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章 妖道

第一章 妖道

齐云山上,飞湍瀑流,风景依旧。而因为即将入秋,又有无数落叶纷纷而下,铺满山径,好不醉人。

只是在山顶之处的飞云观,隐在云雾之中,似乎更加显得寂寥,无人问津。

此刻已然入暮,残照余红,一抹金光透过云层落在飞云观的屋檐之上,反而显得这一处小小的道观愈加的没落衰颓。唯有道观外面那三道身穿道袍的年轻人影,依稀给这处道观带来了些许人气。

这三人正是易虚,易尘,易静三师兄弟。其中易虚,易静倒是盘坐在一块巨岩之上默默诵读经卷,而易尘却正在一旁一遍遍重复习练着那套观里流传下来的太极拳。

一招一式施展出来,有着一丝丝的太极道韵随之流转,俨然已经算得上是武道拳宗。

“都有三个月了,大师兄怎么还没有回来啊!”蓦然,年纪最小的易静忽然就是低声说了一句。说罢竟连经卷也再无心诵读了,双手托着下巴,就是向着山道上望去。

微胖的小脸上,布满着一种想念与盼望,似乎正在期待着自己的大师兄忽然就出现在了那山道之上。最好,手里再拿着几根糖葫芦。

不过,要是大师兄能快点回来,没有糖葫芦也是不打紧的。下一刻易静在心里又是悄悄改口。

“易静,还不赶快做晚课。要是大师兄回来发现你这几卷经书还不会,可是不会给你买糖葫芦的。”

此时易虚也停止了诵读,脸上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对着易静说道。显然,他也是知道糖葫芦对自己这个小师弟的诱惑力的。

只是话虽然说出口,易虚的眼中隐隐却也划过一抹希冀。以往有大师兄在的日子还不觉得什么,可是这几个月以来,他却发现没有了大师兄在身边,一切似乎都变得不适应索然无味了起来,脸上不觉间竟也是有些怔怔出神起来。

两人的这种情绪,显然也影响到了一旁练拳的易尘。本是行云流水的一套拳法,却是突然间变得隐隐有些杂乱无章了起来,再无一点飘逸与灵韵。尝试了几次仍是无效之后,索性也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向着山道上望去。

山风流转,行云无意,而残阳略显疏稀。这山巅之上的小小道观,一时倒是显得愈加寂静了起来。

“师兄你们看,是不是大师兄回来了?”

蓦然,一直将目光盯在山道之处的易静,猛地就是叫了起来。还带着些许童稚的声音,此刻尽是充斥着一种激动与兴奋。

闻言易虚,易尘两人也是顿时将目光望了过去。果然就见山道之上,此时正有一个道人缓缓出现。明明看上去只是在慢慢踱步,可一步之下,道人整个身形竟诡异的出现在一两米之外。

而道人的目标,似乎就是这山顶之上的飞云观。

这道人身形干瘦,却偏偏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道袍。尤其醒目的是这道人的右手手腕之处,戴着一件由十数个血红色的珠子串成的手链。

那个手链,甫一望去,竟是令人陡然生出一股寒意,仿佛隐隐有凄厉的鬼啸声刺入耳膜一般。

易虚连忙将目光移至他处,不敢再去看这手链,脸上隐隐已是有些严肃,“那不是大师兄。我看那道人有些诡异,我们小心点。”闻言易尘两人也是轻轻点了点头,显然都发现了这莫名出现的道人的诡异之处。

“倒是好个人间胜境。”

不过片刻之间,那道人就来到了山顶。似乎仍旧流连于这沿途的美景,竟是开始摇头称赞了起来。等称赞过后,才似乎是发现了眼前的易虚三人,目光打量之中,口里的语气却蓦然一变,

“可惜却是让些凡夫俗子占据了。”

听到道人这几乎是**裸的侮辱,三人的脸色俱都一沉。即使是小孩子年纪的易静,脸上也猛地浮现出一股愤怒,目光恶狠狠的盯在道人身上。

不过也心知来者不善,易虚虽然心中盛怒,仍旧是上前一步稽首说道:“简陋小观,不知道长前来有何要事?”

“嘿嘿!有何要事?”不料那道人闻言却忍不住轻笑一声,仿佛漫不经心地说道,“闲云野道,倒是想找个道观安享晚年。”只是话语之中,却隐隐有些森寒。

“原来道长是想挂单,倒要让道长失望了,本观观主几月前下山未归,这等事我等还做不了主。”闻言易虚却是连忙回道。

不说事实如此,就算自己真的能够做主,也不愿让这样一个不知底细的道人入住道观。更何况在易虚感觉中,这道人实在是诡异,不是善类。

“嘿嘿,何须你们观主做主,贫道自己住进来就是。”听到易虚这明显的拒绝之意,道人却显得丝毫不恼。反而又是嘿嘿一笑,嘴里冷然说道。说罢目光忽然就在易虚三人身上打量了起来。

那等目光,不由的就是让易虚三人想起了山上那些雄鹰捕食野兔时的冷酷,当即三人的身子都不由的一颤。

似乎十分满意易虚三人的这种反应,道人不由冷笑一声,“虽然只是普通道士,一身精气倒是十足,正好喂养我的那些宝贝。”说着目光猛然就定在了最小的易静身上,“你这小鬼的眼神,贫道十分的不喜,就从你先开始。”

话音刚落,道人手腕处的那手链忽的就焕发出一阵森然的幽芒。然后其中最大的那一颗珠子,蓦地射出一道粗大的红色血光,瞬间竟是没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易静体内。

而那血光一离开珠子,原先血红色的珠子顿时就变成了黢黑之色。似乎,这才是珠子本来的颜色面目。

“你对易静做了什么?”见到这般场景,易虚,易尘两人脸上顿时一惊,向着那道人厉声喝道。

“做了什么?你们好好看清楚不就知道了。”闻言道人却是森然一笑,反而在易虚两人愤怒的眼神中安然坐在了一旁的巨岩之上,目光戏谑地望过去。

果然,就在这道人话音刚落,原本血光入体不能动弹的易静,蓦地睁开了眼睛。只是原先乌黑的眸子,此刻早已经血红一片,更似乎是没有了半点灵性。一张可爱的小脸上,此时看上去竟布满狰狞之色。

易静的目光微微转动,片刻过后猛然就定在了易虚两人身上。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之中,易静一声狞笑,下一刻直接就向着易虚两人扑了过去。

看样子,竟然是对自己朝夕相处的两位师兄产生了杀意。

“易静!”易尘连忙越过易虚拦住自己的这个小师弟,一边施展出太极拳将易静缠住,一边却是不断的呼喊起来。可惜眼前的易静只知道凶狠扑打,哪里又有半点回应。

“妖道,你竟敢控制我们的师弟!”见此易虚猛然就想起了什么,连忙将目光盯向那道人,愤怒地喝道。

“嘿嘿,控制你师弟的可不是我,而是我的那宝贝。”见到易虚这般模样,道人却是毫不在意,反而望着正在拼命扑打的易静十分得意地说道。

摩挲着自己手腕处的手链珠子,目中却是一片阴邪,“我那宝贝正在吸收你那师弟的精气血肉,等都吸收完了,就轮到你们两个了。”

“混蛋!”闻言两人顿时睚眦欲裂,脸上一阵愤怒。向着易静看去,果然此时易静的脸色易静是有些惨白。而这种惨白,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脸上蔓延着。

心知易静坚持不了多久,易虚更加显的焦急起来。蓦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下一刻易虚忽的就向身后道观的大殿内跑去。

“嘿嘿,莫非还想逃掉不成。”见此道人倒是毫不在意,区区一介凡人,又岂能躲开自己这些宝贝的追杀。

“师弟,让开。”不过片刻之间,易虚就又从大殿内跑了回来。只是手里,已经多出了一块木质的令牌。快速来到仍在阻拦着易静的易尘身边,旋即猛地就将手中的令牌塞入了易静的怀里。

“啊......”

令牌甫一放到易静身上,从易静的口里顿时就发出一阵惨叫之声,似乎是正在遭受着剧烈的攻击一般。身上更是诡异的冒出一阵阵的青烟,原本血红一片的眼睛,那血红之色,在此刻忽然有了些消褪的痕迹。

“咦,千年桃木,倒是一块好材料。”道人见到易静的这般反应,脸上也是猛然一惊。等看清那被塞到易静身上的东西时,脸色却又旋即恢复了正常,

“不过只是有了一丝驱邪灵性罢了,要是有真修用法力炼制过,估计还真能驱除贫道那宝贝出来。”

说着心念一动,手腕处的柱子上蓦然又射出几道血光,没入易静的体内,森寒冷笑着,“贫道的宝贝,可不止一个。”

果然就在那几道血光入体之后,易静口中的惨嚎蓦然停止,眼中瞬间又是被血芒占满,甚至比之先前还要浓郁几分。

再次狰狞一笑,竟直接就将怀里的那令牌拿了出来,攥在手上。看上去,此时的令牌,竟对他再无丝毫克制作用。

“可恶!妖道,你要是敢伤害易静师弟,我们大师兄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

见此易虚,易尘两人脸上也是一沉,猛然就愤怒喝道。想起那道身影,两人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希望之念。

只是这抹光芒旋即又是突然熄灭,看这妖道的手段,两人此时也明白过来,这必定就是以前师傅说过的那些入道真修了。

自己大师兄,也不过是跟自己一样的普通道士罢了,就算来了又怎会是这妖道的对手。

“大师兄?”闻言道人的脸色微微一紧,居然还有一个大师兄。只是旋即又是一松,嘴角忍不住就是有些哂笑。

这种破落道观,哪有什么真修存在,要不然眼前这三人也不会对自己的手段一点办法也没有。自己倒是有些多心了,那什么大师兄来了更好,又多了一人喂养自己的那些宝贝。

“嘿嘿,还是先想想自己吧。”道人想此目中的寒意更甚,心里一动,就打算着将自己的那些宝贝都放出去。这两人,虽说逃不掉,看着也甚是厌烦。

“区区阴鬼,也敢侵入我师弟的体内!”

陡然,一道饱含杀机怒意的声音,远远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