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血尸巫孟!

第十章 血尸巫孟!

听到巫孟的疯狂笑意,当即正在剿杀那些行尸的洛辰等人都是一怔。

只有易清的心底,却是猛然一顿。一种强烈的不妙感觉,忽然就从心底窜了出来。顿时目光更显一冷,想也不想三阳真火已经向着巫孟疾掠而去。

“嘿嘿,现在可是有些迟了。等下,老夫要拿你们来血祭!”

见到那巫族记载中在上古都颇具凶名的三阳真火快速向自己袭来,此时巫孟的瞳孔中却诡异的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本就阴鹜的眼神,此时望向眼前的易清,更是森冷一片。

恍若是毒蛇般,疯狂中带着一丝丝刻骨的杀意。

嘿嘿一笑,下一刻巫孟忽的就将自己手中的拄杖抛到了半空之中。紧接着那明显也是一种法器的拄杖,竟猛然爆裂开来。

一团浓郁的幽芒,顿时化作万千道黑丝,落在四周仍旧存在的行尸体内。旋即却不再注意这些,扭头向着血池掠去。

黑丝入体,所有的行尸在这一刻都是活动了起来。顿时仿佛有意识般,皆是悍不畏死地向着那团三阳真火扑去。就连原先扑向洛辰等人的那些行尸,也纷纷回头,嘶吼着向着易清扑来。

砰!砰!砰!

三阳真火燃烧一切气息,甫一触及这团三阳真火,那些行尸体内的阴邪气息就被燃烧一空,纷纷恢复成普通的尸体,倒在地上。

只是此刻易清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眉头紧紧皱起。而目光也并没有放在这些行尸的身上,一直盯着那奔向血池的巫孟。

猛然间有种强烈的感觉,这巫孟接下来的举动,绝对会对自己等人产生前所未有的威胁。

望着眼前这些明显是被巫孟舍弃的行尸,易清略一思索,目中顿时就是一定。下一刻心念一动,那团三阳真火已经重新回到了指尖之上,并且逐渐隐没消失。

“咦!”

三阳真火甫一收回体内,感受着那比之先前壮大不少的神通气息,易清忍不住轻轻诧异了一声。难道那些阴邪之气还能壮大提升这三阳真火的威力不成。

随即却又暂时按捺住了这个激动的发现,脚踩禹步,身形快速的穿梭出那些行尸的包围,向着巫孟追去。

与此同时,易清那凝重的声音也在洛辰,周山等人耳边顿时响起:“你们尽快消灭这些行尸,我去阻止巫孟。”心头猛然掠起一种预感,绝对不能让这巫孟接近血池,尤其是血池中的那具尸体。

而一边听到易清那显得严峻无比的话语,洛辰等人面上亦是顿时一凝。刚才的情景看在眼里,无由的也在心底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心知若是易清未能及时阻止那巫孟,接下来免不了一场激战。当即不再答话,手上的动作却猛然快了起来。

“哈哈,你们应该感动荣幸,能够看到赶尸术中最厉害的一种行尸的诞生。”

回头瞥见后面紧追而来的易清,巫孟脸上却尽是疯狂之意。血池已在眼前,此时巫孟顿时长声大笑了起来。只是若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刻巫孟的眼眸之中,突然有着一丝丝的犹疑恐惧之色。

可感受到后面那猛扑过来的凛然杀意时,这抹犹疑恐惧又是瞬间被疯狂所覆盖。下一刻那枯瘦的身形陡然加速,呼吸之间竟跃入了那血池之中。

“啊!”血池中的那半池血水,仿佛拥有着恐怖的腐蚀之力。更是在甫一接触到巫孟的身体之时,就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疯狂的翻涌起来,在血池表面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血色漩涡。

紧追而来的易清此时盯着其整个身子正在快速被血水腐蚀消失的巫孟,也是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满脸肃然。

“易清!”不知何时,肃清了行尸的洛辰四人也已经是赶到了易清的身边。望着血池中正在发生的一切,此刻脸上都不禁有些骇然。

尤其他们刚才也看到了,这巫孟并非被易清击落血池,而是诡异的自己跳了进去。这般疯狂之举,陡然就让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巨大危机。

“凝神准备着吧,这次恐怕我们是真的麻烦大了。”

易清的脸色已是彻彻底底的凝重了起来,盯着正在血池中快速消融的巫孟,显得无比冷峻地说道。

不过是呼吸之间,巫孟的整个身形就只剩下一个枯瘦的头颅还露在水面之上。那阴测测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痛苦忍耐之色。

但望向眼前的易清等人,满眶之中却显得尤为的疯狂怨毒。一股滔天的怨恨之气,在易清等人的灵眼之下,竟是化作一丝丝的黑色气息,逸散出来。又纷纷仿佛毒蛇一般,向着众人的体内钻去。

易清跟洛辰兄妹两人,身为道门真修,这些怨恨之气甫一靠近,便被他们体内的法力自动荡开。而一旁周山,萧逸两人,竟也是在黑气贴近的瞬间身上主动泛起一阵微弱的玄光,将这黑气挡住。

心里对异能者更有些好奇,但此时见到众人无虞,易清瞬间便暂时将这事抛在一边。目光再次紧紧盯住那血池中的巫孟。

“你们,今天都要死!”

嘶哑的疯狂之声,带着一股得意,从巫孟的嘴里陡然冒出。目光紧紧的定在易清的身上,其中的杀意,几乎是化成了实质。而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那愈加翻涌的血水瞬间就将巫孟的头颅淹没。

随着巫孟整个人消失在血水之中,整个血池却是瞬间沸腾了起来。一个个愈加庞大的血色漩涡,快速成型,布满整个水面。

下一刻这些血色漩涡,忽然冲天而起。凝聚起粗大的一束束血水,恍若一条条血蟒一般,向着血池最中央的那具尸体身上涌去。

那具尸体在这一刻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一束束的血柱扑到身上,瞬间却被尸体全数吸收。而原先整个血池中的血水,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少着。

不一会的时间,已是隐隐有些见地的迹象,露出一些体型较大的动物惨白的骸骨骨架。

见到这般诡异的动静,易清等人脸色瞬间就是愈加冷峻起来。如今想要阻止也不知从何做起,唯有凝神以待了。

几束目光,都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整个血池。突然,易清的瞳孔猛然就一缩,全部的心神瞬间放在了血池中央的那具尸体身上。

因为吸收了整个血池的血水缘故,整具尸体此时已是覆盖上了一层血红色,散发着一种冲天的血腥杀戮之气。就在刚才,易清忽然觉得,这尸体原本那紧闭的双眼眼皮之处,竟是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

看那样子,似乎这具尸体有了苏醒的迹象一般。

“小心那具尸体。”沉声提醒了一句,几道符箓瞬间已出现在了易清的袖口。此刻易清隐隐也有些想明白,恐怕这次最大的变故,就是这具尸体了。

闻言众人只是稍微一怔,心知易清必定发现了什么,目光也一下子定在了那尸体的身上。身上逐渐的泛起一丝丝的微弱玄光,显然都在暗暗凝神戒备着。

轰!

众人正自戒备着,蓦然脸色就是一变。入目的那具尸体,此刻竟陡然睁开了双眼。两束凌厉的血光,瞬间就从眼眶中激射而出,带起两道血腥的血痕。

而紧接着,一股磅礴的气势,忽然以这尸体为中心,猛然扩散开来。隐隐竟是感觉,耳边传来了闷雷般的轰轰响声。

血光敛没,这尸体目光之中的迷茫之色也是随机消逝,瞬间布满灵光。脚下一踏,落脚之处似乎都猛然一颤,传出一声闷响。

下一刻整个身形已经是借着那股庞大的反冲之力高高跃起,又顿时重重落下,就立在易清等人的面前。

毫无感**彩的森冷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着,旋即猛然定在了易清的脸上。一抹疯狂的笑意,从这尸体的口里陡然冒出:“老夫说过,要拿你们血祭。从现在起,老夫就是血尸巫孟!”

“你是巫孟?”听到这血尸突然出声,易清顿时一惊。等及听到“血尸”二字时,目中更是瞬间掠过一丝惊骇。眼前的竟然是血尸!

怪不得此时有这种威势,就是连自己现在在这血尸面前,都隐隐感受到一股压迫之感。

下一刻易清在心底更加感到一阵子的惊骇。这巫孟先前偷盗那么多的尸体,竟然是为了炼制血尸。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竟有秘术能够炼制出血尸这等高阶恐怖的行尸出来。

最麻烦的是,这巫孟居然成功了!

“嘿嘿,本来是准备用那几千具尸体炼制出这血尸的。”巫孟的声音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嘶哑,反而略显得中气十足。

话语中有着丝丝的得意,只是陡然却又怨毒起来,“可你们苦苦相逼,老夫只好以身为祭,彻底融入这血尸体内。巫祖保佑,竟然让我巫孟成功了。哈哈哈”

极为得意张狂的笑声,顿时就从血尸巫孟的口中冒出。旋即目光却是唰的一声重新定在了易清的脸上,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血尸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