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不速之客

第五章 不速之客

“混蛋!”

就在洛辰兄妹两人愣神之间,周山,萧逸两人身上所中的巫术也是被天师法印驱逐干净。

一感觉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周山立即就是怒吼了一声,凌厉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巫孟。一旁的萧逸,此刻嘴角始终噙着的那缕邪笑也是彻底消失,想起刚才那种惊恐无助的感觉,整张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冰冷的杀机。

“咦!居然能够破开老夫的巫术。”

这时候巫孟原本阴测测的脸上也微微有些变色,目光惊疑不定的盯在仍旧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天师法印,眼中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

而下一刻望向易清的眼神,也忽然带上了股凝重。貌似这次自己看走眼了,原本真正的厉害人物不是那两人茅山派的传人,而是这个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年轻人。

“区区巫术,自然不是无敌。”闻言易清倒是微微一笑,望着巫孟淡淡地说道。

“我伟大的巫术又岂是你们这些道门中人能够理解的,莫要得意,不过是破了老夫一种巫术罢了。”

巫孟的脸上却是一怒,那嘶哑的声音都似乎高亢了几分,容不得他人半点小瞧自己的巫术一般。

“呵呵,那贫道倒要拭目以待。”

又是一声轻笑,易清接着说道。只是双目之中,猛然划过一道精芒,隐隐间也变得锐利起来。便连那半空的天师法印,也似乎是感应到了易清的变化,光华猛然间一涨,吞吐着万千道瑞光。其中无数的符箓,不断在法印的表面一一划过。

闻言巫孟的眼中更是一下子阴翳了下来,盯着眼前的易清,已猛然带上了一股森然。阴测测一笑,手中的拄杖顿时也流露出无数的细小幽光,在其上不断游动,散发着一种愈加诡异的气势。

见此情景,一旁的洛辰兄妹,周山两人脸色一凝,暗暗准备着。同时更是下意识的向着易清靠拢过来,无形之中,有种以易清为中心的感觉。

“师兄,就在前面。”

正在这战斗一触即发之际,黑暗之中,蓦然竟传来一道声音,夹杂着阵阵的脚步声。

不过片刻之间,便有两道身穿道袍的身影穿过雾气,显露在众人的眼中。两人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一胖一瘦。胖的那人面上白胖,眼睛尤其显得有些小。而另外一人则是在颔下留了一小撮的胡子,眸中精光闪烁,墨然一片。

“嘿嘿,今晚这般热闹,老夫就不陪你们了。这些尸体,不要也罢。”

见到又有两人出现,而看那副穿着,显然也是道门中人,巫孟的眼中暗暗一凝。先是一个法印破了自己的巫术,如今又来两人,免不了心里有些谨慎起来。

沉思片刻,巫孟颇为不舍的盯了周山,萧逸两人一眼,旋即便是一声冷笑。脚下忽然一动,迈步之间,下一刻忽然已是诡异的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不过几下呼吸的时间,竟只余下一个枯瘦的背影,消失在这夜雾之中。

看着巫孟遁走的身影,易清心里微微一动,却在下一刻立马按捺住追上去的心思。这巫孟的巫术,实在是有些诡异,就算自己有天师法印,也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应付。

既然如此,追上去恐怕不见得就能够将这人留下来,反而有将自己陷入险境的可能。

“师兄,这竟然是天师法印!”

周边猛然响起的一声惊呼,瞬间就是让易清回过神来。眼前,可还是有着两位不速之客。

瞥见眼前这两个不速之客此刻正怔怔望着半空中的天师法印出神,易清的脸色微微一顿。分明可以感觉到这两位的目光之中,似乎是带着一抹遮掩不住的热切与觊觎。

懒得多想,下一刻易清直接是袖子一招,漂浮在半空中的天师法印顿时就是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易清的袖中。

“咦!”法印消失,这两个道人也是猛然回过神来,竟颇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随即连忙收敛仪态,才缓缓来到易清三人身前稽首道,

“贫道龙虎山莫虚,携师弟莫妄,见过三位道友。”

龙虎山?闻言易清暗暗有些心惊,还真看不出来,这两人竟是有着道家祖庭之称的龙虎山弟子。脸上却没有多少的表示,仍旧是淡淡地介绍一句:“贫道飞云观易清。”

一旁的洛辰两兄妹却不敢像易清这般随便。听到这突然出现的两人竟然是龙虎山的弟子,脸上早已流露出一抹惊讶。

龙虎山,可是比之自己的茅山派更加强大的道门大宗,有着道家祖庭之誉。当即不敢怠慢,规规矩矩的行着道礼回道:“贫道茅山派洛辰,洛真,见过龙虎山道友。”

茅山派的?莫虚两人闻言互相一视,目中隐隐也有着些许的讶异。在他们想来,这两个年轻道人想必也是一些不知名道观的道士,便如先前那自称是飞云观的易清一般,倒没有想到居然是茅山派的人。

不过这丝讶异也仅仅是一闪而过,莫虚两人身为龙虎山弟子,自觉身份可是比一个区区的茅山派弟子清贵许多。虽然目光之中没有如望向易清那般带着股隐隐的不屑,但仍旧是有着一丝丝的轻视流露出来。

“哼!”感受到这种略带轻视的目光,洛真当即就是暗暗冷哼了一声。正想开口,却是被一旁的哥哥赶紧拉住。洛辰心里也是有着些许的不满,虽然承认自己茅山派的名头没有龙虎山响亮,但被这般轻视,总归是有些不爽。

不过也心知不必要为了这点小事与龙虎山的弟子结怨,连忙示意身旁的妹妹不要冲动。

“道友刚才使出的可是我们龙虎山的天师法印?”

对于洛真的不满,莫虚直接是懒得理会,下一刻却忽然望着易清问道。话语之中,有着一丝丝的热切。本来自己师兄弟两人也是为了这尸体丢失一事而来,如今却是感觉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易清本就是不爽这两人那种高高在上的目光,此刻听到这莫虚话中暗藏的心机,顿时不屑的一声冷笑。什么叫做你们龙虎山的天师法印。

简单一句话,竟就是将自己的天师法印归属到了他们身上,莫非还要自己“还”给他们不成,倒是好打算!却是懒得答话,只冷笑着望着眼前这两人。

“众所周知,我龙虎山乃是道门天师一脉。这天师法印,自然是我龙虎山先辈炼制,只是不小心丢失在外罢了。”

此时一旁那胖道士莫妄也忍不住出声说道。不过话语之中倒显得更加露骨,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丝毫不掩饰那双小眼睛中爆发出来的贪婪目光。

便连是一旁的洛辰,周山几人听了也是忍不住眉头一皱。对于眼前这两个自称是龙虎山弟子的道人印象猛然间差了起来。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四个字:无耻之尤。

“呵呵。”听到这莫妄的“解释”,易清更是忍不住轻笑出来。这位胖道兄的话,倒是让他不禁想到了传闻中那上古时佛门的一位大能:这位施主,此物与我西方有缘。

单单就凭这一句话,不知道刮走了多少的宝贝。此时听来,眼前这位倒颇有些那位无耻的风范。

“这位道友,我师弟的话有些孟浪了。”看到众人那副表情,莫虚也显得微微有些尴尬,只是下一刻又是立即说道,“不过我龙虎山前辈的确丢失过一道天师法印,却是寻找了好多年。”

望着这两个一唱一和的师兄弟,易清直接冷冷一笑,懒得答话,忽的就是转过身去,抬步向着远处走去。这时易清那略显懒散的声音才缓缓传来:“哎,忙碌了大半个晚上,还真是有些累了。”

闻言洛辰兄妹两人也是略带不屑的扫了眼前的莫虚师兄弟一眼,立即跟上。还龙虎山弟子,竟然是这般的无耻!

其后的周山,萧逸两人微微沉吟,也抬步准备返回。毕竟先前易清对他们可算是有救命之恩,虽然不宜得罪这龙虎山的真人,但此时这也算是用行动在表示对易清的一种支持。

说实在话,他们对眼前的这两人也是满心的不屑。不过身为国家人员,维护的是普通民众的安全,对这些修士间的事,却不必掺和进去。

“师兄,就这样让他们走了?那可是天师法印啊。”望着易清等人离去的背影,莫妄似乎有些不甘心。那细小的眼睛中竟是蓦地划过一丝狠色,看上去有些阴狠。

“这几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我们见机行事。”盯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莫虚幽幽说道,脸上倒是面无表情。只是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这人眼中,也是在不经意间掠过一抹狠辣之色。

一行五人向着住处返回。竟是惊讶的发现,彼此临时落脚的地方,居然是在同一家宾馆。

略微聊了几句,当夜却是无话。

等易清从一夜的修炼状态中退出来时,却是发现洛辰,周山四人早已是一起坐在楼下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热络地聊着什么。

瞥见易清下楼,还不待其他人说话,洛真早已是弯起嘴唇,下一刻“懒鬼”两个字清晰吐出。说着更是朝易清扮起了大大的一个鬼脸。

“易兄弟,过来坐吧。”此时周山两人也是跟易清等熟络了起来。对于洛真这个活泼而显得有些天真的小姑娘,心里着实十分欢喜,因此也只是暗笑不语。等到洛真话落,周山才呵呵一笑向着易清邀请道。

易清坐下,对于对面还在扮着鬼脸的洛真假装是没有看见,直接就拿起桌上还没有食用的早餐吃了起来。

“还真是猪,就知道睡跟吃!”对于自己扮的鬼脸居然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洛真顿时就有些不满意起来。盯着正在吃早餐的易清,气呼呼的嘀咕着。

对于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性,此时洛辰也只能是暗暗苦笑,赶紧转移话题:“我们准备等下就出发去擒拿那巫孟,易兄觉得如何?”

“等下就去?你们知道巫孟的下落?”闻言易清微微有些吃惊,忍不住疑惑的问到。

“真是笨死了。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符箓叫做牵机符吗。”

听到易清的发问,洛真直接就是大声朝着易清嘟囔了起来。下一刻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细细的黛眉顿时就是一弯,透出股得意的样子,

“昨晚在那巫孟的身上,我偷偷的下了一道牵机符。三日之内,只要相隔没有超过万里,我都能感应到牵机符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