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3章 渔翁不是那么好做的

第十三章 渔翁不是那么好做的

望着这两道一胖一瘦体态分明的道人身影,易清的双目不觉得眯了起来。

倒没有想到,居然还会在这里遇到这两人,而且恰恰是在这关键的时候。

这两道人赫然正是先前易清等人遇到的那龙虎山莫虚,莫妄师兄弟两人。若说只是无意中闯了进来,易清如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那么,是来者不善咯。

想到这里,易清眸中陡然就掠过一抹森冷。却没有言语,只看着快速走进的莫虚两人。倒要看看,这龙虎山的弟子,究竟会耍出什么把戏。

不过片刻之间,莫虚,莫妄两人便已是掠到了易清等人的眼前。堪堪停在离众人数丈的距离之外,目光打量着众人的神色,隐隐有些戏谑传出。

旋即却是涌现出一抹毫不遮掩的贪婪之色:“五岳镇魔碑,五雷旗,居然还有紫金八卦镜。嘿嘿,倒是令人羡慕的身家。”

“师兄,可别忘了那天师法印。”话音刚落,一旁的莫妄顿时又接口说道,目光却是火热地直直盯着眼前的易清。那细小的眼珠子当中,猛然掠过一抹阴狠之色。

“两位道友想干什么?”

此时洛辰正在尽力催动着紫金八卦镜发出灭邪金光,根本无暇他顾。洛真盯着这突然出现的龙虎山弟子,小脸上陡然就是一沉。

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但并不代表洛真不谙世事。这莫虚两人的一言一行,分明流露出一种不轨的心思。

听到洛真这忽然的一喝,周山,萧逸二人猛然也惊觉起来,顿时脚下连移数步,隐隐将洛辰兄妹护在了中间。与此同时目光也是极为戒备的盯住莫虚两人。

与他们而言,遵循的宗旨是轻易不与宗门弟子为敌。但此时此刻,却是万万不能让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捣乱了洛辰的道术,以致逃了这恐怖的血尸。

更何况,几日共同对敌下来,周山两人自问已经是与易清三人结下了情谊。因此于清于理,都不能任由这莫虚两人胡来。

“哈哈,月明星稀,贫道师兄弟二人本想漫步这山间,追寻自然大道。倒没料到道友几人也是有此雅兴。”

听到洛真的喝问,莫虚不以为意,反而显得极为戏谑的轻笑出声道。目光扫过一脸戒备之色的周山二人,一丝丝的不屑浮现出来。不过是异能者罢了,若自己师兄弟二人动手,莫非真以为抵挡得住不成。

“龙虎山的弟子,倒是让贫道长见识了。”

听到这两人不知廉耻地话语,易清当即眉毛一挑,清冷的声音也是缓缓传出。目光落在莫虚二人身上,毫不掩饰其中的讥讽之意。漫步山间,追寻大道?倒是好意思说出口。

“大胆!你不过一间无名道观的野道士,也敢妄自评论我等道家祖庭弟子。信不信就凭你这一句话,贫道立马将你斩杀在此。量你家师长也不敢说什么。”

听到易清那明显讥讽的话语,莫虚两人脸上的轻笑瞬间退去。当即面色一冷,阴沉无比地厉声喝道。眼中,也是有着凌厉的杀机冒出,笼罩在易清的身上。

“祖庭弟子,果真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杀念!莫不是想连我们茅山弟子也要一起斩杀了。”

冷冷盯着莫虚两人,洛真的眸中顿时有着一层厌恶之色。原本心中还有着的一丝对于龙虎山弟子的尊敬,瞬间就是散去。这等心性作为,也好意思自称祖庭弟子。

洛真这毫不掩饰的讥讽之语,令的莫虚两人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变,目中不禁有些踌躇,以及一丝丝的顾虑。若说斩杀一个无名野道,他们仗着龙虎山弟子的身份,自然是说到也能做到。

可是眼前这两人却是茅山派的弟子,若真斩杀了,恐怕就是龙虎山,也护不住自己。更遑论自己等人师出无名。

“除非此人将天师法印交出,将功补罪。我等可以饶恕了他污蔑祖庭之罪。”

师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终究是有些不少的顾忌,当即一旁的莫妄森然出声说道。说罢目光火热的盯着易清,话语中极为的盛气凌人,仿佛这便是易清的唯一出路一般。

“呵呵!”怒极而笑。易清此刻虽然笑出声来,可声音中却决然没有半点笑意。听着这师兄弟二人仿佛是吃定了自己一般的凌人语气,眸中瞬间也变得冰冷一片。一丝丝的杀机,猛然从心底攀爬出来。

“天师法印就在贫道手里。两位若有本事,自然可以来取。”

道家祖庭,易清原先还想着给点面子,能不得罪自然是最好。可是如今情景,终于是激起了易清心中的一丝杀意。龙虎山又如何,很了不起吗?

得罪便得罪了,又能耐贫道如何!

“哈哈,易清,我们师兄弟也承认你手段非凡。只是与这血尸斗了这么久,不说其他几人,就算是你,又还有多少的法力支撑。”

虽然料到易清会拒绝,但是此刻听到易清这冷冷的语气,莫虚两人仍旧是感到一阵的不爽。目中狠辣之色瞬间加剧,下一刻面上却忽然笑了起来。缓缓在易清等人的脸上扫过,一种戏谑之色,顿时流露而出。

闻言易清的脸色陡然更是一沉。

果然,这两人应该是一路尾随至此,不仅看到了自己等人与血尸巫孟相斗的全过程,更是等到现在大局将定之下,才显露出身形。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想到这里,易清的嘴角,不由得缓缓升起一抹讥笑。

“你们就这么肯定,贫道再没有手段收拾你们了?”

冰冷的声音,缓缓从易清的嘴里冒出,当即就令的莫虚两人脸上一阵变色。便连原本坚定的目中,也是顿时变得有些惊疑起来。的确,谁也不能把握这易清再没有其它的手段。这般想来,两人心中忽然就变得有些踌躇。

“哼,若是你们胆敢动手,他日回到宗门,必定将你们今日的行径告知所有道门真修。看你们还有什么面目修道。”

眼见这两人居然真的想斩杀易清,洛真的心中忽然掀起一阵愤怒。随即而来的,似乎更有着一丝丝异样的心慌。那种感觉,仿佛是心痛即将失去一样重要的东西一般。当即小脸上涌现出一抹惊慌,想也不想就厉喝出声。

“这小妮子!”听到洛真这般维护自己,若说不感动,却是在骗自己了。只是易清在感动之余,免不了又隐隐有些头痛。这种警告,恐怕不仅不会起作用,反而要适得其反了。

目光向着莫虚两人的脸上扫去,果然就见两人在听到洛真那一声厉喝之时,明显犹疑了几分。只是旋即,似乎是被洛真提醒,想起若自己等人的行径被其他人知道的后果,脸上却猛然掠起一丝的戾气。

“两位小友,可是与这人有仇隙。今日若能够助老夫脱困,老夫必然帮你杀了这人。不仅如此,更助你斩尽这里所有之人,保证今日的事再不会有任何人知晓。”

巫孟在那灭邪金光之下,已经是惨嚎连连,心中早被恐慌充满。感觉着逐渐衰弱下去的血尸力量,只觉一股死亡的恐怖阴影,瞬间笼罩住了全身。

可哪想到正绝望之际,情势却是突生变故。以巫孟那毒辣的眼力,瞬间就看出了这后来出现的两道人,绝对是在打着黄雀在后的主意。

忍住那全身涌来的非人疼痛之感,巫孟绝望之中顿时就一阵惊喜。当即鼓荡力量,猛然向着眼前的莫虚两人喊道。所说的内容,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一言直击莫虚两人内心,极具诱惑之力。

闻言莫虚两人神色之间果然有些意动。将这些人斩尽杀绝?

目光忍不住扫了那五雷旗,紫金八卦镜等物一眼。旋即目光之中,一丝丝的杀机,顿时仿佛不可遏制一般,快速的涌现出来,与原本那浓浓的贪婪之意混杂在一起。

不约而同的扭头对视了一眼,显然明白了彼此的决断。面上再也不掩饰那抹抹阴狠之色。无毒不丈夫!那些法器才是最重要的!

“这可是你们逼我们师兄弟的!”

杀意凛然的一句,主意已定,两人再也不废话。话音刚落,下一刻两人的身形猛然向着眼前的易清掠去。两人显然也明白,要真的助巫孟脱困,易清所布置下的五岳镇魔大阵才是最关键之处。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殊为可恨。等老夫脱困,定要将你们折磨而死。”

见到莫虚两人在自己的诱惑之下果真向着易清等人动手,尽管身上疼痛蚀骨,巫孟却仍旧忍不住一阵猖狂的大笑。

只觉得天无绝人之路,心中的绝望之情一扫而空。随即目光也是颇为期待的盯着动作起来的莫虚师兄弟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