来。

望着裂开的罐子,那枯瘦的脸上蓦地竟是浮现出一抹惊疑,甚至隐隐中已是有了一丝的惊慌,忍不住就是叫了起来:“怎么可能,我的降头术被破了!在这红尘俗世当中,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一个真修?”

而此刻易清的目光却是投到了叶璇的身上。灵蛊被驱离,又有镇魂符护佑,这会儿也应该立马就能醒过来。

果然就在片刻之后,叶璇的眼角微微抖动了起来。睫毛微颤之间,一副美人将醒的样子,在这一刻竟是显得煞是可爱美艳。旋即那原本紧闭的眼睛就是忽然睁了开来,漆黑的眸子一如既往,莹然如墨。

“易清!”刚睁开眼睛就是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叶璇心里蓦然生出一股心安,忍不住就是轻声唤了起来。秀眉之间,那一抹心悸与惧怕,似乎也是在瞬间就被化开。

只是当下一刻感觉到自己身上明显是被人传上去的衣物时,叶璇的眸中顿时又是涌现出一股慌乱。

一个字出口,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只是拿着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希冀着他能给自己一种希望,一种与自己的猜想中所不一样的答案。

“放心,我及时赶到,那刘浩明没能那你怎么样。”见此易清也是明白叶璇在担心着什么,立即就是出声说道。不过也只是说了这一句话,有些事既然没有觉察,那还是不说的为好。

只是见到叶璇刚才那一瞬间似乎是被自己的猜想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的样子,旋即又是加了一句,“那个畜生,我废了他的命根。”

听到易清的话,再细细一感受,自己身体上的确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叶璇才算是猛然舒了一口气。等听到易清接下来一句话的时候,叶璇的表情一怔,旋即一抹笑意便是犹如水中的芙蕖般,缓缓绽放开来。

之前要不是他的那道护身符,自己也没有能力发出那条短信,现在又是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救了自己。望向眼前这男子的目光,一瞬间竟是仿佛那九天弱水般,盛着万千情怀。

“咳咳......”在叶璇这样的目光之下,易清顿时就是感到有些吃不消起来,连忙故意干咳几声,然后才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当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眸中蓦地就是泛起一阵冷意。

“好好好,我也要打个电话。”听到易清那明显的干咳声,叶璇也立即就是反应了过来。白皙的容颜上顿时就像是美丽的瓷器被晕染上了一层浅红之色一般,慢慢弥漫开来。

逐渐的竟是浸染到了耳根之上,显露出耳垂处那微微飘动的细小白色绒毛,一时竟是显得极为可爱动人。

说罢也不管易清的反应,直接就是快步走到了阳台之上,似乎此刻离得易清远些,脸上的晕红便是会立刻消褪下去一般。只是等拿起手机之时,虽然脸上仍是羞红未减,但一双眸子中,却是已经罕见的露出一股寒意。

虽然易清没有多说,但对于自己身上贴身穿的衣物,是否被人动过叶璇又怎会没有感觉。

一想到那种情景,叶璇的眸内羞愤之中顿时寒意更甚,再也不犹豫,拨出了一个号码。

“爸,我被欺负了,是刘浩明......”电话一接通,叶璇便是直接向着电话那头说了起来,带着满腹的委屈。语音中,已是有着些许的哽咽。

“什么!他刘浩明居然敢对你做出这种事。女儿,你老实告诉你爸,你究竟有没有......”

电话那头还没等叶璇说完,就是猛然传出一阵咆哮声,隐隐可听到什么东西猛的落地打碎的声音。不过说到后面,语气中却是有着一种询问和担忧。

“没有,我的一个朋友及时赶到,阻止了那混蛋。”知道自己父亲想问什么,叶璇立即就是说道,“而且我那朋友,废了那混蛋的命根。”

红唇轻咬,似乎是羞于说出最后那两个字。只是当说出之后,叶璇的目中却是旋即浮现出一抹畅快。

“那就好。”听到女儿明确的回答,电话那头似乎也是松了一口气。若是女儿真的吃亏了,那就如先前刘浩明想的那样,为了家族声誉,这口气他必须的咽下,还要极力撮合刘浩明跟自己女儿的婚事。

如今既然没事,那等待刘浩明的,就是叶家的倾力打击报复。而报复的对象,将是整个刘家!

“废的好。你跟你那朋友说,我叶家欠他一个人情。而且叫他不用担心,刘家绝对不敢报复到他头上来。”

等听到女儿说那刘浩明的**被废,电话那头也是猛然传来一声极为畅快的大笑,笑声过后旋即便是沉声说道。

“我要刘浩明连太监也做不成!”听到父亲亲口说自己叶家欠易清一个人情,叶璇的目中却是猛然亮了起来,一瞬间光彩更甚。

随即却是直接恶狠狠地说道。她打这个电话,就是不想放过刘浩明。自己差点在他手上毁了清白,一定要狠狠的报复!

“放心,敢用这种手段对付我叶家的女儿,若是让他好过,我叶家还有什么脸面。不仅是他,整个刘家,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道包含杀机的声音,也是顿时通过电话寒声传来。旋即,似乎还能听见一阵冷酷的自语声,

“不过是在京城找了个靠山,平时容忍你是给你背后那人一个面子。如今既然敢用这种手段打我女儿的主意,量你背后那人也不敢再说什么。”

电话挂断,叶璇返回屋内。而电话那边的那个中年人,手中的电话却是没有放下。下一刻一个个电话,一道道命令,就是通过电话线冷酷的传了下去。

而整个古南省,在接到这个中年人电话的一瞬间,就是猛然震动了起来。

接连一个月的暗潮汹涌,剧烈交锋,面对整个叶家毫不留情的打击,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刘浩明的父亲,也就是古南省的省长,就是直接被中央纪委双规。

至于刘家身后的那座靠山,果然也是如叶璇父亲说的一般,在叶家几句话说清之后,就是不再站出来为刘家撑腰。

而随着刘明浩父亲的倒下,刘家一系在古南省的所有人马,更是被叶家以及一些打秋风的势力连根拔起。至于刘浩明,因为被查出多起强奸少女,妇女罪,直接便是被判了无期徒刑。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这一刻,易清却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区区降头之术,在华夏道门中就是连三千旁门之术都是排不上号,也该来华夏之地放肆!在华夏真修界的茅山派,就有一门茅山傀儡术,效用与之降头术相同,威力却是强上百倍。而这道旁门之术,恰巧易清就会!

易清不想干嘛,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