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8章 三阳真火

第八章 三阳真火

这八卦镜通体紫金之色,显得有些古旧。外围成八卦之状,中间则是镶嵌着一块圆形锃亮的镜子。

“八卦降妖,去!”

随着洛辰右手一抛,手里的紫金八卦镜顿时就掠到剩余那些阴兵的头顶上空。

漂浮在高处,紫金八卦镜瞬间释放出无数金色的光芒。金光游走交织,眨眼间即是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八卦大阵,将剩下的那些阴兵一举笼罩进大阵之中。

这八卦阵中的金光,明显比易清天师法印释放出玉清色光芒要霸道的许多。一经降落到阵中那些阴兵的身上,那些阴兵就仿佛被烈火炙身一般,身上阴气一阵翻涌不止,旋即便是消散一空。

因此虽然是最后才施展出来,但剿杀阴兵的速度,却显得丝毫不慢。

望着天空中那庞大的符箓阵图光影,威猛的金甲将士以及洛辰最后施展的紫金八卦镜,一旁的周山,萧逸二人顿时有一种目瞪口呆的感觉。自己两人毫无办法的阴兵,在这三人手里对付起来,竟是显得这般的轻易。

传承千年的道术,果然不是一般手段可以比拟的上的!

两人相视一眼,心里都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内心也是有些欣喜,有这三人的陪同协助,抓捕巫孟将更会有把握一些。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巫孟利用聚阴为兵的手段凝聚出来的三四百阴兵,就在易清三人各施手段之下,纷纷被消灭干净。

“不愧是为茅山大派,底蕴不是一般的宗门可以比拟的。”

望着洛辰兄妹二人各自收回自己手里的紫金八卦镜和金豆,易清也忍不住暗暗羡慕了一下。自己能够得到两件法器,靠的是机缘。可是谁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这种机缘,而眼前这洛辰兄妹两人就不一样了。

不过也仅仅只是艳羡一下,易清心里倒没有多想。挥袖一招,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天师法印便是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遁入了易清的袖中。

旋即只听见易清呵呵一笑,显得极为轻松地说道,“走吧,倒要去看看这巫孟给我们准备了什么什么样的礼物。”

说到这里,易清的眼中却是暗暗一凛。不知为何,隐隐竟有种不妙的感觉。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妙的感觉愈加的浓烈。这巫孟身怀诡异的巫术,谁也无法预料到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闻言众人自然是点头称是。周山当即也笑着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进谷找到那巫孟再说。”虽然在说着,脚下却没有移动半分,一双虎目暗暗落在一旁易清的身上,划过一抹感激之色。

刚才易清暗地里的维护之举,他跟萧逸都看在眼里,此时更是准备彻底以易清为首。

想来是谷内的阴气已经在刚才被易清三人炼化大半,此刻整个山谷再无半点雾气笼罩。谷内的景象,清晰的呈现在易清等人的眼里。

颇为的荒芜死寂,竟没有多少植物生存,更是不见半点动物虫鸟的踪迹。

此时众人行走在山谷之内,总感觉有一种阴冷森然之气沉沉压在心头,挥之不去。令的众人的脸色不自觉的就是隐隐肃然起来,沉默不语,只小心翼翼向前走着。

几分钟的寂静,已到了这山谷的尽处。

当看清视线中的场景之时,即使是易清,也猛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入目是无数木然站立的行尸,一眼扫去,竟有着上百具之多。一个个所立的位置,显得杂乱无章,却又无端的带上一抹十分诡秘的感觉。

其实最令易清诸人惊骇的不是这上百具的行尸,而是这些行尸中央的一个巨大血池。

池子之中几乎浸满了暗红色的血液,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弥散开来,让人猛然有些反胃。其中有着许多不同形状的惨白色骸骨在血水中浮沉。

怪不得这整个山谷内没有一点的生机,想必这四周的活物都是被那巫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驱赶到了这血池之中。

当众人的目光最终定在血池中的那道身影之上时,终于是禁不住一凝。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准确的说,是一具壮年男子的尸体。通体被浸泡在这血池之中,唯余下一个头部露在空气之中。

此刻那尸体双目紧闭,整张脸上看上去竟说不出的狰狞凶煞。一道道的血丝,不断地从攀爬到脸上来,隐隐似乎是在勾勒着一道神秘的符阵。

而每过数十秒的时间,在易清等人惊骇的眼神中,便会有数具靠近血池的行尸跳进池中。这些尸体甫一落入池中,便是快速地沉入血池底部。

然后可见整个血池都有着一些微微的沸腾,原本少下去的血水瞬间又是涨上来了一些。而一道新的血丝,迅速的从血池中窜出来,攀爬到那尸体的脸上......

“嘿嘿,你们倒比老夫预料的要快上不少。”

正在易清等人有些惊骇莫名之时,一道森冷的声音,忽然响起。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才发现就在血池的不远处,正有一道枯瘦的身影盘坐在地,正是巫孟。此刻巫孟那阴鹜的眼神,正冰冷地向着易清等人望来。

“巫孟,看来你要准备的礼物并没有准备好啊。”

闻声易清蓦地回过神来,当即深吸一口气,瞬间压住心底的那丝丝惊骇。下一刻目光便是锐利的落在巫孟的身上,嘴角不由得微微向上弯起。

听到易清的话,巫孟的脸上更显得阴翳起来,目光沉沉。心里却也是一凛,这年轻人好厉害的洞察力!本以为自己凝聚出的那些阴兵可以稍微挡住这些人一时片刻,到时侯.....

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在身边血池里的尸体上面,巫孟的眼中忽然就掠过起一抹火热。只是下一刻又是快速隐去,目光再次盯着眼前的这年轻人:“哼!我们本无仇隙,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在这说话之间,又有数十具行尸落入了血池之中。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巫孟心底暗暗欣喜,脸上却是除了森冷一片,再无其他的表情流露出来。

“盗用尸体,扰乱社会!自然要让你受到国家的制裁。”闻言一旁的周山立即就冷厉的喝道。一双浓眉高高挑起,对这巫孟的行为充满着一种愤怒。

国家不会太多的去管束这些身怀异术的奇人异士,但是也决不允许这类人去影响到普通民众的生活跟安危。

“不要废话了,他这邪术还没有完成,我们动手。”

瞥见再次有着十数具行尸投入到那血池之中,易清心底的那股不安之感愈加的强烈起来。当即脸上就是一凝,直接向着身边的众人沉声说道。

说罢手里蓦然一扬,一道土黄色的符纸已经是忽的燃烧了起来,下一刻化作一道金光直掠天际。

轰!

一道粗大的雷霆瞬息间凭空产生,闪耀着刺眼的白光,顿时凌厉的向着眼前的一具行尸劈去。雷霆落下,一声闷响随即响起。那被劈中的行尸却是在瞬间化作了焦炭一般的存在,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见此洛辰等人也立马惊醒过来,不再耽搁,一时间纷纷都向着眼前站立的行尸攻击而去。

“土刺!”

“风刃!”

周山,萧逸两人自然是最拿手的攻击方式。对付这些行尸,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毁去身躯,因此两人的攻击顿时也显得凌厉起来。

不过呼吸之间,那从地面之下忽然冲出的粗大地刺跟从四面八方向着行尸切割而去的风刃,就已经毁去了数具的行尸。

洛辰则是直接祭起了手里的紫金八卦镜,一道道霸道的金光降临在那些行尸身上。顿时就可见一丝丝的幽芒从行尸的体内蹿出,又瞬间被再次降落的金光净化。

这金光,竟直接破去了巫孟的控尸赶尸之术。

至于洛真,一双小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面三角形小旗。布制的暗青色旗面之上,绘制着一道道玄奥繁复的符文,流露出一种凌厉的气势。

随着洛真玉手结印,忽的将手中的小旗越过头顶,斜指苍穹。只见旗面之上猛然爆发出一阵浓郁的玄光,玄光直冲天际。下一刻天空中蓦然轰轰作响,雷声大作。

一道道的雷霆,瞬间便是接连降下,准确的击在那些行尸的身上。

五雷旗?

看到洛真手里的那面小旗以及这小旗所表现出来的攻击手段,易清忽然就想起了道门典籍中记述的茅山派五雷旗。

将沟通天地神雷的符文秘箓炼制在旗面之上,制成五雷旗,如此一来便能够在法力的催动之下接连借来九天神雷,斩妖除魔。

倒是比天雷符好用多了。见此易清也是略微点头,暗暗忖道。天雷符毕竟只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哪里比得上这五雷旗。

只是旋即易清的目中就忽的一凝,隐隐涌现出一种期待。如今,倒是可以验证一下自己这最近刚修炼的神通,威力究竟如何。

这般想着,易清的右手两根手指蓦然伸出并成剑指。剑指指尖,竟是忽的升腾起一团赤红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