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茅山传人

第二章 茅山传人

鹤寻符?

见到这道自己正准备施展的符箓,易清略显得一怔。等看清随后的那两道身影时,不由得就是微微一笑。

看来,倒有人跟自己一样的想法。

“哥,这里有人。”

此时这两人也是发现了易清的存在,那年轻的女子顿时就出声说道。声音之中,似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时候在这地方还有人出现。

那一旁的男子自然也是看到了易清,当即面色微微一凝。虽然脚下的速度不变,但整个人却是显得谨慎了许多,一双目光更是在易清的身上不断打量着。

“哥,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被我们突然施展出来的鹤寻符吓呆住了?”

说话之间,两人也已是走到了易清的跟前。见易清只是望着他们没有动静,那女子忍不住就轻声对着身旁的男子说道。

说罢还忍不住吐了吐那小小略显可爱的舌头,似乎是在为自己贸然施展道术吓到了眼前这个“普通人”而感到有些内疚。

只是那男子却没有答话,目光定在易清身上,脸上闪过些许的疑惑。普通人?心里却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对,主要是从眼前这年轻人身上无形中流露出来的那股气质,似乎跟自己等人一般,带着股道韵。

“在下茅山派洛辰,见过兄台。”

心里虽然疑惑着,但是洛辰脸上却不动声色,反而含笑主动打着招呼说道。若真只是普通人,自己两人一声招呼过后,不管这人就是。

“贫道飞云观易清,见过洛兄。”易清却是打了个正宗的道揖,微微一笑说道。同时心里也是有些震动,茅山派的弟子,还真是师出名门,来头不小啊。

若是自己没有得到那卷神秘道图,倒远远不能够跟人家这传承久远的大派弟子相比。

“原来是道兄,能在这里遇到,还真是有缘。”闻言洛辰的脸上那抹谨慎也是隐隐放了下来,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是同道中人呀,刚才可是把我吓坏了。”这时一旁的那女子也反应了过来,忽的就是拍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如释重负地说道,“我叫洛真。”

说着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双显得极为精明的眼珠子不由的又是骨碌碌转了起来,“难道是齐云山的那个飞云观?那前段时间的异象你知道吗?”

听到洛真这么突然一问,易清也显得微微一怔,那布置四相锁灵阵时的异象,竟是连茅山派这样的大宗也有些关注?却只是含笑不答,总不能跟人家直说是自己布置一个大阵引发的异象吧,那还真是愈来愈说不清楚了。

“易兄此次前来,想来也是为了前阵子发生的尸体丢失一事吧。”

见此洛辰也只以为易清并不清楚这件事,毕竟这可是惊动了自己山上那些前辈的大事,对方不清楚倒也说得过去。因此旋即话题就是一转,开口问道。

“倒是有些兴趣。”听到洛辰这般问来,易清也直接答道。看样子,这茅山派的两人,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对此易清倒真的隐隐有些欣喜,还真没有同茅山派这等大宗弟子打过交道。此次倒是可以开开眼界,见识一下道门

称赞不已的茅山秘术。

“哼!居然敢不理我,易清,我记住你了!”

这边易清正在与洛辰交谈着,绝对没有料到自己已经被身边的这位小美女惦记上了。此时洛真望着只顾着跟自己哥哥说话,没有理会自己问题的易清,顿时眼睛就是眯成了月牙之状,颇有些恶狠狠咬牙切齿的味道。

“易兄可是有些什么发现?”随着一番交谈,两人倒是自然而然的将话题转到了此次前来的目的之上。

“我也只是比你们早到一步。”易清的眉毛微微皱起,也是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地答道。

“鹤寻符也是没有灵效。”看着正在殡仪馆门口胡乱打转的纸鹤光影,洛辰那剑眉也是一皱,旋即轻叹的道,“看来只有守株待兔了。想来若真有古怪,这类事件必定还会发生,只好到时候我们再追寻上去了。”

闻言易清也是颇为认同,目下看来也只有这一种办法了。当即也是笑道,“就依洛兄所言,匆匆忙忙赶来,明天无事倒是可以好好游玩一下。”

“哼哼,就想着玩,我看你是害怕了才对。”

易清话音刚落,一道气呼呼的声音就是猛地想起。只见洛真正一脸挑衅的望着易清,精巧的琼鼻微微皱起,对易清一副我很不满意的表情。

“妹妹!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一旁的洛辰也是感到有些尴尬,连忙止住洛真,才是略显苦笑的说道,“我这妹妹从小被我父亲等长辈宠坏了,易兄倒是勿要见怪。”

易清虽然纳闷自己怎么就惹到这小美女了,但自然是不会见怪。这洛真,倒跟聂莹那丫头有的一拼。想起聂莹,嘴角反而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笑意,那丫头,也是好久没见了。

三人离去之后,随后的几天,易清倒也是跟这洛辰兄妹两人一起。无事之时出去看看景致,又或者是与洛辰谈论一些经卷道术。

一连六七天,时间过的却也是很快。当然,自然少不了洛真那时不时的故意针对,无形中却又是凭添了不少笑意。

“易兄,今晚估计有情况了。”

此时易清正在房间之内静静修炼。有着那神秘道图的存在,易清自然无需特意去寻找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手结九天上清印,一缕缕的灵气,就是从道图中被牵引进体内,丝丝毫毫的壮大着体内的法力。

闻言易清也是立即结束了修炼,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

这几日休闲之中,三人也是时刻注意着那边殡仪馆的情况。整个长远市就只有这一个殡仪馆,因此虽然是发生了这等大事,但这几天仍旧陆陆续续的有亡者家属将尸体送到这殡仪馆来。

想来此刻那殡仪馆中又是存放了不少的尸体,若真有古怪,这几晚倒真要注意一番。

“那就等天黑去看看吧。”眸中一道精芒一闪而没,易清顿时也是轻声说道。

一连四五个小时的等待,洛辰兄妹两人早早是开始收拾起来,而易清则又陷入了修炼之中。

一连数个月的修行,那神秘道图中的画卷之上,道人的整只左手似乎是已经清晰可见。笼在袖中的左手,隐约可见一团跳动的火焰......

夜幕降临,整个长远市一如既往的上演着都市的喧嚣。而易清三人,则是悄悄的来到了距离那殡仪馆不远的地方。

“易兄,你觉得会是什么东西在作怪?”此时,眸子虽然是紧紧盯着那殡仪馆的位置,洛辰嘴里却是轻轻说道。

“这些日子我也细细猜想了下,要想一下子驱动这么多的尸体,恐怕除了你们茅山派的驱尸符,就只有相传的湘西赶尸之术了。”

易清闻言微微沉吟,接着便也是轻声分析道,“这长远市,古时本就是湘西地域。赶尸盛行,恐怕是有人在施展赶尸之术。”

“易兄的想法倒是与我不谋而合。真要说起来,我茅山派的赶尸符一次最多只能驱使十数头尸体,再多却是能力所不及了。这次看来,恐怕真是遇到古时的湘西赶尸之术了。”听到易清的分析,洛辰也是点头表示赞同,

“相传这湘西赶尸之术乃是起源于魔神蚩尤,当初蚩尤与黄帝战于黄河,死伤无数,遂创造出赶尸之术将那些兵将尸体运回部落。几千年延续下来,其中有些玄妙,就是连我道门也不能阐尽。”

“静观其变吧。”深深吸了口气,易清才是缓缓说道。湘西赶尸,恐怕此次也要较量一番了。

“你行不行啊?”许是等的无聊了,此时,一旁的洛真忍不住又是开始打击起易清来。

一双美眸在易清的身上转个不停,那张极是美丽的小脸上满是怀疑之色。说真的,一直以来都没有见识过这易清的本事,洛真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心这家伙临阵掉链子。

易清正想答话,蓦地脸色就是一凝,下一刻忍不住将目光转到一旁的洛辰身上,却是发现此时的洛辰脸上忽的也凝重了起来。看来,他也是分明发现了什么。

“好诡异的铃声。”轻轻吐出口气,易清沉声说道。目光却是盯向了不远处的路口。刚才那阵若有若无的铃声传来,易清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似乎四周的阴气一下子加重了许多。

“铃铃铃.....”

又是一阵铃声传来,这次比之前响亮了许多,便是洛真也警觉了起来,一张小脸上顿时是满满的凝重之色。这幅样子,之前倒是没有见过。

易清,洛辰两人悄悄对视了眼,旋即更是把身子藏了起来,只余下几束目光,紧紧盯着路口那铃声传来的方向。

现下时节的夜里,还是有着些许的春寒,四周起着蒙蒙的细雾。

而此刻雾中,隐约一道干瘦的身影,突然出现。右手正摇着一个铃铛,左手却是握着一根拄杖,缓缓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