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2章 捡便宜的?

第十二章 捡便宜的?

相传上古天庭曾敕封五方大帝,管理这天地间五岳神峰,鼎力神州。

东岳泰山大帝,南岳衡山大帝,西岳华山大帝,北岳恒山大帝,以及中岳嵩山大帝。

后来有道门大能者以无上秘术沟通五方大帝的一缕神念,取五岳神峰镇压神州的厚重意境,创造出了五岳镇魔大阵。

易清也不知为何那神秘道图中会有这种上古大阵的布阵祭炼之法,一日结九天上清印修炼之时,便是觉得脑海中忽然就多出了这五岳镇魔大阵的信息。

对于道图的神秘之处,易清如今可算是见怪不怪。当即压下心中的惊喜,在随后的修行之余便是倾心钻研这五岳镇魔大阵的奥秘玄妙之处。

而在来到这湘省长远市之前,易清恰恰是取了五块玉石,打磨成碑状,祭炼布置成了这五岳镇魔大阵。一如此前的北斗封魔禁通过七杆阵旗发挥出威力一般。

本是为了以防万一,心底未尝没有充当一个底牌的意思,没想到今日恰是用上了。

“天地煌煌,妖邪退避。五岳镇魔!”

易清的脸上蓦然一阵凝重,见到五岳镇魔碑发挥作用。当即心念一动,嘴里猛地发出一声低喝。

旋即便见那清辉中模糊的五方大帝身影,皆是不约而同的手结一种玄奥的道印,嘴里似乎也齐齐一咤。顿时之间,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五块巨大玉碑突然又是上升了不少高度。

快速旋转当中,碑体却越来越显得模糊。

不过呼吸之间,半空中的五块玉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五座数丈高的山岳。若在地面之上,数丈高的山体,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处小土丘罢了。

可是此时那突然出现的五座山岳,却显得极为的险峻神秀。悬浮在半空之中,通体立即就流露出一种镇压神州的巍峨磅礴气势。

若是有心之人便会发现,这五座山岳,赫然是缩小了无数倍的五岳神峰!虽然有些地方已不尽相同,毕竟这才是上古时代五岳神峰的真正面目。岁月侵蚀,到如今自然有些小小的差异。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注意在这易清突然布置出的五岳镇魔大阵之上。便是洛辰兄妹两人,出自道宗名门,见识不凡,此时眼中也尽有着浓浓的震惊诧异之色。

绝然没有想到,易清竟然能够布置出这等上古的奇阵。旋即便升起一种劫后余生的猛烈欣喜之感,若再无半点办法,就算自己有紫金八卦镜,也绝对困不住这恐怖的血尸。到时候恐怕真的要含恨于此了。

周山,萧逸二人自然更加惊喜莫名。两人没有料到只是普通的一处处理国家安全的任务,竟然会遇到如此强悍的敌人。好在自己两人能够有幸遇到了易清道长,这般想着,望向一旁易清的目光不由带上了一抹感激。

吼!

以血尸的恐怖威力,巫孟极力挣扎之下,那紫金八卦镜降下的金光已经溃散了大半。便连此时悬在头顶之上的紫金八卦镜也一阵猛烈摇晃,一副力有不支的样子。

见此巫孟手上的力量当即更加全无保留的挥使出去。猩红色的血目之中,满是疯狂的杀意。等下挣脱而出,定然要将这些人万分痛苦的折磨致死。

只是心念甫起,却发现那年轻人突然抛出了五块玉碑出来。接下来玉碑的变化,便连他也是感到有些反应不及。

此时感受着头顶上方传来那阵阵厚重的压迫之力,巫孟心里一沉,猛然就掠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忍不住一声怒吼,一层细细充满杀意凶戾气息的血雾忽的就从血尸那干枯的身上扩散出去。从血尸全身暴起的凶猛力道,下一刻那紫金八卦镜降下的金光终于坚持不住,竟仿佛镜子一般,晃荡之中猛然破碎开来。

挣脱了紫金八卦镜的束缚,血尸那毫无表情的脸上猛然掠过一抹喜意,旋即萦绕在身外血雾中那滔天的杀戮之气,愈加显得浓重起来。脚下狠狠一跺地面,就想冲出去。

只是正在这时,五岳镇魔大阵也终于彻底发挥出了这上古奇阵的无上威力。

清辉之中五方大帝的身影,此时忽然各自融入到了那玉碑幻化出的五岳神峰当中消失不见。旋即那缩小了无数倍的五岳神峰,就仿佛拥有了灵智一般,焕发出一阵阵五彩的光辉。

五彩光辉当中,五座神峰占据天地五方位置,蓦然旋转开来。下一刻恍若是要镇压天地般,忽的一声就向着下方的血尸巫孟镇压而去。

轰!

从五座神峰上散发出的滔天伟力,毫无保留地狠狠镇压在血尸的身上。一股猛烈的气浪,顿时以血尸为中心汹涌开来,掀起方圆数丈内无数的沙石尘屑。

即使以血尸那堪称恐怖的肉躯力量,在五岳神峰落下之际,也猛然觉得身子一沉,整个双膝忍不住就是一弯。脚下数尺之内,整整凹陷了数寸的深度。

若说之前紫金八卦镜降下的金光是让人如陷沼泽般,那此时临身的五岳神峰,却是无疑霸道上许多。

那股镇压天地的意境,就仿佛煌煌天威般,带着种不可忤逆的霸道。硬生生要将你镇压万古,永世沉沦!

此时巫孟终于是感到了一丝的慌张。头顶处落下的力道愈加显得浩瀚沉重,只觉整个血尸的身体竟是再也动弹不了半分。

血尸之所以有着无可匹敌的威力,就在于血尸那恐怖的肉躯。如今竟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五岳镇魔大阵彻底镇压住不能动弹,无异于案上鱼肉,任人宰割。

“九天神雷,应我之召。降妖除魔,百雷齐发!”

见到五岳镇魔大阵彻底压制住了这恐怖的血尸,众人都是齐齐一喜,只觉得心头蓦然一松。当望及仍旧在五岳镇魔大阵之下疯狂挣扎的血尸巫孟,脸上却又有些肃然。心知易清的五岳镇魔大阵只有镇压住血尸的功效,却不能将其消灭。

当即却是洛真率先反应过来,玉指在半空中连连划动。快速勾勒着一些符文,小脸之上此时竟也有着一种分明的吃力严肃之色。下一刻手中的五雷旗瞬间再次爆发出一阵浓郁的玄光,召下百来道九天的雷霆之力。

天雷滚滚,耀眼的白光当中,百来道的神雷,接连落在下方血尸的身上。

一阵阵的闷响轰鸣之声传出,隐约带起一丝丝的青烟。只是神雷还未彻底落尽,巫孟那疯狂的笑声便猛然响起,带着一种张狂至极的得意:

“哈哈哈,区区雷霆,居然妄想毁了老夫这血尸之躯。就算你们困住了老夫又如何,仍旧是伤不得老夫丝毫。”

血色的腥瞳凶狠的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掠过,掀起一种凶戾的杀戮之气,最后定在易清的身上,

“我倒要看看你这阵法能够困住老夫几时。等这大阵威力耗尽之时,老夫必定将你挫骨扬灰,神魂囚禁于九幽之下,日日受那冥火炙烧之苦。”

“哼!”听到巫孟这带着疯狂怨恨的话语,易清当即就冷然一哼,却懒得答话。只是此时眉宇间不觉得也有着轻皱,心里头更是震惊于这血尸肉躯的恐怖之处。在如此多的天雷攻击之下,竟然丝毫无损。

巫孟所言不假,虽然这五岳镇魔大阵是上古奇阵,但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所布置而出,的确支撑不了多久。心里隐隐有些发急,目中却是森冷一片,也有着无尽的杀机流露出来。

无论如何,今日都是不能放过这巫孟!

“妹妹,过来帮我!”

忽然,只听得一旁的洛辰蓦然出声说道。因为先前金光被破,此时洛辰的脸上隐隐也有些苍白之色,眉宇间却是肃然一片。

闻言心知这洛辰似乎有办法对付这血尸,易清心底猛然一喜。当即愈加催动五岳镇魔大阵的威力,狠狠镇压住那血尸巫孟。

而听到洛辰的吩咐。洛真立即收起手中的五雷旗,快速来到了洛辰的身后。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哥哥将要做什么一般,下一刻洛真的玉手,已是紧紧贴在了洛辰的后背直上。

瞬间体内的法力毫无保留的向着洛辰涌去。

感受着那股同根同源的法力,洛辰脸上的苍白之色顿时就消褪了不少。下一刻再不停搁,剑眉一扬,望向眼前一脸得意之色的巫孟,眼瞳之中瞬间布满一种冷厉之色。

“三茅真君,助我降魔!紫金八卦,灭邪金光!”

手中古朴的紫金八卦镜,猛然再次爆发出一阵浓郁的金色光泽。最中央的圆镜,瞬间就仿佛水波一般荡漾开来,偏偏又有无数的金光开始往镜面中间汇聚。

在洛辰源源不断的法力灌输之下,瞬息之间镜面的最中心之处,就已是汇聚成了一个金色的小点。浓郁的金光,流露出一股灼灼的阳刚之力。

随着洛辰冷冷一喝,下一刻整个紫金八卦镜的镜面之上,猛然爆发出一束小拇指粗细的金色光芒。仿佛是撕裂空间一般,瞬间就出现在巫孟的眼前。

砰!

灭邪金光瞬间落在血尸的胸前,下一刻在众人震惊的眼神当中,竟然瞬间穿没而入。巫孟脸上的神情兀自停留在先前的得意之中,此时却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感

感受着忽然出现在血尸身上的疼痛之感,下一刻,一种巨大的恐惧,猛然包裹住巫孟。

“住手!只要你们住手,老夫可以起誓,绝对不伤害你们!”

眼前这几个人居然有手段伤害到血尸,巫孟此刻认清这个事实,心底顿时涌起无尽的恐惧惊慌。连忙一改之前的得意张狂,语气中说不出的恳求之色。

“哼!这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听到巫孟这突然软下来的态度,洛辰忍不住就冷冷一笑。眸子之中,却是杀机盎然。先不说巫孟这话是否可信,就以巫孟所造成的杀孽,也决然不能放过。

“嘿嘿!不错的一出好戏!”

洛辰话音刚落,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远远的,两道身影缓缓走来。虽然步子不快,一步之间却是数丈的距离。

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两道身影,易清的脸色,当即就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