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8章 心血**

第十九章 心血**

“对了,你有什么布娃娃之类的小玩意没有?”

见到叶璇打完电话回到屋内,易清忽然就是出声问道。

“怎么,你要用吗?那我去房间之内找找看。”听易清突然这般问道,叶璇也是微微一愣,旋即便是直接说道。

竟也不问易清需要这类东西做什么,仿佛就是从上一刻开始,眼前这男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说完便是直接去自己的那间房间内找寻了起来。

“师傅,你......”一旁的林衍见此也是显得有些诧异,忍不住就是问道。

“哼,现在有时间了,自然是跟那降头师好好玩玩!”

对于这件事的幕后之人,那个所谓的森默大师,易清可从来没想过要放过此人。以术法对付普通人,还是助人**,这顿时就是引起了易清的杀心。

更何况听那刘浩明所说,这森默大师还是泰国之人。

千百年来,华夏一直为外域修士禁地。自古九州之内,禁止一切外域修士用术法为祸,有者九州真修共诛之!

莫非真当我华夏百年疲敝,真修没落,就敢忘记千年来我华夏真修界为尔等立下的规矩!入我华夏施术害民,立诛无赦!

“只找到了这个。”

片刻之间,叶璇就是从房间之内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略小的布袋熊娃娃,正一脸笑吟吟地向着易清说道。似乎能够为眼前这男子做点什么,就是一种由衷的幸福。

“这个也行。”易清见到叶璇手里的那个布娃娃,倒是显得无所谓的笑道。

接过此物过后,易清的脸色也是微微有些一肃。茅山傀儡术,虽然只是旁门之术之一,但其中所含道诀符箓,也是十分的玄奥精深。

若是一个不小心,反而会受到反噬。因此易清虽然有大半部分的把握,此刻也是心神收敛,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神轻视。

只是正当易清准备绘制相关的符箓之时,眉头却是猛地微微一皱。

倒不是对于即将施展的茅山傀儡术有什么棘手之处,反而是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心中莫名的竟是有些隐隐的不安起来,似乎是有什么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又或者是人,正将要面临着什么重大的危机一般。

只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只是瞬息即逝,真要说起来就是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易清细想许久,却仍是不得要领,也只好将之抛在一旁,专心于眼前的茅山傀儡术。

“九幽十地,傀儡摄魂!”

耗费体内大半的法力一连绘制出十数道玄奥的灵符,易清却并不停下休息,反而直接是将这十数道一口气打在了这布娃娃的身上。

随着一声低喝,灵符猛地在布娃娃的身上燃烧了起来,却是神奇地丝毫没有损害到布娃娃本身。反而是逐渐的在一旁林衍,叶璇两人震惊的目光之中,这布娃娃身上蓦然焕发出一阵幽黑的玄光。

下一刻,两人竟是诡异的觉得这布娃娃身上似乎是有了一丝的灵性。

易清却是丝毫不理会一旁两人的目光表情,双目之中反而是愈加显得凝重起来。刚才接连十数道灵符祭起,只不过是为了让眼前的这布娃娃能够在冥冥之中借用一丝九幽地府的摄魂勾魄之力。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般想着,易清的手里忽的就是拿起之前封有灵蛊的那一道封灵符,在空中虚晃几下,隐隐勾勒出一道蝌蚪状的玄奥符文。

下一刻灵符猛地就是自燃了起来,燃烧之中,一道金光,最中间似乎包裹着一个黑点,陡然就是从灵符中激射而出,瞬间没入布娃娃的体内不见。

“灵蛊为媒,勾魂!”

眼见灵蛊没入布娃娃体内,易清双手十指陡然快速地翻飞起来。无数道印诀符箓,在体内法力的催发之下,瞬间就是以一道道透明符文的方式,接连被打入布娃娃的体内。

灵蛊都是降头师精心饲养,本身就是跟降头师之间有着一缕冥冥中的灵魂联系。要不然这些降头师也不能够凭借着这些潜入他人体内的灵蛊来役使那些人。

如今易清却是反其道而行,凭借着这一缕灵魂联系,直接运用茅山傀儡术,通过借用来的九幽摄魂之力,勾取降头师本身的魂魄,制成傀儡。

随着印诀符箓的打入,布娃娃身上的幽光猛然就是暴涨了起来。朦朦胧胧之中,隐约有一道模糊的人形身影,在布娃娃的体表浮现凝聚。

与此同时,在那处院落之内,森默猛然感到一阵心悸。恍惚之间,似乎觉得自己身上突然之间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一部分东西一般。再也无心祭炼培养那些坛罐内的灵蛊,稀疏的眉毛紧紧皱起,猛然间觉得一股不安。

“既然你用灵蛊害人,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够承受得起这灵蛊反噬之苦。”

在另一边,易清望着已经摄来森默一缕魂魄的布娃娃,嘴角终于是划过一道凛冽杀机。

随着印诀一变,就见那布娃娃体内忽的就是钻出一道黑点,然后在林衍两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蓦地渐渐长成一只指甲大小的小虫。小虫甫一爬出体内,就仿佛是不受控制了一般,胡乱的在布娃娃的体表就是撕咬起来。

这边小虫只是在撕咬布娃娃,而森默所在的房间之内,摆在森默眼前的那些坛罐猛地就是碎裂了开来。

顿时一只只奇形怪状的虫子就是快速的从那些坛罐中爬了出来,似乎是在感应寻找着什么,下一刻在森默惊骇的眼神当中,竟是纷纷直接向着森默掠去。

“怎么会这样!”

森默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双目之中有着一股浓浓的惊骇之色。紧接着马上就是念起控制这些灵蛊的咒诀,只是一直以来没有问题的咒诀在这一刻竟是诡异的失效了起来。

还没有等森默再次反应,那无数的灵蛊就已然是落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毫不留情,在森默亡魂皆冒的目光中,就是狠狠的撕咬在了森默的皮肉之上。有些灵蛊甚至是直接撕开外表的皮肉,钻进了腑脏之内。

“啊......”

一股股噬心的剧痛猛然从身上传来,森默再也是忍不住,疯狂的嚎叫了起来。只是对于已经咬在自己皮肉之上,甚至是钻进脏腑的灵蛊,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茅山傀儡术!我知道了,这是茅山傀儡术!”

一阵阵疼痛之中,森默脑海中却是猛然想起了自己降头师一脉记述流传下来的一件事。

传闻在很久之前,自己降头师一脉发生过一次进入华夏地界挑衅华夏真修的事件,只是人家华夏真修界根本不屑理睬,只是派出了一个叫做茅山派的道门宗派。用了一门茅山傀儡术,就是让那些前辈纷纷折戟在华夏,魂返故乡。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传说中华夏真修没落的时代,还是在红尘俗世当中,居然还有人懂得这门道术,此刻更是在某个角落施法对付自己。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森默的身上有些地方已经见骨,五脏之中大半更是被撕咬开来。死亡弥留之际,森默忽然想起了在他们这些外域修士界流传的一句话:

华夏,外域修士禁地,禁入!

森默的尸体当晚就是被警方发现了。森默一死,那些受他饲养的灵蛊自然也是当即死亡,因此森默的尸体倒是还没有被撕咬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对此警方的说法是这名泰籍老人因为莫名原因受到一些毒虫的攻击意外死亡。倒是网上有些论坛方面纷纷讨论了开来,竟有不少人都猜测这老者是身怀秘术为非作歹的异士,被华夏高人制伏杀死。倒还真是被这些人猜了个**不离十。

当林衍将网上这些讨论的言论给易清看时,易清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却是笑了起来。随着国家大力发展教育,开启民智,虽然道术没落,但世人的观念倒是显的愈加开放了起来。这倒不失为道术崛起的一种契机。

随后接连数天,易清倒是一心开始钻研参悟起袖里乾坤神通起来。随着不断尝试,竟也是在袖中开辟出了一处半米左右的空间。

只是这开辟出的空间还不是很稳定,需要易清时刻运起法力维持蕴养着。不过对此易清倒是已经显得十分满意了起来,至少自己的那些吃饭家伙,已经是有地方可以存放了。

这一天,易清正在闭目修炼,一旁的林衍这几天在易清的悉心指点下,也是渐渐入门,已然是孕育出了一丝气感。

这倒是让易清暗暗有些眼红,不愧是身怀天地所钟的阴阳眼之人,便连修炼,也是常人的数十倍。相当初自己修炼出气感,可是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正自羡慕着,蓦然心里又是涌起一阵的不安之感,当即就是令的易清的脸色一凝。这种不安之感,自从上次之后又是接连发生过数次,虽然引起了易清的重视,却始终不得要领,无从追求。

只是这一次从内心深处涌起的感觉,却是异常的强烈。

隐隐间,也终于是捕捉到了这一缕不安之感的来源。

居然是齐云山,飞云观!那是......师弟们有危险!

想到这里,易清再也坐不住,霍然就是起身。也是瞬间明白,之前自己这是,心血**?

心血**,必有征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