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五岳镇魔碑

第十一章 五岳镇魔碑

砰!

布满杀意的话音一落,巫孟那血色目中陡然是冷了下来。下一刻脚下重重一踏地面,瞬间划出一道道的血影。

血尸的手臂极为的干枯,一根根粗大的经络暴露出来,却充满着一种极致的力量之感。两只手掌更仿佛铁爪一般,带起凌厉的爪风。以极快的速度,狠狠扑向易清的面门。

“天雷应我,惩妖降魔!”

巫孟这种令人惊骇的速度,也是令的易清感到一阵措手不及。好在先前就已经在暗暗戒备,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是祭起了手中的天雷符。

陡然就见一道粗大的银色雷霆,凭空生成,斜刺刺的劈向即将触及易清面门的血尸手掌。

轰!

雷霆落下,正好击在血尸的手掌之上。借着这会的阻拦,易清瞬间身形一动,脚踏八卦,远远与血尸拉开了距离。

只是当易清目光再次聚集在眼前的这血尸身上时,忍不住就是一缩。那连精怪都承受不了的天雷,竟没有对这血尸产生一点点的伤害。

血尸的手掌之上虽然焦黑一片,却仿佛是击在铁石上一般,整只手掌丝毫无损。

好恐怖的肉身!

虽然心知这血尸必定威力不凡,但易清决然是没有想到,血尸竟会有这般强悍的肉身。当即心里陡然凝重起来,以自己这副凡躯,恐怕其随便的一拳一脚,都不是自己能够抵挡得住的。

“嘿嘿嘿,道门的天雷符。这对老夫的血尸之身可没有半点用处。”

见到易清竟然逃过了自己这必杀的一爪,巫孟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极为阴森的一笑。感受着手掌处那微乎其微的酥麻感,望向易清的眼神顿时就有着一种冰冷的戏谑。

之前自己在血池中承受的削肉蚀骨之苦,如今想起还觉得一阵令人发狂的痛楚。既然如此,他怎么能够让眼前这可恨的年轻人痛快的死去。

“老夫要将你千刀万剐,让你也尝尝之前老夫所受到的痛楚。”心中滔天的恨意杀机,巫孟的身子陡然向前一窜。指尖长长的森白指甲,充斥着凌厉的气息。

只是身子刚动,就发觉无数的金光,陡然降临,将自己这具血尸身躯包裹在其中。这金光当中,传出一股沛然的阻力,横亘在身前,竟仿佛陷身于泥泞的沼泽中一般。

虽然仍旧能够动弹,速度却是立即减缓了下来,隐隐竟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也直到此时,才听到一声怒喝,蓦然响起:

“紫金八卦,定!”

此时一旁的洛辰众人早已反应过来。就在刚才那一刻,想也不想,洛辰就是催动了自己手里的法器紫金八卦镜。紫金八卦镜掠到巫孟的上空,在洛辰的催动之下,陡然就降下一束束的金光,有着莫名的威力在其中。

这是紫金八卦镜的一种功效,能够发出降魔金光,将被罩在金光当中的邪物定住。只是此刻洛辰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感受着从紫金八卦镜上传回来的吃力之感,目中顿时也掠过一抹深深的骇然。

不愧是血尸,自己催动了紫金八卦镜竟都有种定不住他的迹象。望着隐隐有些溃散的金光,洛辰心念再次一动,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紫金八卦镜忽然一阵轻颤,旋即又有无数的金光落下,将巫孟包裹在其中。

洛真自然是最为熟悉洛辰,感受到自家哥哥的吃力,也顾不及同样从心底升起的那丝惊骇之意,手中的五雷旗猛然一晃。

旗面之上爆发出无数的光泽,瞬间冲上天际。旋即一束束粗大的雷电,便是在轰轰作响当中接连降临,准确无误的劈在血尸的身上。

吼!

无数的雷霆重重击在身上,虽然血尸肉躯强悍,但巫孟仍是感到一阵阵的微微刺痛之感。瞬时之间,那弥漫着血光的双目中血色陡然加深,一股暴戾之气,从眼眶当中激射而出。

怒吼声中,血尸下一刻手脚同时发力,顿时就挣得那从紫金八卦镜上落下的金光一阵晃动。最靠近血尸的那些金光,已是顿时溃散开来。

而金光溃散的范围与速度,更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加扩大着。

“糟糕!”感受着紫金八卦镜的摇晃吃力,洛辰心里暗呼一声不妙,却也明白如今只能是拼命了。要不然等血尸彻底爆发威力,自己这几人恐怕真的要陷入绝境,含恨于此。

当即更是集中全部的心神,极力维持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紫金八卦镜。

“土龙!”

“暴风之怒!”

见到这般场景,周山两人自然看出来了情况的不妙。几乎不约而同的,两人也不再有着丝毫的保留,纷纷发出自己最为强大的攻击。

周山猛然双拳捶在地上,旋即就可见两团浓郁的土黄色光芒从周山的拳头出窜出,隐没入地面之下。呼吸之间,地面陡然就是有些震动起来。仿佛是有什么力量庞大的生物,正在剧烈的挣脱大地的束缚,极力想要出来一般。

“给我起!”一滴滴斗大的汗水,不过片刻之间竟已布满了周山的整张脸上。不过此时周山却顾不得这些,双目圆睁。下一刻粗黑的眉毛蓦然一抖,双拳再次重重地砸在地面之上,口里猛地一声怒吼。

轰轰轰!

地面随着周山的这一声怒喝,猛然震动了起来。旋即两道由土石凝聚而成的土龙身形,瞬间形成。土黄色水桶般粗壮的龙身,相互交错在一起。仿佛巨大的剪刀一般,下一刻呼啸着就是凌厉向仍旧在金光中挣扎的血尸绞去。

巨大的龙形剪刀,散发出一股狂野的威力。任谁都不怀疑,这一击之下,就是连一座小土丘都能够瞬间粉碎。

瞬息之间,两条土龙就是扑近巫孟。只是还没等屠龙彻底发挥威力,一道巨大的风暴,已经是抢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这团风暴旋转着,数丈之高,竟也仿佛一条恣意狂舞的风龙一般。充满着一种桀骜的气息,却威势凌人。其中凌厉的风刃纵横交错,隐隐传出间或的音爆之声,竟是连空气也切割开来了一些。

风暴一口就将血尸吞了进去,顿时之间无数凌厉的风刃齐齐切割而至,落在血尸的身上。

叮叮叮!

只是令众人有些色变的是,这连空气都能切割的风暴,悉数攻击在这血尸的身上,除了刮碎血尸身上的衣物之外,却没有产生丝毫的伤害。

轰!

这时候那土石凝聚出的土龙也已瞬息赶至,风暴的攻击还未散去,猛然就缠绕在了血尸的身上。水桶粗的身形,两道土龙瞬间呈正反方向同时绞去。磅礴的力量,作用在血尸的身上,带起一阵阵土石掉落的碎屑。

“还是不行吗?好恐怖的血尸!”

接连的攻击,其实也只是过了片刻左右的时间。望着接连承受风暴与土龙攻击却丝毫无损的血尸,易清的眸中已是忍不住浮现出一丝丝的骇然之色。

此时萧逸的那风暴攻击早已经散去,而周山的土龙,尽管仍旧绞在血尸的身上,却看不出半点效果来。

“看来,也只能是靠那最后的手段了。”

心里猛然深吸了一口气,易清手掌一翻,五块极小的玉碑忽然就出现在了手掌之中。

玉碑呈长方形,方方正正,碑面之上都是镂刻着满满的符文。一丝丝重若山岳的厚重气息,在玉碑之上不断流转逸散而出。

“五方大帝,五岳镇魔!去!”

再不犹豫,手中一扬,手里的五块玉碑瞬间掠出,顿时就掠到了血尸的上空,占据了周围的五个方位。紧接着在众人震惊的眼神当中,五块玉碑竟是不可思议的凭空涨大起来。直到涨到一丈大小的高度,才算堪堪停住。

此时的五块玉碑,都是宽半米,长有一米多的庞然大物,却玄奇的悬浮在半空之中没有掉落。通体玉质的碑体,无数的光华流转。碑面之上,原先那满满的符文似乎也涨大了不少,仍旧是布满了整个碑面。

五块玉碑一出现,一股重如山岳的更加磅礴的气势,就是猛然从玉碑上爆发出来。仿佛此刻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不是五块玉碑,而是五座厚重的山岳。

随着五块玉碑占据天地五方位置,顿时这些玉碑都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碑面之上的符文,瞬间光芒大炽,竟是纷纷脱离碑面,围绕在玉碑周围。下一刻,每个玉碑上的这些符文瞬间就各自交融在一起,倾洒下无数的玉清色光辉。

光辉之中,陡然又各自浮现出一道道模糊的身影。面目看不清楚,却分明都是头戴帝冕,身穿帝袍。一股帝道的君威悄然弥散出来。

“咦!五方大帝。”

见到这等异象,一旁的洛辰脑海中蓦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之前在宗门典籍上看到的一些信息。下一刻满是吃力之色的脸上,蓦然就涌现出一丝惊喜,

“是五岳镇魔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