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超度

第十一章 超度

“灵符驱邪,去!”

站在床边,易虚蓦地一声低喝,下一刻一道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驱邪符已是从袖中飞出,直接向着小男孩的身上落去。

蓬!

还没有落到小男孩身上,一触到那些逸散在小男孩身体上空的阴气,整张驱邪符猛地就是燃烧了起来。

然后一丝丝的金色驱邪之力,纷纷降临到那些阴气之上。就仿佛是遇到烈阳的冰雪一般,被驱邪之力笼罩住的阴气,顿时就是消散一空。

只是易虚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喜色,对于这庞大的阴气来说,一道驱邪符所起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

正想再催动几道驱邪符,陡然眼前的阴气一阵翻涌起来。

还不待易虚反应过来,瞬间竟是凝聚成了一只枯瘦的手爪,仿佛是鬼爪一般,带着凄厉阴寒,猛然就是将先前那道驱邪符握住。

带有驱邪之力的驱邪符,在这只阴气鬼爪之下,竟然瞬间就变成了灰烬。

紧接着一团黑气,忽然就从小男孩的眉心之处窜了出来,下一刻已是幻化成了一个正常人大小的黑色身影。

是个年轻的女子,周身阴气环绕,一身黑衣,长发如瀑。而那黑发遮掩之下,是一张极为丑陋狰狞的脸。

仿佛是在水里浸泡了许久一般,整张脸,已是彻底肿胀了起来。猩红的目光,正凶恶地盯着眼前的易虚。

凭空虚立在床边,底下却是诡异的出现了一滴滴的水滴。渐渐的,竟是汇聚成了一小滩的水渍。

“厉鬼!”

看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变故,易虚的脸色也是猛的一变,显得难看无比。嘴里更是艰难无比的吐出了两个字。

厉鬼,易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驱鬼,竟然就是碰到了厉鬼。

这可不是一般的阴魂,而是极为凶恶难缠,甚至已经不再惧怕一般的手段,反而能够发起直接攻击的厉害鬼物。

这时候,在一旁的那神婆在厉鬼现身的那一瞬间,身子也是猛然一颤。干枯的脸上,顿时就是布满了惊恐畏惧之色。

居然招惹到了厉鬼!

几乎是想也不想,她就想退出去,逃得远远的。只是她脚下一动,就猛然觉得那厉鬼的目光突然就是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颤颤地抬起头,只见那厉鬼正猛盯着自己狰狞却无声地笑着。当即脸上更是苍白一片,嘴唇哆嗦间,却是再也不敢移动半步。

这时候,她倒是猛烈地希望起来,但愿这道士还有手段,要不然这道士肯定要倒霉,而自己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臭道士,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捉我,哈哈哈!”蓦然,一声狞笑,顿时就是从那厉鬼的口中冒出。盯着眼前的易虚,毫不掩饰那森然鬼目中的杀意。

易虚的嘴里也是猛然一阵发苦,对付厉鬼,自己的确还真是不够格。不过......

想到那道略微瘦削的身影,易虚的心里就是猛然一定。幸好自己谨慎,已经令那王华去请观主亲自前来了。

以自己大师兄的本事,区区厉鬼,又有何惧!

脑海中不禁出现那盘旋奔腾在夜空下的三百丈圣兽光影,易虚心里蓦然就是涌现出一阵的自信。

“休要张狂,自然会有收拾你的人前来。”一声大喝,下一刻易虚的手中已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黄色的符箓。手里一扬,体内的法力已是灌入到了这符箓内。

“六丁六甲,斩妖除魔!”

顿时之间那道符箓猛地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金光之中,两道金甲神将的魁梧身影,凭空出现。六丁六甲神将一出现,就是厉喝着向着那厉鬼斩去。

“六丁六甲?”见到这突然出现的神将,厉鬼也是忽然一惊,旋即却是一阵阵的冷笑,“倒是有些手段,可是这种傀儡东西,又能耐我何!”

冷笑声中,两只巨大的阴森鬼爪,也是凭空出现,呼啸着向着两神将凌厉罩去。那般模样,就仿佛是要生生扭下神将的脑袋一般。

轰!轰!

接连两声巨响,一般人自然是听不见,但是在易虚以及那神婆的耳边,却是感觉雷鸣一般。

只是两人却是顾不得其它,目光盯在半空之中,目中都是有着一丝的紧张。若是六丁六甲符也支撑不了多久,那恐怕自己等人就有危险了。

鬼爪与神将的刀剑狠狠相击,鬼爪瞬间湮没,但是神将也是硬生生的后退了数步,身上金光猛然一阵闪烁,顿时就是黯淡下去了数分。

“哈哈哈,小道士,不知道你这召唤出的六丁六甲神又能挡住我多少下?”

见此情景,那厉鬼更是一阵狞笑,脸上不觉间又是凶恶了不少,“看我的鬼啸之术。”

话音刚落,这厉鬼猛的就是张大了嘴,一声凄厉的鬼啸,爆发而出。顿时就可见一束束音波,仿佛是万千长矛一般,锋锐地向着眼前的两个神将钻去。

砰!砰!砰!

一声鬼啸,竟仿佛是实体的凌厉攻击一般,砸在两个神将的身上。瞬息之间就分明可见这神将的身躯已是彻底黯淡了下去。

下一刻,在厉鬼那猖狂的狞笑声中,忽然就是溃散开来,化作点点金光,然后消散一空。

“小道士,可还有什么手段?要是没有了,可就是你的死期了!”

一声鬼啸,生生打散那六丁六甲神将,厉鬼目中也是一阵得意,旋即又是涌现出浓浓的杀意,隐隐更是带上了一丝丝的贪婪,

“你这小道士,倒是精气圆满,想必肉身的血气不会那么快枯竭,做我的替死鬼怎么样。”

见到六丁六甲符瞬间被这厉鬼破去,易虚心里一紧,不过这时候反而是镇定了下来。

再听到厉鬼居然开始打上了自己肉身的主意,顿时就是冷冷一笑:“就怕你不敢。等我观主一到,就怕你连鬼都做不成。”

“哈哈哈,是吗?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观主,又有多少的厉害!”

厉鬼一听,顿时又是不屑一笑,反而是目光戏谑地盯着眼前的这小道士打量起来。自己机缘巧合从水鬼修炼成厉鬼,还会害怕一个区区小道士不成。

“是吗?那贫道倒要如你所愿了!”

就在这厉鬼话音落下不久,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就是在这大堂中响起。

“大师兄!”一听到这声音,易虚的脸上猛然就是一喜,下意识地就是喊出了“大师兄”这叫了十数载的三个字。

转头一看,果然就见易清一身道袍,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已是站在了大堂的门口。

“区区厉鬼,贫道连军魂都曾降服过,也敢在我等面前作孽!”

在见到王华之后,易清心知情况有变,也是立即动身,问清方向就是先行赶了过来。

好在本就路途不远,等赶到之时,恰巧听见这厉鬼之语,顿时面上就是一阵冷笑。

“军魂!”对于这突然出现的道人,厉鬼倒是没有在意。

可是等听到这年轻道人竟然说是曾经收服过军魂之时,终于是猛然一惊。她虽然是厉鬼,但也知道军魂的恐怖之处。心里猛然间就是有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就在下一刻,一方古朴的法印忽然就是从那道人的袖中飞出,绽放出无数的玉色瑞芒,直接就是向着自己的头顶之处飞来。

与此同时,一道冷然的低喝,也是蓦然响起:

“法印炼魂,降服厉鬼!”

“天师法印!你怎么可能有天师法印!”

见到悬在自己头顶,瞬间就是垂落下万千道降妖炼魂符箓的法印,厉鬼猛地就是惊叫起来,终于是想起了这法印是何物。

居然是以前天师专门捉鬼降妖的天师法印,这等法器,简直就是自己等物的天然克星。

鬼目之中,这时终于是涌起浓浓的一抹惊慌之色,想也不想,就想向外窜去。

这时也顾不得找替死鬼的事了,就想回到自己当初殒命,现在则成了自己藏身之所的水库中去。

自己本就是水鬼,一旦到了水底,就算是天师法印也奈何自己不得。

“不是想要见识贫道的厉害吗。现在想走,可是迟了!”

见此易清顿时更是冷冷一笑,当即剑指向着那法印一指。

心念感应之下,顿时就见到法印垂落的那万千道符箓,瞬间就是布成了一道庞大的阵图光影,将厉鬼围困在了阵图中央。

“降妖炼魂,炼!”

一声冷喝,猛然整个阵图就是快速旋转了起来。一丝丝的玉色光芒,蕴含着一道道符箓,落在厉鬼的身上,引起厉鬼的一声声凄惨的鬼啸。

顿时之间,厉鬼身上的阴气就是消散了不少。

“幽冥鬼爪!”

“鬼啸之术!”

惨叫声中,厉鬼却是愈加显得疯狂狰狞起来,不断地凝聚出一只只的鬼爪,发出一声声凄厉的鬼啸之音,冲击着围困住自己的那符箓阵图。

只是这在六丁六甲神将面前凌厉无比的攻击方式,落在阵图之上,却只是激起阵图光影的一圈圈恍若涟漪般的动荡,旋即就是平复了下来。

“我不甘心!我好恨!”

不过数分钟的时间,一声尤为凄厉的惨叫,蓦然在符箓阵图当中响起。旋即整个阵图一荡,其中竟是再也没有厉鬼的身影。

“大师兄!”

见此情景,一旁的易虚心知这厉鬼被消灭,顿时就是走到了易清的跟前。只是脸上,还是有些不少的惊疑震惊之色。

那般厉害的厉鬼,就被自己的大师兄这么随意的消灭了?虽然心知情况是如此,隐隐间只觉得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那神婆,此时眼中除了一股劫后余生的喜庆之外,更多的也是浓浓的震惊之色,甚至莫名的涌现出了一丝艳羡。

这可是道门真修的手段啊,真正的无上大道,不像自己走的只是偏门。

眼前这两个道人,学的是道!而自己,只是术!

一字之差,其中高度境遇,却是天壤之别。

齐云山飞云观吗?

默默地将这个地方记在心底,神婆却是打算以后一定要去这观里拜访一二。不奢望学的真修大道,只要能求得一两道灵符,都是莫大的幸事了。

易清却是没有管其他人的想法,此刻正怔怔望着阵图光影当中的那数道白色的光团。在这些光团之中,隐隐有些许灵性的波动流露出来。

“大师兄,这些是?”见此易虚也是顿时注意到了这些白色的光团,不禁疑惑的问道。

“那些是被厉鬼害死的亡魂,未能入得了轮回。准备一下,我们超度了他们吧。”

缓缓吐出一口气,易清也是无奈的说道。死者已矣,自己能做的,就是送他们入轮回投胎转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