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巫孟的疯狂

第九章 巫孟的疯狂

三阳真火!

这便是此刻缠绕在易清指尖之上火焰的名称,也是易清从自己泥宫丸内那神秘道图上新得到的一项神通。

所谓天生万物以养人,冥冥之中天道更是赐予了人三道本命之火。福火,禄火,寿火,合起来便为三阳真火。自古有“人死如灯灭”一说,便是暗指一旦人身上的寿火熄灭,即是到了死亡的一刻。

而上古道门前辈,便根据人身上的三阳真火,创出了这项火焰神通。虽然比不上道门中三昧真火那种无物不燃,焚天灭地的霸道,但对于这天地间的一切气息,却是比之三昧真火尤显得要霸道一些。

传闻在上古前辈手中,三阳真火一出,便连周围的天地灵气都要燃烧起来。更遑论眼前的这些阴气,尸气等诸多天地间的气息。

心里头闪过这三阳真火的信息,易清的嘴角也是不觉得弯起了一道弧线。下一刻易清脚下陡然一动,瞬间便拉出一道道模糊的虚影,恍若鬼魅般,眨眼间已是蹿到了一具行尸的身边。

想也不想,易清一指瞬间点向了这具行尸的眉心。

砰!

能够明显感受到指尖那跃动的三阳真火,迅速的蹿进那行尸的体内,霸道的炙烧着行尸体内的一切邪异气息。不过呼吸之间,这行尸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这行尸体内先前被巫孟施展的巫术,在三阳真火面前,竟是瞬间被破,恢复成了一具普通的尸体。

而看到这般效果,易清的眸中也是掠过一丝满意之色。不过旋即,脸色就细微的一变,似乎隐隐间有种无奈。

这神通,貌似自己用不起啊。

感受着体内快速消耗的法力,易清微微的一声苦笑。还只是最初状态下的三阳真火,就要消耗自己这么多的法力。果然,那神秘道图上的神通,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的。没那么多的法力啊。

袖里乾坤,三阳真火,一个修炼到现在也只能当储物空间使用,还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有一丝上古神通的遗风。至于这最近新得的一个,却有些用不起啊。

不过谁叫自己只有这些手段呢。暗暗一瞥站在原地显得轻松无比的洛辰兄妹,易清此刻着实是有些嫉妒。

当然这也只是心头瞬间划过的妄念罢了,下一个呼吸易清早已又是窜到了另一具行尸的身边,用手里的三阳真火如法炮制着。既然法力消耗迅速,那他也只有加快效率了。

“该死!”

见到这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一幕,巫孟的脸色顿时阴沉的仿佛能够滴下水来一般。快速瞥了眼血池中那具尸体一眼,猛地就是一咬牙,手中拄杖瞬间爆发出数十道幽光,一一落在最外边的数十具行尸。

忽然之间,这些行尸猛地就是睁开了眼睛。

“吼!”

易清正想一指点向眼前这具行尸的眉心,没有料到眼前的行尸忽然就一声嘶吼,那如铁铅般干枯的手臂猛地就对着易清伸来的右手一挡。而紧接着一只脚已经是犹如弹簧般猛然弹起,带起一阵狂风狠狠踢向易清。

好在易清练过武术,身子反应敏捷,瞬间就躲了开来。只是刚才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行尸手臂一架,此刻竟是隐隐有些生疼。

暗暗心凛,不过终究是死物,只稍微一阵躲闪,趁这行尸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易清的剑指已是毫不留情地点在了这行尸的眉心之处。

看着眼前的行尸软软倒下,易清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忍不住回头望了眼仍旧是站立不动一脸淡然的洛辰兄妹。当看到洛辰迎着自己的目光微微一笑,毫不介意的露出那一口银白的牙齿时,易清觉得自己此刻的目光肯定是更加的幽怨了。

“小子,就让老夫来会会你。”

蓦然身边传来的一道冷声,令的易清神情当即就是一凝。目光微抬,巫孟不知何时已经是来到了自己眼前不远处,正一脸阴寒地望着自己,毫不遮掩自己心中的杀机。

虽然巫孟看上去极为的苍老,但是速度极快。随着晦涩的咒语出口,巫孟手中的拄杖一指,一道匹练粗的幽芒已经犹如阴森黑蟒一般,泛着九幽之下的诡异气息,向着易清凶狠撕咬而去。

易清忍不住双目中一顿,从一开始就对这巫孟的巫术颇有些忌惮。毕竟是与上古道门齐名的一种玄术,自己也仅仅从道门典籍中的寥寥数笔之下有着大致的了解而已,其余的都是一无所知。

感受着那股瞬间笼罩下来的气机,易清也明白自己断然是没有退避的可能。当即那清冷的眸中也忽的燃起两团冷焰,旋即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但愿你真如上古传闻中的那般厉害。”指尖缠绕的三阳真火舞动之间猛然暴涨了一圈,易清眼中一冷,隐隐划过一丝狠辣果决。

下一刻手指忽的一弯,继而猛地一弹,手中的那一团三阳真火已经是瞬间脱手而出。

不过与此同时,易清心念一动,本在袖里乾坤中的天师法印也已是悄悄的出现在了手中。以易清素来谨慎小心的性子,自然不会做无把握的事。

是这三阳真火真的只是中看不中用,也能够及时将天师法印使出来抵挡,不会让自己彻底置于险境。

“嘿嘿,小小道门真火,就妄想匹敌伟大的巫术。便是你们道门的前辈在此,也不敢这般托大。”

见到易清的举动,巫孟直接就是嘿嘿冷笑了起来。对眼前这一直有些谨慎的年轻人,忽然便有了一种不屑。还以为这年轻人会拿出昨晚的那法印出来抵挡。

没想到竟然如此的托大,想要凭借修炼出的一种道门真火抗衡自己的巫术。那昏黄的眼珠子当中,冰冷的幽焰跃动,显得杀机沸腾。

“滋滋......”

巫孟的话音未落,易清弹出的那团三阳真火已是与凶猛扑来的幽芒接触在了一起。没有想象中的轰鸣声传来,却仿佛是一点火星落入了油锅中一般。

顿时竟诡异的感觉那团三阳真火涨大了一些,而那匹练粗的幽芒冲势却是一顿,隐隐有些溃散的迹象。

“怎么可能?”巫孟嘴角的冷笑还未彻底落下,见到这般出乎意料的结果,顿时忍不住一声惊呼。目光怔怔地望着眼前那团兀自在燃烧着的小小赤红色火焰,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还好!”见此易清倒是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旋即眸中便涌现出一丝的惊喜。竟然真的能够破这巫术!看如今的样子,巫孟先前施展出来的那幽芒,就仿佛变成了三阳真火的薪柴一般。

三阳真火兀自在半空中燃烧着,此时似乎又壮大了一点。

“巫孟,看来托大的是你了。”

感受着对半空中这三阳真火的控制,易清望着眼前一脸震惊之色的巫孟,忽的就轻笑一声说道。只是眸子之中,愈加的冷冽起来。

他可没有忘记那血池中的诡异尸体,此时心底泛起的不安之感愈加的强烈起来。而不安的源头,自然便是那具浸泡在血池中的尸体。

眼角快速的瞥了眼那血池中的尸体,易清的脸色更加凝重。似乎,那尸体脸上的符阵纹路更加的完整了。

当即再也不废话,凌空对着那团三阳真火一指。三阳真火顿时就是循着易清的心意猛然呼啸着向巫孟掠去。

“哼!”听到易清的话,巫孟冷冷哼了一声,脸上的那抹惊色旋即收敛。脸上森然一笑,却是忽然将手中的拄杖放了下来。

随即干枯细长的十指,伴着嘴里蓦然吐出的一个个诡异的音节,竟是快速的摆动了起来。无数的黑色幽芒,在指尖划动着。

下一刻,巫孟的眉心之间,忽然窜出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在那十指指尖上空。甫一与那些幽芒接触,血液中血光猛然暴涨起来,瞬间竟是化作了一团拳头大小的血焰。

“莫非我巫术中就没有火焰之术不成,且看老夫的血焰!”冷然一声冷笑,旋即那团血焰陡然掠出,向着袭来的三阳真火撞去。

“滋滋......”

两种火焰甫一接触,仍旧是一阵滋滋的轻响传出。然后在巫孟的猛然震惊之中,那血焰舞动的样子忽然一乱。下一刻便见到悬浮在半空中的三阳真火,竟又凭空大了一圈一般。

“老夫知道了,这是三阳真火!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学会这种上古神通!”

见到自己施展出的血焰竟然在地方那团火焰面前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巫孟眼中猛地划过一抹惊慌之色。在眼前这团小小的火焰面前,陡然升起一种危机之感。下一刻,仿佛是蓦然想到了什么,忽然一声惊呼。

此时巫孟望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眼中已经是涌出了一丝丝的慌乱之色。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上古的神通三阳真火。

三阳真火,燃烧一切气息!对于巫族之人,这种真火更是比那闻名天下的三昧真火都要棘手一些。

“咦!”听到巫孟的惊呼,易清目中也微微有些疑惑,这巫孟居然能够认出自己的三阳真火。这种神通,在大多数典籍中都没有记载。便连他自己,也是从神秘道图中得到的相关信息,倒没想到这巫孟竟然能够认出来。

不过也仅仅是微微惊疑,瞥见跃入眼角的那满目血色,易清脸上顿时就掠过一抹浓重的杀机。事不宜迟,还是趁早结果了这巫孟为好。管他什么诡异,没了巫孟,想来一些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哈哈哈,这可是你逼我的!”

瞥见对面年轻人脸上毫不掩饰的杀意,巫孟的心底忽然一颤,旋即脸上却是诡异的大笑了起来。

那毫无顾忌的大笑声中,充满着一种疯狂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