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诡异巫术

第四章 诡异巫术

“土刺!”

周山猛然一声厉喝,下一刻脚下忽然一跺地面。粗犷的脸庞上,有着相当的冷厉。

顿时就感觉到一股隐晦的力量,瞬间从周山的脚上传到地下。又仿佛是有灵性一般,力量的波动迅疾的向着眼前的巫孟掠去。

不过呼吸之间,那股力量就是汇聚在在了巫孟所在的地面之下。

下一刻在所有人略显吃惊的眼神中,那方圆左右的地面,忽的就是猛烈颤动了起来。那样子,仿佛地面之下正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一般,亟待着冲破大地的束缚,冲出地面。

轰!

随即只听一声巨响,巫孟的脚下地面忽的一阵凹陷,而一根树干粗的锥形土刺,顿时就在巨响当中破地而出。土刺通体闪耀着土黄色的微茫,毫不犹豫的向着巫孟整个人狠狠刺去。

见到周山的这种攻击方式,易清目中也是不由有着一丝好奇之色闪过。这种力量,并不是道门又或是佛门的力量,却偏偏能够控制这大地之力。

想来这就是异能者的那些异能力了,倒的确有些不凡。旋即易清也是将目光投向了巫孟,心里更加好奇,想要见识一下这巫孟将如何化解这次的攻击。

“咦!御使大地之力?”

巫孟面对这即将临身的攻击,却显的浑不在意,手中的拄杖忽的就是落下一片幽光。幽光触及那冲天而起的土刺,土刺竟猛地一颤,下一刻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忽然就跌落在地上。

土黄色的玄光消散,化作一堆碎石土块,散落开来。

那般模样,让人不禁联想道仿佛是桀骜的孩子,遇到了母亲一般。瞬间消散了脾气,变得乖巧起来。

对于这种结果巫孟显得毫不在意,下一刻一双阴鹜的眼睛竟显得极为欣喜的盯着眼前的周山,仿佛瞬间已是将眼前的周山看透,

“想不到居然能碰到我巫族后裔,身上蕴藏着我巫族后土祖巫的一丝血脉。”

看到自己的土刺这般轻易的就被化解,周山的脸上猛地就一阵凝重。此刻听到这巫孟的话,眼中却也是划过一丝疑惑。

巫族后裔?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机缘巧合之下觉醒了这控制大地之力的异能,其后被国家部门发现招进了国安六处,怎么就成了巫族的后裔。

倒是一旁的易清听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目光也是不由的在周山身上打量起来。

据说在巫族整个历史之中,曾经诞生了十二位力量最是强大的巫士,帝江、句芒、蓐收、共工、祝融、天吴、强良、龠兹、烛九阴、奢比尸、后土、玄冥,分别对金木五行,风雨雷电等有着绝强的控制能力,被整个巫族共尊为十二大祖巫。

现在听到这巫孟如此说来,易清心里也突然感到有些恍然。难怪这些异能者虽非修士却有着异常玄奇的能力,原来是上古时巫的血脉能力。

巫孟此时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周山,眼中似乎是掠过一抹火热之色。半晌才隐隐有些激动的说道,

“你叫周山?可愿意跟我走?你身上有着我们巫族后土祖巫的一丝血脉,正是修习我巫族后土巫术的最好体质。你现在会的,不过为血脉中天生带着的一丝控地之力,哪里及得上真正的后土巫术半分。”

说到巫术,巫孟的脸上顿时就是闪过一丝傲然之色。对于刚才周山施展的这什么土刺,似乎极为的不屑一般。

“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先跟我们回去再说。”

这时的萧逸却是忽然冷声打断道。双手那略显纤细的手指,此时快速地摆动起来,仿佛是习惯使然。

只是十跟指尖之上,分明都有着一团团的宛如小型风暴般的透明气团,在绕着指尖飞速旋转着。流露出一种锋锐切割的气息。

“风刃!”

嘴角仍旧是挂着那缕邪笑,但是眸中却陡然划过一抹厉芒。下一刻十指指尖接连数次弹动,嘴里忽然就是一声低喝。

只见那原本是缠绕在指尖上的气团瞬间就是直掠而出,化作一片片薄薄的透明气芒。仿佛是锋锐的刀刃一般,凌厉的向着巫孟切割过去。

“天吴祖巫的控风之力!”

见到萧逸发出的攻击,巫孟不惊反喜,干枯的脸上顿时更加浮现出一抹隐隐然的激动之色,忍不住就是开口低呼了出来。决然想不到,今晚在这里,竟是能够接连遇到两位身怀祖巫血脉的巫族后裔。

那十道风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巫孟切割而去,巫孟虽然惊喜,手里的速度却也不慢,拄杖之上顿时又落下十道诡异的幽光。

两者接触,顿时如先前周山的土刺一般,萧逸的风刃竟是瞬间被抚平。一接触到那些幽芒,就仿佛变成了普通的一团空气一般,再没有半点攻击之力。

好诡异的巫术!

见到这巫孟又这般简单的破解了萧逸的攻击,易清心里忍不住一凝。完全无法探知那诡异的幽光是什么东西,当即神色陡然也是凝重起来,暗暗有些戒备。

“土刺!”

而见此原本还有些愣住的周山也立即反应过来,按捺下心头被勾起的那厮遐想,敦煌又操控着大地之力发动了土刺攻击。

自己的使命就是护卫民众安危,而这次的任务也是将这用邪术盗用尸体的巫孟抓住。至于自身能力的提升,虽然十分渴望,但绝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得到!

“哼!不识好歹。既然如此,老夫就把你们先抓回去再说。”

见到这两个巫族后裔竟然丝毫不理会自己的话语,反而又是毫不留情的向自己攻击而来,巫孟的脸上也浮现出一股怒气。

顿时昏黄的眼中变得阴鹜一片,涌现出一股股的森冷。下一刻喉咙中忽然就是抑扬顿挫的冒出几个晦涩的音节。

并不是汉语,而是当地这一代的苗语。

湘西之地,乃是苗族汇聚之所。据说是由上古时代的九黎一族继承演变而来。九黎部落,正是巫族正统。

随着巫孟的诵念,他手中的拄杖顿时爆发出两束光芒,瞬息之间飞掠而出,直奔眼前的周山,萧逸两人。这光芒并不是先前的幽黑之色,反而有些青冷的偏绿色,却无端流露出更加诡异的气息。

周山,萧逸两人显然也明白这奔自己而来的青色幽芒决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忙各自施展异能力抵挡。只见周山的身上顿时就冒出一团浓郁的土黄色光芒,仿佛是穿上了一件土石构成的厚厚石甲一般,有种坚固如山的稳重气质。

而一旁的萧逸,则是在面前瞬间构筑了一层层高大的风墙,恰恰将自己挡在后面。风墙之上,无数锋锐的气刃四下游蹿,纵横切割。

只是那青色幽芒却仿佛是没有注意到这挡在面前的阻碍一般,猛地就撞了上去。两者相触,在周山,萧逸两人的猛然变色当中,竟诡异的融进了那石甲,风墙之中。

下一刻猛地就是穿过这些防护,瞬息无声的没入两人的体内。

“啊......”

两人下意识地一声惊叫,只是音节还没有完全吐出,就是蓦然一顿。整个身子竟诡异的不能再动弹半分,表情也是瞬间凝固,只留下两只眼睛,仍旧能够转动。

即使自从加入国安六处以来处理过不少诡异玄奇的时间,但此时这种肉身居然突然间不受自己控制的恐怖感觉,周山两人的眼中顿时便是流露出浓浓的惊恐。

“哼!既然你们不肯,那老夫只好先把你们暂时变成行尸,用赶尸之术赶回去了。”

见到周山两人这种样子,巫孟脸上毫无表情,却显得异常阴冷。说着手里的铃铛一摇,清脆的铃声传出,周山两人却是不自主的蹦跳起来,向着停在一边的那些站立的尸体旁边跳去。

看到这突然间的变故,一旁的易清三人脸上猛然都是一顿,也有着一丝的骇然之情。看着此刻的周山,萧逸两人,分明就像是灵魂硬生生的被禁锢在身体之内一般,虽然神志清醒,却不能对自己的身体有着半点的控制能力。

这种感觉,绝对比直接被控制住神智还要令人感到恐怖。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洛真j见此直接一声娇喝,双目怒视着巫孟。下一刻也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两道符箓,手里一扬,顿时就向着周山两人飞去,“驱邪符,去!”

两道驱邪符闪耀着金色光泽,瞬间落在了周山两人正跳动着的身体之上。只是令易清三人吃惊的是,这驱邪符落在两人身上之后,竟再也没有半点反应。

驱邪符的功效,三人自然心里都是清楚。若是一个人身上潜藏着邪魅,驱邪符落上去,必定会立即燃烧起来,爆发出驱邪之力。

只是看现在的情景,这驱邪符竟然没有反应!

三人自然不会认为这驱邪符失效了,唯一的可能,那就是这驱邪符竟对这巫孟施展的巫术没有丝毫的作用。忍不住的三人暗暗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慎重。这巫术,果然是诡异!

“天师法印,去!”

微微沉吟,对于周山两人自然是不能不管不顾。易清下一刻蓦地一挥袖,一道玉色光华忽的就从袖口之中直掠而出。

驱邪符对这巫术无效,易清也不能肯定这天师法印是否有用,但终究是要试试。

玉色光华掠到周山两人头顶上空,猛地就是一顿,显露出那古朴的玉质古印的本体。紧接着一道道的降妖炼魂符箓,忽然从法印之上垂落下来,没入周山两人的身体之内。

顿时可见一丝丝的青色幽光,从两人的头顶之上缓慢的窜出来,消散在空气之中。

有效?见到这种情景,易清目中也是一喜,总算是有样能够克制这诡异巫术的东西了。这样一来,倒也不会再显得没有底气。

“天师法印!你居然有天师法印!”

见到周山两人逐渐恢复过来的身体,洛真也有些欣喜。旋即看清楚那漂浮在两人头顶之上正在释放出万千道降妖炼魂符箓的法印,猛地就是惊醒过来。下一刻转头盯着易清,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一旁的洛辰目光也是十分艳羡的望着易清,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前阵子刚结识的这道友居然还有这等重宝。

这可是道门中赫赫有名的法器天师法印啊,就算是在自己茅山派,与这同等分量的法器也不过是屈指可数。

自己兄妹两人身为当代茅山派掌门子女,又是因为下山历练,父亲才同意将一件紫金八卦镜交给自己。不过也仅是暂借而已,回到宗门仍旧是要归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