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4章 捡便宜的代价

第十四章 捡便宜的代价

哼!还果真是想捡便宜的!

冷冷一笑,易清的双眸在此刻也是彻底的眯了起来。一抹带着杀意的寒光,在眸中瞬间掠起。

可惜,渔翁可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呀!

“这两人交给我便是,你们尽快灭了这巫孟。将死之人,好生聒噪!”前一句话是对洛辰,周山几人所言。后一句话却直直奔向气息愈加显得萎靡的巫孟。对于巫孟的怨毒狠话,是浑然不在意。

“狂妄!”

既然决定要杀人夺宝,两师兄弟自然都倾力而为。这种事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此次却是要向茅山派这等大宗弟子下手,两人心中也不禁掠过一丝谨慎。

心中都是明白,今日若让这其中的一人走脱。对自己师兄弟二人而言,都将是灭顶之灾。

“上清雷符!”

“天师法剑!”

两人的配合显得十分默契,一旦开始动手,莫妄瞬间祭出一道符箓。而符箓燃烧起来,一道粗大的青色雷霆,也是瞬间凭空生成。带着股天地之威,猛然就向着眼前的易清头顶劈去。

与此同时,莫虚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尺长的木剑。木剑古朴玲珑,只有巴掌大小,却在莫虚的催动之下,陡然暴涨成三尺的青锋。木剑之上,有着锋锐的金芒游动,瞬间紧跟在雷霆之后。

随着莫虚心念一动,凶恶地向着易清的脖颈斩去。

一雷一剑,都是泛着凌厉的杀机,瞬间即至。而感受着这两道突然笼罩在身上的凌厉杀机,易清的面色也不由的一沉。不得不说,这龙虎山的道法的确不凡。尤其两师兄弟还配合默契,瞬间就爆发出了强大的威力。

心知这雷霆跟木剑已经锁定了自己,逃避不得,此时易清目中陡然一凝。下一刻伸手一扬,也是一道天雷符祭出。

天雷符化作一道金光直奔天际,粗大的雷霆登时生成,斜刺刺的从天际落下来。而目标,赫然是原先莫妄召下的上清雷霆。

而随着心念一动,体内的三阳真火瞬间出现在指尖之上。目中的犹疑之色尽数隐去,下一刻剑指带着那团婴儿拳头大小的三阳真火,已是悍然点向那疾斩而来的天师法剑。

终究还是自己的手段太少,如今匆忙之间,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唯有这号称灭尽一切灵性气息的三阳真火。

轰!

虽然一雷一剑的攻击几乎不分先后,但在最后一刻,仍旧是那道上清雷霆率先落在易清的身上。

沉沉一声闷响,虽然用天雷符化去了不少攻击之力,但仍旧有着些许的雷电之力侵入体内。当即易清就觉得身子一阵酥麻,旋即全身都是腾起一种刺痛之感。

只是瞳孔中那天师法剑的剑影愈加扩大,易清猛然一咬舌尖,目中顿时恢复清明。

入道以来,从来都是自己用天雷降魔,还真没有被别人用雷劈过。闻着身上传来的那股若有如无的焦味,易清的心中猛顿时涌起一抹狠戾之色。

目中冷芒一片,恍若寒星般,带着凛然的杀意。下一刻右手剑指,便是凶悍的迎上了那疾斩而来的天师法剑剑尖。

甫一触上剑尖,易清指尖的那团三阳真火猛然就跃动起来。一丝丝赤红色的火苗,就仿佛丝线般,纷纷缠绕到天师法剑的剑尖之上。

而被三阳真火缠上,顿时就见那木剑上的金色光泽不可思议的减弱了一分。并且更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褪去,露出木剑原本黢黑的剑身。

“怎么可能,你这是什么道火!”

三人的交锋其实只在眨眼之间。见到自己这必杀的一剑居然被易清莫名施展出的一种道火抵住,而且看眼前架势,天师法剑居然是招架不住。莫虚原本自信满满的脸上猛然一滞,情不自禁的就是惊呼出声。

下一刻望向眼前的易清,再也没有之前的轻视戏谑,反而是露出一种惊疑。猛然间,隐隐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太过莽撞了。

不知为何,此时竟是不由想起了易清之前那冷冷的话语:你们就这么肯定,贫道再没有手段收拾你们了。

“呵呵,现在可是轮到贫道了。”

对于三阳真火的威力,易清越加觉得满意,居然连龙虎山的天师法剑秘术都能轻易化解。丝毫不在乎莫虚此时的惊呼,心念一动,指尖的三阳真火顿时更加活跃起来,瞬间加速向着木剑的剑身中段侵袭过去。

不过呼吸之间,那剑身上的金光就仿佛是遇到冰水的火焰一般,纷纷消失不见,从而露出木剑的本体。而木剑竟仿佛有着灵性,顿时一阵哀鸣。下一刻剑身一转,竟是忽然向后疾遁而去。

金光黯淡,剑声哀鸣声中,瞬间便重新恢复成了巴掌大小的黢黑木剑,天师法剑的威力消失殆尽。

“北斗封魔,封!”

见到三阳真火破去了莫虚的天师法剑,易清心中微微一喜,手上却丝毫不耽搁。眼角瞥见又准备祭起符箓的莫妄,目中一狠,袖子挥动之间,瞬间七杆小旗出现在莫妄身边。

这人虽然攻击之力不大,但在一旁不断干扰,着实是让人心烦厌恶。

“夺夺夺.....”

小旗旗杆没入地下,顿时就将莫妄包围在了中间。随着灵符的催动,七道旗面之上皆是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瞬间幻化成七个身穿古服的小金人,发出无数条的金线。

这些金线交织在一起,立即就构成了一张充斥着降魔伟力的金网,将莫妄罩在金网当中。

“啊!”正准备再祭起一道上清雷符,哪里料到下一刻忽然就陷入了阵旗的包围当中。

感受着金网落在身上传来的阵阵磅礴力道,莫妄那肥胖的身子不由得就是一沉,只觉得浑身再也动弹不了半分。虽然运起浑身的法力极力挣扎,一时半会却奈何不了那金网。

感受着那地面之上七杆阵旗的微微颤动,易清心知这北斗封魔禁封困不料莫妄多长时间。只是,这点时间却是足够了......

目光再也不去管莫妄,直直定在眼前被这突然变故仍旧惊得有些不知所措的莫虚身上,眸中瞬间再次布满凛冽的寒芒。

冷冷一笑,脚下忽然一动,身形已是犹如鬼魅一般向着身前的莫虚掠去。指尖之上,三阳真火散发着愈加玄秘的气息。

三阳真火,乃修炼凝聚生灵身上的福禄寿三火。其中功效,可不仅仅只是克制阴邪。想起从神秘道图中得到的关于三阳真火的信息,易清的嘴角,不觉得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砰!

一指迅疾地点在莫虚的眉心,指尖的三阳真火,瞬间就没入了莫虚的眉心之内。

“你.....”

若论身手,莫虚又怎么会是易清的对手,被易清瞬间侵到身前。明明是火焰临身,莫虚却感到眉心处一阵的冰凉。似乎在这一刻,灵魂之力正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枯竭着。

冥冥之中,仿佛已然看清了自己的寿元。本是丰盈的寿元,正在快速被消耗......

一种巨大的恐慌之感,瞬间布满莫虚内心。在易清这种诡异的手段之下,莫虚猛然恐惧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无比深刻的懊悔之感,也是旋即产生。

若早料到这易清居然还有如此诡异凌厉的手段,自己师兄弟二人又怎么会鬼迷心窍,对眼前这年轻人生出了杀机。

“易清,易道友,贫道知道错了。还请易道友快快住手,贫道的一切财宝都可以赠给道友,只求道友饶我一命。”

感受着正在快速消失的生命之力,莫虚再也忍不住,直接哀求告饶起来。此时的面目之中,哪还有先前的张狂嚣张。一抹抹的惊惧,正迅速占满整个脸颊。

对于莫虚的求饶话语,易清却是直接充耳不闻。冷冽的望着眼前的莫虚,未有任何的言语。良久,才缓缓地说道:

“捡便宜,是有代价的!”

说罢,一直凝而不发的杀机猛然汹涌而出。指尖的三阳真火,忽然以极大的幅度跃动起来。蓦然,便是全部涌入了莫虚的眉心之中。

“易清!”

此时,在兄妹两人的合力之下,血尸巫孟早已在紫金八卦镜的灭邪金光之下奄奄一息,洛辰也总算是较为轻松了一些。

望着那在易清一指之下软软倒下,生机全无的莫虚,洛辰脸上顿时划过一抹惊骇之意。这易清,居然真的敢杀了这龙虎山的弟子!

“速战速决吧。”

眸中的杀机微微收敛,扫了一眼萎靡无力的巫孟,易清淡淡说道。

“老夫好恨,居然折在你们这些小子的手里!”

虽然在灭邪金光之下,受到了极大的重创,巫孟仍旧是硬生生地抵抗着,只希冀着那突然出现的龙虎山两人能够毁了那五岳镇魔大阵,释放出自己。

一旦脱离了这五岳镇魔大阵,以血尸恐怖的肉躯,这重创自然能够恢复过来。甚至,能够凭借着血尸之躯,直接斩杀了这些可恶的道门中人。

只是巫孟决然没有想到,这三阳真火竟有着如此堪称恐怖的威能。

心知自己此次败局已定,原本的希冀瞬间就犹如潮水般退去。而整个血尸,也是瞬间觉得再也支撑不住那源源不断落在身上的灭邪金光。

满脸怨毒的瞪着眼前的易清,巫孟不甘的吼声,沉沉传出。

下一刻,整个血尸的肉躯,竟仿佛碎了的瓷器一般,忽然就四分五裂的破碎开来。却诡异的没有一丝的血迹流出。

见到这罪魁祸首的巫孟终于亡去,不仅是在场的周山等人,便连易清,也觉的心底猛然松了口气。

当初谁也没有料到,原本只是以为普通的一次湘西赶尸邪术之事,居然到最后引出了血尸这等恐怖邪物,一度令自己等人陷入生死危机当中。幸得各自都有一些手段,才堪堪是化险为夷。

不过这抹轻松之色只是在易清的眸中一闪而没。下一刻,易清的目光骤然再次变冷,唰的就定在了仍旧在北斗封魔禁中挣扎的莫妄身上。

七杆北斗封魔禁的阵旗,原本深深没入地下的旗杆,此时却已是被震了出来不少,堪堪还能立在地面之上。而那形成的金光,更是一阵黯淡。明灭闪烁当中,就仿佛下一刻即将破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