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3章 国安六处

第三章 国安六处

“铃铃铃......”

那铃声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愈加显得清脆可闻。而听在易清等人的耳里,更是觉得无比的诡异阴森。

砰!砰!砰......

随着这诡异出现的人手里铃铛的不断摇动,殡仪馆之内渐渐的也是开始传出蹦跳的脚步之音,间或夹杂着东西碰倒的落地声。

听到这些声响,易清三人的目中越来有些凝重,心知这就是赶尸之术了。而之前诡异消失的那上百具尸体,必定也是被这人通过这种方法运走的。

当即更加敛身息气,想看看这人究竟是有什么目的,这样之后再出手也不迟。

轰!

不过是片刻之间,在易清三人略显震惊的眼神之中,那殡仪馆坚固的大门竟是忽然被从里面生生撞开。然后只见一个个样貌不同的尸体,忽然出现在眼前。

竟显得秩序井然,排成一行不急不缓的向着那人所站立的方位跳去!

蹦跳之间,只是几息的功夫,就已来到了那人的身前。不过那人并没有将这些尸体带走,反而又一阵摇晃手中的铃铛,也不知道诵念了什么咒语,这些尸体又诡异的停了下来。

旋即那人显得极为阴冷的目光,竟突然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一缕森然的谲笑,悄然浮现在那干瘪的面庞之上。

见到此人这幅神情,易清三人心里皆不由微微一顿,猛然生处一种不妙的感觉。莫非,这人竟是发现了自己等人不成。

正自惊疑,蓦然一声冷笑,就从这人的嘴里爆发出来:“诸位远道而来,莫非就是为了在一旁躲着观看一番。”声音嘶哑阴冷,就仿佛夜枭的叫声一般,令人蓦然一听就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眼中惊异一片,竟然真的发现了自己三人?

旋即就想现身出来,只是下一刻一道声音,在易清三人未动作之际,忽然在这寂静的夜里响起:

“哼!敢用邪术祸乱社会,莫非真以为政府会坐视不理不成。”

声音传出,两道人影也是从一个偏僻的角落阴影处缓缓走了出来。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形极为的魁梧壮硕。

浓眉大眼,样貌普通,浑身却透露出一种犹如山岳般的凝重之感。在其旁的则是个青年男子,略显得俊逸,目光炯炯,嘴角却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邪笑。

“政府?嘿嘿,你们是政府的人?”听到这中年男子的呵斥,那人脸上不仅是没有一点惧色,反而嘿嘿一笑,漫不经心地问道。

“国安六处,萧逸。”闻言年轻男子嘴角的那缕邪笑似乎又扩大了几分,说后目光落在旁边的中年男子身上,才接着说道,“我们的组长,周山。”

国安六处?

一旁的易清闻言脸上倒是一怔,没想到政府早已是注意到了这里。旋即一想又觉得释然,这件事对整个社会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政府当然也会出面。

而对于这所谓的国安六处,易清也隐隐听说过这个机构的名头。

据说是由国家特意招收的一些有着特殊天赋,也即是世俗人们所说的异能之士组成。就像自己那徒弟林衍一般,若早些被政府机构发现身居阴阳眼,恐怕政府也会出面将他征召进这国安六处之中。

这些人,不同于自己这些道修,却也有着普通人无法匹极的力量能力,专门处理一些普通警察机构不能处理的案件大事。

“国安六处?可惜只是一些小鱼,老夫刚才指的可不是你们。”那人听到这两人的介绍,笑容愈加显得阴森了起来。下一刻猛然就是将目光盯在了易清三人藏身的地方,“怎么,还要老夫请你们出来吗?”

果然,这人竟是真的发现了我们!

相视一看,易清三人都是发觉了彼此眼中那微微的惊骇。好诡异的能力!三人自问自己的隐匿之术,就算同道之人,也轻易不能发觉半分。

心里有些惊骇对方那莫名的能力,但是三人目中却丝毫没有慌色。所谓艺高人胆大,虽然被发现了行藏,此时的三人心中倒真没有一点惧怕之情。一声轻笑,下一刻易清已是率先走了出来。

见到走出来的易清三人,一旁国安六处的周山,萧逸脸上也是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里除了他们还有人隐藏。不过等到看清眼前的三人,尤其是身穿道袍的洛辰两兄妹时,这两人目中倒显得蓦然一松。

此时他们也看出来了,这突然出现的三人是友非敌。想必是那些隐世的名门大派弟子,专门来查探这次事件的。对于这类人,他们先前几次在处理事件时倒也遇到过,心知一个个都是身怀玄奇道术,能力非凡。

本来觉得这个赶尸之人诡异异常,此刻突然出现三个帮手,两人自然有些欣喜。

“嘿嘿嘿,总算是出来了。今晚倒是热闹,只是不知道你们三位又是如何来路?”见到出现的易清三人,这人一声谲笑,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拿那阴冷的目光盯着三人打量。

“茅山派第五十一代传人,洛辰,洛真。”闻言洛辰顿时沉声说道。

“飞云观易清。”等到洛辰话音落下,易清随即也淡淡报了一声家门,目光却是饶有兴趣的盯着那些站立不动的尸体看去。

湘西赶尸之术,当真是有些不凡,居然能够役使尸体。并且看先前这些尸体撞开那大门的情景,想必攻击起来也相当有些棘手。

“茅山派的?”听到洛辰兄妹的介绍,这人的眼神忽然微不可查的一顿,目光似乎是猛然间凌厉了起来。

茅山派是道教大宗,其威名千年以来,斩妖除魔积威深久。此时骤然听闻眼前这两个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女竟然是茅山派的弟子,这人心里也微微的开始有些谨慎起来。

旋即更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洛辰兄妹两身上,茅山秘术无数,虽然对自己的本事深信不疑,但此刻对这两兄妹也暗暗有些防备了起来。

至于一旁的易清,飞云观?

想必也只是一间小小道观,有着几手传承道术罢了。因此对于易清,这人倒显得跟对待那周山,萧逸两人一般,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

“你们可以称呼老夫巫孟。”阴阴地打量着眼前这几人,这人缓缓说道。脸上却仿佛风干的橘皮一般,枯瘦之中没有丝毫的表情。

“偷盗尸体,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目光微微向眼前的易清三人示意,算是友好地打个招呼,旋即周山就是沉声说道。

说着身体之上竟是逐渐的开始泛起一阵土黄色的微茫。脚下触及大地之处,仿佛是有着一股股隐晦的力量,正一丝丝涌进这周山的体内。

“嘿嘿,怎么,你们就这么自信能够带走老夫不成?”

闻言这巫孟脸上却忽然显得极为不屑的一声轻笑。本是浊黄的双眼之中,在这一刻仿佛鬼焰一般,忽然变得青幽一片,看上去更显得渗人阴森。

而随着话音传出,手上握着的那根拄杖,似乎忽然之间也是焕发出一层幽黑的光芒,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是直到此时,易清才将注意力放在巫孟手里的这个拄杖上。竟是猛然觉得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若是你准备利用这些尸体施展邪术,身为茅山传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众人暗暗戒备当中,洛辰顿时就是沉声说道。双目之中,也是凝重一片。

“嘿嘿嘿,那老夫倒是要看看,你这茅山道术,比之我伟大的巫术又如何?”巫孟眼中的幽光似乎是猛然一涨,嘿嘿一声冷笑,嘶哑的声音中携带着无数的阴寒。

巫术?闻言易清的目中忽然就是显得一凝。这巫孟所学,竟然是传说中的巫术!

传闻上古时候巫,道,佛三道鼎力,其中尤以巫术最为诡秘,有着不可思议的伟力。只是后来也跟道术一般逐渐的没落了下去,没想到今日在此竟是遇到了一个会巫术之人。

“哼!既然如此,那只好我们自己动手了。”

此时的周山,全身上下都已是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芒之中,远远看去,似乎整个人都显得又魁梧了几分。

冷冷望着眼前的巫孟,脸庞之上,煞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