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有水鬼?

第九章 有水鬼?

“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

当易清看到这两道似乎一直是在搜寻着什么的倩影之时,脸上微微一怔,旋即脸上也是缓缓升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这次为师弟易虚点灵入道,虽然对于易清来说也是第一次,但总算是没有差错。

在源源不断的灵气入体之下,易虚终于是在前一刻在体内衍生出了一丝法力,成了道门真修。只是未免根基不稳,易清却是让易虚继续在那里修炼一段时间,而自己倒是可以抽身了。

对于易虚的入道,易清自然是满心欣喜。不说大道之路上有伴,就从近的说来,自此观里的有些事物,倒是可以放手让易虚施为了,免得一些小事也总是要自己亲自出手。

以易清如今的修为,就比如第一次遇到的那鬼压床之事,自然是有些不屑出手的味道。不过对于刚刚入道的易虚来说,却未尝不是一种锻炼。

反正易虚背后还有自己,想来就算一些棘手的事,自己出手也是能够解决。

心里想着这些,不过在出乎意料的见到眼前两道熟悉的身影时,嘴角的那抹笑意顿时之间似乎已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尤其是看到那道高挑的身影时,隐隐更有些头痛的感觉。

天机之下,果然是深不可测!本以为自己回山便能躲过一些红尘纷扰,如今才是发现躲无可躲,避无可避。难道自古道门就有言,劫不可避。

恐怕,这就是自己修行一途上的第一“劫”了。只是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劫。

心里隐隐间忽然划过这般念头,易清却是没有多想,直接向着这两女走去。终究是缘分一场,而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这两女在易清心里的分量自然也是不会等同于那些泛泛之交。

“易清!”

“易大哥!”

终于是见到了易清,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两声满是欣喜的高呼就是从叶璇跟聂莹的口中冒出。以叶璇那略显清冷的性子,自然是没有聂莹表现的那般热切,但是望向易清的目光,却不仅仅只是那一抹欣喜,有着一种情愫在其中萦绕。

少女情怀总是诗,而最美人间四月天!

“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此刻易清脸上也是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微微的笑意,对眼前两女笑道。

“电话都打了好几个了,可都是不在服务区呀。”聂莹闻言顿时就是显得颇为怨念的嚷着,一张小嘴忍不住嘟了起来。一旁的叶璇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那柔柔的目光,似乎也是在说明着自己在易清离开后也从未少打过电话。

听到聂莹这么一说,易清顿时也是想了起来,自己这齐云山山顶,哪有什么手机信号。再者言之,一回来自己就是将手机扔在了房间内。

习惯了山上的修行生活,这段时间却是极少碰它。此刻听出这丫头语气中的那丝丝怨念,易清倒是忍不住有些汗颜起来。

“不过易大哥你穿道袍的样子,倒是好看多了。”

好在这丫头也没有故意找茬的意思,只是提了一句,旋即却是目光一转,毫不顾忌地在易清身上打量了起来。从上到下将易清看了个遍,眸子中渐渐的倒是愈发晶亮了。

而被聂莹这么一提,一旁叶璇也是猛然发现了易清与山下相比时的不同之处。一身得体素洁的道袍,再加上那股隐隐然贴近自然山水的气质,如今看上去显得愈发的出尘,卓尔不凡。

这般看着,一时之间,叶璇竟是有些痴了的感觉。

“咳咳。”被两个美女这样毫不顾忌地盯着,易清忽然就是有些不自在起来。道心再如何坚若磐石,这时也是隐隐有种扛不住的感觉,“这次难得过来,倒是要带你们好好领略一番这百里齐云山的风景。”

“嘿嘿,不用这么着急哦,反正有的是时间。”见到易清在自己两人的目光下似乎是很有些吃不消的样子,聂莹率先是嗤嗤笑了起来,反而有些狡黠的笑道。

闻言易清一怔,忽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貌似,这两妞,不是一时兴起来这里旅游的啊!

果然,就在下一刻,聂莹就是笑吟吟地说道,“反正易大哥是这里的山大王,那我就在这里住上一阵了。易大哥,你不会赶人家下山吧。”

说到最后一句,竟是忽然就变成一幅泫然欲滴,楚楚可怜的样子。语气之中,濡濡暖暖的,让人忍不住想起那即将要被抛弃的小猫咪。

叶璇看到聂莹的这幅样子,忍不住就是恶狠狠的剜了对方一眼,暗暗在心底腹诽了一句,这个狐狸猸子!只是目光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易清。

有时候,有一个人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她何尝不是准备着留在山上,没想到又是被聂莹先行说了出来。

看到聂莹那副样子,易清直接是眼珠子一翻。心里有些苦笑,你都这样了,我还能不同意吗。就知道这丫头一来,没有好事。

“最近道观大修,倒是有着不少的住处。”暗暗叹了口气,易清略显头痛的说道,“只是你们毕竟是女的,平时还是注意点吧。”

虽然道观里住着两个女子终究是有些不妥,尤其这两个女子还是极品的美女,但易清略一沉吟还是答应了下来,心里隐隐间有着一些计较。

大道无情,既然劫不可避,自己这也算是应劫了......

随后的日子,道观里倒是一如之前的无甚大事,而逐渐的却是有着一种兴盛的迹象。

至于叶璇,聂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这些日子倒也是显得安分。虽然山上没有现代化的工具娱乐等物,但如此山明水秀的环境,真正静下心来居住,竟也是感到颇为的舒心惬意。

其实在易清看来,聂莹这丫头,纯粹是没心没肺的只顾得玩。这些天不是漫山遍野的瞎逛,就是一心体验着遁世修行的道士生活,玩的不亦乐乎,却也让易虚等人颇为的头痛。

至于叶璇,倒是没让易虚等人头疼,只是这女人,天天没事就跟着自己,嘴里说的虽然是在修炼。但是哪有人修炼的时候是睁大眼睛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偶尔还傻笑几声的。

一想至此,易清不由得就又是在心底叹了一声。自己这劫,貌似不好解啊。

“师傅,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有急事需要您救命。”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在易清的耳边轻轻响起。入目是一个年轻的道士,样貌极为的清秀儒雅,正恭恭敬敬的站在自己眼前禀报着。

这人正是易清那日除了刘晨,冯尧之外收的最后一人,名叫江盛。如今这三人易清都是传了道观中修行的那飞云道诀下去。

飞云道诀,自然是原先那传承已久的无名道诀,只是后来易清略一考虑,总不能连道诀的名字都没有,直接就将这份道诀以飞云观为名。好歹也算是代代相传的镇宗秘典。

飞云道诀虽然修行不易,但是在这四相锁灵阵之下,齐云山的灵气愈加的浓郁,倒是不会像自己师兄弟几人一样,修炼十数载才算是铸了根基,可以点灵入道。

在易清想来,若是这几人勤勉,又有齐云山的灵气可以借助修炼,不出数载,就可以到了能够入道的边缘了。

当然,林衍那小子不算在内。身居阴阳眼,天地所钟,修炼的速度说起来就是如今的易清都是有些嫉妒。不过数月之间的修行,这小子俨然已是小成的水平。恐怕连一年的时间都不用,就能够达到自己辛苦修炼二十载的境界。

心里这些一闪而过,易清旋即却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江盛所说的那话之上。有人要求见自己救命?

“那就去见见吧。”懒得多想,易清直接是对着侍立在前的江盛说道。说罢已是迈步向着观前走去,一旁的江盛见状也是连忙跟上。

到了道观大殿之上,发觉易虚,叶璇等人竟是都已经在场。整个飞云观,也就是自己跟随在自己身后的江盛没到了。

而远远更是看到一个中年人西装革履,却是一脸焦急之色的等在那里。瞧见易清进来,心知多半就是自己想要求见的道长,连忙是迎了上来。

“道长,可是要救我儿子一命啊。”

一到易清跟前,这中年人就是急切地说了一声。

易清暗暗打量着这中年人,虽然是一脸急切之状,但仍是难掩那一丝的风度,想来也是个事业有成之士。只是不知道为何今日会到自己这观里说要救命。

心里思量着,易清见此也是没有客套,直接问道:“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需要贫道救命?”

“眼看着年关将近,我一直是待在省城工作生活,这次想着带一家人回来过年。只是前些日子,不知道为什么,我那只有十岁的儿子到村里水库上去玩,竟是掉进了水里。

好在当时有人路过,将他救了起来。只是我接到消息立马赶到儿子身边之时,刚一靠近,前一阵子在贵观求得的护身符竟是忽然就自己燃烧了起来。”

中年人说着,脸上的焦急之色也是略微有些稳住,接着说道,“当时在旁边的人脸色就都是一变,说恐怕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引得灵符示警。

我本来不以为意,可是回去后我儿子脸上竟是一片痛苦狰狞之色,而且气息越来越虚弱。这才急忙上山来求道长救命。”

易清在旁静静听着,当听到这中年人说护身符自燃之时,就心知必定是遇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应该是水鬼吧。”微微沉吟,易清突然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