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6章 古怪的青年

第十六章 古怪的青年

长远市作为湘省的经济大市,早在数年前便是建起了属于本市的机场。

此刻立在这极为宽大明净的长远市机场大厅当中,望着四周进进出出的人群,易清却忽然感到颇为的不适应。

洛辰两兄妹当日与易清,周山等人道别后便是直接向着江广省赶去。

又停留了一两日,周山,萧逸两人也决定于今日回京了,此时易清便是与周山两人在一起。索性无事,又相识一场,也早将彼此看成了朋友看待,易清当即决定送送这两人。

“易兄弟,不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山?”

三人坐在候机室内等待航班的到来,极为熟络地便聊了起来。

“呵呵,你们都走了,我自然也是准备回山了。想来,山上还有着一大摊子的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呢。”

更准确的说,易清决定今晚便乘坐金鹰回山。白天若将金鹰祭出,终究有些惊世骇俗,太过张扬,还是晚上要方便一些。说起来出来也有半个月的光景了,不知道观里现在如何。

“那倒是,易大哥有金鹰这等令人艳羡的法器,哪里还需要乘坐这世俗的交通工具。”

两人都是见识过易清的金鹰的,略微一细想,便明白了易清的打算,当即目中有些羡慕的说道。萧逸年纪比易清还小,估计也就跟林衍差不多而已。虽然是异能者,其中心性在有些方面仍旧有着这个年纪的特征。

“这次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了,倒是有些感慨。“

轻轻一笑,在这话题上易清自然不能够张扬些什么。旋即语气微微一沉,却显得有些叹道。

“其实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灵异之事。我们这类人,有时候倒比你们清修之士还要空闲。”听到易清谈及这就在眼前的分别,周山的脸上也是忽的闪过一丝不舍,

“这次若不是需要回京汇报这件事的处理过程,我们早就准备随易兄弟你回山看看了,说不得再住上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

话语说出,也有着一丝丝的遗憾之情流露出来。可毕竟国家任务为重,必须要及时先回京汇报这件事才行。

“想来今后总有机会的,我飞云观山门,随便周哥跟小逸进出。”自失一笑,在这世间情谊方面,自己的道心终究是打磨得还不够。当即按下那种离绪,略显的洒脱地轻声笑道。

“这次真说起来,我们都要感谢易兄弟的救命之恩。若不是易兄弟在那巫孟面前数次力挽狂澜,绝地反击,说不得这次我们哥俩都要为国捐躯了。”

语气一沉,周山忽然盯住易清,语气尤显得认真凝重。虎目之中,此时布满了感激之意,“既然你称我一声周哥,那一些虚话我们不提也罢。这次是我们欠你一个人情,欠你一条命!”

“若今后进京,还望易兄弟能给我们一个略尽地主之仪的机会。虽然我们的身份在普通民众当中是秘密,但凭借国安六处的身份,在一些事情上还是能够为易兄弟出一份力的。”

周山的性子,想来是因为与大地亲近的缘故,颇为的厚重沉稳。这类人,更是尤为的重情重义。

在他看来,自己绝对欠了易清一条命,这便是天大的人情。更何况出发之际,易清更赠送给了自己数道灵符。

这些灵符,平常六处内的一些同事用尽手段想求得一张用来防身都不可得,自己二人却这般轻易的就得到了不少的灵符。这又是一份大的人情。若不为易清做点事,周山隐隐生出自己会愧疚一生起来的强烈感觉。

“既是兄弟,又何必说这些伤情分的话。若有机会进京,自当会去找周哥两个叙叙旧。”

先前三人之间便是交换了联系方式,此时听到周山这真情流露的一番话,易清心中也颇为的感慨。有时候的情谊,的确不需要靠时间来积累。

“航班马上就要到了。易兄弟,看来真的要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蓦然候机室大厅内响起重复的数次航班提醒声,正是周山两人这次将要乘坐的航班落地的消息。习惯性的看了一下手腕处的手表,脸上的不舍之意,愈加显得浓重了起来。

“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看开之后,此刻易清却显得颇为平淡起来,反而轻笑着劝起周山两人。

滚滚红尘,万丈铜炉,炼世炼心。漫漫大道之上,总归是要看开一些。

周山两人本来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又非生死离别,听到易清这般一说,也不再做这种女儿态。旋即在等候航班的过程中,三人又颇为随意的聊了起来。天南海北,逸闻轶事,一时之间倒显得极为的开心。

“易兄弟,再见了。”

在畅谈当中,周山两人的那班航机也终于缓缓落了下来。此刻即将登机,周山两人脚下一顿,望着身后的易清,终于是再次沉声道别道。

“保重!”

微微一笑,易清也认真的吐出两个字。话虽不多,其中情谊,却是分明。

见到两人的身影不见,易清淡淡一笑,旋即不再停留,转身就准备返回。此时距离天黑还有数个时辰,易清却也不打算再出去瞎转悠了,直接回酒店修炼起来等天黑再乘坐金鹰返回去便是。

“咦!”只是随着人流向着大厅外走去,蓦然易清却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咦。

下一刻,易清的目光直接就定在了一个刚才从自己身边越上前去的年轻人身上。这年轻人想来来头不少,四周竟环绕着四个彪形大汉,分明是充当保镖的角色,将这年轻人护在中间。

易清关注的倒不是这些,看着这年前人的背影,只觉得一阵的古怪。对,也许就是用古怪这个词才显得贴切一些。

远远看去,这年轻人极为的瘦弱,露在外面的皮肤显得异常的苍白,竟是比女子的肤色还要白上几分。最重要的是刚才这年轻人从自己身边经过之时,自己的灵觉分明感受到了一阵阴冷的气息。

这气息,仿佛是直灌灵魂,阴冷中显得幽深诡异。

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竟犹如在这年轻人的体内潜藏着一条森冷的毒蛇一般。

“奇怪!”

喃喃自语一声,易清只觉得异常的古怪。暗暗琢磨着这缕刚才感受到的气息,却又并非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体所产生的那种阴冷,也谈不上与一些妖邪相关。

略显自失的一笑,既然想不通,易清当即决定不再去细想。多半是自己的错觉,又或是多疑了吧。

“哼!”

这般想着,易清正准备收回目光。陡然耳边传来一道冷哼之声,仿佛闷雷般,沉沉作响,令的易清猛然一惊。

目光下意识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见一个中年人的身影。个子很高,却是极为的消瘦,正从自己的身旁经过。身子在不紧不慢的行走着,那目光却冷然盯着自己。

眼神与这人的目光撞上,当即令的易清陡然有些惊意。这人的眼瞳,竟然不是平常的漆黑之色,反而略显的有些绿油油的一片。

最令人吃惊的是,那绿瞳之中,分明有着两道更加碧绿的细小青蛇虚影,在其中吐着蛇信恣意游动,一时显得十分的诡异骇人。

见易清注意到了自己,那中年人又是冷冷一哼,眼中似乎在这瞬间碧光大涨。其中警告之意,分外的明显。旋即不再理会易清,撇过头去继续向着前方走去。目光,却总是若有如无的落在前方那道保镖环绕的年轻身影身上。

看那样子,竟是在尾随着先前的那年轻人!

“倒是有趣了。”

嘴角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易清此时也感觉出来这中年人必定是身怀秘术的同道中人。再与之前从年轻人身上感受到的古怪感觉联系在一起,这般想来,想必那年轻人也不简单。

只是不知道,这人是先前那年轻人暗中请的另一保镖?还是,根本就是在跟踪那年轻人?

若是后者,倒真的更加有趣了。