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3章 叶家来人

第十三章 叶家来人

“啊?师傅你是想......”

听到易清的喃喃自语,一旁的易虚跟林衍倒是着实一惊,林衍更是忍不住就问出声来。

不过语气之中,倒是突然也多了一丝的火热。要是师傅真的收服了这只仙鹤作为坐骑,那作为大徒弟的自己肯定也能跟着沾光。

一想着以后自己骑着这仙鹤出现在世人面前,那人家还不赶紧拜下来喊着自己老神仙啊。

这般想着,林衍忍不住就是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下意识的擦擦嘴角的口水,瞥向一旁的易虚师叔,却发现自己的易虚师叔也一脸憧憬的样子。

“送上门的坐骑啊。到时候贫道骑着这仙鹤下山,那多拉风啊!”

盯着那兀自在云海中嬉耍的仙鹤,易清好在还保持着一副为人师表的风度,没有让自己的口水流下来。

但是心里头,却已然是涌起了一阵阵的火热。现在只想着怎么将这只仙鹤骗下来了,然后北斗封魔禁一出手,还怕这家伙不驯服。

“你可有什么办法将这家伙骗下来?”

向着眼前的林衍一招手,顿时就连易虚也是耐不住凑了过来。一时之间,三颗脑袋围成一个圈,时不时的传出一两声诸如“用鱼勾引”、“布置大阵”、“趁其不备”之类的话语,到最后都是化成了一阵嘿嘿的颇为怪异的笑声。

“易大哥,你们在干嘛呢?”蓦然,聂莹那好奇的声音在三人旁边响起。

三人正谈论的起劲,被聂莹忽然的出声着实吓得一跳,下一刻三颗脑袋立马就是退了开来。

“我向师父师叔请教问题呢。”林衍忍住心头的激动,眼珠子一转,就是立即出口解释道。

闻言易清是顿时向着自己的这个徒弟投去了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这种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才越好,尤其是眼前这丫头。

“切,你请教问题的时候怎么这么......猥琐。”

明眸中立即就是涌现出丝丝不信的眼神,下意识的开口回道。秀眉微微蹙起,似乎是想了半天,才想起貌似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准确形容刚才自己见到的情景。

“咳咳......”听到这丫头的这个形容词,易清立即干咳了一声,连忙转移话题。自己可是为人师表,怎么就跟那两个字挂钩了呢,“你有没有看见那只仙鹤啊?”

一说起仙鹤,聂莹果然就将刚才见到的场景抛在了一边,下意识地一抬头,红润的脸上突然之间满是兴奋之情:“易大哥你看,不就是在那里吗。好大的鹤啊,是不是这真是仙鹤啊。”

不过是只灵禽罢了,闻言易清倒是微微一哂。

仙鹤也无不可,想起自己若是将这家伙收服当做坐骑,到时候仙鹤这个称呼倒是的确灵禽好听多了。骑着仙鹤的人,应该就算是仙人了吧。这样一想,易清也是懒得解释了,反而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易大哥,你笑的好......诡异。”似乎是知道用先前那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易大哥是不对的,聂莹这丫头立即换了一个词,“算了,我不理你,我去找仙鹤玩去。”

望着聂莹那极为开心的远去倩影,易清的目中也是蓦地划过一抹柔和。这丫头,在山上这段时间,灵气的无形滋润之下,倒是出落的愈发水灵了。

眼角一瞥,目中忽然就是跃入另一道高挑的倩影,正站在门槛处向着自己望来,脸上笑靥如花......

随后的日子,道观里倒是恢复了一贯的清静。

不过易清三人却是多了一项任务,绞尽脑汁的想要诱骗那只仙鹤下来。

但是令易清等人恼火的是,这家伙仿佛是知道下面这三个人不怀好意一般,任你百般挑逗诱惑,就是不肯飞下来一点。

时不时在易清等人耳边清鸣上一两声,那充满灵性的双眼之中,望向易清等人,竟是仿佛人一般,充满着一种戏谑。

等到了后来,这家伙胆子也是大了起来,若是易清不在场,立即就是停在易虚,林衍两人面前,极尽悠闲的踱着步子,而望着这两人的眼神却是得意异常。

就仿佛是知道两人没有能力伤害到自己一般。那副神情,竟像是反客为主,在挑衅他们二人一般。

而等到易清赶来,这家伙立即就是扑腾着那三米多长的白翅,冲天而起,高高的就是盘旋在了天空之上,再也不肯下来一点距离。长长的鹤嘴中却是清鸣不断,舒展着优雅的身子,一副胜利的样子。

到得后来,易清也是看明白了,这家伙是在太精明,只好搁置了自己的坐骑美梦,安安心心的懒得理会这家伙。反正这些日子因为这家伙的现身,已经是引起了无数上山游客的惊呼激动,增加了不少人气。自己也算是得到不少福利了。

此时时间早已进入寒冬,在这齐云之巅,也是迎来了第一场雪。

白雪纷纷扬扬落下,覆盖在这万顷碧涛之中,为这天地带上了一份神圣的素洁之意。而在整个齐云山巅,一层微厚的白雪铺绣,通体只露出一座**古朴的道观,倒是平添了一抹亘古的道韵。只感叹岁月悠然,而天地不朽,大道永存。

就在这雪地之中,天地俱静之间,正有两道身影缓缓漫步而走。

一个年轻的道人,穿着件古色古香的道袍,面目有些清朗。在年轻道人身边是位绝美的女子,穿着现代化的羽绒服。两种截然不同的衣着,倒是给人一种这两个宛如是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之中的感觉。

看着身边那嘴角噙着笑意,一脸温婉的女孩,易清心里不由的幽幽一叹。

这女人,陷得是如此之深。可能问世间,情为何物?

有雪花落在脸上,颇为的冰凉,易清下意识的抬头,却是一时怔怔不语。脸上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此时此景,易清却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叶璇的情意,就算是再愚笨的人,这段时间下来,也是能够感受得到了。只是自己却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也是真不知该如何对待这个女孩。之前虽然嘴里说的是“应劫”,但仍旧是下意识的回避着。

此刻,易清却是猛然发现,有些事却实在是不能避的。愈是逃避,恐怕这女人陷得要更深了。

“你说,若是我们一直这样走下来,是不是就能走到了白头?”

蓦然,叶璇忽然就是出声轻轻地说道。许是因为天上的这飞雪,又许是因为这句话,神情之间,竟是有些痴了的感觉。仿佛是独自的呢喃,偏又令人觉得这就是誓言一般。

闻言易清下意识地就是向着身旁这女人的头上看去,只见一点点的白雪,正逐渐覆盖住那满头的青丝。乍一看上去,真仿佛是白头的感觉。想必此刻自己的头上也是这般场景吧。易清目光一顿,却是没有答话。

不是不想,实为不敢。一句承诺,若只是无心之说,恐怕就要亏欠一生。

没有等到期待中的回话,叶璇的眸中禁不住就是涌出一丝丝的失望。此刻借着这漫天飞雪,颇为大胆的说出这句话,叶璇的容颜之上已是瞬间晕染上了一抹嫣红。

连那凝白一片的玉颈,都仿佛是久远的青花瓷一般,沁出醉人的羞红之色。

一时之间,两人竟又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唯有飞雪,仍在不知情的飘旋。

“其实,这青山是不会老的。只是,它为雪白头。”

目光望着陷入寂静,白茫茫一片的群山,叶璇鼓起勇气,轻轻地说道。语气之中,却是无由的多出了一抹坚定。一辈子,遇上那样的一个人不容易,她真的不想放弃。

极为漂亮的贝齿轻咬着红唇,眸子之中,已是有了些许的雾气。有时候她忍不住就是想气愤的敲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这榆木脑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吗?怔怔望着那雪白一片的山林,易清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忽然间竟是纷杂一片。多年的道心,在这一刻仿佛是平静不下来了一般。

“师傅,观里有人来了,说是叶璇小姐的家人。”正在这时,一道声音,远远的就是传了过来。

呼......感觉着这种气氛被打破,易清只觉得猛然是松了口气。旋即心里就是一愣,叶璇的家人?

目光瞥向一旁的叶璇,却发现此时的叶璇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