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5章 伯父,您想多了

第十五章 伯父,您想多了

一路之上,几人却是再无言语。

易清是在揣摩着这省委书记请自己来的目的,而叶璇想来快要到家了,玉般的容颜上早已晕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之色。

至于叶君,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沉着脸坐在前面,也不回头。

“到了。”

当车子一路平稳的行驶进一处防卫极为森严的院落,叶君终于是淡淡地出声说道。说罢已然率先下了车。

处在这整个古南省的大半权力中心,省委大院之内,易清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一脸淡然地打量着这个传说中无数古南省官场中人求神拜佛想要走进来的地方。

间或碰到一两个人进出,却都是一副激动兴奋又异常拘谨的样子。

不过易清显然有些小瞧了这官场中人的厉害之处,作为整个古南省第一把手的儿女,这些人怎么可能不认识。碰到叶君叶璇两人,就算是原本碰不到的,硬是绕了一圈,也要绕到这两人的眼前来。只为了打个招呼,混个眼熟。

而对于跟省委书记的儿女在一起的人,这些人自然更加不敢有丝毫的小看,尽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跟易清说上一两句。有些精明的人,或许是从叶璇的脸上看出了什么,当即对易清脸上的笑容是更加热情了,就差想着称兄道弟了。

成了省委书记的女婿,那可真就是一朝跃龙门了。整个古南省不知道有多少的年轻俊彦,想要做省委书记的乘龙快婿。就算省委书记的女儿是头母猪,想来有着不少人排着队想去娶的,更何况还是这样的一位倾城绝色。

此时那些看明白的人,望向易清的目光无不都带上一股艳羡,这可真就叫做是权色双得了。自然,那下一刻的目光,是愈加的热情起来。

叶君两兄妹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些人,才算是来到了一处处在最正中的大院落门外。而一旁的易清虽然一直都冷着脸,但此刻也有种微微见汗的感觉。

“走吧,到家了。”

在这院落门口略停了一下,叶君微微一笑,向着一边的叶璇说道。

“哥......”只是此时的叶璇哪里还有以前那副冰冷的样子,忍不住就是紧紧攥住了自己哥哥的手臂,一副颇为紧张的样子。

“到了自己家里,还害羞什么呢。妈有好久没见到你了,你直接去陪妈聊一会儿吧。”

颇为宠溺的望着叶璇一眼,叶君才是继续说道,“爸今天正好没事,我直接带易清过去见见爸。”说到此处,叶君的眼神却是忽的一冷,不过旋即又快速隐去,不让叶璇瞧见。

“那你们不准为难他。”听到叶君这么一说,叶璇才仿佛放松了下来,蓦地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不由瞥了后头一直不语的易清一眼,直接向着叶君撒娇着说道。

“自然不会为难,你先过去吧。”

见到叶璇竟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向着家里走去,叶君也觉得暗暗好笑。只是旋即脸上却是一冷,自己妹妹不在这里了,有些表面上的事,也懒得再做了,

“跟我来吧,家父此刻应该是在书房等着你。”

自从下山以来,易清的话语就是很少,此刻虽然感受到叶君态度的骤然变化,也仅仅眉毛暗暗一皱,却仍是面目平静的随着叶君走去。

虽然很大的一个院落,但却是没有几个人。易清随着叶君穿过大厅上楼,片刻之后便来到了一处房间的门口。

这时许是听到了上楼的声响,房门正好打开,露出一道略显消瘦的中年身影。

“是易道长吧。冒昧请道长上门,倒是打搅了。”

这中年人一张四四方方的国字脸,浓眉大眼,却是充满着一种隐隐的威仪。只是当见到跟在叶君身后的易清时,顿时就是笑着出声道。话语之中,竟显得无比的和蔼亲切。

“贫道见过叶书记。”

心知这必定就是叶璇的父亲,也是古南省的省委书记叶建国,易清此时不愿失了礼仪,也带着淡淡笑意说道。

只是既然对方称呼自己为易道长,却是带上了一丝隐隐的生分。易清自然也不会故意涎着脸攀交情,直接就打了个道揖,自称贫道。

听到易清的这般说法,叶建国目光忽然就是暗暗一凝。但是能够做到省委书记这样的封疆大吏位置,叶建国自然不是沉不住气之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笑容反而显得愈加的亲切了起来,

“还请易道长入内一叙如何?”

“贫道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闻言易清倒是没有反对的意思,来都来了,自然是要见个究竟的。

叶建国的书房中最显眼之处就是那几个摆满了书的书架,易清微微一扫,各个方面的都有,但最多的还是经济方面的书籍,其次便是以政治理论方面的居多。其他地方则是装饰着一些画卷以及一些小玩意。总体看来上,幽静中倒满是一种典雅的味道。

“这是西湖的雨前龙井,下面的人送上来的,倒是有一股子的韵味。”

看着眼前堂堂的省委书记居然没有丝毫官架子的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易清也是不得不感叹,果然是个人物。就凭这份气度,怪不得能够做到权倾一方。

“只是要让道长见笑了,俗世烦碌之人,却是不喜这股子的清静味道。只感觉便是两个世界的事物一般。”

叶建国当先轻轻啜了一小口,味道浸入舌尖,眉头仿佛是下意识的微微一皱,旋即便将茶盏放下,似乎只是无意的感叹道。

闻言易清眉毛却是一挑。叶建国喜不喜欢这雨前龙井他不知道,但他这话中的那股意思,自己倒是有些听明白了。心知这正题来了,却又是品了一口这茶,才是微微笑道,“这茶倒是适合贫道,破合我道门大道无情的意境。”

这茶是什么意境,易清实在是品不出来。但既是胡诌,那便也用此茶说事也无不可。

原先就是对眼前这省委书记请自己来有了些许猜测,此时易清更是明白了。

敢情这一大家子对叶璇的这段感情也是十分的不认同。说来也是奇怪,明白了这一家子的心思,易清的心里反而是蓦地松了一口气。

听到易清说自己“无情”,叶建国目中似乎也有些意料不及,又似有些不信的意味在其中。微微沉吟,下一刻身子忽的就是一正,一股不怒自威的庞大官威不自觉的就散发了出来,

“说起来到了这个位置,对于有些玄奇之事也是有些了解。从易道长所做的那几件事看来,易道长想必也是道门真修。”

说着叶建国的目光唰的就是定在了易清的脸上,目中显得十分的肯定。

对此易清倒是不觉得奇怪,堂堂省委书记,掌握一省之事,自然不会是像普通民众那样对有些事一无所知。心知叶建国还有话没说,并不答话,只表示自己静静听着。

“我只有这一子一女,对小璇那丫头,虽然是秉持着恋爱不干涉的态度,但是却也只局限于与我同等层次的那些门第之间。”

还以为对方接下来会说什么理由,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句话,易清略微一愣,旋即心里猛然就是一阵怒气,连带着望向对面的叶建国,也是隐隐带上了一种不屑。

原来是嫌贫爱富,要讲究门当户对!

亏着之前还是那般冠冕堂皇的说法,弄得易清还以为对方不认同自己是因为自己的道士身份。

随之心底也是忽然涌现出一股子的不爽,贫道居然因为不是权贵这个狗血的原因被小瞧了!虽然来之前就是打定主意,之前也是表明了自己“大道无情”,但此刻易清仍旧是感到十分的不爽,隐隐竟是有些憋屈。

不过这是人家家里的事,易清也是不好说什么。暗暗吐出口气气,下一刻易清的嘴角不觉的微微一挑,悠悠地盯着眼前书桌上的茶盏,嘴里却是轻声说道:

“伯父,您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