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凶恶厉鬼

第十章 凶恶厉鬼

“水鬼?”

听到易清这么一说,聂莹第一个就是叫嚷了起来。

看着这丫头丝毫不显得害怕,反而是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易清直接就是白眼一翻,懒得理会。不过见到一旁其余众人也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也只好解释道:

“应该是那水库里曾经淹死过人,水底幽深,阴气汇聚,这时候倒是有着极大的几率能够形成阴魂。而这阴魂有了一些能力,也就是成了所谓的水鬼。

我们经常听人说起一些人在游泳的时候明明附近没有水草,却猛然感觉脚踝上似乎被缠上了什么东西,甚至直接被拖到水下淹死。这大多都是一些水鬼在做怪。”

微微一顿,易清接着解释道,“其实一个人无故淹死,自然是有着一缕怨气存在。又对人世极为眷恋,这时候变成水鬼,必定会在水中作怪,想要淹死戏水的人。好方便自己鬼上身,重回阳世。”

“啊!这不就是在找替死鬼?”闻言众人都是一惊,在边上的林衍忍不住更是忽然说道。

“替死鬼吗,倒的确可以这么认为。”易清脸上却是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

(青丘依约,第三更到!求票求支持!!!)

“只是阴阳相隔,人鬼殊途,要想重回阳世哪有这般简单。这水鬼每当找到一个替死鬼,可是因为魂魄与肉身不能相融,等到那肉身血肉枯竭,只好又重新回到水里,等待着下一刻替死鬼的到来。如此反复着,不知道要害死多少无辜的人。”

“这水鬼太可恶了。”听到易清说完,聂莹早已是忍不住张牙舞爪了起来,玉净般的脸上一副颇为义愤填膺的样子,其他人也是一副同样的表情。

就连易清,此刻脸上都是泛着些冷意。说起来,对于水鬼这东西,但凡有点良知的真修,都是欲除之而后快。

“道长,这次您可要救救我儿子啊。”

听到易清这些话下来,这中年人脸上猛地又是浮现出一片惊慌。听眼前这道长如此说来,自己那儿子现在岂不是就成了替死鬼,这怎么成!连忙是一脸恳求状说道。

“易虚,这次你去吧。以你现在的修为,再有符箓相助,对付这种水鬼倒是绰绰有余。”

听到这中年人的苦苦恳求,易清却是微微一沉吟,下一刻忽然就是向着一旁的易虚说道。如今易虚入道成为真修,倒的确是需要一些历练。

这水鬼,只是普通的阴魂,不过是在水中趁人不备的时候作怪罢了,以易虚的修为,倒是不虞担心。

“我?观主这......”一旁的易虚闻言就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易清会是突然点将叫自己去,一时倒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心底头,隐隐间竟是莫名的有股兴奋的味道。

“无须担心,区区水鬼而已。”见到易虚仍是有些不自信的样子,易清不由得微微一笑,颇显轻松地说道。

自己这二师弟性子是稳重,只是却略显得有些谨慎过头了。当初自己第一次遇上鬼压床之事,还不是鼓鼓气就上了。

不过对于易虚的这种性格,易清也是不以为意。自己一路走来,虽有无上道缘,身后却是无人扶持,因此总是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大意。

但如今自己略前一步,对于这三个师弟和收的那几个徒弟,自然是倾力扶持。他们就算大意,自有自己在身后为他们撑住一方风雨。

眼见易虚一人略略收拾一下就是随着那中年人下山去了,林衍等几个徒弟倒是觉得有些可惜。捉鬼这么神奇的事,自己居然无缘去见识一番。只是在易清脸色一虎下来后,只好是乖乖的修炼,或是接待香客去了。

一路随着这中年人走来,易虚也是知晓这中年人名叫王华,而他们要去的地方,却是就在齐云山脚下不远的一处村庄。

“道长,我们到了。”

一进村,就是见到不少人正在等候着。见到王华领着一个道士回来,脸上都是顿时浮现出一抹喜意,立即就迎了上来。

“无量道尊,贫道易虚,飞云观观主师弟,今日特来灭那水鬼。”易虚也是有过跟随师父净尘道长出去做法事的经验,只不过这次主角换成了自己。但其中礼仪法度,却是不曾有失。

“水鬼?”这些迎上来的人闻言皆是一怔,农村之中,信鬼神之事本就不少。

此刻听到易虚说是水鬼,脸上顿时都是掠过一抹惊慌,下意识的身子一顿。本来一些想随着前去看热闹的人,忽然也是停了下来,不敢过去。

“道长,我儿子就在屋内。还请道长施展神通,捉了那水鬼,救救我儿子。”

农村之中,本就是一户户单独的房屋。王华的家正是在村口不远的位置,因此未走多久,见到那三层的房屋之时,王华连忙就是在易虚一旁说道。

“妖孽害人,我等自当替天行道。”

闻言易虚也是微微一笑,脚下却是不由得快上了几分。第一次施展道术捉鬼,易虚心里也是忽然涌现出一股兴奋以及期待。

只是当走到门口之时,易虚目中却是一顿。脸色之间,隐隐就有些难看了起来。

只见此时在屋内大堂之上,正有一个老妇手里拿着柳枝,口里则是大声念诵着不知名的咒语,围着摆在正中的一张床诡异的跳转着,手里的柳枝也是随之在床的上空挥舞着,似乎就是在驱赶着什么东西。

那张**,想必就是躺着这王华的儿子。

扫了那老妇一眼,易虚的目光随即却是望向了一旁的王华。既然已经请了人来做法,还把自己请来,那将自己置于何地。这种事,在任何人身上心底都是微微有些不爽。

王华看到大堂中的情景也是一怔,显然是没有料到。不过人情世故,王华旋即就是明白这时易虚目光的含义,连忙苦笑着向着易虚解释道:

“道长莫怪,这妇人想来是我那妻子请来的。我那时正忙着上山去请道长,对这件事真的是不知情。”

闻言易虚的脸色倒是好看了些,想象多半也是这种可能。旋即脸上倒也逐渐的恢复成一贯的平静。既然来了,那自然就无需急着走。

更何况......

目光淡淡瞥了眼仍在胡乱跳转着的老妇,易虚目中却是不由得掠过一丝不屑。如果自己所料不差,眼前这老妇便是那些民间所谓的神婆了。

对于这些,道门的一些典籍上也是有着记述,大多是通过供奉一些狐仙等,与这些精怪取得通灵,然后获得一丝沟通阴阳的能力。

只是这类东西,在道门之中,却是连三千旁门之术都够不上。易虚此时自然也是有些瞧不上眼的意思。

灵眼之下,那神婆手中的柳枝,在那不知名的咒语念诵之中,倒的确是有了一丝的神异。柳枝通体焕发出肉眼不可见的碧绿青芒,沾到**空的那些阴气,这些阴气立即就是驱散开来。

只是这柳枝上的青芒实在是微弱,只有薄薄的一层,在那庞大的阴气面前,被驱散的阴气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庞大?正自出神间,易虚猛然间惊醒过来,终于是知道心里那从第一眼就感觉不对的地方来自何处了。

只是一个水鬼,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阴气?想到这里,易虚的脸上蓦地就是凝重了起来,再也无暇顾及那神婆,目光定在那**的小男孩身上。

这时候才是发现,这小男孩全身都似乎是被一层阴气包裹住了一般。尤其是头部之上,那凝聚出来的阴气竟然已是厚厚的一层。

“但愿不要出现意外。”思虑半晌,易虚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也只好是暗暗叹了口气。捏着袖里大师兄亲手绘制的那几道符箓,心里微微一定。

只是易虚终究只是刚刚入道不久的修为,并没有发现,那小男孩头部的眉心之间,忽的闪过一抹黑气......

“不行了,老身不行了。这鬼魅的道行好深,老身也没有办法。”

又是几分钟过去,那正在挥舞着柳枝的神婆却是忽然停了下来,嘴里更是忙不迭的叫道。此时的这神婆,干枯的脸上早已是大汗淋淋,有着几分苍白之色。

一停下来,就是连忙向一旁之人讨了大碗水来喝,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吴婆婆,您是我们乡里一带最厉害的神婆,怎么会没有办法呢?您再想想办法吧。”

见此情景,顿时一道声音就是十分急切的响起。出声之人是个中年的妇女,此刻的脸上更是一脸的慌张担忧之状。想来必定就是这王华的妻子,也就是那小男孩的母亲了。

“真是没有办法了,以老身看来,这不是普通的水鬼啊。”说道这里,神婆那昏黄的眼中顿时也是掠过一抹惊恐。她做这一行也有二三十年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被请去驱除水鬼,但没有一回是像这次一般的。

所谓人老精,鬼老灵,通过与日日供奉的那狐仙冥冥之中的感应,神婆猛然是惊觉。好像,自己这次是招惹了什么厉害的东西啊。

这时候别说是是在没有办法驱鬼了,神婆心里更是有些担心这鬼物会不会找自己算账。做自己这一行的,招惹到厉害的鬼物最后反而害死自己的先例,不是没有。她虽然老迈,可是没有人活得好好的想着去死啊。

“道长......”

这时候王华也是有些惊慌了,忙不迭的将目光投在一旁易虚的身上。这时候,恐怕也只有这齐云山上请来的道长是自己等人的唯一希望了。

“贫道尽力而为。”

见到神婆这般,易虚的脸色更是猛然凝重了起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沉声应道。

“请道长出手,救我们儿子一命!”

这时候王华的妻子也是连忙走了过来,语声恳求地说道。虽然知道自己这番作态必定会令被自己亲自请来的神婆心里不满,但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甚至是心底对那神婆也有了丝小小的不满,要是知道这神婆没有办法,自己何必在丈夫去请这道长的同时偷偷的将神婆先请了过来。

“哼!山野小道,也敢出来捉鬼。小子,听老身一句劝,这次是真有鬼魅作祟,不是像你以前那样装模作样的糊弄一下就可以完事的。”

果然,那神婆见此顿时就是冷冷一哼,嘴里阴阳怪气地说道。虽然心里对自己能够脱身而出也是一喜,但下一刻又是有些吃味了起来。自己没有办法的事,却是立即有人接受去做。无论最后如何,自己这面子上总归是过不去的。

“还是烦劳你再去观里通知我观主一声吧。”

对此易虚根本是懒得理会,为了稳妥起见,仍是决定让王华再去通知易清一声。

说罢,易虚才是面色凝重地缓缓走到那摆在大堂的床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