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5章 小美女的拥抱

第十五章 小美女的拥抱

“你竟敢杀我师兄!”

望着已是气息全无倒在地上的莫虚,莫妄那白净的圆脸之上,兀自有些不可置信的神色。

旋即一抹惊惧,便是快速的攀爬到脸上,片刻间布满整个面庞。既然这人敢对自己师兄动手,那定然不会也介意自己的性命。似乎是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顿时之间莫妄全身的法力再不保留,显得有些疯狂的挣扎起来。

砰!

在莫妄的全力抵抗之下,整张金网终于坚持不住。一声闷响,小旗幻化出的那七个身穿古服的小金人瞬间消散开来,重新恢复成小旗的本来面目。而插在地面上的七杆小旗,也是彻底被震散出来,显得杂乱的倒在地上。

“你们该死!我一定将这件事上报龙虎山师门!”

甫一脱身,莫妄那细小的眼中顿时涌现出一抹浓浓的惊喜。旋即脸上就划过一抹凶戾怨毒之色,阴沉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下一刻一道闪耀着光泽的符箓,已是被祭起瞬间贴在身上。

顿时莫妄的身形就犹如鬼魅般,向着这小山谷之外蹿去。一步近丈的距离,几个呼吸已遁出数十丈之远。望着遥遥被甩在身后的易清等人,此时莫妄的神色当中,才算是流露出一丝松懈的神色。

就连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师兄都被易清那诡异的手段斩杀,莫妄一脱困就没有再与易清等人斗法下去的念头。此刻他的唯一想法就是远远的逃离此处。

到时候回到宗门,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师长。就算茅山派的弟子,斩杀了龙虎山道家祖庭的人,决然也逃脱不了师门的追究惩罚。

当然,事情的缘由起因,自然要自己稍稍修饰一下。

似乎是预见了易清等人在自己师门的勃然大怒当中含恨自裁的场景,莫妄细小的眼珠子当中,猛地掠起一阵阴狠与得意。一抹森寒的冷笑,在嘴角忽然浮现而出。

“区区一道神行符之力,就想逃走。你倒是蛮天真的。”

莫妄在这眨眼间的动作可谓是兔起鹘落。只是嘴角的那抹冷笑还未彻底展现出来,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带着一缕哂笑之意,便是遥遥传来。

下一刻,还不待莫妄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滔天的重力,忽然间就狠狠镇压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啵!

几乎是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响,瞬间就从莫妄的身上传出。旋即便可见那道贴在莫妄身上的神行符,忽然间竟无端的破碎开了,无力的掉落在地。

神行符的力量,在这股突然镇压下来的重力之下,直接被强行打散。

“五岳镇魔大阵!”

身子猛然一沉,只感觉自己再也寸步难行。艰难的抬起头,望着浮现在自己头顶之上的那五座隽秀的神峰,莫妄眼中的得意之色,瞬间就被一抹浓浓的惊恐所替代。无力的惊叫声中,带着一种深深的绝望之情。

易清此刻随意的一挥袖,将散落在地上灵性几乎消耗殆尽的七杆阵旗收入袖中。心知这套北斗封魔禁的阵旗已经受创,此时却是再也不能形成阵法。

不过待以后自己温养祭炼一番,倒又能恢复如初。这也是阵旗,阵盘等物的优点所在。

心头掠过这些想法,等眼角瞥见逃窜而出的莫妄之时,一抹讥笑,忽的便浮上嘴角。不过是一道神行符,就妄想逃出生天?倒是亏了自己的道号“莫妄”二字!

下一刻心念一动,原本悬浮在血尸巫孟上空的五岳镇魔碑瞬间就仿佛划破空间般,后发先至的出现在了莫妄的头顶上空。虽然先前对付血尸之时消耗了阵碑上大半的灵性威能,但剩下之力,镇压一个凡躯,倒显得绰绰有余。

“你不能杀我,我是龙虎山弟子。杀了我,我师门一定会追究的。到时候不仅是你们,便连你们背后的宗派,都会承受我们龙虎山的怒火!”

望着掠到自己身前的易清等人,莫妄那白净的脸上,惊惧之色更加密布,旋即忍不住显得慌乱地嚷了起来。

“易清.....”

闻言洛辰,洛真两人脸上明显是闪过一丝的犹疑之色。对于莫妄的话,更似乎有着不少的顾虑与担忧。轻轻向着一旁的易清出声道,话语之中劝说之意隐隐流露出来。

易清却是不可置否,只拿戏谑的眼神望向被五岳镇魔碑镇压住不能动弹的莫妄。这时候听到洛辰兄妹两的话,目光微微一动,却忽然落到了周山,萧逸两人的身上,似乎是有着一丝的征询之意。

感受到易清目光,周山跟萧逸两人顿时觉得有些为难起来。若说他们身为国家政府部门的人员,这种与任务无关的事自然是不参与最好。但毕竟不是执行公务的机器,两人皆有着自己的情感,以及心中的道义准则。

沉思良久,蓦然便见周山猛然一咬牙。方正的脸上,此刻忽然就是涌出丝丝的狠辣煞气,

“易兄弟,若你相信我们,便......”说到这里,话音一停,右手却忽然并作掌刀,在脖颈上虚划了一下,显得杀气十足。

“既然已经杀了一个,自然应该斩草除根。以这人的心性,恐怕一回到宗门便会搬弄是非,携恨报复。到时候才是真正的麻烦。”

此时萧逸嘴角始终挂着的那缕邪邪笑意,也是松了下来。一脸严肃的望着易清,也沉声劝道。

“易清......”

听到周山两人的话,洛辰兄妹二人目中一片复杂。从理智上来说,的确将这莫妄斩杀了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只是修道到现在,斩妖除魔自然不会手软。但要杀人,心里总有着一种天然的排斥之感。

“呵呵。”见到这兄妹二人似乎还有劝自己之意,易清终于不再沉默,反而是一声轻笑。下一刻眸中骤然就冷冽了下来,一抹冷笑,缓缓掀起,“我先前便说过的,想捡便宜,总归要付出代价。而我,不喜欢被人家算计的感觉!”

“贫道可以发誓,绝对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杀了贫道,反而有着绝大的风险。”

听到易清的话语,莫妄眼中的恐慌之色猛然浓重起来,忙不迭地开口吼道。之前的确是如萧逸所言,回到宗门自然要报复回来。但是此时此刻,莫妄却决然没有报复的心思,只求今日能够逃脱得了性命。

“此话,贫道却是不信!”

冷然一声,易清的脸上蓦地就掠过一抹狠辣之色。真当贫道只会斩妖,就杀不得人吗。

下一刻剑指捏着三阳真火,在莫妄亡魂皆冒的惊惧眼神当中,瞬间就是毫不留情的向着莫妄的眉心点去......

天风大酒店。

此时又已是数天过后。当日斩杀了莫妄,略显调整收拾一番,易清数人便是退出了山谷,回到了湘省长远市的市区之内。

此次周山大手一挥,直接带着易清几人住进了这长远市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天风大酒店之中。用周山的话说,自从加入了国安六处,国家在金钱方面还真从来就没有缺过自己这类人。如今诸事平定,好歹也要请客一回,聊表谢意。

“洛兄这是要走了吗?”

走进洛辰的房间,见到洛辰的床铺之上已经摆了一个简单的包裹。微微一愣,易清忍不住问道。

“我们兄妹二人本就是遵从师命下山历练一番。此间事了,又休息了这么多天,再不离开这身子恐怕都要生锈了。”

微微一笑,洛辰略显玩笑地说道。只是旋即,望着眼前的易清,脸上忽的也是浮现出一抹感慨与不舍,

“说真的,甫一下山便能遇到易兄这样的道友,实乃我们兄妹俩的幸事。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等修道之人,自当要看的更开一些。”

“也是,索性洒脱一点。不过我当在齐云山飞云观内恭候道友前来。到时候再与道友论道谈经。”虽然心里因为这即将的离别也是有着一丝丝的不舍,但便如洛辰所说,总归要看开一些。这般一想,当即也笑着淡淡说道。

“一定!”望着眼前这与自己年纪仿佛,手段修为却远胜自己的易清,洛辰蓦然升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相视一笑,心中却是在瞬间打定主意。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去齐云山一趟,与易清一叙。

“哥,我们就要走了吗?”

正在这时,房门忽然直接被推开。一道娇小清丽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之内,正是洛真。

见到易清居然在自己哥哥的房间之内,洛真明显一愣。旋即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却是顷刻间从嘴角处荡漾开来。

“易大哥,刚刚还想着去给你道别呢。”玉颜上露出两道小小的酒窝,旋即却又忽然散去。细细的柳眉蓦地就轻轻皱了起来,漆黑的明眸中此时分明布满了一种不舍的情绪,

“哥哥说今天我们就要走了,接下来我们会去江广省看看。”

“坏哥哥,臭哥哥,就不肯多呆几天!”说着忽然话锋一转,眸中倒突然显得很是气愤起来,瞪着自己哥哥,嘴里冷不丁就嚷了起来。

看到洛真这般模样,洛辰跟易清两人也只能是相视一眼,摆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易大哥,你要在那齐云山等我好不好,有时间了我一定去你那里玩。”

连续重复了几十声,洛真才觉得自己是出了一口气。下一刻望着易清忽然就是说道,目光紧紧盯着易清的脸庞,似乎生怕易清不允许自己去玩似的。

“自然是好,我一定在山上等你们。”

对于这平时总是一副天真烂漫样子的小妮子,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易清心中倒有着不少的好感。闻言连忙是笑着答应道。

“嗯,那我们说好了。”

话音刚落,在易清措手不及当中,这妮子竟是一把抱住了易清的身子,显得极为的开心。

鼻尖轻嗅着少女发梢的那一缕幽香,而胸膛之上传来的那种异常柔软的感觉,更是让易清觉得一阵子的异样。

此时此刻,易清竟是莫名的想起了一句诗:小荷才露尖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