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章 重大新闻

第一章 重大新闻

整个年关,又是陆续下了几场小雪。

此刻站在这齐云之巅,一眼望去,莽莽林海,万顷碧涛,依稀还残存着些许的素白。

不过好在已到了开春的气候,整个山顶,却是再也没有去年年末时的那股严寒,反而是带上了一丝丝的暖意。

而虽然道观清净之所,对于这传统的节日,这段时间易清几人也是好好热闹了一番。

刘晨三人自然要回去过年,林衍因为是孤儿却索性是待在了山上与易清四个师兄弟一起。如今回想起来,自己等人的这个年过的倒也像模像样。

想起这段时间的趣事,易清更是不觉得微微一笑。只是旋即,脸上忽的又一黯,只觉得一道倩影猛然浮上心头。

“你倒是成了我的心魔。”

暗暗一声苦笑,自那日从叶家离开后,易清心中不知为何有时候也是忽然就会蹦出叶璇的身影,心知这女人终究是潜藏在了自己的心底,不可磨灭。

到了后来,易清也不再去强求斩断,只当是随缘了。若是有缘,今后自当能够相见。

又是不由地想起了自己临走前留下的那块玉佩。就看这女人想要怎样的结果了。

“吟!”

正想着出神,蓦然头顶之上传来一声清亮至极的鹰鸣,仿佛是能够震慑心神一般。而听到这熟悉的叫声,易清也当即把那道倩影镇压在心底。下一刻嘴角露出一抹轻笑,微微抬头。

只见一抹灿烂至极的金光,猛地冲破云层,跃入眼帘之中。细细看时,才发现是一只巨大而威猛异常的金鹰,正在半空之中展翅飞旋。那金色锋锐的巨大鹰喙中,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清凉的鹰鸣。

此时那庞大的鹰背之上,却有着两道年轻道人的身影,正一脸兴奋地四下观望着。当看见下方易清的身影之时,更是激动的挥起手臂,毫无形象地吼了起来。

见此易清倒不显得感到奇怪,这金鹰自然就是那日机缘得来的飞行法器。而金鹰背上的那两人,却是自己的师弟易尘跟林衍那家伙。

自从那日骑着金鹰回来之后,可是羡慕坏了看在眼里的易虚等人,硬是一个个的缠着易清带着他们骑上金鹰在这百里齐云山绕了几圈。

其后的日子,易虚性子稳重,新奇感一过倒不觉得什么了,但是易尘几人却是最为跳脱的性子,每天就念想着骑上这金鹰威风几回。

易清被缠的烦了,又瞧见易尘的修为也到了入道的时机,干脆是直接为易尘点灵入道,随即便将金鹰交给了他们,任他们去疯玩胡闹去。

金鹰本就是法器,虽然自己已经祭炼过,但若自己不反对,倒是也可以借给其他真修使用。

只是这样一来,原本在这山上的那只仙鹤算是倒霉了。原本这野鸟仗着自己能飞行没事就下来挑逗一下,这时有了金鹰,林衍顿时就是央求着易尘向着那仙鹤报复过去。

鹰类本就是猛禽,又散发着法器波动,愣是将这家伙追的满山子乱飞,最后不得不狼狈的逃出去。

好在林衍等人本就只是想出出气,倒没有什么坏心思。而这只野鸟显然也是舍不得这齐云山巅那愈来愈浓厚的灵气,只是在外面躲藏了一夜,第二天又是舔着脸飞了回来。

倒让看在眼里的道观众人一阵好笑,好一只不要脸的野鸟。

看着驱使着金鹰缓缓降落的易尘两人,易清也是有些气笑。这两家伙,还不知道准备闹到什么时候。

“师傅。”金鹰距离地面还有三四丈之高,其中的林衍就是直接一跃而下,嘴里倒是恭敬地唤了一声。这点高度,对于已经修炼飞云道诀将近半年的林衍来说,此时还真的显得轻而易举。

以易清的估计,按这家伙的变态天赋,距离点灵入道也没有多远了。

因此有时候易清倒也是隐隐有些期待起来,自己这位身怀阴阳眼天赋的徒弟,若真正将阴阳眼开启,又该是有如何的不凡。

“师傅,我突然在网上看到一件诡异的事。”

还不待易清说话,已经落下地的林衍就是急忙窜到易清跟前一脸神秘的说道。那副样子,还真仿佛是有什么惊天秘闻一般。

对此易清也只能是微微摇头苦笑,自己这徒弟,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实在是太过于跳脱了。他却是没有想起,自己也才只是与这林衍一般的年纪。

见到自家师傅仍旧是一副无动于衷淡然的样子,林衍也只能是略显无奈的继续说道:

“现在网上可是有个重大新闻,说是一家殡仪馆居然一夜之间居然丢失了全部准备火化入葬的尸体。最重要的是,从监控录像里看到,这些尸体竟然是突然间就自己站了起来,一蹦一跳的就主动出去了。现在网上都传诈尸了。”

一边眉飞色舞地说着,林衍倒显得异常兴奋感兴趣的样子,“师傅,你说会不会是有什么鬼魅作祟啊?”

全部的尸体一夜之间丢失?诈尸?

闻言易清的脸上也是忽然一顿,眉毛隐隐间皱了起来。心里忽然感觉,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黑夜笼罩而下,遮掩了不少不为人知的事物和动作。

都市之中,尽是华灯一片,隐隐反而是比白昼更加热闹了几分。

而此时在都市上空几百米的高度,却没有人发现,正有一只威猛的金色巨鹰,化作一道金光。硕大的金翅震动之间,瞬息就是数米之远。

而金鹰的背上,正安然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人自然就是易清。自从听说了林衍口里的重大新闻之后,易清心里对这件事倒的确起了不少的兴趣。当即心里略一思索,就是忍不住想亲自去看看。

而有了金鹰,自然再无需乘坐世俗的交通工具。为避免张扬,易清特地里挑了晚上出发。但以金鹰的飞行速度,又是直线而去,两地间几千里的距离,不过两三个小时,此时也已是快要到了目的地。

长远市。

作为靠近武陵山脉,浣江流域的一处地级市,在整个湘省都算排名前列的一座城市。

此时从高空中看去,万家灯火,整个城市都被映照的恍如白昼一般。而红灯绿酒,无数不眠的男男女女,衬托着这个都市愈加显得热闹而喧嚣。

只是此刻金鹰所在的垂直下方一带,却是人灯俱灭。寂静漆黑之中,无端的流露出一种阴森诡异的气氛。

正是网上提及的那家殡仪馆的位置所在。

心念一动,座下的金鹰已经是悄悄的降了下来,等到离地面五六丈的距离之时,易清整个人身子一跃,仿佛凌空虚渡一般,显得十分轻松地向着地面落去。

而金鹰则是蓦地缩小,继而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易清的袖中。

脚掌触及地面,感受着这一带的僻静荒芜,易清倒毫不显得意外。殡仪馆这等与死人打交道的场所,自然不会是建造在闹市当中。

最近又发生了这种诡异的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在这一带地方瞎逛了,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倒是可以好好查探一下这件事了。微微一笑,易清那漆黑的眸中顿时划过一道精芒。他倒是想看看,这里究竟是有什么名堂。

眼前就是那处殡仪馆,丝毫不理会此时这种环境之下显露出来的阴森恐怖气氛,易清直接抬步向着这殡仪馆走去。既然要查探这件事的诡异之处,自然应该先从这事发地点查起为好。

只是此时单凭灵眼却已经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本又为死人汇聚的殡仪馆,阴气丛生,倒不好判断出什么。

易清下意识的眉头微微一皱,倒是有些麻烦。正想动用一些手段,这时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清咤:

“灵鹤为引,指点玄机!”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纸鹤光影,就是忽然出现在这黑夜之中,振翅低飞,似乎是在搜寻着什么。

而纸鹤之后,一男一女两道身穿道袍极为俊逸的年轻男女也是随即跃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